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木棉,一棵特立独行的树

让自己飞翔 发表于 2016-4-19 |0条回复 |1758次浏览

更多
QQ图片20160419200455.png


如果要用“伟丈夫”、“英雄”、“气宇轩昂”、“气势不凡”一类的词形容一棵树,这棵树一定就是木棉!是的,木棉是唯一能使我产生震憾感觉的树,原因不在于她是如何如何的高大挺拔伟岸,而在于她奇特无比的生长形态与精神气质。

这是一棵特立独行的树。当木棉在料峭春寒中抖落一身绿叶,把一支支火焰般的巨花擎在枝头,她对于我们的视角冲击无疑是巨大的——她近乎赤裸地站在二月早春的寒风细雨中,血红的花朵直指天空,仿如燃烧的火炬,又仿如一个个硕大的血色惊叹号——这种心灵上的震撼往往使我想起“触目惊心”这个词。

南国红棉开血花——记不清是谁的诗了。血花!很传神,也很悲壮。朋友从北方来,乍一看到这种光秃秃地开着血色巨花却没有绿叶扶持的奇树,往往会被她的奇特形貌和昂扬气质所震慑。有一次,我带一位陕西来的朋友谒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时值早春,我们走在先烈路上,沿路两旁的木棉直可用“怒放”二字来形容。朋友时而仰头,时而低首,眼噙泪水,一路喃喃自语:先烈路种英雄树,也真是绝配!凡稍谙中国近代史的人都应该知道黄花岗和先烈路:黄花映碧血,浩气化长虹,九十六年前,烈士的鲜血渗透了这里的每一寸土地。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这显然是个带有象征或修辞意味的伪问题,然而人们还是愿意相信,木棉是英雄和烈士的鲜血染红的!

QQ图片20160419200517.png


这是一棵属于岭南的树。走在岭南的街巷或村野上,随处可见这种红遍枝头、烧空尽赤的木棉树。岭南栽种木棉的历史颇为久远,早在东汉时,粤人杨孚的《异物志》中就有关于木棉的记载。南宋大诗人杨万里写出了满城红棉花开的盛况:“却是南中春色到,满城都是木棉花。”岭南诗人更是对木棉倾注了最多的感情。清初屈大均有诗云:“西江最是木棉多,夹岸珊瑚千万柯。”又云:“十丈珊瑚是木棉,花开红比朝霞鲜。天南树树皆烽火,不及攀枝花可怜。”他在明末清初那些最惨痛的日子里也并未忘记用文字记录下西江两岸木棉的美丽与烂漫,在他眼里,状如“烽火”的木棉堪比那些抗清的志士:“夹岸多是木棉,身长十余丈,直穿古榕而出,千枝万条,如珊瑚琅玕丛生;花垂至地,其落而随流者,又如水灯出没,染波欲红。自仲春至孟夏,连村接野,无处不开,诚天下之丽景也。”清末张维屏有《咏木棉》诗:“烈烈轰轰,堂堂正正花中有此豪杰。一声铜鼓吹开,千树珊瑚并列。人游岭海,见草木先惊奇绝。”木棉生存在岭南的历史与现实中。

我想,在温热湿润的岭南,在和气生财的岭南,木棉已经成为一种象征,或者说成为一个英雄的标识,她大义凛然地站在坡地上,就像站在一片道德的高地,她焕发出来的光辉,使所有人的观赏都变成了瞻仰。岭南人气定神闲、温良平和,但是,岭南从来都不缺乏英雄,尤其是那种用智慧和思想致胜的大英雄,那种指点江山、回旋天地的大英雄,正如近代以来层出不穷令人眼花缭乱的岭南人物一样,因此,外表温和而内里激越岭南人把怒发冲冠的木棉称为英雄树。如果说,白杨是北方人民坚忍与向上的象征(按茅盾的说法),那么,木棉则以她的外在形貌和精神气质折射出岭南人内心深处的激荡与汹涌。

这是一棵属于春天的树。春节一过,木棉花便野火似的在高高的枝头上蹿动,在岭南早春明净或阴郁的天空下,高擎着满树繁花的木棉树显得精神抖擞,一身凛然正气。岭南四季不甚分明,植物多常绿,故春天万物复苏的征候尤不明显,但木棉花开绝对是一个报告春天来临的信息。在草木葱茏满眼翠色的岭南,木棉带着她云蒸霞蔚的灿烂突然闯进我们的视野,她以一种令人悸动的形式告诉我们:春天来了!

是的,春天来了,忧郁的小雨下着,暧昧的风刮着,岭南的城镇乡村笼罩在一片轻愁似的迷濛中。我曾无数次地在这样的初春时分徘徊于木棉树下,我抬起头,我的视线越过高高的树梢,对这棵树采取一种瞻仰的姿态;有时候我俯首,让思想慢慢溢出宁静的大脑,对脚下的落叶作宗教式的沉思,就像马斯涅乐曲中流淌的沉思……我知道,不管寒冷有没有告退,不管阳光有没有来临,春天总是如约而至,她轻轻跨过时间的栅栏,把对生命的感悟悄悄地告诉了一棵树。这棵树就是木棉。

QQ图片20160419200526.jpg


作者:周伟励/粤学堂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