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老字号美发店剪出一世纪时髦,至今“男女界”仍分开服务

soonl 发表于 2016-6-14 |0条回复 |1607次浏览

更多
cf9169af7ce15ed_w300_h200.jpg

一新美发厅的内门。

日前,国华美发店贴出理发师傅的招聘启事。这间老字号美发店在营业近70年后,面临着师傅相继退休、老手艺和传统难以为继的困境。

这样的理发老店,在广州越来越少了。曾做过新娘妆的女子,已进入耄耋之年;年轻时认定的理发师傅,至今不曾变过。而这些理发店,也坚持以最传统的手艺,续写下世纪的时髦。

国华美发店

始创于1947年


在人来人往的恩宁路,国华美发店并不起眼:没有新潮的设计,没有特别的装饰,推开玻璃门,店里摆设尽收眼底。这个只有二三十平方米的美发店,自1947年开业至今,已走过近70年时光。

在此上班已40年的李师傅说,改革开放后的十年,是国华最辉煌的时候。那时,天未亮就已有人在门前等候,下午3时的客流高峰,几十人在门外排队,每人在地上摆一块砖做记号,蔚为壮观。后改为派筹,一天300个,师傅们则两班倒,从早上8时剪到晚上9时,有时还会加班到凌晨。

现在,国华美发店的生意仍然不错。上午10时左右,已有7个顾客理完发,还有一位年过9旬的阿婆在长条沙发上等候理发。“主要是一些老顾客来帮衬。”李师傅说,如今店里的顾客以中老年人居多,约70%是帮衬了几十年的老顾客。

老师傅,老“架撑”

眼下国华理发店只有两个师傅,招工启事一直贴于门上,“但一直未招到满意的。”李师傅说,国华最多时有6个师傅,现在大家相继退休,只剩下他和另一个师傅,“年轻的师傅有,但他们不习惯也没有那份耐心,我们要招有耐心、有经验的老师傅。”

一边说着,李师傅一边仔细地给一位客人剃去脸上的须,“现在理发店都不管这个了,但我们还是坚持给提供这项服务。”在他看来,店里的传统手艺和服务不能丢。

老店、老师傅、老手艺,还有老“架撑”。比如放在门口显眼位置的磨盘椅,就是一件镇店之宝。据介绍,这张磨盘椅购于上世纪70年代,花了300多元的“天价”。但物有所值,这张椅子不仅能坐,还可调整成卧姿,客人躺在上面剃胡子非常舒服。时至今日,磨盘椅仍在“服役”,性能和质量比店内其他椅子都要好。

一新美发厅

始创于1925年


位于大南路和北京路交界的一新美发厅,曾是潮流发型风向标,老一辈的广州街坊,无一不曾以帮衬一新为时尚。

“那时门面富丽堂皇,非常高档,上楼台阶包了黄边,顾客都觉得来这里理发是一种享受。”往年风光,让在一新工作了30年的罗师傅自豪至今。辉煌时期,每天开门时,门口街坊已排到马路拐弯处。一新还曾开设3家分店:位于一德路的正店于1925年开业;1932年,中山五路昌兴街支店开张,抗战胜利后美发厅搬至大南路口至今。当时,店里光是负责洗剪吹的师傅就有30个,大南路口的1至3楼都在经营,“1楼男界接待男士,二楼女界接待女士,三楼设接待厅,接待华侨或不想等太久的达官贵人。1、2楼男女界剪发9毛钱一次,3楼剪发则要1元2毛。”

据《越秀史稿》记载,1925年,一新首设以铁钳、炭炉等工具为女子烫发的项目,自此烫发成为潮流。那时烫一个发要2.1元,可谓高档消费,但前来烫发的人仍络绎不绝,“鲍鱼装”、“椰菜花装”等发型深受女士们喜爱和追捧。

至今“男女界”仍分开服务

新型发廊兴起,一新的辉煌一去不返。10年前,3层美发厅缩减至只剩2楼仍在经营。不过,一新至今仍维持着男女界分开的传统:靠近门口的是男界,店内直入是女界,各自都有桌椅和洗头的地方,“有些街坊比较保守,不跟男士共坐做发型,或不愿坐女士坐过的椅子。”一新美发厅经理黄丽云说。

和其他老式理发店一样,帮衬一新的男士们也可享受免费的剃面、刮须服务。至今,仍有不少已移居海外的老顾客会利用返乡探亲的机会帮衬一新,让他们心心念念的,便是这剃面、刮须服务。

从新娘到老去,只认一新

在店里工作了34年的黄丽云是“工龄”最长的员工。众多技能中,她最让老街坊认可的要数恤发——这个如今已难在普通发廊找到的服务,是一新最“本土”的服务和招牌之一,“现在做发型是以焗和烘的方式处理,而恤发只需吹风筒和梳子,我们会耐心、细心地把顾客的秀发一点一点地摆弄出造型。”

店内,一位刚恤完发的阿婆对着镜子照了照,非常满意。今年已80岁的她说,自己出嫁时的新娘妆就是在一新做的,自那之后,她就认定了一新,每隔四五天就要来恤一次发。阿婆说,她从不在家里洗头,洗头、剪头发、做发型都来一新,“因为他们才会搞我的发型,去其他地方担心搞不好,就不好看了。”

黄丽云说,客人中,80%和这位阿婆一样,从年轻帮衬到老。她现在的客人中,有好几位在当年她还做学徒时找她做过发型,到现在七八十岁了,仍然指定她做发型,“可以说,他们是看着我长大的,我也是看着他们变老的。”

“让顾客有回家的感觉,是我一直努力的事情,这里没有顾客和店员,只有朋友或亲人的感情。”黄丽云说,“目前这是广州最后一间国营转制的美发厅,我们靠着一门手艺赚钱维持到现在。当然,如果没有越秀区国有经营公司的帮助,我想我们也难以坚持到现在。”

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张玉琴  
摄影 陈文杰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