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鸠/喂/呀/乜/喎,主妇制广东话摆设

狂乱的人 发表于 2016-7-5 |0条回复 |584次浏览

更多
本帖最后由 云边雁 于 2016-7-5 20:18 编辑

37ss02.jpg

本来专心在家相夫教女的Karena,想为广东话出一分力搞摆设。

「我手写我口」,是清末文化人推动以白话文代替文言文的口号。到了今时今日,这句口号却被挪用作普敎中的优点,更声称能藉以提升写作能力。幸好听完「吓」一声的不止我一个,眼前「香港字疗」的创作者罗嘉媛(Karena)直呼:「我觉得普通话教学系瓦解香港文化嘅一种手段」,令身为家长的她更想为广东话口语字做些事,「不想下一代对我们自己的文化,对自己的语言是零」。

这位本身念临床心理学的家庭主妇Karena,原本专心在家相夫教女,最近却设计了一套叫「香港字疗」的座枱广东话字摆设。这套文字摆设全是「喂」、「呀」、「啰」、「喎」、「嘅」等我们每天说了很多,看似没意思却带着情感的助语单字,另外还有一堆被借代、出得街的粗口字,例如「班鸠」个「鸠」字、「捻手小菜」个「捻」字等。Karena笑说:「广东话正在一个字可以有好多层次,例如个捻字,用在捻手小菜中无事嘅,但又可以系一个好劲嘅粗鄙助语词!」

Karena指,意念来自日本武藏野美术大学美术系学生Kanezawa Yoshikaze和另外三位同学的毕业作品,造了一系列座枱日本字摆设,今年到台北看正体字展览亦有类似摆设,「当时谂如果香港都有属于香港人嘅文字摆设就好」。于是她回港后便立即联络日本4位美术系学生,得到他们同意后便开始研究,胆粗粗找招牌师傅逐粒字造出来,再加上自己拼贴、打磨。Karena会带着这堆字摆市集,同时于网上接受订购。心机手作,成本不低但每粒只售30元,皆因她根本不为赚大钱,「我们是想用一个有型、好玩的方法,去提醒大家香港字、广东话的独有之处。」

初摆市集那天,记者也在场,驻足的多订购的少,Karena已经非常知足:「其实这堆字能令来行市集的人谂一谂香港话点讲、点写、形体系点,我觉得已达到最基本目的。」为测试现在的青年识唔识写口语字,记者后来到大专走了一趟,原来简单如个「啰」字都写唔出的真是大有人在,突然明白Karena用心。

笑言女儿长大了会教她广东话粗口点用的Karena在facebook专页上写了一句:「建立香港人嘅身份,来自生活文化,来自语言。香港嘅语言特色除咗系正体字,就系香港人独有嘅口语化字词。」这一句,我睇完想like十次。

37ss03.jpg

明明拆开是没甚意思的助语词,一合起来见字突然绘形绘声,想起十个会大叫「喂呀」的情境。

37ss04.jpg

原来后生的大专同学,确有人唔识写口语字。

37ss01.jpg

「香港字疗」摆设,每粒字售价30元,全套20只450元,可于他们的facebook专页「Noot29」预订。

记者:陈颖欣
摄影:黄子伟、刘永发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