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三及第”的新与旧

可乐鸡翅 发表于 2016-6-28 |2条回复 |594次浏览

更多
ot0517b2.jpg

《新生晚报》四十年代连载的〈经纪日记〉,备受港人追捧

    香港中文大学于五月七日至八日举行了一个研讨会:「汉语书面语的历史和现状」,我和张双庆教授合撰了一篇《三及第文体论述》,在会上宣读。

 所谓「三及第」,是指由文言、白话文、粤语混合而成的一种别具风格的文体。后来,文言成分减少,甚至「销声匿迹」,代之而起的是外语,包括英语、日语等辞汇。前者,论者呼之为「旧三及第」,后者呼为「新三及第」。

 一直以来,我对「旧三及第」便情有独钟,视为极具韵味的一种文体。这种文体大盛于上个世纪三、四、五、六十年代;且看大将之一的高雄,在四十年代末以经纪拉笔名写的《经纪日记》:

 「上床后,始查得老妻今晚去看大戏,看完后去消夜,言时力赞新马仔如何如何唱做俱佳,使人听之作闷。我最怕老婆看大戏,尤怕看戏后讲戏文,讲伶工更难入耳。我乃中止其言曰:『我对大戏最冇瘾。』老妻一听又发火曰:『你当然冇瘾,饮茶索女招待则有瘾矣!』老妻发火,无可理喻,惟有蒙头而睡。」

 此段三语混合,极显佳妙,而且读来铿锵,非「新三及第」可比,且以钱玛莉《穿kenzo的女人续集》为例:

 「上个月我生日,Jan讲下又多些,他说请我去吃些exotic food,原来带我去油麻地一间九流餐厅吃泰国菜,我见到那些污秽的装置已经闷了一半,餐牌上的菜写明是七元一碟,他居然可以只叫两菜一汤,想用三十元有找来解决我的生日!那些七元一碟的菜,两口就吃光,而他竟不再order,激到我火红火绿。」

 这种混血语言,虽然常见于一些假洋鬼子的口中,但一旦写成书面语,遂被批为「怪鸡文体」。中文之衰落,良有以也。

 「旧三及第」的作品,在当年来说,无论报刊上的,出版成书的,可称得上浩浩荡荡,宛如一支强势的大军,受欢迎程度,气死「语言正统」之士。据称,单是周白苹的《牛精良》系列,连大作家茅盾也咋舌:「香港市民作家的书仔,如《牛精良》便不止销一万份。」另如衬叔的《伦文叙》,他自言出书共十八册,每册售书二十万本以上,这或夸大其词,但七除八扣,销数料极可观;由此可见,大为当年港人接受也。至于抗战后的《新生晚报》、一九五○年代末六○年代初的《明报》,无论新闻或副刊都夹杂大量的「三及第」。

 研讨会上,来自美国的学者Mair,Viotor H.发言,问及「三及第」的语言成分,即是三语之中如何配搭、比例如何,那才能称之为「三及第」。可惜时间匆匆,我和张双庆教授都未曾详答,此一问极见学识。我在《香港三及第文体流变史》中,曾予界定,认为「只须三语并存,只须混杂而用」,都归入「三及第」范畴内。或曰:这算不算「粤语书写」呀?「粤语书写」给人的感觉是纯粤语的,这也有问题;正确的说法应是:这是粤语文学中的一种。

来源;文汇报 2011-05-17
作者:黄仲鸣
更多
无效楼层,该帖已经被删除
可乐鸡翅 发表于 2016-6-28 18:24:46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广府文人有一种文体,称为「三及第」,此即文言、白话、方言齐用。有人以为这种文体创于香港,其实不然,四五十年代的广州报纸,于副刊即见此种文体,尤多用于小说。

对于「三及第」,争论颇多,赞之者捧到天花龙凤,诋之者则简直痛心疾首。王亭之也写这种文体,盖得之于童年时读报的熏陶,此事当年唯古大吕知其端末,盖于把盏读报时,彼此娓娓而谈也。难为一些号称「研究」香港文学的人,只知香港,不知广州,更不知香港的讲稿佬多来自广州者也。

「三及第」文体其实一点也不俗。朱熹老夫子即用这种文体,当时称为「语归」体焉。 于宋词,更见文言白话方言三合,可举一词为例──「向尊前酒底,见得些时,似凭地好,能得几回细看。待不眨眼儿觑着伊,将眨眼底工夫看几遍。」 此即是「三及第」的词。此词为赠妓之作,文中有白,白中有文,实在比南宋文人堆砌出来的词更好,尤其是结煞两句,即是「睇到唔眨眼」而已,他却铺排得十分自然流畅。若非兼文兼白,那得有此好句。 盖宋词本来入乐,唱词即不宜太文,文则只能咏诵,不宜歌唱,昆曲受到淘汰,即因其太文。是故「三及第」文体则必能永久。

作者:王亭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