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南粤史脉络

卡神 发表于 2016-4-16 |0条回复 |819次浏览

更多
005SLtTngw1ewnsz0p3gbj30m80ccgq2.jpg

946a3bf0ea0f6b40600fa0dcafb7fedb.jpg

16世纪的南海上,有一艘小小的戎克船。船上的水手眺望远方海平面,测算着巴达维亚的距离。无尽的海上,小小方舟承载着南粤的种籽,将文明撒向七海。当他们到达目的地时,文明将开放新的花朵,结出新的果子。

fde07dccb768fa681c15ac8710ecc6d4.jpg
  粤在越汉之间,土著的底层文化演变和岭北刺激的交互作用,构成了南粤古代史的主线。史前南粤属长江以南的泛百越文化,物质、技术发达程度远超黄河流域诸邦,但战争、组织能力远远未及。越秦战争,南粤第一次在岭北帝国的刺激下形成成形的军事组织。南越国时代,北人出身的国王遵从越俗、娶越女。明王、哀王朝的北化反动,被土著贵族发动的“吕嘉之乱(吕嘉,?-前110,越族人首领,南越国丞相,连续担任赵胡、赵婴齐、赵兴、赵建德四代南越王的辅臣,因坚决反对汉朝对南越的统治,被汉武帝征讨杀害)”斩断,堪称南粤的光荣革命。此后,汉至唐的军事占领仅能保持数个以广州为中心、沿水道分布的汉人殖民点。在殖民点及交通线以外,土著不入编户齐民,依靠习惯法生活,帝国亦对他们兴趣不大。帝国失序,自有土著维持秩序,保南粤平安渡过大洪水。冼夫人(512-602,南越俚人历史上最杰出的女领袖和军事家,曾多次平息内乱,保境安民,被南越族尊为“圣母”)割据自保、归附隋朝,换取帝国对土著自治的默许,实属土著与帝国周旋的手段。
6af77fe31fd05c6e0f8467e806143c42.jpg
梅关关楼北面门额刻“南粤雄关”,北侧石碑上刻“梅岭”
3e80b34eaf6839f530081fb5cb6faefb.jpg
雒越人首纹青铜匕首
2d10fc72f06b35219a2c4a66def1a762.jpg
广州南越文王墓出土的丝缕玉衣
3809d51b8b6427d186a5a689c134468d.jpg
高州冼太庙
  汉唐广州城系世界海洋贸易体系东端,乃一国际城市,越汉番通婚杂处,自有一种商业秩序。黄巢大屠杀一度重创广州商业传统,但南汉国时代又令其复兴。南汉系一身兼波斯、阿拉伯、印度、东亚色彩的政权,本身即系海洋贸易产物,更极力经营外贸。及至宋元,帝国虽增强了对商业的汲取,但外贸繁荣的情形未有大变。
0f2a938971b5868c9fa1a380acaa0a1d.jpg
南海神庙又称波罗庙,位于广州市黄埔区庙头村(旧称扶胥村),是古代皇帝祭祀海神洪圣的场所,也是世界海洋贸易体系东端。南海神庙始建于隋朝开皇年间,至今已有1400多年历史,是桂枝四海神庙中唯一完整保存下来的建筑遗迹
  宋儒秉承理学,对于教化异端民众有一种宗教般的狂热。他们认为南粤人的巫术、厚葬、争利是极端堕落的行为,在南粤精英中积极推行儒化,但其影响力仅限于广州、韶州等大城市。宋元推行编户,虽将更多土著纳入赋役系统,却不能摧毁其共同体。元末土豪何真(回复关键词247,可接收本文作者的另一篇相关文章《死去的南粤骑士:何真 冬川豆》)的出现,反映着其时南粤土豪的自组织能力。
94796f6a1a09dadeb3330bdbda6db240.jpg
连州慧光塔始建于南北朝宋泰始四年(468年),初为木塔,宋代重建为楼阁式砖塔
ad89afa8080872677580709b43b7b4a5.jpg
何公真祠,由作者亲摄
  明初,洪武社会主义使南粤遭遇了第一次彻底的帝国统治。帝国的触角通过里甲人民公社、卫所生产建设兵团插入每条村、每一户。然而,土著仍以自己的方式与帝国周旋:许多所谓“里甲”,实为土著乡族改头换面而来。15世纪洪武体制崩溃,土著共同体组织民兵成功抵御了随之而来的黄萧养流民之乱(回复关键词247,可接收本文作者的另一篇相关文章《南粤土豪的胜利:1449•佛山血战 冬川豆》)。
dea5e069933da7cb933ee181d1e3de6a.jpg
佛山祖庙正堂,黄萧养贼军来袭时佛山二十二老议事、誓师之地,由作者亲摄
  16世纪,一批粤籍士大夫在“大礼议”的宫廷政治中获胜,趁机将其乡党改造为儒化宗族,以帝国意识形态塑造挖帝国墙角的自治共同体。理学士大夫如8世纪英格兰洪荒中的传教士般执着地深入高地南粤的山林,建设宗族、乡约。至17世纪,南粤宗族化完成,宗祠遍地,南雄珠玑巷的民族神话成功构建,现代粤人形成。帝国边陲之南粤,竟成帝国儒化最深的区域。宗族自治最终竟能发展出佛山、沙湾般的自治城镇。17—19世纪,客家阑入,在土客、潮客战争中,三方各自完成了宗族武装化,并在对他者的斗争中强化了武德、自我认同和各自边界。“共同体的建立,需要流尽鲜血”。共同鄙视岭北的南粤“小华夏”诞生,他是百越的后代、华夏的波兰。这样的南粤,向着海洋进军了。
b9d2db87a8687143c0e652cdad58965a.jpg
道韵楼 位于粤饶平县三饶镇南联村,自1477年起经三代人历时110多年于明万历十五年1587年建成,是现在最大的八角形客家围楼
5a050765f17726fcf6919a522d8e07ec.jpg
双峰寨原名石塘寨,位于仁化县城西19公里的石塘镇石塘村,是清末乡绅李自胜为防范土匪抢掠,于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动工,历时十二年建成
  明清之海禁、迁海曾对南粤的外贸造成惨重损失,然帝国暴政不能阻止16世纪海通以后粤人大航海的浪潮。17世纪,带有粤闽双重性格的郑氏(郑成功家族)称雄海上;广、客、潮三系竞相南下拓殖,在18世纪建成兰芳共和国(1777-1884,别称兰芳公司、兰芳大统制共和国,是亚洲第一个共和国。1770年,广东嘉应客家人罗芳伯在东南亚西婆罗洲坤甸成立了“兰芳公司”,1777年罗芳伯将“公司”改为“共和国”,但向清朝称臣时仍使用“兰芳公司”,兰芳共和国第一任总制是陈兰伯,第二任总制是罗芳伯,因此又被称为“兰芳大统制共和国”,1884年,兰芳共和国遭到荷兰人入侵而灭亡,但由于顾忌清朝干涉,直到1912年清朝灭亡后,荷兰才正式宣布对婆罗洲的占领);粤人海盗纵横南洋,成为越南西山战争中的决定性力量;马尼拉、巴达维亚、南非、北美,粤人聚居区遍布寰宇。与壮阔的南粤大航海时代的无数殖民者相比,清代广州一口通商中富甲天下的十三行行商都已黯然失色。
a00ddf100c7898a781f50528b6ada3ac.jpg
兰芳大统制疆域图
025ec756f8922f007b606af4594d8ae9.jpg
兰芳共和国国旗
  海通之后,教会与西人入粤,不但促成了南粤大航海时代,亦输入威尔逊秩序,培养出港、澳。第二次鸦片战争后粤绅一度与英人全盘合作,已显示其融入世界文明的能力。四邑的碉楼不仅是南粤武德的标志,也是南粤西化的产物。康、梁、孙等粤人精英在多个机会窗口做出错误选择,使陈炯明、陈济棠的梦想化为泡影。汪兆铭政权对南粤的特殊照顾,只是南粤自立的最后残照。kmt接收大员至广州土豪纷纷破产;红朝土改兴,南粤沦入列宁主义之手。幸有香港赖威尔逊秩序自存,宗族以改头换面方式变身公社,南粤未死。逃港的人潮、深圳河上的尸骨,自由的幽灵在南粤红土上低吟浅唱。
ecb229394991081e9f223366e0e30922.jpg
广州石室圣心大教堂
6fe8873dba17ee15ee0e784af4e68939.jpg
开平碉楼
3001817532fef1f1ad0fdd28ca5ec90a.jpg
老广州明信片,海珠铁桥
efee6e9a278e5bd352e9677ad703f1a7.jpg
  1978后,港资入粤,粤商复苏、宗族重建,顺便催生深圳。深圳是龙无意中下的蛋,亦是威尔逊秩序的第二代子孙、南粤的但泽和眼睛;佛山和广州是南粤儒雅的父亲和慈祥的母亲,保留着最精致的岭南文化与最深厚的南粤文明;珠三角和高地南粤的商人与宗族捍卫着南粤的财富与共同体;潮汕和客家分别是南粤的苏格兰和威尔士,维护着海洋文明与武德;海外的粤人则是母体撒出的种籽,已结出丰硕的果实。海平面上洪峰已现,机会窗口下,南粤当善择道路,万勿蹈先辈覆辙。
  16世纪的南海上,有一艘小小的戎克船。船上的水手眺望远方海平面,测算着巴达维亚的距离。无尽的海上,小小方舟承载着南粤的种籽,将文明撒向七海。当他们到达目的地时,文明将开放新的花朵,结出新的果子。
  因为种子不死,一叶方舟。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