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深圳:失去电动车的人,彻底卑微的存在

卡神 发表于 2016-4-3 |0条回复 |2526次浏览

更多
1-7fIvEQAEszrdRTKlwD02tA.jpeg


2014年夏天,我来到了深圳,一个移民组成的城市。我接触到的人要么说自己是安徽人,要么说是湖南人,鲜少有人说自己是深圳人。尽管他们中的一部分已在这座城市生活了二三十年,但时间却并没有树立他们的归属感。

我游览的其中一站是宋少帝陵,在崖山海战中殉国的那位小皇帝。从地铁站下来离目的地还有很长的路,炎炎夏日,寸步难行,出租车也难寻踪觅。一筹莫展之际,一位中年汉子骑着小型电动车驶过来:要不要送一程?

电动车和我平时见到的中型电动车不同,是那种和自行车一般大小的小型自行车。速度很一般,到了一个较陡的上坡,马力就不够了,没办法,我只能下车,他先推上坡再继续开。他无奈的讪笑说:政府禁电动车,大一点的电动车容易被抓,像这种小型的还好一些。碰到他们检查给他们塞点钱,还不至于整车被没收。

行驶了两公里,到了目的地。我问多少钱,他说8块。我随口加了一句:便宜点呗,上坡都是我自己走的。他说,那就5块吧。

他临走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叫住他:能留个电话号码吗,到时我从这里回去,你空的话可以来接我。现在天热人少,也不好拉活。

他说,好的。

一个小时之后,我结束了参观凭吊。拿出手机拨打了他的电话,虽然也不抱希望他真的能来。

结果他很快就来了。下车后,他说:5块钱。

我给了他十块钱,我说,算你来接我的费用吧。

今天记下这则故事,是因为一条新闻触动了我:深圳开始全面没收电动车,快递用车也不例外。

可能有些人还不知道,深圳早已下令限制使用电动车。只有快递员和拉客车夫以及部分地区还在用。快递用车政府是默许的,拉客用车执法部门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会隔三差五的抽查整治,从而从车夫手中得到一笔额外收入。这种基层吏员的敛财之道从古至今,从未断绝。

然而这次,深圳政府却采用了前所未有的力度对电动车大施屠刀,连快递用车也未能幸免。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现在他们没了赖以代步的电动车,只有两种选择:一是自己买汽车。且不论汽车包括牌照费用是不是人人都承受的起,就算他们都东拼西凑贷款买了车,深圳的道路是否就承受的起了?第二个选择,就是公共交通或走路,显然,这对于很多人是根本不靠谱的,一些上班族可能上下班都成了大问题。比如如果我今年夏天再去深圳,宋少帝陵肯定是很难去成了。

我更疑惑的是,深圳政府出台这项全面打击电动车法案之前,是否与社会充分沟通过,是否充分征求过意见、倾听过民意。我只看到,很多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群执法人员就围了上来,将他的电动车拖走。甚至有一个小伙子,看到执法人员要来没收他的车,竟拿起块大石头主动将自己的车砸烂,并称“自己砸了也不交给土匪”。此情此景,我想起了电视上整天在演的抗日剧里爱国村民“宁愿把粮食烧了,也不留给日本人”,七十多年荏苒而过,恍如隔世。

如果说以电动车危害交通安全的名义将其禁止。我查了下数据,汽车事故致死的人数比电动车事故致死的人数要多得多,那为何不把安全隐患更大的汽车也禁了呢?而且每年菜刀杀人伤人的事故也不少,何不把菜刀也禁止了呢?

不是说电动车不需要管理,需要对超过限速的车辆进行管制,对违反交通规则的车主进行处罚。但这一方面需要在生产厂商源头处进行管理,更重要的是,违反交通规则是车主在违反,跟电动车本身有何关系?汽车撞人难道要不怪车主怪汽车本身吗?

而网络上却有一部分人为深圳市政府拍手叫好,这些人,一部分自己或家人曾因电动车出过事故,因而对电动车深恶痛绝,另一部分则是汽车车主,摆着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禁电动车还能美化市容呢。

第一类人的逻辑,今后有家人朋友在汽车事故中受害,他们应该呼吁全面禁止汽车,有家人在空难中遇难,应该呼吁全面禁止飞机,有朋友在海难中身亡,应该呼吁全面禁止轮船。对于第二类人,我则没什么好说的,因为之前涨油价,征收各种额外交通拥堵费的时候,电动车车主也在冷眼旁观甚至拍手叫好:反正与我无关。正如之前深圳渣土堆坍塌掩埋了上百人,他们觉得无所谓:反正我家不在堆土场旁边,天津等地各处化工厂爆炸,他们觉得与己无关:反正我家旁边不是化工厂。三聚氰胺毒奶粉出来了,他们很淡定:大不了加点钱买洋奶粉。但问题疫苗出来了,他们就不淡定了,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去国外打疫苗。可过了一个星期他们就很快淡定下来了,把疫苗的事抛到九霄云外了,柳岩被欺负了,哎呀呀,我好激动啊,柳岩好无辜啊,包贝尔,你个人渣!贾玲,我爱你!什么,去年贾玲恶搞花木兰我还骂过她?说看到这个没文化的贱人就恶心?我怎么不记得了?

而我又想到之前看到的另一条有关深圳的新闻:《深圳楼市调控新政落地 月薪低于3万或将不能申请房贷》。而骑电动车的,大部分是月薪低于3万的。看来深圳是准备彻底放弃这些“低收入群体”了。

不过说起深圳我又想起一件事来,渣土堆坍塌事故的调查追责结果出来了没有?我记得当时深圳政府十万火急的下令当地记者撤出现场,我的朋友写了篇评论:《深圳之耻:人祸背后需渎职追问》,刚发出来没多久,就连夜接到深圳相关部门的电话:勒令删稿。调查追责显然是没有这样的速度的,但是没收电动车的速度倒很快,令出即行,看来的确是进步了不少。

而丢失了相伴多年的电动车的深圳居民们,不知道有没有听过杨宗纬的这首歌——《没有天空的城市》?

文/郁风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