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与槟郎的缘分

槟郎 发表于 2016-5-23 |0条回复 |359次浏览

更多
与槟郎的缘分
  13小教文 周思琪

  第一次听见“槟郎”这个名字是在大二上学期选课的时候,当时我和同学在行知组团C楼的空教室里选课,听见旁边的女生在讨论哪位老师的课比较好上,哪位老师比较好相处,后来就听见电话里的学姐向他们推荐了槟郎老师的旅游文学。当时,我们因为课程冲突没有选择旅游文学课,但是“槟郎”这个名字却令我产生了一丝丝的好奇。
  机缘巧合,大二下学期,我在我的课表上又再次看见了“李槟”的名字,原来他是我们本学期“儿童文学”课的老师,这张课表似乎又唤起了我对于几个月前听到他名字时对他所产生的好奇。
  第一次上儿童文学课,我们都很期待。在上课铃响之前,只见一位男老师快步走了进来。他个子不高,身上背着一个单肩包,穿着一套黑色的衣服。走上讲台之后,我才看清他的正脸:是个中年人,脸圆圆的,不大的眼睛上戴着一副眼镜,头发有些乱,但这些都组合在一起却让他显得不那么威严,反而有一丝的可爱与俏皮。还在课间休息,他打开了准备好的歌曲,我们一听,发现这些歌曲都是经典老歌,离我们90后的世界太遥远,内心都有些隐隐发笑:怎么会有这样“土气”的人。上课后,他采用了独创的“抽点名”的方法来检测我们,底下唏嘘声一片。他又让我们欣赏了他以前学生写他的文章,我们都觉得很不可思议:怎么会有这样的老师?竟然让学生那样去夸奖他。但是从学生幽默风趣的文字中可以明白这是一个宽容的、幽默的、尤为喜爱诗歌的老师。
  他的课堂总是很安静。同学们都习惯地往后面坐,所以当他看到主动坐到第一排的学生时会表扬,而强迫最后几排同学往前坐。他上课时很认真、很专注,时常会发出善意的提醒企图将我们从手机的虚拟世界中唤回到他的课堂上。他会因为我们对他的忽视而感到沮丧,但却总是通过各种方法来吸引我们的注意,他不愿意这是一个人的课堂,他渴望被关注、被聆听。他在上课时总是很有激情,说到兴致之处,甚至会“手舞足蹈”地比划。一学期的课程,他可能从未关注过我这样一个平凡的学生,但是,他这样一个“不平凡”的老师却在我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原以为我们的缘分到此就结束了,却没想到老天又为我们安排了一次相逢的机会。大三上学期的寒假,我到莫愁校区参加“艺考”的监考工作,却没有想到在最后一天监考时意外遇上了槟郎哥,我们俩搭档着监考一个考场,我感叹着缘分的奇妙。那天早上,我早早的来到考场等候考生,却没有想到他也来得这样早。我微笑着同他问好,他随和的回应了我,然后在椅子上坐下,直接从包中拿出了一本书,端端正正的开始阅读。我默默的观察着他,发现半年没见,他似乎没有变化,还是我记忆中的模样。考试有3个小时,时间很长,我默默地坐在那里,准备慢慢的熬过这漫长的3小时。就在这时,他把我喊到身边和我小声的交谈。在得知我曾是他的学生后,他十分激动,可见他为人的热忱。
  后来,我得知了他隐藏在随和表面下的那作为诗人的叛逆不羁的一面。他是一个有思想,个性张扬的诗人。他青年时的许多故事,有欢乐的也有苦涩的,但他都表现的乐观而豁达。他从青年时开始进行诗歌创作,一直坚持到了中年。青年时的槟郎有些愤世嫉俗,曾想出家为僧,切断一切俗世尘缘。为此他写下了《栖霞问佛》《大学时的一次出家》《重游栖霞寺》等诗篇。但是,我想他骨子里还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他终究不忍心切断尘世的羁绊而常伴青灯。青年时的不羁经过岁月的沉淀造就了现在沉稳而内敛的槟郎,而不变的是他对于诗歌的热爱和对于创作的坚持。我感叹于他的平凡中也蕴藏着一段不为人知的“传奇”。
  大三下学期的旅游文学课上,我又再次见到了槟郎老师,我已经被他指派负责多媒体的开关。他在课上介绍了许多南京的名胜古迹,作为一个地道的南京人,其中的许多典故我都从未听说过,但是他一个安徽人却能如数家珍的同我们介绍分享,可见他对于南京旅游的精通。他在课堂上总是试图播放音乐、纪录片来吸引学生的注意,我从他的良苦用心中感受到了一名教师渴望被认可的执着。他在旅游文学课上介绍了许多自己的旅游文学作品,他的作品来源于他的实践:他经常会去南京的一些景点游玩,不仅自己去,还会邀请学生去,他用笔记录下一次次的旅游经历,就成为了他的旅游文学作品,他的作品中满满的都是他珍惜的人生足迹的回忆。
  他总是被同学们视为诗人,他自在诗歌里也曾自封为“老天爷的采诗官”,取自己名字中的第二个字为自己取了一个笔名:槟郎,他将诗歌的创作当成自己生命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槟郎的诗歌创作很丰富,旅游文学作品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他曾和我们提过,他每隔几天就要写下一首诗,由此可见他对诗歌的痴迷。进入槟郎的新浪博客,可以看到清晰地分类:槟郎诗草,槟郎诗集,槟郎随笔等等,再点进去看,可以看见槟郎在不同时期的创作,甚至可以追溯到我们还未出生的1994年之前,可见槟郎作为一位诗人的执着与坚持。槟郎的诗歌题材几乎都来源于生活,他不仅关注自身经历的事情还关注着社会的热点事件。槟郎2015年诗集中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这样两首诗:《丁汉忠,你为什么不自焚?》和《金属伸缩棍的罪恶》。
  这两首诗的诗名听起来都让人有些不解,甚至觉得不知所云,但是读过之后,你会发现这两首诗都是在说当今社会上的一个现象:强制拆迁。诗中的主人公丁汉忠和范木根都是在面对强行拆迁时因为防卫过当而不小心杀了强行拆迁的人。从槟郎诗尖锐的语句:“丁汉忠,你为什么不自焚? 过去他们这样欺负人, 比鬼子进村还狠毒, 从来不跟你搞什么亲善, 只盼着早死,省得碍事, 以前你们也都这样 如他们所愿地自焚的呀? 何况你自卫,你不死,谁死?”“如果有许多人挥舞着金属伸缩棍,到你家来,把你往死里打,你哀苦无告,只得挥刀自卫,误杀对方二个的话,绝对大快人心!”从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他鲜明的情感态度。他对强行拆迁的人进行了强烈的谴责,并且对丁汉忠、范木根等因为防卫过当而被判刑的决定感到无比的愤慨。他渴望为弱者说句话,渴望为社会的正义而发言。他相信善恶终有报,公道自在人心。此时的他,不再是课堂上那个平易随和的老师,而是化身成老天爷派来人间监察的使者。我仿佛又看见了年轻时期那个满怀一腔热血的槟郎,他甚至不吝于使用一些十分尖锐的话语来表达他内心的愤怒,他是如此的嫉恶如仇!
  有人会认为槟郎的诗歌并不能被称为严格意义上的诗歌,因为它不工整,语言也十分的口语化。但是,我认为他诗歌的魅力不同于平常的是个那样:语言的华美、形式的工整,而在于他诗歌朴素的语言中所透露出的人性的光芒。他的诗歌中不仅展现生活中的美好,也针砭社会上的丑恶,无不散发着人文关怀,让我们被他简单的三言两语所吸引,所折服。
  我一直认为,一次的相遇是偶然,三次的相逢是缘分,感谢生活让我在大学中可以遇上这样一个平凡中又有些独特的人。希望槟郎哥可以在以后的路上一直保持着自己的洒脱,自己的乐观豁达,用赤子之心继续感恩生活,关怀社会。
  2016-5-22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