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和菜头VS王五四:“疫苗之殇”所引发的碰撞

峥嵘 发表于 2016-3-23 |0条回复 |1492次浏览

更多
22日,非法疫苗案见诸于公众视野后,财新一篇2013年的疫苗问题报道《疫苗之殇》在微信广泛传播,引起关注。之后,和菜头及王五四两人因此文产生了对疫苗事件不同看法,王五四在最新的博文中对和菜头观点进行了指名反驳,截至23日零时以前,和菜头亦做出回应。

和菜头: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

我被朋友圈里一篇名为《疫苗之殇》的文章刷屏了。准确地说,并不止一篇文章,而是一系列文章都用了这个名字。翻看了一下内容之后,我觉得有必要专门写一篇短文。

所有这些“疫苗之殇”都是东拼西凑出来的稿件,其中的主要部分都用了财新记着郭现中在2013年采写的疫苗问题旧稿。而在财新的原文里,有这样一段话:

早在2013年,财新记者郭现中就拍摄完成过一组有关疫苗问题的深度报道《疫苗之殇》,引发过巨大反响和讨论。但是三年过去,问题依旧,悲剧也依旧在上演。对于疫苗在生产和流通中的出现的质量问题,以及正常疫苗的不良反应问题,目前都缺乏足够的识别和补偿。这里我们重发这组报道,希望读者能有些风险防范意识,更希望卫生疾控部门能拿出切实有效的行动。

也就是说,所有《疫苗之殇》的文章开头,说的是最近的非法疫苗流入市场这件事情,但是,随后附上的各种疫苗引起的惨剧,是一篇旧稿,它们之间并没有有明确关联。

我以前说过,面对一件事情的时候,首先需要进行的是事实判断。最近媒体报道的山东5.7亿非法疫苗案里:

1、出问题的是二类疫苗,不是一类疫苗。

2、是非法疫苗,不是有毒疫苗。

3、问题出在疫苗没有冷链保藏,造成疫苗可能失效。

这些是媒体报道的事实部分。由此而来来惩戒、追责,我都表示支持。财新记者郭现中2013年的旧稿,揭示的是另外一种事实:接种疫苗存在不良反应。把这两种不同的事实拼接起来,是在试图操控公众的认知,强行在两件事情之间建立因果关系。于是,失效疫苗=会产生严重后果。公众产生恐慌,在“你的沉默就是帮凶”的刺激下,各种《疫苗之殇》点击纷纷突破10万+。

媒体、自媒体得到了它们梦寐以求的10万+热文,公众得到了什么?

这种操控大众传播的手法非常简单,任何人都能做到。我们可以先写一段某种型号汽车存在缺陷被召回的新闻,然后配上10个血肉横飞、惨不忍睹的交通事故图片。选取图片的时候稍微留神一点,全部选取这个品牌的汽车就好。最后,写上“为了你和你家人朋友的生命安全,请转发起来,珍爱生命,远离XX”。只要市场上这种汽车足够多,刷爆朋友圈只是时间问题。

然而,我想再问一遍:公众得到了什么?

今天,在博通李那里看到了一张图片:

QQ图片20160322143852.png


无论是媒体还是自媒体,面对这样一群知识结构的网民,利用他们的无知,利用他们在思维训练上的不足,操控他们的认知,操控他们的情绪,如同操纵无知无觉的洪流,达成自己想要的影响力,把流量洪峰转化为金钱,这种行为不但可鄙,而且可耻。我不认为这里面有任何善意,我也不认为只要目标良善,就可以不择手段。

最后,殇,是指幼年夭折或为国战死者。疫苗还有幼年中年之分?还是疫苗为国捐躯了?所有文盲都喜欢乱用这个字,只是因为它看起来比“伤”字更上档次一点。就像是文盲乡镇企业家开个家具厂,不说家具,非得说是家俬。




王五四:有免于恐惧的疫苗吗?给我来一针

前几天就看到非法疫苗流入十八省的新闻了,身为一个中国人,身经百战,感觉这种事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也没什么好说的。昨天有几个人留言说希望我写一写,我也没打算写,总不能写是天气在捣乱,总不能写疫苗良知有问题,总不能写冰块党性不强,写到最后还是一句话,体制问题,大家都看腻了,我也写腻了,相关工作人员删帖封号也腻了。问题疫苗,没多大的事儿,咱别假装友邦惊诧了,只是自媒体人就此事写稿时多注意一下修辞语法,别再让传统媒体人发微信公号说“我们要挑战新媒体的肤浅与偏激”,普通网民转发朋友圈时少用几个感叹号,少一些情绪表达,别再让和菜头老师担忧你们的知识结构文化层次了,毕竟同为网红,一头秀发的帕皮酱融到了1200万,这事挺让人伤感的,网红之殇,可以这么用吗?菜头老师。

翻了一下朋友圈,此次疫苗问题让人群分层越来越细了,以往遇到大事只有两层,一层是不谈敏感话题,一层是关注敏感话题,今天是一层不关注疫苗的,一层关注疫苗的,关注疫苗的里面又分说网民素质低愚昧无知的、指责媒体误导大众引发恐慌的、说国外疫苗也经常出现问题的、说问题疫苗有的有危害有的没危害的,以及讨论殇字用法的……。开个玩乐,和菜头老师当然不会那么肤浅,他不是在讨论殇字用法,而是在关心民众,他认为有不良势力试图操控公众的认知,让公众产生恐慌。这么多自媒体公众号,你一言我一语,你这个角度我那个角度,你取个吸引眼球的标题我取得更劲爆的,民众肯定要恐慌,怎么办?建议凡重大社会问题,一律采用新华社通稿,这样民众才会情绪稳定社会才会和谐安康。

为了佐证有人操控公众情绪这一说法,和菜头老师还晒了一张网民的学历结构图,图表显示近年上网的用户里初高中技校占大多数,和老师不无心痛的说,“无论是媒体还是自媒体,面对这样一群知识结构的网民,利用他们的无知,利用他们在思维训练上的不足,操控他们的认知,操控他们的情绪,如同操纵无知无觉的洪流,达成自己想要的影响力,把流量洪峰转化为金钱,这种行为不但可鄙,而且可耻。”,嗯,还是那1200万以及一头秀发的问题。您怎么判定网民是无知的?学历吗?网民上网前需要经过思维训练持上网许可证上网吗?咱不要动不动就把愚昧无知扣在别人头上,更不要把大众描绘成一群易被煽动蛊惑的蠢货,他们都精着呢,民主素质论这是环球时报的腔调吧?在这次事件上,民众当然有恐慌的权力,民众的恐慌的确与自身认知相关,这个认知包含了对于疫苗的专业认知,但首要认知是对政府公信力的认知,我们不能要求每个民众都对疫苗有着专业解读,但他们应该对政府以及相关部门的行政能力有普遍认知,政府及相关部门就是替普通民众服务的,为大众提供专业领域更具专业度的保障,当相关部门常年、普遍不作为时,一旦出了事,真相往往迟到,禁令早早来到,民众当然要恐慌。

罗振宇老师说过,“今天这个世界,越来越多的人专门服务于我们的情绪宣泄,一定要小心他们了。”,一转身,罗振宇老师就投资了帕皮酱,一个专门服务我们情绪集美貌与平胸于一身的女子。服务于情绪宣泄怎么了?这当然是正常而必要的,难道要关闭红灯区,满大街开满修身养性禁欲馆?说这话的罗胖不也投资了帕皮酱吗?所以说,一定要小心这样的人。我们首先应关注人们为什么会有情绪,就好比我们要关注人们为什么会因疫苗问题而恐慌,一边指责群众不明真相,一边指责媒体舆论导向错误,你们冷落了相关职能部门你们知道吗?相关部门说是监管漏洞,但这不像是漏洞啊,相关法律法规并不缺乏,而且十分严谨,比如《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里面就有专门针对这次出问题的“疫苗冷链运输”的监管细则,所以我觉得这不是什么漏洞,而是行政不作为。还有点搞不懂的是,相关部门为什么罕见地公布了警方查获的涉案人员庞某的上下线名单和手机号码,是告诉民众,其实都是这些奸商的错吗?如果把所有的问题都归结于商家的道德问题,那么所有的问题都不会被解决。

世界上的确没有完美的疫苗,即便完全合格的,也存在造成接种对象死亡或者其他后遗症的可能,这在日本被称为“恶魔抽签”,可问题是在我们这,恶魔还没抽签,禽兽先抽签了,这样的事情是完全可以避免的。疫苗是一种特殊的药品,本应实行更严格的监管,“从疫苗生产企业、疫苗经销批发企业、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到接种单位这四者中,每个单位都负有审查疫苗及其经营者资质的义务。”,只要一个环节你们稍微认真点,接种疫苗的孩子就无需面临不必要的风险了。民众恐慌不代表民众拒绝了疫苗,那些一本正经地论述民众不打疫苗危害更大的学者,省省吧,你以为民众有得选吗?地沟油出来了我们不还是在小馆子里谈笑风生吗?雾霾对身体的危害很大,我们不还是在雾霾里畅快呼吸吗?疫苗也不是第一次出事了,出了这么多次事,我们不还是让自己的孩子接种疫苗吗?你们不必再论述某些情况下过期疫苗、失效疫苗不伤人,我们更关心的是过期疫苗、失效疫苗是如何进入流通环节的,这事才是细思极恐的。

腾讯一篇报道说,“疫苗问题事关千千万万的儿童与家庭。过度的恐慌自然是不行的,更不能因此不打疫苗。要树立信心,还是得疫苗自身的监管让人看得清楚明白,而自证“低温”的温度检测卡是很好的开始。”,可问题是,温度检测卡如何自证自己是好的,很多问题,不都是这样的吗?

每一次恶性公共事件来临时,民众都会恐慌,都会恐惧,各个阶层都是如此,底层为生活成本上涨恐慌,为生活没有保障恐慌,为失业没有收入恐慌,中产为社会治安问题恐慌,为社会矛盾加剧恐慌,为权力的反复无常恐慌。罗斯福说,人类有免于恐惧的自由,我目前没有这个自由,有免于恐惧的疫苗吗?给我来一针。




和菜头:我是你爸爸—回王五四的话

下午发布了一篇《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媒体记者和文科生都疯了。写了一堆反驳我的文章,算起来大概有超过一百篇。在我的微信公众号,大概收到了超过4000篇反对我的留言,按照IQ的水平,放出了大概10篇的样子。

在反驳我的文章里,唯一使用大脑而非延髓反射的,应该是王五四的反驳文章。我很喜欢王五四,哪怕他换了3个帐号,我也依然能看到他的文章。当我看到他的最新文章在点我的名,内心还是有一些震荡的。就像是多年来暗恋某个偶像, 突然有一天偶像点了你的名,说:和菜头,你是个傻逼。

然而,王五四对于我的所有指控,我只有两个字的回应:扯淡。

老实说,我根本不在意谁注射了那些无效疫苗。我根本不认识他们是谁,他们子女是死是活,和我没有一毛钱关系。我在乎的是我的读者,他们订阅了我的文章,那么我有责任和他们说实话。当微信的环境里充斥了各种弱智已极的文章时,我觉得我有必要和他们说说我的想法。

当然,王五四可以觉得我是在为政府洗地。王五四有这个自由,谁让我喜欢你呢?

问题在于,我从来没有打算为大众说话。我有自己的新浪帐号,50万粉丝;我有我花了50块钱购买的宁财神帐号,大约600万粉丝。如果我要对大众说话,我大可以开启两个帐号,发布我的文章,完全没有必要仅只是在我的微信帐号发布内容。

我当我的微信读者是自己的朋友,我和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可以隐瞒的事情。我在乎他们,所以我怎么想的,我就怎么说的。关于非法疫苗这件事情,我坦诚地说了我的看法。我不认为我的看法是为了谁洗地,为了谁脱罪。我只是觉得,哪怕是要愤怒,也不应该是为了一篇错误百出的文章。否则,这是一种对智力的侮辱。在那么多年里,我写了那么多文章,我的读者应该拥有足够的思辨能力。

让然,这种做法让王五四并不是非常满意。可是,我既然年龄比王五四较长,我想问一个我经历过的简单问题:和疫苗在高温环境里保管相比,在奶粉里加三聚氰胺算什么行为?最终的结果为何?如果愤怒有用的话,何以解释三鹿还在呢?

以我天真的想法而论,我的读者在接到非法疫苗泄露的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应该做的事情是所要非法疫苗影响的范围。什么时间,什么疫苗,泄露到什么地区。比照这个范围,衡量自家的孩子是否在受影响的范围,是否需要补中疫苗。而不是看弱智媒体宣扬疫苗不良反应的后果,他们应该很清楚地知道:打了高温下失效的疫苗和接种疫苗发生不良反应是两回事。

王五四,我和你的差异主要在于三点:

1、用俏皮话把一周以来的时政新闻串接起来,我是祖师,你只是徒孙级别。这种事情如果还有一分钱价值,我会做到今天,大概不会有什么空间轮到你来做。哪怕是温州商报的高亚足球笔记,也比你做得出色。

2、我并不关心全人类,全人类是死是活和我没有一毛钱关系。我关心我的读者,我希望他们能够有自己的头脑,自己的主张。为此,我写那么多年文章,世人爱怎么看我,我一点都不关心。

3、中国对于我来说,不单是你们和某个政权,某个势力抗争决胜的战场,也我是我生息的土地,也是我关于历史,关于诗歌,关于爱情所有想象的场所。我到今天都记得,尽管语文教课书里确立了鲁迅的不二地位,而我生平第一次拿到林语堂散文集的时候,是1994年,百花文艺出版社,第19版。林语堂比鲁迅拥有更为绵长而恒久的生命,哪怕他不是投枪和匕首,哪怕他是资本家的乏走狗。

说到底,我根本不在意要追责,要想谁追责。写那种热血沸腾,空无一物的文章,中国大概没有任何写手能够胜过我。我根本不在意什么社会责任感,我怎么可能在意一种我根本没有的东西呢?我只在意我的读者能否有头脑有智商面对各种社会现实,在其中找到他们的出路。

王五四先生,我喜欢看您的文章。至于说您怎么看我,给我安排怎样的罪名,那都是您的自由,我根本不关心。毕竟,要骂我的人实在太多了。不过再怎么多,大概多不过当年王石要求全公司每人不要捐款超过10块时候的骂声。我也在祈祷,祈祷我生命中也出现一个胜于任何辩论的郭美美。

很多人喜欢问:和菜头,你以为你是谁?答案从古至今一直如此:我是你爸爸。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