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为了生存

可可粒 发表于 2016-4-22 |0条回复 |880次浏览

更多
   origin.jpg

   
    这是一个古老的日本寓言——一条懒惰的蛇饥饿极了,却找不到食物,于是,它吃掉了自己的尾巴。之后,当它再次感觉到饥饿时,它很快就做出了决定,把自己的下半截吃掉。又一次饥饿时,它吃掉了自己的上半身……就这样,它把自己整个吃掉了。

  我曾以为,这个寓言只是在讲懒惰,并且它和童话一样不真实。

  一切都缘于一场不幸的事故。现在,我只能独自在这颗红色行星上守住电台,等待着四个月后的救援。

  其实我应该庆幸我的好运气,至少这里没有恶劣的天气,氧气充足不会让我闷死。可是周遭却一派死寂,一看就知道,我不可能在这里找到任何食物。而我当前的任务很简单明确:找到食物,活到救援飞船到来。

  我现在仅有少得可怜的一点儿干粮,一把我最喜爱的古老的左轮手枪——如果我不能用它打猎,至少还可以用它来自杀,还有一台克隆机和一些高能燃料。高能燃料虽然不能当饭吃,至少还可以生火取暖,或烧烤食品——虽然我没有食物。可克隆机,尽管它完好无缺,如果现在给它高能燃料,再放上一点我的表皮,就会凭空跳出一个我来,但我现在并不急于复制一个“我”来与我谈天说地,并分享我少得可怜的干粮。最可恼的是干粮无法克隆!

  我需要能量来维持我的生命,在这里,我只要找到食物维持四个月就可以了。可是这却是多么遥不可及的愿望呀……

  几天后,我木然坐在地上,尽量少消耗能量,我已经吃完那点干粮了。唔,在没有食物时男人可以支持七天,我抓着那支华丽的手枪,用一半的心思来思考是自杀还是饿死,另一半心思继续考虑食物来源,尽管我已经想了几天也没有头绪,可还是像溺水的人想抓根稻草。现在,饥饿的感觉在吞噬着我,我已经在想吃自己的那只手臂了。

  高能燃料还在炉子里分解成光和热。我绝望地看着温暖的火苗,不由胡思乱想起来。一个念头如灵光一闪:克隆机就是我的希望。我激动万分,把饥饿的感觉化为动力,立刻行动起来,为活下去而努力……

  直到克隆机内的肉块成形后,我才意识到令我垂涎欲滴的那块肉是一个胎儿,实际上,他就是我!

  当然,我下意识地放进去的是我的表皮。可他是我,在几个小时后,他就会长得和我一样大,有和我一样的思维方式和面容,以及我的记忆。他将从克隆机中走出来,作为我以后许多天的食物。我害怕了,我无法面对如此残酷的现实,但我也没有勇气中止克隆,他是我生存的希望。我知道,如果要支撑四个月,这个过程不会只有一次,一次复制不可能让我吃四个月。我在希望与恐惧之间无所适从。

  时间,在我的自责与渴望作斗争时悄悄地流走了。在这几个小时里,我把玩着手枪,考虑着我的选择是“生存还是死亡”。我给了自己许多活下去的理由:他只是能量的形式而已,既然能量变成的鸡或猪我会毫不犹豫地吃掉它,那么我为什么不能吃掉同样是能量产物的人?

  终于,我不得不面对他了,这时我才发现我所有的理由在他面前是如此无力。我能怎么样,先和他讲道理,说服他成为我的午餐?不行。我已经准备好一言不发就一枪打死他,我以为这样我就会心安一些。

  然而,他却先发话了。

  他似乎像我还饱食终日时的样子,带着满脸恶意的笑,悠闲地踱过来:“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你是不是希望我不会恨你?当然,我知道你是迫不得已。”我简直要感动了。“当然,我是克隆出来的,我比你后出生,你手上有枪,所以是我做午餐而不是你。对了,不要忘了把我的肠子灌上肉做成香肠,这样不容易变质。”他幸灾乐祸地说,仿佛一切与他无关。这个混蛋,他最了解我心灵上的弱点,他知道,他的话会永远在我心中铭刻,成为我一生的噩梦。

  他的眼中闪着恶毒的笑。我开始恨他了,他应是受害者,而我将是杀人者。他已经决心要用最后的机会加深我的痛苦,这正是我的一贯作风。我希望他也能尝一下痛苦的滋味,哪怕以我的生命为代价也在所不惜。于是我决定了。

  我尽量保持情绪稳定:“你看,我们真是一模一样,所以,我们应该有相同的机会。”他沉默不语。“我们都应该有活下去的机会。”我知道他无法拒绝,“来,赌一局吧。”我抓起手枪,塞进一粒子弹,拨了一下转轮。这是一种古老而残酷的赌博,最多在六枪之内,子弹会穿透我们其中一个的头颅,把我们中的一个变成一具尸体,一块肉,一堆食品。活下去的一个会在良心与人性的夹攻下,承受着痛苦,啃着“自己”的骨头,喝着“自己”的血。其实我也说不清楚,哪一种结局更好。

  他苦笑起来:“好吧,你知道我无法拒绝。”他走过来,拿起枪,我们四目相对,心灵似乎瞬间经历了许多沧桑。“我先来,毕竟我是一个克隆人。”他把手枪顶住太阳穴。真的,我们都不会知道死亡会在第几枪时发生,会落在谁的头上;但都知道,我们中必须死掉一个。死亡也许就在第一枪……

  他突然想起了还没有遗言,又说:“如果是我死,你不要害怕,我不会怪你。吃下去,一切为了生存嘛。”我回敬道:“如果是我,你可不要浪费呀!”我们都笑了,只是泪水也都流了下来……

  也许,一个好的故事不一定需要结局,但我希望故事是完整的。

  当四个月过去后,我已经记不清有几次这样的赌博,也不知道我究竟还是不是最初的我。我只知道,外面几个简陋的土堆里埋着许多“我”的残骸。只知道最初的我在“赌博”中活下来机会是很小的,因为逃过一次,还有第二次在等待。我只知道一切为了生存是我铭刻在心的信念。

  远处,传来了救援飞船的轰鸣。

  一个噩梦终于结束了,但我知道,另一个永远的梦魇才刚刚开始……

韩楠,1998 第10期 - 校园科幻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