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孙中山炮轰广州,无辜市民死伤“总在百人以上”

五岳倒为轻 发表于 2016-7-26 |0条回复 |442次浏览

更多
本帖最后由 云边雁 于 2016-7-26 15:16 编辑

摘要:孙中山不以地方为重,不惜牺牲人民的生命财产,炮轰广州以「促调人之效力」,所以说他是中国现代史上的一个新型的暴君,实在不是不很过当的话。

QQ图片20160726150206.jpg


孙中山于十六日微晨登楚豫舰后,即率舰队绕道集中于黄埔,次日(十七)上午率永丰等七舰由黄埔出动,午后一时半,在省河海珠,天字码头,士敏土厂前各处开炮轰击,又向白云山,观音山,大沙头(广九车站),沙河等处遥远射击。在两个小时内,先后发炮达六十余响,才暂为停止。午后五时,又重行开炮,直到黄昏时候(七时),舰队才归队退却。两次炮轰,计「炮声前后将及百响,子弹横飞,四散堕下,伤人毁物,不知凡几」。

当日报章指出,海珠前两岸都是商店居民繁密的地区,开炮时,附近居民纷纷喊救,行人不幸罹弹死者十余人,而东提一带,除东亚酒店外,无一铺户不受损毁。如冠月茶楼被炸毁,死伤三十余人。河南,观音山,沙河,大沙头附近一带民房,亦受糜烂,而以河南东部的房屋,受到损毁最大。这两次炮轰,房屋损失估计总共不下五百万元。平民死伤,实数无统计,但据一般估计,总在百人以上。台北版的《蒋总统秘录》里说:『叛军死于炮火者,约数百人。』若果真有「数百人」死于炮火之中,那就不幸是无辜的平民了!因为在海军炮火向市区乱轰的情形下,军民目标怎能区别呢?

QQ图片20160726150222.png

永丰舰

十八日,美国副领事侯士顿(J.C.Huston)登舰谒孙中山,抗议美国在长堤的房产受到炮轰的毁伤,侯氏向美国务院报告说:

在星期六(十七日)的炮轰中,两座美国房楼给炮弹毁损了。楼外明显的悬有美国的国旗,一位美国人差点给机关枪流弹所伤。广州基督教书院(CantonChristianCollege即岭南大学前身)也为一大炮流弹所击。

一般人认为孙中山将会继续轰炸。因此我觉得应向孙提出抗议。在十八日,我偕同美国驻南中国舰队司令班尔上校(CaptainBaum)到黄埔海圻舰上会晤孙中山。我向他抗议美国在长堤的房产受到轰炸的毁伤,并指出广州是无军事设防的城市,无辜平民已死伤不少。孙答曰:『我轰炸广州也是一个抗议。明天我将继续轰炸。假如你能说服这些军队(指粤军)退出市外,而由魏邦平来维持善后,我就答应不再开炮。』我(美国领事自称)告诉孙中山,说我不是来做调人的,所以不能干预他们的事。


广州市民深恐孙中山再行开炮,于廿七日选出代表二十五人,由伍朝枢随同登舰谒孙中山。这些代表们请愿的情形,和孙中山的态度,在三十日的香港《华字日报》里,有很活跃的描述。兹节录一段如下:

查当日各界代表共二十五人至永丰舰,由伍朝枢介绍于该舰船尾舰面,谒见孙中山,俱皆环立。首由伍朝枢报告,谓今日偕各代表来谒大总统,系为请求之事。我在苫块之中(其父伍廷芳于六月廿三日病故),本不敢理会,只因先父以地方为重,谨遵遗嘱,继承先父未尽之志,故偕同各位前来恳请于大总统之前。

孙文屹立不动,注视各代表不发一言。于是绅界代表战战兢兢的俯首陈述,略谓大总统南来爱民若赤,民等亦无间言,此次变故,商场损失甚大,万恳体恤民艰,勿再启干戈云云。继而善团总公所代表梁某请总统表示意见。次而方便医院代表范某鞠躬而后言,谓大总统当体念我等商民之苦,总求切勿……至是已呐呐不出诸口,而总商会代表黄某谓自开炮后,商场已糜烂不堪,且连日有抢掠之事,小东门一带商店,大约八百余家损失约八十万以上,而无形之损失,不知几许。故代表等特来哀请大总统俯恤民艰,稍为退让,勿再开炮,以维危局,而惠地方云云。

当各代表发言时,孙氏目不转睛,露出一种怒容,及代表言毕,然后发言,谓……若果陈氏今早抵省,我即今早开炮;今晚返省,即今晚开炮。汝等既赞成之,则自负责任。如其不来,我亦何必开炮……总之,陈氏一日在省,则省城地方一日不宁。汝等既系来请我勿再开炮,这又何难。若能本汝等之良心,主张不欢迎陈氏,作消极的抵制,则彼自讨没趣,自然不来省,则我亦可日内离去省城。否则彼来,我亦可来耳。

各代表闻言,皆唯唯诺诺。而方便医院代表则于孙每一言,必鞠躬而言,谓大总统系慨,其一种敬畏瑟缩态度,令人肉麻。代表梁某则答谓:赞成陈氏返省,该议案系先由商联会表决后,送来文阔书院,而后通过。大总统今日亦谓受屈,我等无枪无械,其受屈又为何如云云。又有代表郑某谓总统言有离省之语,究竟何时始去?孙氏接口言曰:『我三五日当可离去省城。彼既不来,则我何必监视太紧。否则,自当别论。』


QQ图片20160726150234.png

陈炯明

所以,孙中山当时的态度是:若果广州市民不再请求陈炯明返回广州维持大局,他就不会再开炮。「若果陈氏今早抵省,我即今早开炮;今晚返省,即今晚开炮!」

至于海军方面的态度又怎样呢?海军总长汤廷光于事变后的十六日,早已顾虑到孙中山会实行迫使海军炮轰广州市的下策。因此发电劝告北洋舰队司令温树德说:

海圻军舰温司令鉴:舰队南来,于兹数载,其间几经事变,均以维持地方,保护人民为宗旨。凡我袍泽,亟宜共体斯旨,粤人幸甚。大局幸甚。并希转电各舰知照。

当孙中山于十六日下令海军开炮时,温树德「意颇犹豫」,而各舰舰长「皆不愿开炮,但为孙派严密监视,谓天大事情,由总统负责,各舰长无话可说,只得向空乱轰一阵,当时毁坏地方较少,实原因于是」。但是,根据美国领事所得的情报,舰上军官被水手以手枪威胁,强迫向长堤岸上市区开炮,这些水手是孙中山前在「海员公会」(Seamen'sUnion)招募上船的。

孙中山为什么要炮轰广州呢?六月廿二日香港的英文《南华早报》,评说孙的动机是一个不可理解的「迷惑」(mystery)。因为广州市,如美国领事所说的,是一个无军事设防的城市,粤军分布于市内各地,无一显明的军事目标。以海军大炮实行轰击,在军事上毫无价值可言,而受害的却是无辜的居民。当时东堤一位逃难的老百姓,对孙中山这次暴行,就很感慨的说:『从前龙(济光)莫(荣新)在粤,地方濒危,尚不敢惊扰居民至此。今次彼此同是粤人,仍不惜糜烂大局,真可哀矣!』

根据国民党的记录,孙中山于十六日「令舰队发炮轰击广州叛军,以示正义之不屈,政府威信犹在」。是日(十六)晨,外交部长伍廷芳登舰谒孙,孙告伍曰:『今日我必率舰队,击破逆军,戡平叛军而后已。否则,中外人士必以为我已无戡乱之能力,且不知我之所在,如畏慑暴力,潜伏黄埔,不尽职守,徒为个人避难偷生之计,其将何以昭示中外乎?』伍亦以为然,即离舰登岸,通告各国驻粤领事,严守中立。这段记录显明的说伍廷芳不但同意,而且协助施行孙的决策。但是,伍于廿三日病故,其子伍朝枢于廿七日,偕同市民代表二十五人,登舰恳请孙中山勿再开炮时说:『我在苫块(守孝节)之中,本不敢理会,只因先父以地方为重,谨遵遗嘱,继承先父未尽之志,故偕同各位前来恳请于大总统之前』。国民党真会捏造历史,竟然把以「地方为重」的伍廷芳,做为以维护「政府威信」为重的新型暴君的帮凶了!

孙中山炮轰广州市的动机,究竟在那里?我们在魏邦平对报界记者的谈话中,可得到一个重要的线索。魏说:

(六月十六日),予(魏自称)则接孙氏来函,谓已安全抵海珠,现在永丰(舰),即来一面,余必惩办粤军云。予接函后,往兵舰谒孙,劝觅安全地方,以图将来。讵彼盛怒之下,谓必炮轰粤军,并令予附从。予以地方为重,若果开炮,则子弹与人心俱去,将来大事难成。而孙则谓非此不足以促调人之效力。因此开炮之事,立时速成。而双方奔走骇汗,卒至调停无效。此为十五,十六两日之情形也。

人民饱闻十五晚之枪声,复闻十六日之炮声,仓皇奔走,吾民何辜遭此浩劫,诚可痛心。连年受水火风旱,兵燹盗贼之灾祸,已苦不胜言,今双方若无调停之意,其祸究不知伊于胡底。

孙中山不以地方为重,不惜牺牲人民的生命财产,炮轰广州以「促调人之效力」,所以说他是中国现代史上的一个新型的暴君,实在不是不很过当的话。



QQ图片20160726150245.png


· 调停的经过 ·

孙中山十七日炮轰广州市,以广州市民为「人质」,以「促调人之效力」的策略,确是得些效力。广州市民面对着炮祸重来的恐吓,于十九日紧急召开公众大集会,参加者有省议会议员及报业公会,各慈善机关与各法团代表,议决四项如下:(一)孙中山为粤人,且曾任大总统职,应给予一个热烈的送行;(二)广东全省人民须发表宣言,支持全国和平统一;(三)设法令两方军队在广州停战,如不从者,将指为公敌;(四)请陈炯明即日返省,维持粤局。

次日(二十),各代表又重行开会,并邀请叶举,汤廷光,温树德,魏邦平遣派代表参加。议决由叶举与汤廷光,以联合海陆军名义,魏邦平为保证人,先于廿一日宣布正式停战。至于海军军饷问题,俟日后再议。七月四日,汤,温以海军全体将士名义,发表宣言,赞成统一,请孙下野。八日,北洋舰队主力海坼,海琛,肇和三舰驶离黄埔。广州市民对舰队再炮轰市区的恐吓,这时才可以算松一口气。但是,在孙中山控制下的还有永丰,楚豫,豫章,广玉,宝璧等七艘江防兵舰,而且孙已在舰上电令江西的北伐军回师攻粤。

▌摘自:《陈炯明与孙中山,蒋介石的恩怨真相》
转自微信公众号:南粤新语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