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互联网时代的广府文化“播种人”

小编 发表于 2016-3-28 |0条回复 |1998次浏览

更多
本帖最后由 云边雁 于 2016-3-28 11:28 编辑

QQ图片20160328111559.png


本期导读:
广州,是一座古老而年轻的城市。这里有着广府文化的“根”,也寄托着每一代广州人对本土文化的情怀与梦想。随着时代的变迁,象征着“老广州”的风物与民俗,距离人们渐行渐远。但与此同时,越来越多年轻的“广州仔”,也开始积极地通过新时代的媒介和语言,去发掘与传播这座城市的独特文化内涵。

羊城网创始人劳震宇、花城网文史读主编叶嘉良,便是这个群体中的代表:刚满15岁的羊城网,在劳震宇团队的经营下,以制作岭南文化微视频而一举成名;而来自民间文保团体的叶嘉良则在花城网平台上施展“魔法”,带着网友“穿越时光”,到羊城每个角落循今觅古。

他们投身这份事业,只因相同的理想与追求:热爱广州,热爱广府文化,欣赏它深厚、开放的特质。这群年轻的“文化播种人”,将如何用“互联网+”的创意进行文化保育?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里,他们心中又有哪些变与不变的情怀?本期家周封面将从两位网络媒体人的分享里,解读那一份坚持背后的“广府情”。

●南方日报记者 杨逸 实习生 赵汝钿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劳震宇:在网络社区延续“街坊情”

1.在IT时代为大众种一棵“榕树头”

每次接受记者采访,劳震宇都喜欢选在公司附近的咖啡厅。这里已成为他第二个工作室。文质彬彬的他,总爱穿着一身整洁入时的休闲衬衫。他温雅而清晰的言谈里,透现着条理缜密的思维,既体现了岭南人骨子里的务实干练,也流露出“老广”少有的绅士风度。

劳震宇兴趣众多,涉猎甚广:摄影、养宠物、网络编程……都已成为他日常片段的一部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他还是一位习武多年的“练家子”,对洪拳、咏春、拳击、跆拳道等都有所涉猎。不过,如果不是人生中的机缘巧合,今天的劳震宇很可能会是一名律师。

“我原先读的是法律专业,也考过律师。”劳震宇轻描淡写地告诉记者,而始终对法律缺乏兴趣的他,却意外在2000年遇到了事业的“真爱”:一则网友发布的岭南文化“科普帖”,吸引住劳震宇的眼球。在广州土生土长的他,对于这座司空见惯的城市深入骨髓的情感,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同样是这一年,一个偶然的契机促成了“羊城网”的降生。由于互联网的变化,网易虚拟社区关闭了“羊城故事”版,中华网也被关停了广州站。为填补广州网友互动平台的空白,劳震宇与几位同道中人决定自办网站,羊城网的前身“羊城网友周刊”就此诞生。

“当年上网不像现在,一个月的网费就差不多上千元。服务器也很脆弱,访问量稍微多一点就会崩溃。”回想过去每次维修电脑,都要亲力亲为将主机从广州搬到顺德,劳震宇十分感慨。

经过几年的经营,羊城网拥有了第一批忠实粉丝。此后,几乎每一次互联网技术的革新,都在羊城网留下印记。2004年,羊城网率先开设专栏,进化到博客时代。羊城网不跟风,坚持自我,从2006年起,不断尝试结合新的形式和载体,让粤语文化以全新的姿态得以传播与传承。如今,羊城网已从最初独立的网络媒体,到与广州人同声同气的互动社区,演变为粤语文化圈中最具影响力的跨媒体品牌之一。

去年底,羊城网迎来了自己的15岁生日。15年,对于一个人而言,意味着从青涩走向成熟;对于一段感情而言,也许是由相识、相知到相爱;那么,对于一个网站而言,究竟是什么?

“这些年来,我们不少成员都已经结婚生子,甚至离婚的都有几对。”劳震宇半打趣着说,自己的前女友曾参与羊城网的创办,而他与现在太太的相识,也是从这个网站开始。由于观点分歧或生活所迫,团队总有人离开,但坚守下来的“自己友”也为数不少:“我们没有豪言壮语,全凭着感情和回忆在坚持。”

在劳震宇的回忆中,过去街坊仅有的娱乐,就是聚在榕树头谈天说地。对他来说,羊城网也是IT时代的“榕树头”。街坊式的情感,仍在虚拟社区里得以延续。这里的“街坊”或许已不再门当户对,而在大洋彼岸,但只要闲来无事,大家还可以聚在一起聊下天、吐个槽。

“人与人之间的实际距离可能远了,但心灵之间却没有距离。”劳震宇感悟道。

QQ图片20160328111543.png


2.做一个“最懂传播的文化人”

羊城网走过的15年间,最让“粉丝”们津津乐道的是一系列原创的岭南文化微视频。微视频创作始于2010年,从关注广州旧城改造的《南国泪珠》、介绍粤语文化历史的《舌尖上的粤语》,到反映广州“80后”童年回忆的《穿粤时光机》、反思广州美食文化何去何从的《粤食越滋味》……视频短片以轻松的动漫形式,为地道的岭南文化披上一件“鬼马”的外衣。
其中,2012年出品的《舌尖上的粤语》只有9分钟,视频里浓缩着大量粤语历史文化知识,并凭借大量搞笑的旁白和画面在网上迅速蹿红。短短5天内,短片的播放次数就超过了500万次。有的网友还义务为其配上字幕,方便更多外国朋友认识粤语文化。

是什么触发微视频的创意?劳震宇却向南方日报记者反问了三个“哲学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

“当时,广州人都在为这三条问题大费脑筋。”劳震宇笑道。不过,轻松搞笑的微视频背后,凝聚着人们对本土文化的深切反思:“大家都在不约而同地去问:进入21世纪,广府文化将要何去何从?”随着语言环境的转变,劳震宇注意到,越来越多“90后”的广州小朋友粤语说得并不标准,有的甚至不会说粤语。这让他内心倍感遗憾,也意识到自己需要做些什么。

“本土文化离不开方言。有了方言,才有其他方言的艺术形式。有了粤语,才有粤剧、讲古、栋笃笑、粤语相声……包括一些专业名词,都要用粤语来表达才显得地道。例如,咏春拳里的‘黏手’,我现在都想不出怎样用普通话的词语去解释它。”劳震宇说。

微视频的走俏,印证了粤语文化在互联网强大的传播力。不过,劳震宇并没有停下脚步。他继续思考:在互联网之外,文化传承是否还有更多可能性?“粤语文化不能封存在博物馆里,在生活中存在才有活力。”劳震宇想到:有没有一种办法,能将人们口里说的粤语变成一件“手信”,让游客们也能将它带到全世界每一个角落?

从去年开始,羊城网与本土文创团队合作,将粤语口头禅制成文化衫:“自己友”、“顶硬上”、“平靓正”……每一件T恤都传递出同声同气、遇强愈强、追求极致、懂得生活的广府“正能量”。他们还研发了一款会“讲古”的利是封:利是封正面写上“好意头”的广东俗语,再通过扫描背面的二维码,为人们讲解广州话背后那些妙趣横生的故事。

“文化传承的关键在于‘新瓶装旧酒’。”劳震宇清醒地认识到,年轻人才是文保的主流,新一代的态度决定着粤语文化的未来。在他看来,羊城网从情怀起步,但不止步于情怀。专业化才是本土文化网站未来的真正出路。“我们既不是最懂文化,也不是最懂传播,但要是成为文化人中‘最懂传播的一个’,就已经足够。”他总结道。

叶嘉良:从线下到线上穿“粤”时光

QQ图片20160328111719.png


1.饱览地方史志,探索“省城风物”

除了“羊城”这个别称外,广州还被称作“花城”。无独有偶,“羊城网”还真的有个叫做“花城网”的邻居。人称“叶Sir”的叶嘉良,是这里的文史读主编。他常常身穿轻便的运动服,出没在羊城的大街小巷里。鼻梁上架着的一副眼镜,会让人误会他还是校园里的学生。而叶嘉良在微信里,也给自己起了个似是而非的网名:吾系学生。

叶嘉良也是几经曲折,才找到自己事业的真正方向。就读于中文系的他,毕业后顺理成章地成为一名小学语文老师,但这份工作维持了不足两年。他告诉南方日报记者:“后来我也曾经在房管局工作,从中了解到很多历史建筑的现况,但我自己始终对广府文化更感兴趣。”

早在初中时代,叶嘉良便如饥似渴地饱览地方史志。最让他自豪的是,家里还藏着第一版的《羊城古钞》和《广州城坊志》。儿时生活过的龙导尾,同样令叶嘉良念念不忘。这里是他曾经生活了15年的地方。在叶嘉良的记忆里,龙导尾的每条街道都是一条“龙”:龙导通津、龙船岗、龙溪首约……一条条狭窄的麻石街纵横交错,而那些洗尽铅华的老房子里,总有数不完的故事。

多年以后,叶嘉良再一次回到这个曾经养育他的地方。然而,面对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龙导尾,他的内心却感到失落与迷惘。“这里已经不是我以前生活过的那个地方了,从前在街边吃雪糕、吃牛杂的感觉已不复存在。”由于当年没有立此存照,叶嘉良手里甚至找不到龙导尾曾经的影像:“直到此时,我才意识到,原来我连照片上的记忆都没有保留下来。”

正因如此,叶嘉良特别留心用镜头捕捉身边稍纵即逝的景象。他意识到,今天的“随手拍”,随时可能成为后人研究的珍贵资料。而浩如烟海的文献,也常常给叶嘉良带来惊喜与动力。“查资料时常常会发现:过去路过一座不知名的房子,原来也曾经是名人的故居。”在他随身带的平板电脑里,存放着数百张老照片和旧报纸,这都是他多年来用心血积累的资料。

出于相同的爱好,“80后”的叶嘉良与“60后”的书店老板陈晓平,成为亦师亦友的忘年之交。叶嘉良喜欢淘旧书,陈晓平则常在店里举办各种读书会和讲座。陈晓平对文史研究细致认真的态度打动了叶嘉良。更巧合的是,两人曾经都住在海珠区。
为了呼吁社会善待海珠区丰富的文化资源,2012年,他们与一群家在海珠的文化爱好者联手,一起组建了“河南地文化学社”。不久,他们的探索范围扩展到整个广州,小组也因而改名“省城风物”。

担任花城网的版面主编后,叶嘉良仍旧不忘初心。网络平台给予他更大的空间去实践文化传承的梦想,而从事线下文保的经历,也让叶嘉良与单纯的媒体人相较多了一份行动力。叶嘉良为花城网引进了20多场新兴的“导赏”活动,在对过去研究成果进行展示的同时,也在线上再次掀起一场文化热潮。

QQ图片20160328111615.png


2.借导赏重新发现广州之美

在接受采访过程中,叶嘉良告诉记者一个让人惊讶的“秘密”:“‘花城网’原来就是一个‘卖花’的网站,与本土文化没有任何关系。”与叶嘉良一样,花城网的转型也是一次“半路出家”。究竟是受了什么“刺激”,让花城网发生如此突然的转变?背后原来隐藏着另一段关于情怀的故事。

“花城网的创办人从小也在西关长大,骨子里始终有股老广州的情怀。”叶嘉良介绍,花城网的初衷除了成为广州花卉交易的电商平台外,还希望将广州好玩好吃的事情与网友们分享。“这与我们推介广州地道历史文化的初衷是相吻合的。”2014年,也就是叶嘉良加盟的一年,花城网完成了一次“华丽转身”,转型为广府文化的展示平台。

2014年7月,叶嘉良以“穿粤时光”为名开展导赏活动,带团友到自己熟悉的街区故地重游。为何是此“粤”而非彼“越”?叶嘉良笑言,这是向羊城网《穿粤时光机》的“偷师”所得。在导赏过程中,叶嘉良会用平板电脑展示自己搜集的历史图片与实景进行对比,让团友们体会“穿越”的错觉,也更直观地去感受羊城百年沧海桑田的变化,以及每一条街道的前世今生。
所谓“导赏”,是以传播本土文化为主的心得分享活动。“很多人以为我们是‘导游’,其实‘导赏’更像博物馆的讲解员。”叶嘉良向记者解释,与商业导游不同,导赏员不但要有丰富的知识储备,更需要有感而发,而每位导赏员的讲解也不尽相同。

当然,新鲜事物的出现,难免招来误解。但可喜的是,越来越多市民从中学会了解历史和文化。“以前大家都是‘拍照党’,单纯觉得照片里的建筑很美。现在,他们拍完照后还会主动追问:这幢建筑还有什么故事?”为了让大家畅所欲言,叶嘉良在花城网还开设了一个专区,供网友们发布心得,共同分享自己搜索得来的资料,而团友们的功课都做得很认真。

更让叶嘉良感动的是,不少家长争相带着孩子们报名参加。“文化传承都应从小开始培养。一个人对这座城市没有感情,就无法指望他们去参与广府文化传承。”叶嘉良希望,年青一代不仅仅从外表了解广州,更应了解它背后的历史,从而挖掘这座城市的深度。

“其实,我们这一代人对传统文化的传承有着一种‘危机意识’。”眼见着老一辈的广府人,带着未能为后人及时搜集的文化记忆离去,叶嘉良感到自己肩负使命的迫切感:“但在我看来,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正因如此,广府文化的传承重新成为可能。”

说到未来,叶嘉良透露,花城网正在开发一款名为“筑迹”的应用程序,准备在今年6月上线。他希望,这能成为羊城导赏活动的新平台,建立起整个广州的“导赏生态圈”,让更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和建筑能够重见天日,也唤起每个人对这座城市发自心底的热爱。

QQ图片20160328111632.png


2016-03-25  南方日报

QQ图片20160328112902.jpg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