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苏永舜自述(南派足球的尴尬)

使君子 发表于 2016-4-12 |8条回复 |1413次浏览

更多


此文本应贴在体育版,但城版人气高,先放城版两三日

摘自《球场不平》 苏永舜著 长春出版社2001年9月版 / 《文汇报》2002年4月22日 :

http://www.china.com.cn/chinese/RS/135888.htm




苏永舜自述   



     激动人心的世界杯决赛(2002年),即将来临了!在这之前,中国足球队曾五次冲击世界杯,而最接近成功,也最为悲壮的,是苏永舜指挥的第一次冲击。当时暂居小组第二的中国队比所有对手早两轮结束比赛,但仍领先于随后的新西兰队3分,另加5个净胜球。不料已稳获出线权的科威特队在主场与新西兰战平,已失去出线权的沙特队又在主场让新西兰连灌5球。已放队员们休假的中国队不得不再仓促应战,最后以失败告终。苏永舜在他的《球场不平》一书中,详述了20年前的那场赛事,令人感慨不已。


    走马上任

    1980年6月,我卸去了广东足球队教练之职。有天遇到前国家队领队柯轮。他突然问我:“小苏,你这几年工作不错,去国家队做教练怎么样?”1949年建国之后,国家队主教练先后有李凤楼、匈牙利人约瑟夫·安拜尔、戴麟经、陈成达、方纫秋、年维泗等六人。我做梦都没有想到去坐这个宝座,不过对于已四十多岁,又自以为对足球略有心得的我来说,这的确很有诱惑力。

    不几天,年维泗邀我到东方宾馆,他以低沉的语气谈及新加坡奥运预选赛的失败,说是把他多年的锐气都打掉了,已准备辞去主教练职务。我劝他打消辞职的主意。但很快,我接到了国家体委的调令。7月初,我到北京体育馆路龙潭湖畔的国家足球队大本营报到了。

    这年12月,国家队征战又一次世界杯足球分区预选赛。小组赛中,中国队赢了澳门、日本,名列小组第一,在香港将与另一小组第一的朝鲜相遇。此前朝鲜足球队曾夸下海口,半决赛的中、港、日三队,中国队是他们最容易打下的对手。确实,自1966年朝鲜队在伦敦世界杯赢了意大利1:0进入八强之后,中国足球与朝鲜足球交手总是胜少负多。我想,朝鲜足球克制中国足球多年的法宝,完全与过去我国北方球队1959年打下刚刚崛起的广东球队手段一样——以强壮的体能和近身猛轰,摧毁对手技术配合的发挥。想到此,我变得有点恍然大悟似的轻松,备战的思路完全从过去纠缠在与对手苦拼中场的狭窄角落走了出来,打算以“他打他的,我打我的”思路去排兵布阵。

    1981年1月4日下午,中国对朝鲜的世界杯恶战开始。两队几次攻防互易之后,队长迟尚斌在禁区内大脚解围,把球踢到队员身上,反弹落回禁区内朝鲜队著名射手李昌河的脚下,他挥起右腿劲射入网。我将黄向东调上去后,杨玉敏与他配合,凌空射入一球。下半场朝鲜队失去了咄咄逼人的气势,苦战120分钟,最终中国队以4:2赢了很多年都没有赢过的朝鲜队。


    无知的教训

    直到现今,我还不清楚1982年第十二届世界杯亚太赛区四强赛的日程是怎样决定的,我们中国又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接受这个赛程的。当上级把比赛时间表交到我手上,我便提出这是一个既不公平又不合理的编排,是一个让中国队吃亏的赛程。所以当时便提请领导趁比赛尚未开始,据理向亚足联,向世界足联申诉。但很快我便听到了一些含糊的回音:“有本事打好再说”。这让我再次产生了当初带球队去香港参加预选时的感觉,“领导”对亚太区的四强赛根本不抱任何希望。我也不知道球队有没有本事打好,气愤加上无奈,这一念之差,也就是当时没有固执地盯着上头去修改赛程的原因。

    第十二届世界杯亚太赛区的中国、科威特、沙特阿拉伯、新西兰四国比赛,于1981年9月24日首先在北京工人体育场打响,由中国对新西兰。我准备了一个类似在香港搏杀朝鲜足球队的计划,这是一个立足于进攻的比赛方案。但越是临近比赛,周围劝我审慎的声音越浓,连我比较尊敬的一位师兄都特别找到我说:“在北京踢这样重要的比赛,不赢还情有可原,万一输了就不好。”在人们接二连三的告诫下,我退到了一个足球教练最容易犯,也最不该犯的“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庸碌境地。

    话又说回来,在那个“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的年代,我们足球界的运动员、教练员,又有谁认识到国际比赛中主场很多有利的因素?那时我们体育场的广播器,还常常在国际比赛上播出要为客队热烈鼓掌的呼吁,认为这样才显出我们有悠久的历史文化,有泱泱大国的风度!比赛0比0结束后,看到新西兰队的教练、队员都脸露喜色互相拥抱的情景,使当时在世界大赛中客场战平便是胜利毫无认识的我队,上上下下都感到莫名其妙。易地到新西兰比赛时,容志行被对方踢伤踝关节,留在北京治疗。新西兰队凭藉主场,有很多粗暴的犯规,泰国主裁判却视而不见。我们队员头脑内烙印着“宁失一球,不伤一人”的意念,突然遇到了对手的正面侵袭,都感到不知所措。比赛终于陷入败局。现在看来,中国队员的软弱是造成对手放肆的主要原因。

    10月18日,中国队在北京工人体育场与科威特队交战。科威特足球队是刚拿了亚洲杯冠军的劲旅。我们的队员全都明白,这已是这次世界杯亚太小组赛的生死之战!容志行再三找我,要求上场。队员个个蓄势以待。经过苦苦思索,我又想起了1976年广东足球队使用被踩伤还未彻底痊愈的容志行,战胜了缅甸国家队,以及在香港赢了朝鲜国家队的往事。宏根教练深思之后,建议把与沈祥福非常默契的刘利福调来助战,此议得到了年维泗的赞许。10月18日的准备会,除了部署战术打法,还宣布了一个当晚比赛后球队退场的计划,这是为了预防万一失败,过激的球迷要来讨说法。

    比赛一开始,中国足球队不再如迎战新西兰那样,只是稳妥地在中场倒脚试探对手,沈祥福、容志行、古广明三位锋将在陈熙荣、黄向东、刘利福几个中场队员供应传球之下,三箭齐发向着科威特的防线发动了一轮快突与猛攻。反观科威特队员,真是气定神闲,大约觉得胜利对于他们只是迟早的事。十多分钟后,经过几次精彩传球配合,容志行跃起顶入。在李富胜神勇地扑到一个点球后,古广明又来了个切门前射入球的好戏,令整个看台的球迷都变得不敢相信似地疯狂起来。下半时,为了改变落后的局面,科威特队全队压上发起猛攻。

    有着两球垫底,我队显得相当沉稳,比赛进行到70分钟,黄向东在中场抢球得手,给沈祥福送出了切入科队空档的黄金机会,沈祥福巧妙地将球射入,完成了三个锋将各入一球的记录。球迷们为庆祝中国足球队难得的胜利,集结起来,赶到了龙潭湖畔我队的宿舍大楼。而我们还是按原定计划急匆匆地“逃离”现场。

    由于当时我国与沙特阿拉伯尚未建交,原定的主客两场比赛,选择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举行。沙特队与科威特队有很大的不同,不但防守逼抢凶狠,进攻也是长中短结合,上半场他们以2:0领先。下半场比赛开始才几分钟,容志行入底左路传中,左树声狂飚般冲上横腿扫球入网。未几又进一球,比分变成2:2。看台上几万观众沸腾起来。接着古广明重演了对科威特时凌空射门那一幕,把比分超前成3:2。黄向东攻入一球成4:2后,他又再次射入,只是被裁判员莫名其妙地判他犯规在先。当晚沙特王子为这场比赛在希尔顿酒店举行宴会,这个准备犒赏沙特球员祝捷的欢宴,竟变成了向中国示好,为中国足球庆功的场所。和沙特队的第二场比赛,沙特全体队员已没有了第一战时的气派,我队最终以2:0获胜。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回国后,经过十天的训练,我们又匆匆地从香港飞往科威特。比赛当日,科威特刮起了热风浪,已被这种风向不定的热风刮得不是滋味的队员们看到了突然现身的三位黑衣判官,竟是曾让他们吃过苦头的新加坡的那三位,便都面呈难色地嘀咕起来。我知道了队员们的疑虑心情,强调了“拼尽全力,人定胜天”这两句口号式的短话,希望能抹平他们的阴影。

    占着顺风之优的科威特队,开场仅七分钟,就有一脚30米外的突然劲射,球借着风势,在李富胜发觉之时,已窜入了左上角。中国足球队在科威特以0:1结束了自己亚太赛区的全部比赛,成绩是三胜一平两负,积七分(当时的计分办法是胜2,平1,负0)。而科威特、新西兰、沙特队都还各有两轮赛事,中国队能否出线的命运便完全操纵在别人手里了。我此时错误地认为中国足球队的成败得失,只能听天由命了。就是在以为工作已告一段落的思想支配下,我考虑到队员们都已一年多没有与亲人相聚,经领队教练协商后,宣布了放假休息的决定。虽然随队翻译楼大鹏曾提醒说:“根据现今科、新、沙三队的成绩,新西兰会有机会与我队得同样分数,与我队争夺出线机会。”缺乏经验的我怎样也不会相信世事竟会如此巧合,因而忽略了他的忠告。这个过错,可说是我队整体失败的最直接的原因。

    中央电视台12月14日现场转播了新西兰队作客科威特的比赛,我以为占有天时地利人和的科威特队会赢得胜利的,但比赛踢成2:2平。我蓦然想起楼大鹏的预言,急电北京训练局,务必通知休假的队员一定要遵照放假时的要求,每日保持必要的训练。更使我估计不到的是,沙特队会在出线无望之际,与新西兰合演了让人瞠目结舌的一幕。看着电视机画面上新西兰接二连三地入球,我的心一点点地冷下来了,最后,5:0的结局虽出乎我意料之外,但沙特队总算给中国足球留下了一个机会,让我们去与新西兰队重新争夺出线权。新西兰与科威特的客场2:2平与后来的5:0胜沙特队,这其实是同一局棋中的两步;而中国队早已被人摆入局中,任人摆布。

    训练局在新、沙比赛结束的那一刻,已通知所有队员火速赶至广州集训,但终究显得仓促,球队的整个精神状态都与原先有了很大距离。新西兰队谋得了与我队重赛的资格后,建议把比赛放到西班牙,想是象征着不管胜与负都已到过西班牙了,但此意被国际足联否决了。最后通过抽签的方式,放在了新加坡,比赛时间为1982年1月10日。

    比赛一开始便白热化,新西兰凶狠的抢截动作,虽然被巴西裁判的哨音控制住而有所收敛,但贴身紧缠之势依然不减。上半场我队0:1落后。下半场队员们都以一副“破釜沉舟”的架势跑上场去,但开局不久,又被对方前锋射入一球。比赛到了近75分钟,黄向东利用禁区外的定位球,直接硬射争回一球。但最终,仍是新西兰人取得了胜利。看着失意落泪的队员,一阵愧对他们的情绪自我心底升起。回国后,我请辞离开了国家队,从此也脱离了我的足球生涯


更多
使君子 发表于 2016-4-12 01:26:13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这篇文很有教育意义,我加粗体的字句,都点出了南派足球的致命弱点:体能薄弱,打法娇软、不够凶狠

苏永舜是典型老辈广州小市民的性格,过度随和,缺乏争夺最高名利的激情和霸道

容志行 堪称劳模,被非法踢伤也不抗议不反击,但这也是他失败的根本原因。如果他能学到90年代晚辈 范志毅(宁波籍上海人) 的一半,球风更粗野更暴力,早就成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君子 发表于 2016-4-12 01:29:41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在大陆讲“理性讨论”,是弱智无能的表现。自秦汉起,谁的拳头硬,谁就是真理。

我有时真恨铁不成钢,想用纳粹或苏俄的地狱手法,去狠狠操练南派球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君子 发表于 2016-4-12 01:52:10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谢志雄,生于广州,身高185cm,体重90kg,攻抢凶悍,是80年代南派足球极难得的中锋重炮:

http://baike.baidu.com/subview/1143213/15782790.htm


黄启能,广西合浦人,身高188cm,来广州踢球之前、在北京军区服役,是广州队史上最优秀的中卫之一:

http://baike.baidu.com/view/7035246.htm


高健斌,生于广州,身高192cm,门将,但体质不够硬朗、常受伤:

http://baike.baidu.com/view/943128.ht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倾汤 发表于 2016-4-12 06:49:52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使君子 发表于 2016-4-12 01:52
谢志雄,生于广州,身高185cm,体重90kg,攻抢凶悍,是80年代南派足球极难得的中锋重炮:

http://baik ...

广东足球=捞头足球=没有生于广州的球员=冇眼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君子 发表于 2016-4-12 11:40:31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倾汤 发表于 2016-4-12 06:49
广东足球=捞头足球=没有生于广州的球员=冇眼睇



富力的 卢琳、陈志钊,对抗能力太薄弱,只能拉边、插不入中路。前几日,富力主场打延边队(朝鲜族),陈志钊的弱势显露无遗

广州球员,总体衰在缺乏锻炼。尤其是90年代以来, 彭伟国 为首的一班广足废柴,嫖赌毒黑样样齐,意志品质败坏,搞坏南派风气。 7/80年代,容志行 代表的南派劳模精神,今何在?

国外的 美斯(Messi),也是矮仔,类似我们南派,早年身体孱弱,但他努力苦练,现在对抗力一流,能撞翻高自己二三十公分的大隻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柴房道人 发表于 2016-4-12 23:08:40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95搭8
欲思其成,先虑其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君子 发表于 2016-4-13 13:30:47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柴房道人 发表于 2016-4-12 23:08
95搭8

彭伟国之後,南派足球就断层了。 如果彭自己争气,意志强硬,生活作风严肃端正,南派会衰到今日地步?

90年代,国内甲A球坛的腐败颓废风气,正是彭伟国为首的那班广州香港"烂春袋"带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君子 发表于 2016-4-15 18:44:24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今日富力打上海队,卢琳无表现,陈志钊一球力度不够

富力的体能很差,70分钟後乱来,甚至搏到无谓犯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