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粤港文化差异大,唔好轻易讲“打包”!

可乐鸡翅 发表于 2016-5-11 |0条回复 |516次浏览

更多
广州的朋友经常会被问一个问题:“你讲的广州话和香港的一样吗?他们会听吗?”从小看香港电视,听香港电台习以为常,广州话和香港话几乎没什么不同。

说来也奇怪,不要说广州话和东莞、佛山话差别大,即使是广州城区和石牌、三元里的话都很不同。但广州和香港所讲的粤语就无论在发音、语调都基本一致,只在很细微的用字、语气上略有不同。  

冰箱和雪柜,摩托车和电单车,幼儿园和幼稚园,橡皮擦和擦纸胶……这些不同的词汇是广州话和香港话最大的区别。自认为都可以通用,在香港讲广州话可以所向披靡。不过确有几次老猫烧须。

有次在TVB饭堂,我去索取吸管,工作人员不明所以,鸡同鸭讲了很久,终于知道原来他们将吸管叫作“饮筒”。

前不久的香港书展人满为患,大家建议想办法去除“打书钉”。打书钉是广州话里没有的。它起源于俗语“好仔唔当兵,好铁唔打钉”——只有烂铜烂铁才用来打成钉,形容不成器。香港话里先是有“打戏钉”形容旧时不买票、靠别人带入场的人,后来发展为“打书钉”形容像被钉在书店的人,光看书不买书。

QQ图片20160511170652.png


没有听过的词,重新认识并不困难,毕竟这样的差别还是少数。最容易“领嘢”(中招)的,是同一个词表达完全不同的意思。在香港叫外卖或是将吃剩的东西带走,要说“拿走”,这样的讲法比较直白,就像英文的take away;单指外卖也可讲“行街”,这个说法就比较街坊。但从来不用广州话的“打包”。因为香港话的打包是指在医院的工作人员在处理去世的病人时,用床单将尸体包起。真是大吉利市,所以在香港轻易不要说打包,会有人回敬:“你打包,我唔打包。”平时用于骂人的“死仔包”和香港的打包意思差不多。

上世纪六十年代之前的香港渔民,习惯用布包着死去的小孩子,然后再下葬。后来,父母骂不肖仔女就会用到“死仔包”、“死女包”。不过,方言的演变也是双向的,随着内地游客的增多,香港人上酒楼,现在也渐渐开始“打包”了。

作者:simplelam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