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讲粤语,若是真爱请求真

四季虫 发表于 2016-5-18 |0条回复 |396次浏览

更多
QQ图片20160518140907.jpg


“咪走鸡”是米酒煮鸡?
“滚水渌猪肠”是边吃边流泪?
“死鸡撑饭盖”是出乱子?
“蒸生瓜”是蒸不熟?

近来不少粤语“搞怪名菜”流行于网络,初看图画亦有趣,细看解释却十分雷人。这些粤语俗语、歇后语,真的是它们的本来含义吗?你若相信,就真是应了“蒸生瓜”的本来意思——神神哋。

这些年来,常有人借助新媒体宣传传统文化,其中不乏一些搞怪手法,其搞怪宣传甚至到了“无厘头”的程度。在弘扬传统文化中,新潮搞怪是一条捷径?或是一种歪路?也许,通过解读一些骨灰级粤语的歧义与真义,“逗趣”之余,能给我们带来一些启发——

QQ图片20160518140915.png

(资料图片:画错了的岭南风情漫画)

广州最后的贵族没有了

网络上还有一些表现岭南风情的漫画,也同样让人错愕。比如一幅漫画中的“西关小姐”,轻佻地倚在门边,把旗袍的开衩撩得很高,向路过的“东山少爷”抛媚眼。广州本土历史文化网站@古粤秀色一看就急了,连忙指出:“错了,画错了!东山少爷不是‘二世祖’,不‘玩雀’的。君不见,东山没有大型的娱乐场,有的是肃穆的教堂,他们穿着简朴,保留着先辈刻苦的作风。”

这画中的到底是西关小姐,还是“企街小姐”?西关人表示很生气。

广州文献学者,人称西关遗少的梁基永说:“西关小姐是不会这样浅薄轻浮,招摇过市的。与旧家庭读私塾的女子不同,西关小姐通常受过比较严格的中西式教育,甚至有留学背景。她们穿着得体,不徒守旧而有见识、有眼光。对饮食讲究,脾气较高傲多变。最大特点是善于接受新事物,亦有保持旧家教与旧道德的一面。”
  
从小在西关长大的资深编辑、广州海珠区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刘小玲所接触的西关小姐,并不像梁基永描述的那样家境优渥,但即使是出身于普通家庭的西关女子,也绝不随便,对生活细节有种淡定的执着。刘小玲见过一个西关小姐去伍蓉记吃鱼蓉粥,只点了一碗鱼蓉粥,店家也拿出一个豉油碟来放在桌上。小姐就用筷子细心地拣起粥里的一点鱼蓉,蘸着豉油吃。刘小玲说,就算普通人家吃饭,不管菜多菜少,每人面前都会摆一个骨碟,没有的话,哪怕垫一张纸也好,骨头是绝不会直接吐到桌上的。
  
梁基永也记得他妈妈说的一个故事。上世纪60年代粮食困难的时候,当年的梁妈妈和妹妹一起随别人家的小孩到西郊蚬场去捡蚬壳,那些蚬壳是别人筛过蚬肉剩下的,总有一些“漏网之肉”。两姐妹手都割破了,捡了一碗蚬肉,一路捧着,从西郊蚬场走回文昌路的家。她们满以为会得到家长表扬,谁知却被斥责——再想吃肉,也不能做这样不体面的事情!多年以后她们才明白家长的用心良苦,不能拿走更穷的人的粮食。
  
梁基永说,西关小姐,就像广州最后的贵族。贵族都没有了,网络上几幅漫画的伤害,倒也无关痛痒了。

  
创新或恶搞并没有解构粤语
  
著名粤剧编剧潘邦榛先生认为,粤语本身就是十分生动有趣的语言,生命力极强。一时流行的创新或恶搞,并没有解构粤语的水平。
  
有很多形象鲜明的粤语俗语,和粤剧息息相关。香港前几年流行过一句“唔啱channel”,意为“和他不是一个频道”的,没有共同语言。更小资一点的说法有,“他不是我的那杯茶”。用粤语来说,就是“鸡同鸭讲”,无法沟通。年纪稍大的广州人,会说“唔啱合尺(音河车)”。这是来自粤剧表演中的说法,意为跑调了,唱不下去了。
  
广州人常用“爆棚”形容人山人海的场面,这个词也来自粤剧演出,指看戏的人很多,把戏棚都挤爆了。类似的还有“爆肚”,指演员即兴讲的台词。“六国大封相”,指人多场面乱,情况很复杂。这些隐语和歇后语,都来自于粤剧戏台。粤曲演唱有“叮”有“板”,演员演唱时不合叮板,俗称“撞板”。“撞板”已成为粤语常用语,有什么事情办不妥、犯了禁忌,就说:“弊家伙,撞板!”老广州还有一句歇后语,叫作“床底下破柴——撞晒板”。
  
“万能老倌”薛觉先向来以发口跌宕、板路稳健著称。有一次,一位粤剧大老倌和薛觉先同演《穆桂英》,回到后台,老倌请教薛觉先:“五叔,我今晚做得点啊?”薛觉先说:“你扫扫埋埋,返去可以间一间房了。”众人不解,老倌更不解。薛觉先解释说:“你今晚嗰段中板完全唔啱板啊,跌到成台都系板,将哋板扫埋返去唔系够间一间房啰。”
  
戏生俗语,俗语入戏,都能令观众产生共鸣,使文艺作品富于感染力。著名戏剧家田汉有诗赠粤剧名伶马师曾:“明月长堤直到今,卅年两接绕梁音。赵云拔剑情怀烈,谢宝听潮感慨深。词里惯趋佣保语,诗成先使老妪吟。香山佳句师曾剧,一例能抓大众心。”便将马师曾比为白居易,能以通俗的句子感动人心。
  
潘邦榛还提到,广州话俗语有一个特点,就是广泛使用入声韵。念起来特别干脆。马师曾《孤寒种》有段“数白榄”: “想起我当初,孤寒到已极。饮又唔舍得饮,食又唔舍得食。人哋请饮茶,我食完兼夹拎。叫我请番餐,情愿脚伸直。不论系远亲,抑或系近戚。讲到借钱一个字, 完全无交易……”
  
在日常俗语中,入声韵的运用也比比皆是。潘邦榛与杨子静合编了《广州话分韵词林》,列出52个广州话韵目,其中入声韵有17个条目。
  
“垃圾韵”如“立立杂杂”、“冬前腊鸭”;“八达韵”如“七七八八”、“邋邋遢遢”;“执拾韵”如“阴阴湿湿”、“好噏唔噏”;热烈韵如“粗口烂舌”、 “头崩额裂”;“落索韵”如“频频扑扑”、“等米落镬”;“芍药韵”如“鸡手鸭脚”、“错有错着”;“月缺韵”如“光脱脱”、“白雪雪”;“竹木韵”如 “一仆一碌”、“食过夜粥”。如此种种,不一一列举。
  
粤语九声,本身就是音乐,分作不同的平仄,有独特的韵部。加上板腔体与曲牌体的结合,铺排相间,具有丰满的表现力。这些语言经过岁月的磨砺,充满生活的智慧,深入民心,并不会轻易改变。

  
不是不可以玩,若是真爱请求真
  
对于网民的“儿戏”,不少老广认为这样的传播是以讹传讹,会造成误导。
  
历史学博士后、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师刘根勤对此却看得比较轻松。他认为网络时代,各说各话,没什么大不了的。刘根勤说:“网络是一种传播手段,这是一种舆论场,而不是文化本身。舆论场有官方和民间之别,民间又分精英舆论场和草根舆论场,几个领域可以各行其是,不必以统一的标准来要求。不管哪一种成分占上风,这种舆论结构是不会改变的,不用担心网络的流行文化会取代主流。传播需要效果,能传开来很重要。认识需要一个过程,民间往往对‘不正统’的话语更为喜闻乐见。这也是语言传播的一大特点。正因为在流传的过程中不断被改写、应用、创新,语言才是鲜活的,而不是字典上的白纸黑字。在这个活泼泼的过程中,对于芜杂的信息,传统媒体转发时应有过滤把关的能力。而民间流行文化的创作者,并没有什么约束可言,更重要的是创作者对所创作事物内心的情感,如果是真爱,就请求真。”
  
对于刘根勤提到的传统媒体的过滤能力,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华夏之声节目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华夏之声是整个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唯一一档粤语节目,开设过“岭南处处有段古”、“韵味岭南”等栏目,内容包括岭南文化、戏曲、节庆、非遗传承等。羊城晚报记者来采访时,主持人陈健光(人称DJ肥光)正在介绍“老广新游系列”的新书《老字号》。书籍以多彩的笔触描绘出广州各种老字号的铺面、特色和掌故,趣味盎然。

83025aafa40f4bfb90b32fec004f78f0f7361822.jpg

  
记者问肥光,作为中央媒体,他们如何选择这种“接地气”的作品?肥光说:“传统并不老土,传统可以很好玩,但一定要玩得认真。就像这本《老字号》,这个创作团队是一家家老字号去走访,然后搜集素材画画写文章,画好以后又拿回去给老字号的主人看,有问题就修改,不断去伪存真,才有成品出炉。一本看起来轻松幽默的漫画,里面是严谨的创作精神。”
  
对于网络时代传统媒体的危机感,肥光也看得比较乐观。他说:“不要视网络为怪物,我们要利用网络和新媒体,做更多以前做不到的事情。比如大家都玩手机,不听电台,但是电台也可以借用手机平台,推广很多更富于活力的节目,听众收听也更灵活。”
  
肥光向记者展示了一套新鲜出炉的广府童谣书籍,就是由华夏之声节目协同音像出版、童谣创作及漫画制作等团体合作出版的,书中收集了四百多首古老的广府童谣,配以时尚漫画,部分童谣附有二维码,读者用手机扫码,马上就能听到这首歌谣。

012ce2554b34f3000001bf729bd69b.jpg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