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不要嫁给潮汕人?

就行 发表于 2016-5-25 |0条回复 |1154次浏览

更多
116_239113_2ba8a7f49a7fcbe.jpg


1.
这是一个容易引发争议的问题,甚至容易有地域歧视之嫌。还好,我是一个潮汕人,这可以合理解释为自我检讨。

如果问这么一个问题:当你遇到自己心仪的人的时候,是否会把地域作为选择的首要条件?相信许多外地朋友会不假思索回答:No!但是如果在潮汕地区,“娶外省”(绝大多数潮汕人会认为只要不是潮汕人就是“外省”)本身就是一件挺难堪的事。

这里面的歧视意味是显而易见的。

当然,需要强调的是,当人们提出“不要嫁给潮汕人”时,它更多是指向对潮汕男人乃至于潮汕风俗习惯思想观念的抵触和反感。

说实话,婚姻生活本来就是剪不断、理还乱。它所涉及的,大都属于柴米油盐酱茶醋等琐碎的事情。我始终相信,对于婚姻生活而言,它是一种感觉、一种习惯。婚姻生活的幸福和谐取决于男女双方的感觉和习惯的和谐。当这种感觉和习惯遭受外力或者观念本身的冲击而产生改变时,它需要双方之间的沟通——它可以是双方心平气和的交流也可以是双方歇斯底裂的争吵,所以有时候,我们看到有的夫妻在争争吵吵中过完了一辈子却仍然能够共患难,相护相持。比如电视连续剧《过把瘾》里的那对夫妇。当然,必须警惕的是,对后者假若处理不当,后果严重。

情感本来就是非理性的,正因为如此,才有了“一见钟情”的说法和事实。而从婚姻生活的角度来看,具备了相同的风俗习惯和思想观念,对于彼此未来的生活确实能够让人充满乐观主义的期待,所以我是十分认同“门当户对”的合理性的。在相互接触和交往的过程中,由于生活习惯、思想观念的不同导致的种种摩擦确实让人费神,稍有不慎,便会对双方的心灵造成伤害或者至少在彼此心里留下阴影。也恰恰是这样,双方之间的沟通和相互理解变得异常重要起来——互相迁就、互相适应应当成为双方生活的首要原则。

这并非不可能,例如,我有许多朋友的老婆都不是潮汕人,他们的家庭生活大都处理得非常好。一般情况下,谁先下班谁做饭,我朋友有时也会在周末的时候帮他老婆做些家务。当外地的朋友来时,一般都是我朋友做饭(他老婆这个时候也蛮“得意”)。但是,当潮汕的朋友或者我朋友的家人或者亲戚来的时候,他老婆都会主动去做饭(这或许也是我朋友更加疼爱他老婆的一大原因)。推而广之,即使是在社会交往的圈子里,思想观念的冲突的协调同样也并非不可能,比如,作为潮汕人或许可以接受跟外地的朋友出去吃饭AA制,,当然,如果两位都是潮汕人的朋友出去吃饭也是AA制,这多少有些难以想象。


2.
大概是在2002年的时候,当时身在深圳的女网友在天涯社区韩江夜话版面发帖称,不要嫁给潮汕人,引起轩然大波,我的老东家《新快报》还介入做了题为《失婚女网友网上宣称:不要嫁给潮汕人》的报道,据称当时还有潮汕人打电话到报社对报道表示抗议。

据该女网友叙述,她的经济能力比丈夫要强,完全是靠着她赚钱养家,但其潮汕籍丈夫的父母经常向他们要钱,而潮汕乡村的丧葬风俗等问题,又让她与丈夫摩擦不断,最后,两人在是否得把丈夫的母亲接过来一起住的问题上产生严重分歧,最后争吵升温且无法协调,她当时已经怀孕5个多月,在这种情况下,丈夫做出了“老婆孩子我宁可不要,我都要接我妈来住”的决定,于是两人准备协议离婚,丈夫“拿走了所有的现金和存款,不肯支付一分钱的抚养费”。

十几年前,我刚好也参与了这场讨论。据后来深圳这位女网友称,在媒体报道之后,也许是受不了舆论压力,丈夫回到了她的身边,两人并没有离婚。这事并非是一个极端个案,在现实中我们会经常碰到。在2016年春节前夕,一篇名为《一个农村儿媳眼中的乡村图景》的文章,在网络上热传。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一位女博士,在广东某高校当教师。她老公是湖北孝感孝昌县人,在家里有兄弟姐妹7人,排行第六。这位女博士跟她老公同样碰到类似深圳女网友的问题,他老公的哥哥嫂子因为家庭的困境,经常需要向他们求助。尽管她感到沉重的压力,但她至少明白:“我难以回避一个基本事实,如果连我们都不去管他,连他最亲的人对他所遭受的痛苦都能视而不见,那还会有谁会对哥哥嫂子一家伸出援手?”

这位女博士理解丈夫因为血肉相连以及共同成长记忆,而不可能对兄弟姐妹的困境坐视不理,其实,这不仅仅是基于骨肉情感,我们很容易可以从社会学中找到解释:对传统中国的乡村家庭来说,家庭为了将变革的风险降低(“多子多福”同样也意味着家庭在适应不稳定的外界社会中扩大生存和发展的机会,未来讨论计生政策在潮汕时我也会重点讨论这一问题),家庭集中资源为某个家庭成员提供支持,一旦他获得升迁的机会离开家乡到城里工作,他对支持他的家人、支持他获得向上层社会流动机会的亲朋好友就有明确的责任,因此他需要保留对旧的生活方式和旧的权利义务体系的忠诚。

无论是从情感还是从责任伦理去理解这一点,就不至于会造成夫妻之间的严重分歧,甚至因情绪发泄宣称“不要嫁给农村人”。

当然,如果具体到潮汕地区来说,应该是,现在大多数潮汕家庭是已经有足够的经济能力而无需牺牲其他家庭成员的机会来对某个家庭成员提供支持,但在观念上,这已经被默认是不能忤逆的道德义务。


3.
我们的确需要承认,潮汕地区的不少风俗习惯和思想观念在外地朋友看来,是难以理解并无法接受的。相信这也是它备受非议和诟病的原因所在。但是,在这里需要提醒的是,我们需要潮汕的生活方式背后的生活精神伦理,并窥探到里面的内在情感。

这并不是说,潮汕人的风俗习惯和思想观念没有问题。事实上,作为潮汕人必须有勇气承认,潮汕地区的许多风俗习惯和思想观念存在着歧视、羞辱等的不良元素。但是当我们把目光转移到关于潮汕男人因所谓孝顺“宁可要老妈也不要老婆孩子“的问题时,其实,应该看到,这并非是一个简单的如何去处理老婆与老妈之间关系的问题,这个选择本身就是一个悲剧,避免悲剧的方式不在于做出怎样的选择,或者说无论做出任何选择,结果都是悲剧。我相信,如果非得选择的话,大部分潮汕男性的确会选择母亲。当然,我更相信,他的母亲会选择离开尽量避免让自己的儿子陷入这种选择。换句话说,并不能因此而推论出潮汕男人就是寡情薄义的负心情郎的结论。

在2002年那场“不要嫁给潮汕人”的讨论中,我曾试图从一个潮汕男性的立场来理解那位深圳女网友的丈夫的心境。由于自身能力不足或者其他原因需要靠老婆养着,这对于潮汕男人来说,的确是“活得够窝囊”。不难想象,这位潮汕男人身上所背负的压力。

因此,把母亲接回来一起住,包括在经济上给父母更多的回馈,所有的这些,恐怕更多是来源他作为一个潮汕男人的自私——他想缓解身上压力,在父母及原有乡村社交圈子中证明自己的能力,在他意识的深处,这甚至涉及到尊严的问题——如果他只跟自己的岳父和岳母住在一起而不让自己的母亲跟自己也一起住的话,可以想象,他将会在他所在乡村圈子里所到众多的非议。

如前所述的,对潮汕男人来说,尽管他已经在城里工作、生活,但是他仍然需要保留着对旧的生活方式和对旧的权利和义务体系的忠诚,他仍然对其他家庭成员负有明确的责任,包括钱财和社会两方面的责任,对于潮汕在外面谋生的人来说,他所获得的一切,都不是属于他们个人的,而是必须与他们留在农村的“家”分享。这是他安身立命的基础。

4.
这种安身立命基础和涉及生命尊严事实上也可以解释同样备受外界诟病的潮汕丧葬祭祀问题。这也许是为这种被外界认为是“繁琐并且是铺张浪费”的做法辩护,但是,有一点首先必须明确的是,潮汕的生活伦理传统之所以能够到今天仍然维持得如此完整,它与这整套祭祀礼仪是密不可分的。至于你如何评价,那是另外一个问题。

从表面看,把祭祀活动搞成大排场集中体现了潮汕人喜好面子的特点。有时候,人们即使家里没什么钱,当父母过世的时候,也要花一大笔甚至他们不能承担的钱来为父母办丧事。在外地的朋友看来,这有些不可理喻。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不把这些钱在父母生前就花在父母的身上?当生者已逝,大张旗鼓风光大葬又有何意义呢?

这就是现实,构成了他们生活的一部分。这里面核心的问题是,在潮汕乡村社会里,富有虽然是获得上等社会地位的基础,但是富有本身并不能为他们带来社会声誉和声望,投资于祭祀与其他耗资巨大的各种宗教都是他们获得声誉和声望的惯用方法。还需要提醒一点是,这样的村庄活动事实上具有隐蔽的保险功能,也有某种再分配的功用:富裕的村民要仁慈待人,主办较多的开销和较大的庆典,救助暂时贫困的亲戚邻居,慷慨捐助当地的祠堂庙宇等等,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获得潮汕乡村社会的认同。

如果以理性来考量,这未必是理性的生活。但是,生活就是如此,你不能时刻拿着一个计算器,然后再来考虑如何按照计算器的计算结果来进行生活,那从来不是生活本身。

本文作者:苏少鑫
微信公众号: sushaoquestiontime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