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粤讲越过瘾】导赏同导游有咩区别?社区导赏员冇咁简单!

小编 发表于 2016-6-15 |0条回复 |1041次浏览

更多
本帖最后由 小编 于 2016-7-25 16:26 编辑

QQ图片20160615120257.png


《粤讲越过瘾》是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华夏之声与羊城网跨媒介合作的文化访谈节目,由DJ肥光主持以及羊城网总编辑劳震宇担任嘉宾主持,每期将会邀请到一到两位广东文化艺术界的年轻精英到录播室进行交流,探讨我们的岭南文化艺术在新时代变革之中该如何焕发生机。


本期嘉宾

QQ图片20160615115704.png


邝家健,人称电车,生长于广州河南的85后,对语言、城市、巴士及电车锺情已久,故在加入广州街坊情小组时用了“电车”的网名。现为街坊情小组的社区导赏员,在龙导尾社区做导赏已有三年经验。

扫描二维码听取《粤讲越过瘾》节目音频

QQ图片20160615120516.png



PART 1  改建之后,广州历史还剩下什么?

DJ肥光:电车原名邝家健,,生长于广州河南的85后,对语言、城市、巴士及电车锺情已久,故在加入广州街坊情小组时用了“电车”的网名。现为街坊情小组的社区导赏员,在龙导尾社区做导赏已有三年经验。小劳,电车在你眼中是一台怎样的“电车”呢?


劳震宇:我是在2014年广州公益慈善书院搞的活动“粤学粤有营”中认识电车的。他的学识、对于本土文化、语言学的知识都让我收获良多,我也参加过他的导赏,我也是住在河南的,但我也不知道原来龙导尾这个地方背后有这么多的故事。


DJ肥光:我们都想知道电车是如何踏入社区导赏、街区导赏之路的,刚才你提到的“广州街坊情”这个组织,据了解该组织成立于2010年广州亚运年,是否因此令你踏入了文化保育之路和导赏之路呢?


电车:可以算是一个基础。我们在2010年成立,以关注本土文化作为基础。当时我们一班年轻人在Q群上聊天,聊到现在广州很多地方都在改建,像一个大工地,老人家就会说拆了的这个地方有很多历史的,但有什么历史呢?大家都不知道,所以大家就去找相关资料、去询问,在这种求知欲的推动之下,大家就讨论是否能将志同道合的朋友组队,那这个团队叫什么呢?我们想到广州人最喜欢称呼“街坊”这个词,叫“广州街坊”吧,又好像差了一点什么?于是就加了一个“情”字,情义!

当时大家都不会去计较什么,例如某人喜欢摄影,就会组织去照某个建筑;某人喜欢文化,就会和大家讨论像“广州是怎样来的?如何发展到现在这样”这些问题;而我则比较喜欢语言,喜欢探讨广州话为何和其他语言有所不同。大家按照各自的兴趣去发展活动,这是“广州街坊情”最开始的状态。


DJ肥光:和羊城网的开始差不多,也是一开始有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为兴趣而做!


劳震宇:是的,那个已经很久了,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其实我发现有意见很有趣的事情,和香港有一些同步,香港之前有“皇后像码头”的保育事件。自此之后我发现,不单是香港,像广州、台湾都变得很关心自己的城市有什么历史有什么文化?


DJ肥光:我记得在2010年的时候,我参与了谋组织举办的“粤语周”活动,当时有很多个主题活动,例如请游威介绍粤语歌、请彭嘉志介绍讲古……如小劳所说,2010年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年份,当年不止是广州因为亚运会而为世界所知,我们本土很多有关保育的团体都在不断涌现。


劳震宇:记得当年羊城网做了一个视频《南国泪珠》,可能很多人都会忽略当年的一些事件,当年广州有一个“旧城改造”的计划,很多人都会担心广州会被拆成什么样子,像猎德水乡、民国广告墙、金声戏院等被拆……


电车:恩宁路在当时也是改造的焦点,它也在西关,而西关对于广州人来说是一个情怀,所以这个大规模开始拆迁的时候真的挑动了很多人的神经,广州的老中青三代都在关注这个地方,故当时很多有关保育的小组织犹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劳震宇:我自己有这样一个洞察:拆了一栋建筑,会影响周边的组织结构。例如拆了之后,虽然重庆起过一栋楼,但里面住的人已经不同了,他们说的语言不同了、自身的故事也不同了,原本居住在这里的人都各散东西了!

QQ图片20160615120727.png

QQ图片20160615120736.png

广州街坊情的导赏活动

PART 2   社区导赏对广州意味着什么?

DJ肥光:我觉得电车提到的“广州街坊情”这个名字是很有意义的。也请电车和我们介绍一下,这个组织如何从2010年开始,慢慢发展成为现在专注“导赏”的一个组织。


电车:我们大家讨论过,与其选择单一的点去说,不如将这些点串联起来,其实广州的旧城区是连片的,于是我们就想是否有一个形式去做?我们的领导介绍到,在香港有一个“城市漫游”的概念,就是带大家用步行的形式穿行于城市,让大家感受城市的气息。当时领队觉得这个点子不错,大家开会也觉很认同,当时就以人民公园的“城市原点”为起点,向不同的方向出发,每次的线路都不同,去介绍这条线路。当时做得还比较简单,就是从网上搜集一些线路相关的资料,然后去踩点、研究线路要走的地方、大家需要的时间,定好讲词和讲解人之后,通过微博发布,有兴趣的人通过私信报名,OK后大家就去做了,最后做了6期。


DJ肥光:这是一个完全公益的活动吗?


电车:完全不收费,这就是“导赏”的雏形。当时我们也开始涉足NGO界,正如小劳所属,香港和台湾有了一些组织开始文化保育的浪潮,而这种思潮也影响着广州关注本土文化的人士,而很多NGO组织也在找寻这些人,双方就此开始互相借助、了解。而当时没有“导赏”这个概念,大家都不知道是什么,而这个在香港是有的,于是在广州的一个NGO组织就资助我们几个成员下香港,体验一下别人的“导赏”是一个怎样的活动。于是我们就到了湾仔,体验了一次城市导赏活动。当时他们的那种专业令我们难忘,我们就希望将这种形式带到内地。


DJ肥光:能否举几个例子说明如何专业?


电车:首先讲解员号称是香港“导赏”界的鼻祖,她是一位四十多五十岁的中年阿姨,但她对香港湾仔一代社区的熟悉程度不亚于区议员,她就很亲切和大家交谈“大家有没有来过这个地方?大家知道为什么这个地方叫‘蓝屋’呢?为什么要特别将这栋物资油成蓝色保育下来呢?”,然后她就和大家分享这栋建筑的历史了……

这是一个很特别的技巧,就是很多人,无论是当地的居民还是外来的人,很多周边不起眼的东西其实是包含故事的,这是导赏员很特别的能力,她就去发掘这些故事,然后用一个重新包装过之后的方式向我们呈现出来。还有一个例子:导赏员带我们过马路,而参与导赏的人有些来自内地北方地区,很多不熟悉香港的交通经验,而导赏员也会和他们解释这些问题,所以这些很多都是生活经验,也是第二个技能。第三个就是湾仔街市经过改造之后,二三楼没人租,这个时候讲解员将湾仔旧街市的历史讲解完后,怎样去改建也说了,再转去新街市作新旧对比,然后当她要讲解这个地方为何新街市二三楼没人租的时候,她不会自己去讲,她会将这个问题交给一个菜摊的摊主去说,这个互动非常厉害。菜摊的摊主讲他最熟悉的东西,一定是滔滔不绝,之后大家就很明白这个问题的答案了,因为摊主每天都在这里开档,他什么都知道。这种很强烈的代入感会令人觉得“导赏”令人很深刻。


劳震宇:我觉得有两样东西,一是你对这个地方要有很深的感情、而是你的表达能力和组织能力要很强。


DJ肥光:以“广州城市原点”为起点,向不同方向发散进行导赏,这个给人一个音箱:和导游做的事情是否一样呢?但刚才你提到香港的这个例子我就明白有何不同了:导赏的针对性很强,而且完成后会令你意犹未尽,而导游则像“赶鸭子”,匆匆忙忙,会不会有这样的区别呢?


电车:导游和导赏有何区别?我们一开始没有思考这个问题,但坐久了就有点想法,导游的中心点在游客,关注游客是否享受,而导赏的中心店是导赏员,换一个导赏员,同一条线路你完全是另一种感受。而且导赏员的专长我们希望大家都不同的,像我则侧重于语言、社区,还会顺带有一些历史的东西,但可能换了另一位则以历史作为最大的基础,再发散去其他地方。

所以导赏员最重要的是个人的观念以及想法的分享,这是一种文化传播作为主要目的的个人分享活动。但如果是导游,即使不同的导游说出来的东西也差不多,故导游是可复制的,而导赏是不可复制的。


DJ肥光:在做社区导赏和街道导赏的时候,例如我们在香港澳门或者在广州的沙湾古镇,都能在一些建筑上看到一些指引牌,上面会介绍到该建筑的历史和相关内容。我想问在广州是否会有这样的指引牌呢?


电车:就我所见,肯定没有沙湾或者澳门这么多,不过也有,只是很简短的介绍。我当然希望能推广开,每一个历史街区都有这样的介绍。希望大家一起努力,我们的力量很薄弱,需要不同的部门、政府、民间机构一起合作,我们可以提供人力物力,他们提供资源,可以做得更好,因为广州市一个千年文化名城!


DJ肥光:我之所以问这个问题,导赏并不是经常能见到,或者导赏员并不是经常都有时间,如果有这些导赏牌或者指引,如果有团体自己做了一个当地区域的文化地图,那么你们就可以跟据这些地图,这些指引牌来自己做一个导赏,也没有问题。


电车:那一次彭嘉志有和我谈过,他说,我有个初步想法,做一些导赏牌,这些牌子因为面积有限,所以我们就做成一个二维码的形式。扫描这个二维码人们就能听到和这个建筑有关的故事,或者获得更详细的图文介绍。我觉得是一种很好地探索。


DJ肥光:我们只能说是期待了,因为这需要多部门合力才能完成。电车做了那么久,从2010年至今已经6年了,你们有没有在街道或社区的导赏上遇到什么困难或者难忘的事情?


电车:奋斗是一定有的。

首先第一个难点是选地方。我们早前称之为“社区导赏”,以社区作为基础,一般都是选自己长大的社区。好在我们几个核心成员都是来自旧社区的,选自己熟悉的旧社区其实较易入手。

第二个难点是找资料。一些历史资料政府部门有,但档案馆比较难进去,那么我们就只好去图书馆,但是图书馆找资料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我们甚至发现,就算找了几年也会不断地发现新的史料和资料,不断变得丰富,找到多少资料,就按做多少讲词。

第三个是定制线路。定制线路首先要考虑的是那个地方的实际环境,一定要有实地考察,而且导赏有个前提就是不能干扰当地居民的生活。

一开始,政府不了解这个工作,会遇到协管员过来查看的情况,我也要提前想应对措施。有时候去露天市集,我们希望观众在解散之后可以去光顾当地商户,这个时候就要说明,他们的收益与我们无关,这也一定要讲清楚。还有一个比较难控制的是小孩子,有的家长听讲太投入,会忘了小孩子。有一次小孩子不知道走到哪里了,大家都帮忙寻找,还好走得不是很远,如果走得比较远发生了意外,我们也会比较麻烦。于是我们有一个年龄限制,尽量避免发生意外。


DJ肥光:导赏是带着大家讲解景点,但是从电车的分享中我们可以知道,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的血泪史和突发情况,要导赏员去处理,换言之导赏员是很辛苦的。跟过电车的导赏,你有什么样的感觉?


劳震宇:我参加的过程其实很轻松的,就是开开玩笑,拍拍照,但是我比较想听电车讲讲,这里面有什么乐趣支撑你去做这些事情。


电车:成为导赏员有一定的性格要求,他\她不能在很多人面前怯场,同时最好有一点表演欲。我们将故事包装过,然后加入一些肢体语言,声线的调整,用声音去演绎好一个故事,这样的话就可以满足大家视听的享受。

首先,你自己一个人,主动去完成一个项目、一个活动,其实本身就很有成就感。第二点,就是我分享了我的所知、所感,然后大家有所回应、有所反馈、有所共鸣。第三点,就是会认识到新朋友,因为我会发觉,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在做,原来还有其他人,可能他的见地还比我好。然后大家聊得来的甚至可以团结起来,于是关注的人数越来越多,这种感觉很美妙。


DJ肥光:就刚刚你说在这个过程中很享受很开心,但是实际上,我们说这些事情不是义务的友情支持,怎样支持社区导赏持续进行?比如人工、时间成本,你们如何去解决这些问题?


电车:我们是服务的提供者,对服务的回报与购买者经常有一个落差。当然购买者希望免费是最好的,但我们把所有的东西算在一起,就算不计坐车、吃喝,至少我们的时间成本还是在的,因此,提供报酬还是好事。

那么这个落差如何去补救呢,其实我们可以通过一些说明告诉大家,为什么我要收这些钱、这个金额。我们在机构对机构的时候,我们试过去算这个成本。我们出了人,走了这么久,还有工作室,出席的成员也需要补贴。第二点,究竟你是专职还是兼职在做?现在我们是兼职在做,不是说专职没市场,只不过,导赏的公益性远高于导游,任何人都可以做导赏员,只是这个公益性风险较高,如果你能有一份职业支撑,把这件事变成兴趣,那么就是最好的状态。如果是做文化研究的,然后将一些成果或心得拿出来分享,这个也是很好的状态。

导赏成本可以压低,但相应的收益也会减少。导赏的探索不容易,首先我要做的事是让越来越多人都知道导赏和导游很不同,导赏的意义和它做的东西是什么样的,当大家有一个观念的时候,我们再告诉大家,其实导赏需要成本,是有价值的东西。可以先用免费的形式推广,然后再收一些钱。一个人交二三十块其实也不是很难为的事。


劳震宇:其实我觉得关键是付费的对象是谁。有几个方面,比如说政府有没有可能为这个导赏去付费,因为这个是一个公益性的项目,宣传了当地的街道,吸引了消费等等,很多衍生的效应。第二个是对参加者,导赏最多针对二三十人,这个成本应该是更高的。我想知道在台湾他们是怎么去做的?香港又是怎么去做的?


电车:我之前和在台北做过十几年导赏的导览导师聊过天。他们自己本身是收费的,他本人经营着一家青年旅社,以青年旅社为但圆心做了一个导览项目,这是收费的,价格好像是600新台币,这里面不包括在住宿,参与者会配发一个无线耳机。相对来说这个收费是很高的。只做两个小时,但这个活动的体验是很丰富的。比如说带到当地人,跟她们学手工艺,听他们讲故事,而且这个导览现在很受欢迎。我问他这是不是台湾的普遍模式,他说只有他们会收费。我问他这是不是他的主要收益,他说这当然不是,青年旅社才是他的主业。但是我说,整个台北只有你做收费,而且这收费那么高,怎么还会有市场?他说首先理念要非常清晰,做的东西要很持久,要说服消费者愿意给钱,那么他就要给相应水平的服务。

他还加了一句,在台北做导览的免费资源到处都是,我们之所以坚持那么多年,因为我们的价值不同于别人。这句话对我的鼓励很大,因为我觉得我们做着做着会产生迷思,就是我们所做的事,它的意义是否能够更上一层,我们的意义会不会被别人接受,我们的观念会不会遭非议。但是别人的经验就告诉我,你要坚持,不断去提升自己,别人才会觉得这件事是有增值的可能,这样别人才会关注你,别人在购买的时候你才能开价,才能提出盈利的选择,这个关键就是先做好自己的事情,才可以去开价。


劳震宇:其实我也比较主张收费。在中国你不收费别人会觉得你没有价值。我们经常会有这样的迷思,那就是有这个模式之后就可以包打天下。但是就刚刚听电车所说的,有可能每个人的模式是不一样的,就比如他又青年旅社,那他就可以发展青年旅社的增值服务这种模式;有些是NGO组织的,它通过它接受捐款去解决经费的问题;还有一些是政府购买公益服务;还有一些是通过自己的组织去收费。我觉得这个模式有无限的可能,还是要根据自己的情况出发去形成自己的模式。

QQ图片20160615121043.png

QQ图片20160615121052.png

社区导赏活动进行中

PART 3  社区导赏一小步,广州文化一大步

DJ肥光:发展需要得到支撑,无论经费方面还是精神方面的支撑,未来广州街坊情,或者对于你自己的导赏服务来说,发展方面有什么样的设想?


电车:首先对于团队方面,我依然希望能够不断吸纳对广州本土文化有兴趣的青年来加入我们,这件事我们一直在做。但是这几年我们比较少收人,一方面是因为各自的生活都有些忙碌,对外的活动和宣传减少了,别人就少了机会认识我们。因此我希望在不影响大家生活质量的基础上,可以做多一些推广,比如去高校和学生聊聊天,或者再深入去做龙导尾。我们现在龙导尾做的其实是不够深入的,那里资源很多。不过近年龙导尾已经陆续有很多小型的改造,是居民自发的。

我们希望不只是将文化历史讲给大家听,也希望能令大家有一个反思:城市应该如何发展?是不是所有的地方都要发展到好像珠江新城一样才是好的?希望以后不单只做龙导尾。我们也希望可以做更多社区,比如长寿路洪寿社区,那里也有很多有趣的东西等着我们发掘。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需要对史料进行深挖。我觉得我现在的阅读深度还是不够的,有时候,别人的研究成果可以作为捷径,但是有些东西始终是别人的,不透过自己去看资料看故事,没有自己的采访和跟别人聊天,你不会将自己形成的独特见解去提升。如果只是去背别人的成果、研究的话,这样和导游也没有什么区别,所以这些方面我要再加强。而且我还要再去研究一下语言和社区的关系,令我个人特色更鲜明一点。


劳震宇:参与社区导赏就如进行了一次穿越时光之旅,透过步行和透过讲解去感受街区的人文沉淀,感概历史的沧海桑田。有助于人们理清楚城市社区的发展脉络,并对其生活社区产生更大的认同感,亦有助于城市管治者对于社区的规划变得更科学和更具人文关怀。但社区导赏在目前还是一个相对小众文化,但其价值不可限量,如何使之变成一个可持续发展的项目,不但需要社区导赏员去探索,也需要社会公益组织、政府、甚至企业一起参与当中。

1、珠三角及港澳地区听众调频FM87.8/104.9,AM1215,实时收听直播(深圳、珠海以及港澳地区信号较好)。
2、手机下载蜻蜓FM软件,选择“国家台”中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华夏之声”,选择对应日期(4月23日)晚上8点到9点的《粤动经济》,即可在线收听或重温。
3、登陆http://aod.cnr.cn/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ItemId=22 点击4月23日20:00-21:00《粤动经济》,即可在线收听或重温。

主办媒体: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华夏之声、羊城网
协办媒体:南方日报、广州青年报

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