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香港小贩大王开创小贩车队,80年代月入六万

soonl 发表于 2016-7-14 |0条回复 |577次浏览

更多
本帖最后由 小编 于 2016-7-14 19:12 编辑

1467601744_f4f4.jpg


刘老板刘洪,是小贩奇才,八十年代在观塘推车仔卖包,靠「食脑」想到不少生意奇招,结果月入高达六、七万。当年在屯门买个单位都不过廿二万,而那时候他不过二十出头。从他的故事看到一个消失了的香港,一个摆地摊可以发达的黄金时代。

小贩初哥 观塘码头起家

小时候,刘老板在大陆穷得连鞋子都没有,十多岁来港住徙置区,一家五口只靠父亲的薪金度日。他自己做工厂交学费,中五毕业却又成绩平平,唯有到晒相店打工帮补家计;看着店里前辈十年如一日,他不禁抚心自问:「咁我系咪就咁,即系做一个所谓白领呀,咁就OK呢?」结果他把心一横辞工,却天天在家里睡觉 —— 卧床并非废青所为,而是他「度桥」的独门方法;一睡几个月,终于想出无本生利的大计:做小贩。

当时香港工业起飞,厂区工人需要便宜又饱肚的食物,于是他决定卖蒸包,一元一大个。想发达,他便不打算墨守成规:人家做小贩大多一脚踢,他却矢志大量生产;对蒸包一窍不通,便付钱给老师傅代劳,做好了由他和弟弟推架木头车,到观塘码头叫卖。

「菜肉包!好靓的豆沙包!白雪雪的馒头!」就是这样落力叫,让他叫出一片天下。

开设车队 主攻厂区

生意越来越好,刘老板再动脑筋:既然有包,也不愁没人买,何不多摆几个档口?于是,他想出真正让他发达的绝世好桥 —— 「小贩车队」﹗他请了八、九个中学生做兼职,浩浩荡荡推车到观塘分头摆卖,他直言「全香港无人咁做」。车队专攻人流最密集的地方,如地铁站出口及工厂区的街口,而且摆卖时间也计算好,例如某些位置只摆午饭时间,另一些则主攻下班时段。

眼见兼职学生每次都是放学赶来,他特意买了一式一样的背心给他们替换,「咁佢冇理由住着校服去开工加嘛。」把无牌小贩搞成连锁经营,胆子实在不小;他笑言自己「喺街边大,冇咩嘢惊。」

越做越出位 特设外卖速递

卖包车一律旺场,他自己阵守的观塘广场更是应接不下:「当时观塘广场系一块烂地,未起楼,净系铁丝网围住。放工时间好多好多人,因为全部行人涌晒上地铁站……九架车也不及此处兴旺,这档我们甚至做到一千元。」那时候三个蒸笼都不够用,幸好擅长木工的弟弟给他造了架「运包车」,把生包子二十板、二十板地送上才得以应付,足见生意兴隆。

刘老板认为,那时候一天可以卖一千个包,与香港经济发展有密切关系:「工厂区全盛时期,每间厂都OT,厂长为了留下工人帮忙OT两个钟,一下来便买六十个包慰劳工人。」后来包子「蒸都蒸唔切」,刘老板又再「食脑」,创出「小贩外卖速递」—— 把自己的电话及传呼机号码留给厂长,着他们三时前下订单,刘老板蒸好后便跟地址送达。

两兄弟每天凌晨五时工作至晚上十一时,结果刘老板二十一岁便月赚六、七万元。「即系中英谈判一开始嘅时候,(楼价)跌得好紧要,我买楼嘅时候83、 84年,都系20万松啲之嘛……如果嗰阵时识投资嘅,咁今时今日唔使烦。」勤力、食脑,可以发达,那是上世纪香港人的写照。刘老板不违言:「本来以为自己已天下无敌架喇」然而未几他竟遇上大难题。

1467602747_a7c8.jpg


人算不如天算,八六年霍乱爆发,香港成为疫埠,引起社会关注;政府顺势打击流动熟食小贩,宣传铺天盖地,把小贩塑造为传播病菌的死神;当局同时亦加强执法、收紧罚则,刘老板只好跟政府斗智斗力。

霍乱来袭 清剿观塘

「八六年一个霍乱,咁就谢晒。」自言本来卖蒸包卖到「天下无敌」,刘老板没想过灾祸突如其来。

同代人一定记得当时的电视广告:一个穿白背心、体型肥胖的牛杂小贩,一边抽烟,一边徒手搅拌未煮熟的内脏,附送咳嗽两声,肮脏又恐怖。政府不惜用妖魔化的宣传技俩,无非想吓怕市民不再光顾非法流动熟食小贩,结果广告果然深入民心。同一时间,市政局也开始对付观塘小贩。刘老板回忆道:「警察由观塘地铁站追到我到码头,但我唔跑喇,唔够气啊!于是放弃架车仔喺开源道 ,拎转头,我话:『你唔好再追喇,再追我打你架。』」刘老板说来淡淡然,但当年频密的突击与走鬼,其实步步惊心。

转战桂林街 变通求存

观塘「失守」,他并未认输,一于走为上策;结果出走创业起家之地,却意外找到另一个「小贩天堂」—— 大家熟悉的桂林街。那时桂林街还未被政府赶绝,有五六十档小贩,长期吸引高登、黄金商场一带大量人流,十分兴旺。刘老板观微知着,眼见小贩车都很肮脏、黏满尘,油全是黑色的,估计这里的小贩都没被拉过,是摆档的理想地点。

转移战阵,刘老板干脆改变经营策略。觉得造蒸包过程繁复、时间长,加上定价低、利钱少,刘老板决定放手一博,转卖葱油饼和锅贴。「它们是不需先弄好,反而是搓好粉便可以推出去,再即煎、生煎,打开时香喷喷,而且香味能吸引客人前来,比卖蒸包更主动。」八八年,他又搬到大南西街,卖猪扒和水饺面。无论在哪里、卖甚么,生意同样兴旺,足见这位小贩大王的变通与解难能力。

千禧年代 全面封杀

街头小贩别无所求,需要的只是一点生存空间。只可惜二千年后,政府成立小贩管理队,连最后生路也要封杀。「大概二零零二年,管理队来到就拉你,第一是阻街,然后是无牌熟食。」刘老板还记得,当时每一次的罚款都随累积的案底不断增加,所以罚款很高,至少四千至六千元。

这时,刘老板已作过不同尝试,曾拜托朋友帮忙,又转到不同地方摆卖。无奈政府死咬不放,无计可施之下,他只好于零三年放下推了二十年的小贩车。

眼见政府一直穷追猛打,刘老板忍不住说句话:「绝对不能抹杀小贩对香港确实付出的贡献!」

到底小贩是福还是祸?又是否需要被打压至如斯境地?

1468221572_6865.jpg


政府于千禧后全面封杀小贩,刘老板身受其害,至今深深不忿:「绝对不能抹杀小贩对于社会真的有贡献。」他认为,小贩曾经为劳工阶层提供便宜、饱肚、好吃的食物,基层市民透过做小贩又得以自食其力、改善生活,这些贡献都不容否定。

风光背后 每一蚊有血有汗

八十年代,刘老板在观塘工厂区推车仔卖蒸包,一度月赚六万,羡煞旁人。但背后的汗水与心血又有多少人知晓?据他讲,单是长期日晒雨淋便够难搞:「日头晒都尚可死顶,但下雨我就惨了。」下雨天,包子湿水发胀便卖不出去;撑把伞,雨还是撇过来;拿盖子盖住,又怕客人看不出卖什么;阳光猛、天气热的日子一样难搞 —— 太热,人家看到热腾腾的蒸包便没胃口。总之摆地摊就是「听天由命」,天气影响收入,生意不如外人想象中稳定。

此外,干街头小贩这门市井生意,还要顾忌「地方势力」。九十年代,刘老板到桂林街卖锅贴,便因为未理顺地区关系,一度被行家排挤:「哗,这里不能摆,那里又不能摆……当然了,因为你是新来的,那你便要在背后做些事,跟那些「乜哥」、「乜哥」坐在一起饮杯茶,所以摆地摊,你说完全不跟这些人打交道,不能生存的。」

有时未来得及找江湖中人饮茶灌水,行家们已经率先发难。像他后来到大南西街卖水饺面,又有过这样的经验:「阿牛卖咖啡奶茶、三文治,他有把刀的,切三文治那把刀,那他拿着刀拍我心口说:『兄弟,谁叫你来的?这里不能摆的,知不知道?』」自言「在街边大」的刘老板未有大惊小怪,只是轻轻拨开刀刃,从容应对:『我怎么说都是来了,一定要摆。你说这里不可以,那么哪里可以,你说。』

小贩惠及经济 惠及基层

当年刘老板每天工作十六小时,过度劳累,加上日夜颠倒,结果于零三年捱出肾病,被迫为小贩生涯划上句号。如今他已转行,在昔日搵食地头观塘区开设泰菜馆。回首前尘,他不单没有后悔捱坏身子,更怀缅从前的好日子:「做小贩的人,都喜欢自由,我想开工便开工,不开就不开,又赚到钱,所以那时好快乐。」

对于政府政策肃清小贩,刘老板不欲多加批评。但对街头小贩的社会角色,他却有一肚子想法:「绝对不能抹杀小贩对于社会真的有贡献。首先,它便宜 —— 在香港工业起飞的年代,让劳工阶层多一个强而有力的选择,不是人人都有钱到餐厅食早餐。」

更重要的是,做小贩令当时的穷人有脱贫机会,像刘老板自己便是典型例子。

他小时候在大陆生活,穷得连鞋子都没有。十多岁来港,一家五口住徙置区,只靠父亲一人养家。他弟弟懂事,到工厂拿一些泳镜回家,穿橡筋、入袋、钉装,可是穿四百多个才赚得七元半。当年还是中学生的刘老板脑筋一转,实时想起去当小贩 —— 他把钉装好的泳镜拿到浅水湾的巴士站摆卖,五毫一副,一班车便售罄。结果两兄弟一个月赚两三千元,比他爸爸的薪金还多一倍。试问若不是当小贩,当年两个中学生又怎能赚钱养家?

新推美食车 不切实际

可惜,香港政府矢志赶绝小贩,似乎不认为基层需要这些脱贫希望。当社会要求检讨小贩政策,政府的响应竟然是成本最少一百万一台的美食车。刘老板对此嗤之以鼻:「小贩之所以成为小贩,是因为它在你家附近、在工作地点的楼下,甚至是你的脚能踢到的位置才会光顾。即使你说坚尼地城有一档牛杂非常好吃,我会不会特意在观塘乘巴士,去吃那串牛杂?不会的啊!美食车跟小贩完全沾不上边。」

刘老板虽已放下小贩车十多年,但创业雄心犹在,自身体好转后,他便在牛头角经营泰国菜馆。虽然带入店的再不是昔日的小贩熟食,但仍保留制作食物的热诚与认真。

1468312537_45f6.jpg

刘老板(右一)于2003年证实患上肾病,面容消瘦,必须放下推了二十年的小贩车。

1468312558_88d8.jpg

自身体好转后,刘老板便在观塘宜安街经营泰国菜馆。

1468312564_c424.jpg

虽然带入店的不是昔日的小贩熟食,但刘老板的热诚与认真犹在,事事亲力亲为。

苹果记者:湛婉淇 摄影︰ 朱家骏、黄文邦、伍嘉亮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