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刷爆朋友圈的寻子启事不是谣言!他背后的故事是这样……

咩事 发表于 2016-6-29 |0条回复 |1482次浏览

更多
2016-06-29咩事我要关注


今天,

这个男人和这组图片,

占领了所有人的朋友圈。


根据网传图片信息,这位父亲寻找的孩子叫陈杨朝梵于2012年3月10日在唐山滦县家门前被人拐走。


一开始,很多好心的人都希望帮上这位父亲,纷纷转发。



然而不久后,一篇篇“辟谣”文章突然出现,剧情似乎就此被反转




由多个营销号发出的“辟谣证据



虽然这样的“证据”其实看起来很单薄,可还是使得很多人半信半疑,不断在问:


这个寻子启事,到底是不是骗人的?


直至下午3点半,剧情再次反转。公安部打拐办主任、现微博认证为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副巡视员的陈士渠确认,图中孩子失踪属实,警方已立案侦查。




宝贝回家网站也发出相关信息




咩事搜索还发现,这位叫陈新刚寻子的父亲,并非第一次因为寻子在网上被广泛转发。这几年间,《燕赵都市报》、《大连晚报》、《三联生活周刊》等都曾经报道过他的寻子之路,其中甚至真的有“被谣言”的经过。



大连晚报记者 万恒


2016年4月23日,一名衣着朴素、臂挽蓝色尼龙绸包,手举“寻子公告牌”的年轻女子出现在大连西部的繁华商圈马栏广场,公告牌上登载了陈杨朝梵的准确信息,引发了无数路人关注,并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内被接力转发。


市民李先生亲眼目睹了这幕“寻子”场景。他告诉记者,寻找孩子的是一位年轻女孩。“她举着寻子启事就站在马栏广场附近的主干道道边,低着头,什么也不说。”李先生说,有路人询问时,女孩会抬起头回应两句孩子的基本情况。“她说孩子是2004年出生的,名叫陈杨朝梵。2012年被拐卖,已经找了4年,现在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出于对失亲家长的同情以及对人贩子的义愤,这一寻子信息被迅速传播开来。“这位身心憔悴的妈妈已经千里寻子到大连,相信她还会继续走下去。请帮助转发,给孩子一条回家的路,给爱一次希望!”不少网友在自己的朋友圈里直接复制粘贴了这段动情的文字。


23日晚间,有网友晒出了一张朋友圈截图,据称为某高校教师所发。可以看到,这条朋友圈截图中称:“有位同学,为了一个三分钟的观察人物练习,做了海报化了妆,换了服装,跑到繁华的地段开始体验生活了。”


这一消息引发了轩然大波,有网友直呼“爱心被骗”。记者联系上了陈新刚。


“启事上所讲的信息都是真实的,留下的电话号码和QQ号也都是我本人的。”陈新刚说。但他和孩子的妈妈从未到过大连,暂时也没有到大连寻子的计划。“照片中的女孩不是我家的亲友。寻子启事上的信息在互联网上都可以搜索到。”陈新刚说。


陈新刚称,4月23日,曾有一位女孩给他打来电话。“女孩说她是大连一所高校的大学生,近期有个社会实践课的作业。”陈新刚说,女孩表示希望制作寻找陈杨朝梵的公告信息板,走上街头进行宣传。这样既可以完成作业,也可以帮助陈新刚宣传儿子的被拐消息,收集更多有效信息。“当时我表示了同意。”陈新刚说,他感谢女孩为此事所作出的努力。


“我很感激。”陈新刚告诉记者,自己寻找孩子的事被媒体报道后,很多人通过各种方式帮助他传播寻子信息。“有的微商在发货包裹中夹带寻子广告,还有的长跑爱好者在服装上印上我的寻子信息。”陈新刚觉得,女孩可能给大家造成了误会。“我也向大家说声抱歉,但这与女孩没关系。毕竟人家帮助了我,让更多人知道我儿子被人拐走了。”(节选)

燕赵都市报记者 师源


2012年3月,在家门口玩耍的陈杨朝梵突然走失,这对于三代单传的陈家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打击。一家人为此愁眉不展,作为父亲的陈新刚更是从此走上了寻子之路。2016年4月4日,得知唐山世园会试运行,他赶忙从老家滦县包麻子村赶到南湖,希望大家帮助他扩散寻子信息。


陈新刚告诉记者,从春节后,他就已经走访过四川成都、河南鹿邑、安徽亳州等地区。“我刚从成都回来没几天,因为生病了就没跟大家一起去广州。”常年寻子之路艰辛异常,让本就身体条件一般的陈新刚更禁不起折腾,“头痛、发烧、腹泻,腰连翻身都费劲,没办法只能在家养着,要不然我2号就去了。”身体刚刚好些,他赶紧来到南湖。




“我知道这两天世园会里肯定有全国各地的游客,想着能扩大搜寻面,我就再也待不住了。”陈新刚称,4日早上9点他就来到了南湖。“刚下公交车站,一个小姑娘看见我,就给我塞了一瓶水。还有好心人说让我以后来唐山就去找她,她管饭。临走时,两位大姐给我塞了两瓶水,我特别感动,真的很感谢大家。”


当天,陈新刚就站在南湖东门写着“唐山南湖公园”字样石碑的一旁,他知道这里是世园会门口,人多。果然,陈新刚的行为引起了游客的注意,大家纷纷拿出手机,把他的情况发送上网。寻子过程中,陈新刚几乎不敢怎么动,“看见别人拍照,咱也不好动。”陈新刚说,下午他就走出南湖,到出口人多处,让更多人看见消息。一天站下来,陈新刚根本没空吃饭。“连吃面包的时间都没有,一次次的重复着寻子信息,精神和身体消耗很大。”


“好在当天好心人挺多,大家能过来看信息,我挺高兴,说明人家还是关心咱们。”陈新刚告诉记者,他这样做一是为了让大家帮自己宣传信息,同时也希望让大家能提高警惕。“好多人都不相信孩子会轻易丢失,我也是想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让大家相信,其实人贩子离我们很近,有时可能就是我们身边的人。”(节选)

《三联生活周刊》报道节选


陈新刚讲了一个寻子家长圈中流传很广的故事。有个被抛弃的小孩,后来被一对外国夫妇收养,并且被一路培养为博士后。找不到孩子的时候,家长们便会用这样的故事来安慰自己:孩子虽然离开了自己,但说不定在哪儿享福,比在我们这里会培养得更好。


让陈新刚痛苦的是,是寻子路上反复闪现的希望与失望。自从在各大寻子网站发布寻子消息后,他便不断接到热心人士的举报线索,他的手机24小时开机,有时候半夜里还有人打来电话。


像电影《亲爱的》里面所描述的那样,欺骗电话和短信层出不穷。陈新刚打开手机,就在几天前,有人发来短信:“你在找孩子吗?你的孩子在我手里,只要你转账5万,我派人送到一个地方你来接孩子,明白了吗?一小时内为止。”看到短信,他不由苦笑,长期受骗的经验告诉他,凡是先提钱,肯定是假的。



北京地铁2号线上,陈新刚向乘客发放寻子名片


也有许多让他升腾起巨大希望的来电。就在今年5月份,有人告诉他,曾在北京西站西边的一个桥洞里,见到有人带着一个孩子在那摆摊,孩子看起来特别像他丢失的儿子。他跑过去一问,确实有这样一个人,但是那天没来,附近一个打扫卫生的阿姨也告诉他,那个小孩和他的儿子看起来一模一样,压抑着内心的激动,他决定在那死等。陈新刚在那个桥洞整整守了一个星期,过会儿就跑去看一看,以致附近的人以为他是神经病。最后人终于来了,他装作买东西的人,问东问西,顺便打量孩子,但显然那个孩子并非他的儿子。“我儿子看一眼就能认出来,本来信心十足想着很快就能把儿子领回来了,结果不是,心里面一口气就泄了。”


还有一次,在孩子刚丢一年的时候,有个唐山市的热心人打来电话,告诉他小区里有个大人死命打孩子,把一根棍子都打折了,看着就不像亲生的孩子。为了核实信息,热心人花了一个月时间,从宝贝回家网站一张张比对照片,认为和陈新刚的儿子特别像,还将他的照片下载下来做成手机屏保,帮忙查找。一听有谱,陈新刚马上过来,并通过私人关系找到唐山市警察,最终将那位打孩子的大人抓获。结果一查,并没发现自己的孩子,人家也坚称所打的是自己的儿子。陈新刚偷偷将这户人家的孩子照片发给热心人核实,担心孩子被调包,直到当天的银行监控录像曝光,大人从衣柜里取出当天他们父子所穿的衣服,陈新刚的心才再次凉了下来。


失望与希望反复煎烤。2015年10月,在南京糖果会上散发寻子名片的陈新刚,照片无意中被发布到网上,江苏卫视“新闻眼”栏目不久找上门来,同时还有一位当地人提供了一条线索。在节目中,当陈新刚再次失望地发现羽毛球馆中练球的孩子中并没有儿子时,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冲出球馆,把矿泉水浇洒在头上,仰天痛哭:爸爸想你了,快回来吧!


所以请再次放心扩散这个信息,

希望能帮到孩子和家人!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