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EMBA死了

风声依旧 发表于 2016-4-22 |0条回复 |324次浏览

更多
在所有的专业能力上,有几种职业人是考试无法考出来的,甚至不是能够用学院的模式培养出来,比如作家,比如企业家,他们基本上都属于天生地养的自由物种,他们的工作是对不确定性提出挑战,而且不能以前人使用过的方式。

s6up-fxrpvea1080069.jpg

EMBA已死EMBA已死

  阿泰是我二十多年的朋友,开着一家市值十多亿的公司,这些年,只托我办过一件事,就是读EMBA。

  他十七岁就开始跑单帮,连高中都没有毕业,而根据有关规定,每个EMBA班只有5%的名额留给他这样的学生。我为他当推荐人,先后报名了三家商学院,最后才被录取。阿泰读书的目的有两个,一是吸吸氧,二是交朋友。

  从明年开始,像阿泰这样的企业家基本上就与EMBA绝缘了。

  本月,教育部下发文件,要求从2017年起,EMBA统一纳入全国硕士研究生考试招生,“由教育部划定统一的分数线并向社会公布,培养院校按照国家统一招生政策自主录取。”据说,这个政策的出台,“主要是针对部分院校办学定位不准、办学思想不够端正、办学行为有失规范等乱象。”

  也是在这个月,还有一则与企业家教育有关的新闻。马云老师在杭州拿下300亩地,要建湖畔大学的实体校园,阿里巴巴集团参谋长、曾是长江商学院教授的曾鸣出任教务长。

FLxu-fxrpvcy4314148.jpg

位于杭州西湖鹆鹄湾附近的湖畔大学位于杭州西湖鹆鹄湾附近的湖畔大学

  与EMBA新制度截然不同的是,湖畔大学的入学制度是举荐制,报名者必须有三位推荐人,至少一位是湖畔大学指定推荐人,指定推荐人则包括校董、保荐人和往期校友。保荐人由校董提名并投票产生。

  如果你是一位企业经营者,同样的学费,你是愿意参加全国统一考试读EMBA,还是去读湖畔大学?

  此刻,我在写这篇专栏的时候,当然不知道大家投票的结果,但是我几乎可以肯定地认为,选择前者的比例,应该不会超过三成。

  这并不是说,湖畔大学一定是一所多么优秀的大学——它现在还仅仅是一个构想中的概念,但是,它符合企业家教育的基本原理,而全国统考模式,很可能让繁荣了十多年的EMBA陷入一个空前的尴尬。

YbDi-fxrqhar9756188.jpg

湖畔大学第二届开学典礼:学习赛艇湖畔大学第二届开学典礼:学习赛艇
  
在所有的专业能力上,有几种职业人是考试无法考出来的,甚至不是能够用学院的模式培养出来,比如作家,比如企业家,他们基本上都属于天生地养的自由物种,他们的工作是对不确定性提出挑战,而且不能以前人使用过的方式。

  阿泰,或者其他读过大学的企业家们,到商学院读书,绝大多数都不是为了要一张文凭——那东西真的只值一张A4纸的价格,“百战归来再读书”,学的是各取所需。因为,企业家从来不是标准件,所以,真的无法用标准化的方式去“考试”他、塑造他。

  过往这些年,EMBA教育遭到的最大的病垢有两个,一是它成为了官商勾结的温床,二是有些商学院的EMBA更像一个俱乐部而不是严谨的在职教育平台。

  关于前者,这是整肃吏政的内容,与EMBA教育没有必然的关联,况且中央已经关掉了官员上学的大门,关于后者,那是各家商学院自己的事情,EMBA招生在地域和行业上没有限制,企业家如何选择,全靠口碑和自由决定,一家以打高尔夫为主业的商学院,肯定有它“精妙”的算度,且会对这样的风格承担全部的后果,马校长如果想让他的小学同桌入读湖畔大学,你何必拦着他?

  在我看来,就整体而言,中国EMBA教育最大的问题,并不在上述两则,而是教育质量的提升不足。当今中国的企业发展越来越具备自己的特征,在商业模式的创新、管理制度的变革、企业组织的迭代以及技术突破的路径选择等方面,都有很多可以切磋和深入研讨的课题,EMBA实则是学院研究者与一线实践家共同参验的、最合适的课堂。

bTdb-fxrpvea1079379.jpg

国外的EMBA课堂国外的EMBA课堂
  
    但可惜的是,当今商学院绝大多数的教授们离企业实践实在太远了,他们还在拿哈佛商学院的案例上课,还在用五年前甚至十年前的PPT,或者拿几个网络笑话驱走课堂里的哈欠。过去几年,在几家知名度最高的商学院里,都发生过学员愤怒罢课的尴尬事件。

  所以,中国的EMBA教育要提高质量,唯一可能的驱动者是商学院本身,教育部屈尊干预,不知能否对结果负责。

  说实在的话,有关部门为什么要将EMBA纳入全国统一考试,我百思不得其解。

  “官商勾结的温床”,这个事情显然不是全国统考能杜绝的,EMBA像一个社交俱乐部,好像也不是几张试卷能解决的,至于教学与实践脱节的问题,则更与考试无关。

  一个最要命的问题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能够弄出一张考卷,来评估全中国的企业家,哪几个能读EMBA而哪几个不够资格吗?

  我真的很好奇,这个老师长得有多帅。

  有关部门的这个决定,最可能导致的结果是,企业家群体对EMBA集体失去兴趣,转而投向于其他的教育形式。在这个意义上,倒也可能是一件好事,它将极大地推动民营企业家教育机构的活跃,譬如湖畔大学、黑马营、正和岛以及即将开张的新物种学院等等。

  罗纳德·科斯把中国改革的成功归结为“人类行为的意外后果”,即改革的成果非常喜人,可是,它的实现路径无法用逻辑理性全面地解释。

  教育部门对EMBA的新规定,也很可能产生具有喜剧意义的意外后果。

  只是这样的过程,太幽默了。

  (本文作者吴晓波。来源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