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羊城对岸河南地

广州山大王 发表于 2016-6-29 |0条回复 |336次浏览

更多
rBEGEVAkvisIAAAAAAExEky8kqkAABW4wGE_XIAATEq250.jpg

《番禺河南小志》
  黄仁恒 编纂 黄佛颐 参订

  罗国雄 郭彦汪 点注

  广东人民出版社

  2012年4月

  新发现 陈晓平

  《番禺河南小志》是很有价值的广州地方文献,但2012年4月出版以来,关注者不多。以下书评既是对《番禺河南小志》的评介,更是对广州人常说的“河南”历史的重新发掘。

  南海十三郎旧宅,在广州河南同德里(今南华西路同德里)。青年时代,十三郎常跟随父亲江孔殷观看粤剧,留下七绝一首:“仙花一向梨园寂,清曲飘零听不堪。留得再生缘一出,海珠演过又河南。”此处的“海珠”“河南”,分别是两家戏院的名字。长堤上的海珠大戏院,已不再有粤剧上演;南华中路紫来街上的河南戏院旧址,近日为民间文化团体“河南地小组”所发现,用途已改,规模仍在,令人想见往日之繁华。

  广州“河南”自来饱受误解。广州人习称珠江为“海”,江边称为“海皮”,历史上也有人将珠江以南称为“海南”的,据历史地理学研究,当年江面的确宽阔如海。“河南”的得名另有出典。东汉议郎杨孚服官北方,归来时移植洛阳松柏到“杨子宅”,隆冬时白雪满树,人皆异之,将他所居之地称为“河南”。今日下渡路仍有“杨孚井”,可谓源远流长。历史上的“河南”并非指海珠区全部,而主要指西北一隅,其地域范围时有伸缩。最狭义的“河南”,是民国时期的蒙圣、海幢、洪德三区,大致相当于南华西街、龙凤街、海幢街加上滨江街的一部分。

  旧时有人说“西关小姐,东山少爷,河南乞儿”,最后四字纯属无稽之谈。明清以来,河南不仅是广州经济作物种植中心、手工业重镇,也是十三行富商聚居之地。世界首富十三行潘氏家族,早在1776年即定居在漱珠涌西岸;后继的超级富豪伍氏家族,1803年又入住漱珠涌东岸。鲜为人知的是,十三行的隆记行张家,在鸦片战争后急流勇退,买下龙溪、龙导尾外围田地,兴建规模宏大的住宅区岐兴里、鹤鸣各街。2000年里独霸广州花市的素馨花,主要在河南种植,形成著名的“花洲古渡”;河南也是广州茶叶产地,以致旧时的广州人将“饮茶”说成“饮河南”。以龙导尾为生产中心的广东彩瓷,独占清代中国瓷器出口的70%,为欧洲王室家居陈设的主流,“广彩”因此也叫做“河南彩”。漱珠桥附近的茶楼酒肆、花艇紫洞,更吸引了无数来自城内、西关的食客;南华中路上的成珠楼是广州历史最长的著名老字号,以“小凤饼”扬名海内外。

  广州河南以小桥流水、田园花木之胜,孕育了“岭南画派”及众多其他流派的书画名家。“瑶溪二十四景”曾引来多少骚人墨客,今日只剩晓港公园内的断山残水。有“十里香风”之称的庄头素馨花,而今安在?自杨孚宦游归来,河南即以松柏著称,犹以海幢寺附近乌龙岗一带知名,今日的“万松园”,已非原地。

  古怪的地名“龙导尾”,据“@河南地-龙导尾”长微博考证,起源于唐朝长安大明宫含元殿前的“龙尾道”,彰显南汉刘氏与中原分庭抗礼的野心。1000年后,在龙导尾附近,盖起了“李福林公馆”。这位来自大塘乡以打劫起家的同盟会好汉,被人称为“河南皇帝”,对下属训话,一开口就是“你班契弟”;孙中山将大元帅府放在河南士敏土厂,有赖李福林“福军”武力的支持。

  河南更是西学东渐的桥头堡、民主革命的主要基地。中国第一个华人牧师梁发,因散发《劝世良言》而启迪了洪秀全创立“拜上帝教”,长期在龙导尾居住,并在紫来街创建伦敦会福音堂;梁发的儿子梁进德,鸦片战争时期曾充当林则徐的翻译,翻译了著名的《四洲志》,为魏源编写《海国图志》的基础。孙中山发动第一次广州起义时期,居住在岐兴里;孙中山最亲密的战友陈少白,在海幢寺组织“采南歌剧团”,利用粤剧宣传革命,开创了粤剧全面革新的潮流,剧团第一场演出就在河南戏院举行。同盟会广东分会的主要负责人潘达微、高剑父等人,一直以鳌洲内街、歧兴里、天庆里等地为秘密机关;1911年“黄花岗之役”失败,黄兴来到溪峡街养伤然后赴港;当年10月,为响应武昌起义,居住在漱珠桥畔跃龙里的少年英雄李沛基,成功炸死广州将军凤山,促成广东顺利光复。可惜的是,因作者的自我设限,《番禺河南小志》对这方面没有着墨。

  《番禺河南小志》作者黄任恒,原籍南海,世居河南龙导尾,先世经商,得以聚书六万卷,成为著作等身的文献学大家。《番禺河南小志》一书体例谨严,搜罗繁富,为我们保留了无数珍贵史料。来日若有“广州学”学科的建立,黄任恒可算是这门学科的创始人之一。值得一提的是,本书的主要点注者罗国雄先生,长期在海珠区担任要职,文史、书画、地理无所不通,曾出版系统梳理海珠区人文史地的著作《海上明珠沧桑录》,可作《番禺河南小志》的续编看待。

  中山大学章文钦教授告诉笔者,黄任恒先生到1953年方才辞世,却深具古人之风。朱光市长来广州任职,深知老先生学养深厚,聘为广州市文史馆馆员,谁知他接到聘书直接塞进箱底,直到土改工作人员上门,想查他们家有无“地主”嫌疑,翻箱倒柜,最后发现大红聘书,连连道歉,问他:“怎么不早点拿出来?”黄先生说:“我早就不记得了。”今天某些“学者”得到个什么荣衔,恨不得爬上“小蛮腰”用高音喇叭向全球广播,跟黄先生相比,真有天壤之别。

069448bb31346d8b0e3220200c864f37_n.jpg

旧版《番禺河南小志》

2013年01月27日
信息时报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