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澳门“赌王”傅老榕故居谁来修?

可乐鸡翅 发表于 2016-8-16 |0条回复 |392次浏览

更多
本帖最后由 云边雁 于 2016-8-16 16:56 编辑

ea7bbb70eaebdf8_size181_w300_h451.jpg

大屋的麻石采自莲花山,青砖使用了当年的水磨技法,连玻璃都是用早已失传的“蚀刻技法”制造,在当时是一座精品建筑。

0a38522ae92f542_size96_w300_h199.jpg

绿树掩映之下,隐约可见大屋当年风采。

广州十六甫东四巷坐落着一座街坊口中的“傅老榕故居”。相传,20世纪30年代,当时的风云人物、曾经的澳门“赌王”傅老榕在这里购置房产,造就了这座阔气的西关大屋。然而,因无人修缮和管理,“傅老榕故居”曾多次被盗,如今更是横梁倒塌,植物蔓生。“如何修、谁来修”成为许多街坊关心的问题。

傅老榕

原名傅德用,字广源,号伟生,佛山南海西樵山碧云村人,港澳地区著名实业家,曾经的澳门“赌王”,于何鸿燊承投专营权之前专营澳门博彩业达二十多年之久,其家族当时与高可宁家族、何东家族和罗文锦家族合称“香港四大家族”。

广州十六甫东四巷有一间外墙长30多米的一栋青砖旧居。据老街坊称,这里曾经是风云人物、“赌王”傅老榕的故居。但因为年久失修,如今这里的横梁和屋顶都垮塌了,园林设计也早已荒废。然而,屹立的青砖墙、合围的宽大主体,仍在述说着当年的盛景。

据街坊介绍,这座故居在当年可谓精品:房屋主体结构是麻石加青砖,麻石从番禺莲花山上采运,青砖则是顶级的水磨青砖,连玻璃都是广东早已失传的“蚀刻技法”雕花玻璃……

但如今,大屋遭受着各种破坏,墙体上充斥着白色、黑色、红色颜料喷涂的涂鸦以及牛皮癣小广告,部分墙砖也被人撬下来破坏。而且,附近街坊温女士还有一个担心:“你看看这房子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现在又是台风天气,万一台风来了,房子扛不住,我们就有可能遇到危险。”

当年“香港四大家族之一”

据闻黄霑父亲与傅老榕交往很深,所以紧邻傅宅修建了居所。


大屋的主人原为傅老榕,是港澳地区著名实业家,其家族当时与高可宁家族、何东家族和罗文锦家族合称“香港四大家族”。

傅老榕生于广东省南海县一户贫穷人家。1913年,他跟随父亲到香港担任轮船机械学徒,慢慢地,人们都叫他做“老用”,后来他便直接取其谐音,为自己改名为傅老榕。

傅老榕发达之后,于20世纪30年代左右在广州十六甫东四巷置地,并修建起了这座豪宅。据闻,著名的填词人黄霑的父亲与傅老榕交往很深,所以也搬来这里,紧邻傅宅修建了居所。

后来,傅老榕放弃了这座豪宅离开。之后几经变迁,这里一度成为中国人民银行的员工宿舍。整栋大宅建筑面积两千平方米,住了11户人,还显得很阔敞。

20世纪90年代,中国人民银行员工从这里迁出,建筑就一直处于闲置状态,并逐渐破败,变成今天的样子。

传闻“东西值钱”多次被盗

里面处处是断砖碎瓦,还成了植物的“天堂”。


“我嫁到这里40年了,可以说是看着这栋房子怎么衰败下去的。”街坊温女士提起家对面的这间西关大屋,满是感慨,“最开始的时候,对面还住了人,房子基本上还保持着原貌,毕竟有人住,自然也有人维护。后来他们搬走了,房子就空着。再后来,也不知道是哪里传出说法,说这栋房子里面的东西值钱,可以拿去卖,就有人来偷东西卖。”

温女士回忆,房子当时并没有什么保护措施,在附近干活的人就翻进去扒东西。“你看那些窗户,玻璃都被他们卸下来偷走了,听说那种雕花玻璃很值钱。”温女士指着空洞洞的窗框说。

房子失窃后,引起了当地派出所的重视,经过公安部门的努力,部分失窃的东西还未被小偷脱手卖出,就被找了回来。“我目睹的就有两次,派出所的同志每次都拉了一车失窃的东西,又放回去。”温女士说,之后,建筑的大门被水泥封上,以防有人再次进去行窃,但是小偷们还是用尽各种办法钻进去,失窃的情况还是断断续续发生着。

因为年久失修,加上小偷的频频光顾造成的破坏,大屋早已破败不堪,里面不仅处处是断砖碎瓦,还成了植物的“天堂”,有的枝叶甚至将房子的窗户塞得严严实实。

(线索提供:洪先生奖金200元)

文物部门:

多次敦促修缮


日前,关注已久的街坊老洪将此事反映至广州市荔湾区信访局。上月,荔湾区文广新局对此进行了回应。该局介绍,1993年,该建筑曾被公布为广州市内控文物单位,2011年公布为荔湾区登记保护文物单位,“鉴于该址的历史意义及科学、艺术、文物价值较好,区文物部门多年来屡次敦促修缮。2012年中,由于主体建筑坍塌,对邻屋——新天地幼儿园造成影响,区房管部门曾就该址排危制定施工方案,并由区文物部门牵头,邀请文物保护专家现场勘查并指导,对方案提出修改意见,由人行广州分行按专家审核通过的施工方案,实施局部排危抢险。”

该局称,将按程序划拨经费及审定排危修缮方案,并继续督促人行广州分行早日修缮。

人行广州分行:

无专项修缮费用


广州日报致函人行广州分行了解情况,日前该行进行了回复:“由于历史原因,我行没有该楼房所有权,且鉴于当时历史条件,该房屋使用权是否到期亦未明确。自20世纪90年代,该楼房被确定为文物后,我行一直与有关部门协商,将此处房屋作为文物妥善处理。由于我行作为中央拨款单位,履行中央银行职责,没有专项文物修缮费用和专业修缮力量,无法全面实施文物修缮工作。根据国家相关规定,文物修缮须遵循‘修旧如旧’的原则,重修难度大,需要动用大笔资金(初步估算几千万元)。2015年文管部门对此楼房高度关注,也安排了资金预算,但是相关经费预算对整个重修工程而言实属杯水车薪。另外,该楼房因历史久远、几易其手,已无法找到原始设计图纸,原样修复存在较大技术困难。”

古建筑修缮定额标准低 部门业主工匠呼吁重定

古建筑修缮,如果要做到修旧如故,原汁原味,材料和人力的投入往往非常大。然而,广州市现在对于古建筑修缮定额的缺项达130多项,不少古建工匠和业主都吐槽定价过低,不符合实际。日前,广州市建筑遗产保护协会召开文物(古建筑)修缮定额研讨会,由相关各方以及省市政协委员讨论重新制定修缮定额标准。

广州市建筑遗产保护协会秘书长朱秋利介绍,协会今年3月成立后,无论专家还是工匠,反映最强烈的就是广州市现行的定额严重阻碍文物和古建筑的修缮,甚至造成传统修缮工艺的流失。现行修缮定额主要是针对和适用于现代建筑,文物(古建筑)有许多项目定额中没有,据不完全统计,至少缺130多项。如古建筑传统的大阶砖地面、砖雕、雀替、落地罩、阴阳瓦、龙船脊、镬耳墙等传统工艺都没有。加上修补比新作耗时、费工,定额中都没有充分体现。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灰塑传承人邵成村跟记者举例:广州的屋面灰塑按定额为每平方米约500多元,但每平方米要3个工匠才能完成。所以工匠们没有成就感,完全凭匠人奉献精神在做项目。而他们在深圳做时,经多方测量论证,灰塑造价每平方米2300元。北京、杭州等城市的定额标准都比广州高得多。

与会的工匠和施工代表也纷纷表示定额与实际差别太大,“少则差几倍,多则差十几倍”。如木材,许多材料含水率较高,需要自然风干或烘干才能使用。在一个省级文物的修缮中,实际使用的木材就是定额的9倍多。

业主单位、广东民间工艺博物馆(陈家祠)的代表石浩斌也坦言,现行定额人工、材料与现实市场价差距大,使得业主方做预算和结算难度大,难以申请经费,不利于文物保护。陈家祠的灰塑保养只能参照深圳的标准。邵成村坦言,在实际中,很多工程的结算周期长达5年甚至10年。

文广新局:

支持重新定额


广州市文广新局文物处处长郑小炉表示,目前确实由于没有适合的定额标准,使得去年广州市文保专项资金使用率过低。作为广州市第一个专业的建筑遗产协会,此次专家们的意见十分中肯,文物保护部门十分支持也呼吁重新评估和制定文物(古建筑)修缮定额标准。

省政协委员陈星表示,历史古建筑承载着中华民族很多传统文化,由于定额问题困扰行业的发展,有些长期从事文保行业的老企业、老工匠,开始另谋出路,造成了人才流失,工匠、工艺传承也十分艰难。目前在提倡工匠精神,有必要尽快修订广东古建筑修缮定额,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加入文保行业,确保工匠精神和传统工艺的传承后继有人。

文/广州日报记者秦松、陈映(除署名外) 图/广州日报记者苏俊杰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