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比起北京,留在广州还是个好选择吗?

峥嵘 发表于 2016-4-22 |2条回复 |1799次浏览

更多
2000.jpg


在线上打车软件Uber广州总部被查后,一位朋友在朋友圈里写下这么一句话,“广州的开放往往并非文明,而是疏忽,一旦任性起来并不比北方更开明。”

且不说Uber背后的合法性争议,自从改革开放后,人们对广州这座城市的印象就是开放和包容,尤其是对新兴事物的包容。Uber在广州被查,颇令人失望的不是执法,而是其出发点,“打击涉嫌组织黑车进行非法经营的Uber广州分公司,现场查扣上千台Iphone手机。这下终于为广州的哥出了一口恶气!”摆明的行业保护,为了自己不争气的孩子,不惜撕破脸皮,可谓用心良苦。

两年前离开北京到广州定居时,许多广州媒体和互联网从业者正在北上,但我总觉得广州好歹也是一线城市,总会有不错的机会,况且这里还有美食

在北京呆久了后,你很难不对广州产生好感,在包容性上,你很难找到可与之相比的城市。这里可以毫不费力收看到许多港澳地区的电视节目,虽然时不时会出现“迎客松”画面,办证窗口也需要证明“你是你妈生的”,但公务员态度也会和蔼可亲许多。更为重要的是广州本地人相当包容,除了语言上沟通起来比较困难外,广州人比北京国安球迷好相处,天河体育场里的恒大球迷操着各种口音,并非全部都会说粤语,甚至还有来自非洲球迷——在北京,哪怕你的普通话再标准,但舌头捋不直,是不会有机会正式被它大气地承认是其中一员。

我在北京和天津居住过的社区,业主委员会像是奢侈品一样少见。在天津时,我所居住的小区有一位大叔,从开发商交楼后,就开始呼吁成立业主委员会。我亲眼目睹大叔和物业打了一年游击战,他的“大字报”和物业的官方海报轮流在各种宣传栏中彼此覆盖。大叔的大字报总是以“毛语录”以及近期主要领导人、中央会议摘要开头,以证明自己言论的合法性。这样的雄文持续了两年左右,业主委员会终于成立。但雄文并没有因此中断,每逢党的重要会议,他都会号召业主要学习,并自掏经费开辟了学习园地——一块满足他拿起红蓝铅笔指点江山,以消耗那无处安放的退休生活的自留地。

在广州,“业主委员会”随处可见,成立业委会并非难事,也无需和物业以及有关部门大动干戈。我曾亲眼目睹业委会和物业因为是否要续约,足足吵了半年,最后彼此告上法庭。争议期间,为了获得业主支持,双方都曾亲自挨家挨户上门解释自己所坚持的理由,堪比美国大选。期间,物业曾做了件不怎么光彩的事情,他们发传单告诉业主,业委会的业主代表里有几位已经移民,是外籍人士,因此要警惕“境外势力”,不要上当受骗。这个举措显然没办法为物业加分,业主权益相对应的只是房屋产权,和国籍八竿子打不着,目前官司仍在审理过程中。

最让人感动的是,整个纠纷中,街道办等有关部门更多采取的是观望的态度。在这个国度,你很难去表扬一个地方政府,但相对而言,很长一段时间,广州的公权力部门可能是国内较为克制和温和的,从来不曾像某些大城市那样在市政上拥有某种“任性”的能力,虽然它可能并不情愿如此。

本地居民和新移民共同造就了这个城市的市民文化,充满了草根正义感,又不失胸怀天下的眼界,新旧广州人更注重生活质量,城市节奏比北上深慢很多,“关我咩事”、强调对私权的保护的另一面则是对命运共同体、公共空间的关注,这也营造了很好的公共氛围——从环保到社区自治,女权保护,在广州的非洲人权益保护,层出不穷的公众论坛、学术研讨,学者们自由开放的观点,都得到了官方相对的宽容和积极回应。于是广州有了289大院,中国最好的传媒集团南方报业集团,媒体的大胆敢言与相对独立是广州包容的另一个缩影。当年亚运会筹办期间,关于亚运工程扰民与建设铺张浪费的质疑,在报纸上就没停歇过。每年广东省两会和广州市两会,广东地方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的话题的深度和广度、水平远比其他省市不知道高到哪里去。我曾见过不少外省人在家乡遭遇不公,来到广州街头举着写字板表达愤怒,换一个城市,可能会困难重重。

作为一线城市,有如此包容的氛围,高度发达的批发市场、市政建设,比北上深低不少的房价,让广州成为许多年轻人向往的地方。但是,近年来,广州变得越来越“标准化”。

比如去年年底,广州发布通告,“进一步加强来穗人员居住登记”,外来人员来穗三天内须到街道或社区申报。这一通告引起了巨大的争议,被称为广州“落地签”,也被形容为“闭关锁穗”。民众口中的广州“落地签”,一时成为全国流行的新“问候语”。这一政策再次确认了户籍的功能,强化了户籍意识,与户籍改革方向背道而驰。几乎同一时间,广州官方又针对电动自行车和摩托车的管理,作出“禁售”、“禁油”、“禁行”、“禁停”、“禁坐”等规定,广州将成为国内首个全面“禁电”的城市。

曾几何时,在广州GDP面临随时被天津、苏州等竞争对手赶超时,广州不少学者和舆论认为,纵使经济总量被天津赶超,广州在社会改革上依然有优势。但一系列的政策,给未来画了个不确定的符号。而且,公共媒体的言论空间也不像过去那么收放自如。社会领域没有进步,加上经济地位的衰落,广州的吸引力大不如前。

若只谈经济活力和现状,广州的现状与其城市地位并不相称,整个城市仍然以土地、生产成本等要素为发展驱动力。广州这种以贸易产业为主的结构也决定了其产业结构的不均衡,列举以广州为全国或亚太总部的知名企业,就只有宝洁、广汽丰田、广汽本田等寥寥数家。而且广州还过度依赖国有企业,亚运会广汽集团一家赞助就达6亿元,占了全部企业赞助金额大约1/5。广汽、越秀、广晟等国有企业在这座城市依然拥有极高的经济地位,这和拥有腾讯、万科、联想、华为等民营企业翘楚的隔壁城市深圳截然相反。

最近,在我的母校广州校友群里,时不时有校友在群里向大家告别,“要前往其他城市”。而且和离开北京和上海的年轻人不同的是,大多数校友不是回到家乡,而是选择北上深,甚至是杭州、厦门等城市的更好的机会。尤其是金融、互联网、科技等领域,广州的机会比其他一线城市少了许多。广州聚集了广东省三分之二的普通高校、97%的国家重点学科和全部国家重点实验室,拥有华南地区最丰富的科技研发资源。但相较于隔壁的深圳,由于产业结构中高新技术占比偏低,科教资源转化为现实生产力的能力远弱于深圳,人才的多样性和广泛性也不如北京与上海。

对中国最早开放的城市广州而言,经济越来越没有活力,必然会造成人才流失。放眼全球,除了美国、德国等少数发达经济体外,大多数发达经济体都不太景气。但在日本和台湾地区,那些看起来不思进取的“流浪硕士、博士”也在撑起全新的创意文化产业。并不是每个人都想成为马云、马化腾,也有许多年轻人期待与主流文化和规则不太一样的生活方式,比如NGO、社区基金会、文创小店等等。在审美方面,广州的视角一直都很超前,尤其是大多数中国中老年人的审美的标准还停留在春晚、董卿、星光大道这一层次。

这或许会是广州吸引年轻人的另外一个理由。作为曾经最为包容和开放的城市,理论上,广州不会轻易失去创意文化和社会创新的核心地位。有许多年轻人选择广州,仅仅只是因为在各种现实利诱中,比邻港澳,广州有环境滋养更加注重创意、更具人文关怀的创业项目、工作群体,这群年轻人的生活状态,代表着另一种生活的方式,另一种社会发展的可能。

但在今天,广州已经造就了感觉包容性不再的各种“逃离”,可能会逐步失去这种可能。

为了学粤语,我曾在每个周末坚持看本地电视台的各种自制剧。其中《七十二家房客》在本地家喻户晓,讲述民国末期一群租客和包租公夫妇斗智斗勇的故事,是岭南版的《半夜鸡叫》。在民间氛围相对注重物权和私权保护的广州,这样深受街坊喜爱的自制剧的价值倾向十分怪异——虽然地主有许多私德方面的瑕疵,抠门吝啬、贪小便宜、不具同情心等等,但理论上,要求租客按时交房租是天经地义才对。自制剧所代表的本地文化对粤语保护的决心,虽然独具一格,但总体上还是政治正确的。

就像公共媒体在这座城市的堕落和衰败,其他领域也是如此,无论姿态和外表看上去走得离普通城市有多远,一旦失去改革动力和想象空间,那些充满理想色彩的羽毛也会瞬间掉得精光。(郑东阳)
更多
使君子 发表于 2016-4-22 19:31:44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最烦这些吱吱喳喳的记者,有几多赶几多,再吾肯走就放火烧报社

"包容""温和",吹足十鸠几年,结果就是换来广州的衰败同邋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斯托伊夫 发表于 2016-4-23 02:34:02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国家政策、政府行为以及改革开放的全面倒退,是造成广州这座开放城市向保守闭关转型的根本原因。北京因为本来就抱残守缺,所以相比之下就不那么明显罢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