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天灾说难以告慰邢台洪水幼童的亡灵

峥嵘 发表于 2016-7-23 |1条回复 |1266次浏览

更多
一张令人悲伤的照片传遍中文社交媒体。照片上被洪水冲刷过后的玉米地里,一名幼童的尸体仰卧在泥泞中,四肢僵硬地指向天空,洪水冲掉了他身上的衣服,这仿佛是洪水留给孩子最后的痕迹。夭折的孩子不会说话,但这张令人心碎的照片充满了控诉。

作为这个孩子死亡的背景,发生在凌晨的这场滔滔洪水,仍旧缺乏确凿无疑的定论。在地方政府的宣传口径里,洪水是天灾,是洪水满溢过河道、突击村庄的一次突发情况。按照这个说法,造成至少9名男女老少死亡失踪(其中5位孩子),属于不幸事件,不是人祸。

但村民拒绝接受这个天灾论的定性,他们认为这是一次不折不扣的人祸。上游水库在遭遇超量洪水的情况下,相关的疏散命令没有及时传达到村里。以致于大贤村边上的泄洪河道满溢前,人们毫无防备。而在水系的其他村庄,抢在洪水到来前转移完毕。

现在的情势下,这两种说法相互竞争,而且在舆论场中相互竞争。民众从恶猜公权的角度,更愿意相信人祸说,将死亡的惨剧归咎为预警不力与预案缺失。流传的遇难者照片强化了这个认知,而且越来越多的事实被揭露,民众自行寻找真相,而真相挣脱了控制。

邢台地方政府目前无法处理这个愤怒局面。所在区的官员下跪请求村民,后者已经堵塞了两条公路干道,声讨说法。按照这个套路走下去,村民遭遇什么是可以预测的。而官方回避的关键是,满溢出河道的洪水,究竟是纯粹的大降雨,还是到了下游失控的水库泄洪。

死人如果是天灾,行政人员可以甩开问责;如果是人祸,在滔天的谴责声中,负责官员或多或少、或轻或重将面临惩罚。因此,真相的不同版本在竞争之外,定性的不同指向也在竞争当中。而后者也许更微妙更重要,沉在大贤村洪水中的孩子,需要恰当的“告慰”。

然而,换个角度讲,那些遭到割裂的真相,在如此惨烈的孩子之死前,并不是那么重要。某种意义上,民众并不需要一个“权威”站出来,灌输他们真相是什么。在民众那里,真相不是问题,已经搞清楚了。人们只是难以抑制地悲伤,为何做中国的孩子这么辛苦?

与玉米地里这张照片出来之前,逃亡欧洲的难民队伍中,也曾出现过小难民死亡在海滩上的照片。那张照片彻底改变了欧洲对待难民的态度,如今,这个中国孩子的夭折同样呈现惨烈的生存景象,不是在陌生的他国,就死在日常劳作的土地上,它能改变什么?它会改变什么?

今年夏天发生的水灾已经造成了太多的损失,人们已经厌恶了那种灾难不是新闻、救灾才是新闻的叙事套路。而在水灾之下,哪怕是一个人的死亡也显得太多,但愿在接二连三的死亡前,天上的暴雨最终在城市、在农村得到完善的驯服,而不只是被标签为天灾,任其肆虐。

文丨司徒小山(搜狐特约评论员)
更多
wx_JegAaLLv 发表于 2016-7-28 20:31:07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历史上,每当天灾四起之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