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点解得咁热,热到人嬲?”100年前的夏热粤讴

soonl 发表于 2016-7-1 |0条回复 |460次浏览

更多
今年6月,烈日炎炎,加上时风时雨,上晒下蒸,市民好不难受。面对热辣辣的夏日,从清末民初粤港两地的几首粤讴可窥见一斑。

QQ图片20160701151941.png


伞、帽、扇都派上用场


埋怨天气

时为清末民初,有人写了一首粤讴《点解得咁热》:“点解得咁热,热到人嬲(按:发怒的意思)。你热成咁样子,问你为乜因由。人地唔想你热得咁交关,你偏要向人地热透。热到你妹舞嚟舞去,真係几世唔修。你如果热得自自然然,你妹就由你热够,总係唔该长白,热到你妹汗交流,你正的係单料铜煲,唔係假柳,逢人便热,都总不知羞。恐怕热极就会生风,唔得耐久。真係第九,监人同你赖厚,嬲你都唔知,真係共你有仇。”

又有《热到怕咯》:“热到怕咯,点解你重要热埋堆,热成咁样,宝在都怕冇人陪。你想热得交关,点解唔热得透,就好架起柴煨。好过你热热都要痴缠,监妹受罪。你妹纵係雪骨冰心,都怕要俾你热霉。罢咯我愿你快快行开,唔愿共你长日打对。妹亦心唔悔。等你热完热罢,至好返回。”

有台风时风亦热,粤讴《风夹热》唱:“风夹热,似觉係两不相容。点解一时风静啫,又热得气冲冲。睇见风热唔和,我就虑到佢会将祸种。风乘热起,就会搅出祸患重重。大抵风热亦係相因,然后至成得作用。风来风去,热极又会生风。一日都係风热两般,由得佢搅弄。可惜风风热热,都係苦在我地花丛。点得暑全消,风又唔敢作动。唔热唔凉,一秉至公。免至风热两样轮流,相引控。成了祸种,此时越发心肝痛。噎也个种狂风暴热,我都总不望共佢相逢。”  

这几首“粤讴”都在怨天气之中,别有寄托,将一种闺怨也糅合其中,生出另一种意味。


荷兰水

天气热,最先进也是最清凉的饮料应数———汽水了。中国人最早办汽水厂是1906年苏州的瑞记公司和1909年的上海惠华汽水厂。广州毗邻港澳,可饮到进口汽水,那时叫荷兰水。当时有粤讴《荷兰水》说:“荷兰水,要饮多盅。清凉解渴、气味额外唔同。咪话热血中人、唔着受用。舍得学佢一团锐气、万事都可以成功。你睇佢载在樽中。似话唔敢暴动。不过受人专制、忍气依从。大抵压力愈深、团体愈勇。有阵搅起波潮、个质(盖)就弹到半空、可知佢热血满腔、唔係放纵。若然凉血、又点得热气蓬蓬。想吓水本无情、都晓得钻弄。一时闭塞、佢就要设法开通。今日饮水思源、真係可痛。唔好梦梦。快开埋个杠。睇见满人专制、咪话一味包容。”


电风扇

旧时用的是纸扇、葵扇,人手一把,即便高官大吏也难得一见电风扇。1906年,时任中国驻意大利公使的广东人黄诰到罗马赴任,看到电灯、电话、电风扇及自来水的时候,颇感新鲜,专门写了几首诗歌,其中《电风扇》一诗云:“云蒸酷暑苦炎光,风扇流传自外洋。顷刻顿消三伏热,当前忽觉十分凉。中心片片随机转,外体团团让矩方。待到寒秋霜露降,好同纨素共珍藏。”


秋老虎

立秋以后,天气仍然很热,人们叫秋老虎。粤讴《重有咁热》唱道:“重有咁热,真係要热到嬲人。点解秋来咁耐,重热得我汗纷纷。我睇你热得咁交关,亦唔係算得起粉。不久寒风就到咯,我睇你重热得几多匀。乜嘢时候你都唔知,真正係镇,人地日日望到秋凉,你重把热咁温。真係嬲你都唔知,又唔怕人地肉紧。一味逢人便热,好似失左三魂。我劝你快快把热丢开,唔好咁混。放凉一阵,免至热到妹头瘟。你若果仲热辣辣去缠人,就会热到人地火滚。唔使问,共你有仇兼有恨,愿你好心唔好热咯,免至热坏精神。”

直到中秋以后,天气渐凉,人们也写一首粤讴与葵扇告别:“秋后扇,重讲乜嘢功劳。你睇秋来几日,不久就要把你丢疏。扇呀,我往日见你卖弄风情,就知你唔好结果。况且你係生来薄命,究竟奈何。人地热起上嚟,就同你亲热过。一时冷落啫,重怕住你会搅起风波。个的係天地生成,亦都唔到你恨错。一定有凉有热,至算得係气候调和。既已热过一场,应份要收吓火。做到如今境地,亦不必记住当初。咪个过后思量,就长日苦楚。休来埋怨我,唔通叫我秋深寒冷,还要拨住一把轻罗。”这首《秋后扇》,也将葵扇经历喻作男女爱情,劝诫人们对情感不要看得过重,“有凉有热”是正常的。

来源:百年广州人  微信公众号:ACOC1990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