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独特的课堂诗人

槟郎 发表于 2016-5-10 |0条回复 |270次浏览

更多
独特的课堂诗人
  15美术学 张天宇

  槟榔:茎直立,乔木状,高10多米,最高可达30米,有明显的环状叶、花果期3-4月。槟榔原产马来西亚,中国主要分布云南、海南及台湾等热带地区。而在我们学校也有一位“槟郎”,多年来一直为大学生开设“新诗赏析”课。他,是一位诗人!
  初见槟郎兄是在第一节新诗赏析的课上,个子不高,圆凸凸的肚子显得他有点微胖,鼻梁上架着一副需要不时用手扶一下的眼镜,还有一张能言善道经常咧着微笑的嘴。
  他与其他老师不同,槟郎老师并没有花费一节课的时间去宣扬自己的职称或者文凭,也没有像其他老师一样还没有授课就开始他的长篇大论:上课不许玩手机,上课不许讲话,上课不许交头接耳,上课不许……,只是简短地交待了一下考试要求和作业要求之后便开始了他的授课。古之人师,惟传道授业解惑者也,在如今这个充满着利益和关系的社会里,能够像老师这样将自己的事情做好,不受利益干扰的人已经变得少之又少了。
  第一次上课前他给我们放了几首令我们大吃一惊的民间歌曲。上课后让同学们分别上讲台上读曾经学生学给他的文章,让我们对他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当我在听这几篇文章的时候,我还不知道槟郎是谁,直到最后我才幡然醒悟,原来文章中所说的“槟郎兄”就是我面前的这位李槟老师。
  他还给我们播放了一首由他作词、高见作曲的南京赞歌《欢迎来南京》,言语神情之中满是自豪。他常在课间休息时,在教学多媒体上给我们播放脍炙人口的经典老歌。最让我吃惊的是,交作业并不是拷贝交给他,而是上传到百度槟郎帖吧中。真是一位“奇异,独特”的老师,我想他写的诗也是这般吧。
  说实话我对老师的了解还真的是很少,只知道老师的诗歌写的很好,因为他有作为诗人的名气,他也会跟我们分享他的诗歌。他跟我们分享过《爱满亭边有座桥》,诗中叙述了老师与一位学姐美好纯真的师生情,那样动人,那样唯美。听过这个,我便对他产生的好奇与敬仰。
  于是我便在百度等搜索引擎中搜索他写的诗,真的是数不胜数。从槟郎的诗中,我仿佛看到“热爱”两个字如同夜空中璀璨的星火,带给他与众不同的光芒。从巢湖写到南京,从中国写到韩国,从童年回忆写到时事新闻,从现实写到虚幻。如果说思维是一张巨大的网,那么当我们还在纠结于如何将这些缠绕在一起的绳结时,槟郎已经快意地捕猎了许多思维的宝物。
  老师很幽默,从他介绍自己笔名“槟郎”就可以看出来,他还将这种幽默带入教学中去,让我们可以在欢笑声中学到知识。老师讲课的时候始终是充满激情的,感觉浑身有用不完的劲。从老师的讲课中,我们可以看出老师是真的很热爱诗歌。实际上,老师本身就是个诗人,创作了众多诗文。并且,老师也很乐意跟我们分享他所创作的诗歌。作为例诗时,有时候是同学读,有时候是老师自己读,读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老师眼神中的一丝得意,这绝对不是贬义,反而是透露老师的真性情。
  这段时间我拜读了槟郎兄的作品,总觉得他的文笔中更多有一种悲观的感觉。比如一首诗《生与死之间有多远》中的诗句:“生与死之间有多远/余剩的路景还有什么稀罕/心已绝望,一味捣乱”。看着这段文字我的心不禁一颤,老师心底复杂的感伤仿佛再多的语言都是无法诠释的。我能想象出这篇诗一定是老师一气呵成的,因为积累了无数的心血和感触,这一个绝望包含了多少心酸惆怅,我不能完全体会,就像一个失恋的人,无论其他人再怎么说都不能走进他的心。大概文人,特别是诗人是不是都有一种愤世嫉俗或是悲伤的惆怅?但是不难看出老师略有悲观的文笔后却也含着很大的希望。
  他自称是个诗坛门外汉,听来调侃之意十足。初识其诗,觉得浅白直接,无内容可细细下读。渐渐接触他的人他的诗下来,才发现以往种种皆是个人偏见。我相信有些人跟我一样,一开始对这样被标签为“诗人”并不抱好感。但相处下来就能发现他很多的可爱面。
  印象最深的莫属那次上台朗读槟郎的《诗人槟郎之墓》。他亲口对我们说起他的”遗嘱“。这遗嘱也是写在他的诗歌中:他在未来死后,火化成灰,不要坟地,撒入扬子江,肥沃两岸的花草。诗中,“落了一千年的黄叶寂寞,又寂寞了一千年”。黄叶象征着诗人不变的执着追求与坚定的梦想,即使经历时间的磨蚀,却也改变不了他的初心,岁月可以苍老容颜,可以侵蚀肌骨,但却变不了诗人诗句里倔强的灵魂,也改变不了那种知音难觅的寂寞与失落。希望总在前方,诗人诗中的精髓终究被人读懂,被人继承,被人传颂,被人发扬。
  之所以说槟郎独特,是因为其与众不同的个性。在选修课上课之初,他总是会先用他自己的作品抛砖引玉。可以说,每一篇作品都代表着他的心路历程,而他也总是愿意与我们分享他与这些作品的不解之缘。他乐在其中,我们也回味无穷。槟郎是一个敢于说真话的人,曾经自称“民间左派”“自由左派”“鲁迅左派”而写过许多杂文的他,有着对社会的独到见解,但这也却让他饱受争议。他有着自己的信仰,不管别人怎么评价,他依然坚持着自己。如今,迫于重重压力,槟郎的一切思想与情感,都只能借一首又一首作品,暗暗抒发。而我想对槟郎老师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在新诗赏析课上,槟郎每次都会给我们“抛砖引玉”,下面很多同学都会窃窃私语“哦~~,又开始抛砖引玉了。”还有很多同学开槟郎的玩笑,认为槟郎每天都在吹着牛逼。然而他们并没有在搜索引擎中搜索“槟郎诗歌”,更不了解槟郎是一个多么有才华的人物。当他笔下那些辛勤耕耘出来的文字从学生的口中有感情地朗读出来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他脸上的那一丝骄傲和喜悦,或许他并不要求我们能够理解当中的情感,只是单纯地想与我们分享他创作的喜悦。每当学生念完他的诗后,他总是很乐意地和我们讲解其中的情感与意图。那时候的他仿佛才是真正的他,不是那个只会教授书本知识的老师,而是真正的一个诗人。槟郎最大的幽默在于很喜欢细致讲解自己写诗的动机构思及得失。可能在他心里,不管别人在不在意你,你都可以自恋吧。
  木心先生说过,我的精神传不到别人身上,却投入了这些绿的叶、紫的茎。槟郎同样,将自己的感情寄寓潋滟山水,寄寓陵台轩榭,寄寓大大小小多多少少的好地方。拜读他的《躺在方山上》,我眼前出现这样一个形象。曾经年少之时,胸怀壮志,欲上青天揽明月,于是离开了故乡流浪远方。在饱经世俗沧桑之后,他看淡了世间的人情冷暖、是是非非,于是将他乡当故乡,只希望以“一身布衣洗涤滚滚红尘,归海之流汇入滔滔的扬子江。”
  在我心里槟郎心思敏捷,智心慧语,即使在微妙的东西也能在他的笔下生花。但我感觉他应该与一些聪明人交往并不自在,因为他自身就彰显着有一种浩然正气,有一种大爱,爱人民,爱社会。试想一些献媚之人,一些投机取巧之人,如何在这样的生命中找到共同点呢。从槟郎身上我悟出,我们一定要留点心情给自己,欣赏外面的花花草草,会让我们觉得世界是多么美好啊!
  “情到深处人孤独”,但槟郎却很热情,他很愿意与同学们交流。我想和这样的老师在课堂上互动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吧。在贴吧论坛里也看到过很多人描写槟郎兄。一次偶然的选课,让我认识这位奇异独特的课堂诗人!
  2016•5•9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