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诽谤霸王,《壹周刊》赔300万

狂乱的人 发表于 2016-5-24 |0条回复 |366次浏览

更多
本帖最后由 云边雁 于 2016-5-24 18:48 编辑

24la2p5.jpg

■霸王集团卖洗发水起家,标榜含中草药成份、具防脱发功能而广为人知。

因成龙一句「动L」而广为本港市民熟悉的洗发水生产商霸王集团,指《壹周刊》2010年一篇有关霸王洗发水的报道失实、恶意中伤,同年控告《壹周刊》诽谤,索取5.1亿人民币(折约6.08亿港元)巨额赔偿,连同霸王于内地的生意损失也要求《壹周刊》埋单。案件缠绕6年,高等法院昨颁下判词判霸王胜诉,但仅获赔300万元及得八成讼费。法官批评《壹周刊》报道不负责任,严重破坏霸王声誉,但强调赔偿额不能定得太高,否则窒碍言论自由。

昨日《壹周刊》总编辑黄丽裳及时任《壹周刊》顾问、现任《苹果日报》副社长张剑虹到庭领取判词,黄称考虑就判决提上诉,被问及法官批评报道加入不少个人评论,黄不认同。其母公司壹传媒昨发公告指,考虑就有关责任或赔偿金额上诉,强调判决不会对集团日常运作及财务状况有任何重大影响。霸王集团主席陈启源响应,相信诽谤案胜出有助重获市场地位及消费者信心。

长达39天的审讯,最终浓缩于一份共269页的判词中,法官陆启康特意撰写一份仅18页的撮要版本。陆官甫开首便强调本案涉言论自由、公众知情权等重要社会议题,法庭有必要谨慎作出裁决,需在言论自由及保护个人商誉中取得平衡。若将负责任报道的门坎定得太高,会阻碍传媒作为第四权监察者的作用;但若果门坎定得太低,会令诽谤及不实信息充斥社会,亦对公众利益没有帮助。


选择性报道部份真相

事情源于《壹周刊》2010年7月14日刊登的一则报道,内容提及霸王旗下两款洗发水的二恶烷含量分别有10ppm及27ppm,并引述专家指10ppm已达危险边缘。报道刊登后,霸王股价急挫百分之十四至停牌,市值蒸发24亿元。一星期后,霸王国际(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及旗下公司霸王(广州)有限公司入禀高院控告《壹周刊》诽谤。

陆官批评涉案报道失实、不负责任,记者林瑜婷在搜集资料、撰写报道的过程中极不专业、手法幼稚。首先她在收到报料人陈先生就霸王洗发水的化验报告(27ppm)后,不但没就正确性提出质疑,亦没核实对方背景,天真地相信对方,而最后数据显示陈为霸王竞争对手。其次学术研究仅证实二恶烷对动物致癌,是否对人体致癌仍属未知之数,而国外食物及日常用品的监管机构研究更显示,消费品内含100ppm及30ppm以下的二恶烷对人体健康没威胁,但林却故意忽略该等对霸王有利的研究数据,仅依赖报章内容及专家意见,选择性报道部份真相。

陆官特别指出,报道内强调10ppm已达危险边缘的数据,只是林个人判断,不合逻辑、任意及没科学依据;又认为她所处理的报道涉及繁复科学理论,一字一句应正确无误,否则是将其个人意见强加于读者身上。陆官强调传媒不应以公众利益、新闻自由等作挡箭牌,报道任何有欠公允、失实的报道。

a0101a.gif


毋须就转载影响负责

就霸王索偿超过5.1亿元人民币,其中包括收入损失逾4.4亿人民币,及其他额外宣传开支,陆官均裁定申索无效。陆官解释指《壹周刊》在内地属禁书,而霸王于内地的生意损失全由第三者转载所致,根据内地法律原始发布者、即《壹周刊》毋须就文章转载所引致的影响负责,因为《壹周刊》根本无法控制转载情况。至于霸王在港两间子公司的1,900万人民币收入损失,法官以子公司不是原告而认为不能追讨。

法官考虑到霸王的生意规模及声誉,指报道严重损害霸王声誉,令其难以销售产品,有持久影响,但法庭须确保赔偿额不会大到窒碍言论自由,遂判《壹周刊》只需付一般性赔偿300万元,以及霸王集团在本港发公告所花的4,652.5元。(苹果)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