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忠诚在日月神教是最没用的品质

五岳倒为轻 发表于 2016-3-23 |0条回复 |1332次浏览

更多
Img256088084.jpg




金庸在小说《笑傲江湖》里,写了一个日月神教。它的势力很大,高手很多,也很有自己的一套企业文化,其中最重视、强调最多的一点,就是要员工都忠诚。

在日月神教里,每一任教主都希望属下忠诚,无时无刻不提醒他们:一定要忠自当头,要忠心耿耿。神教里的每一个员工,也都竭尽全力表示自己忠诚。比如一个叫上官云的高管就说:“为尽忠于教主而死,那是属下毕生之愿”。

按照公司的理论,忠诚不但对公司好,也对自己好,所谓 “卿若不负朕,朕必不负卿”——只有忠诚,才能得到上司认可,得到公司赏识,才能做出成绩,才有前途。不忠诚的人,最后一定会被鄙夷、被唾弃,归根结底没有好下场。

话是这么说。可是,如果我们把小说里日月神教公司的历史研究一下,就会发现:在这家公司里,忠诚多半没有好下场。你怎么样都可以,阴险可以,狡诈可以,野心勃勃可以,明哲保身可以,坐吃等死可以,就是不能忠诚。



例如日月神教公司原来的CEO是任我行。他希望弟兄们忠诚,也确实培养了一批忠臣义士。可是后来CEO变了,变成了东方不败。

那些对任我行忠诚的员工,结果都怎么样了呢?答案是“一刀杀了”。

比如神教里有一个罗长老,不就很忠诚吗。东方不败当CEO的时候,“朱雀堂罗长老心中不服,啰里啰唆”。

于是东方不败的手下一刀把这个忠臣老罗给杀了,谁做忠臣,谁就是个死。“从此本教之中,再也没第二人敢有半句异言。”

什么叫“没有半句异言”?说白了就是大家搞清楚了:千万特么不能做忠臣。

埋掉罗长老之后,东方不败的位子坐稳了,权力巩固了,又开始叫大家做忠臣。员工们看着罗长老的坟头,面面相觑:这一回做还是不做?

有不少员工选了做:再不做,就没机会了。他们决定忠于东方老板。

结果几年之后,公司又换老板了,东方不败下台,教主又变成了任我行。不带这么坑爹的。



于是东方不败的几个忠臣是什么结果呢?

第一个忠臣,叫秦伟邦,神教的高管,是东方不败把他从中层一步步升上来的,他也感恩图报,想做忠臣。结果是被任我行的人一顿暴打,“卷住左足,倒拖了回来”“只有在地上翻滚的份”,最后还被强喂了颗剧毒的含笑半步颠。

第二个叫贾布的高管,也要做忠臣,为东方老板奋勇作战,一条胡同走到黑,结果被令狐冲剑刺,又被人丢下悬崖,“叫声惨厉,越叫越远,跌入翠屏山外深谷之中。”

第三个,乃是对东方不败最忠的忠臣,名字叫做童百熊,和东方不败是穿开裆裤的交情。他实在太忠了,忠得连对手都羡慕东方不败:“童老这样的好朋友,天下到哪里找去!”

可他死得最惨,不是被敌人杀死的,而是被自己的老板东方不败亲手杀的,因为他得罪了东方不败的基友阿莲(是真的基友)——你要做忠臣,可教主偏偏喜欢奸臣。

还有那些东方不败身边的武士、保镖,又都是什么下场?

“任我行拾起铁链,向人丛中猛掷过去,登时血肉横飞……任我行哈哈大笑,叫道:“跟随东方不败的,一个都活不了!”

你瞧,旧老板、新老板,都口口声声叫你做忠臣。但你做了旧老板的忠臣,就被新老板杀;做了新老板的忠臣,又被旧老板杀。



那么,我不做老板的忠臣,我只做神教的忠臣,不管谁上台,我只对神教好,总可以了吧?其实也不行。

任我行做教主的时候,东方不败图谋不轨,要搞夺权,这对神教的稳定是一件大坏事。你如果忠于神教,是不是应该责无旁贷,给老板提意见?

可提意见的结果是什么样呢?不但对手讨厌你,老板也讨厌你。

你看那个高管向问天,就忠心耿耿给老板提意见:小心东方不败。结果老板任我行很不高兴:你这是妒忌!你多管闲事!

向问天可是老资历了,提意见都遭到这个下场,何况别人?

等东方不败做教主的时候,全教最大的弊端是什么,人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就是小人当权,奸佞充塞,言路不畅。可你如果一门思为神教好,要做忠臣,给东方不败提意见试试看?

“教主呀,我觉得现在教中风气不好,对我们神教的长远前途不利啊……”“教主,你喜欢的那个阿莲,真的是个人渣啊……”

东方教主会容忍你这个忠臣么?肯定是打为逆徒,再奉送一颗含笑半步颠。



所以,忠诚,在日月神教里是最没用的品质。

这样的神教里,每一任老板、每一条教规、每一个文件都在让你做忠臣;他们都在各种场合信誓旦旦地保证,要赏识忠臣、要重用忠臣。

老板们甚至痛心疾首、求忠臣若渴:我们怎么就没有忠臣!什么时候才能有一个啊!

可是事实上,公司又时时、处处、刻刻,都在妨碍你做忠臣;每一条潜规则、每一个教训,都在告诉你不要做忠臣,不然你就惨了,就中了计了。

金庸让我们明白:日月神教从骨子里就和忠臣是不相容的。真正能适应这样环境的,是见风使舵的滑头。它最后淘漉、筛选出来的,也必然是一批见风使舵的滑头。

任我行和东方不败们,他们呼唤忠臣、鼓励忠臣、渴求忠臣,这是真心的;但是他们讨厌忠臣、憎恶忠臣,也是真心的。所以我们总是看见他们砍掉一些忠臣的脑袋,又表彰一堆忠臣的坟头,循环往复,无止无休。

换句话说,就是:坚决重用身边的真滑头,高度表彰地下的死忠臣。

记得《鹿鼎记》里,康熙皇帝曾郑重派给韦小宝一个差事:去扬州给史可法修一座忠烈祠。

史可法是什么人呢?是前朝的大忠臣。韦小宝是什么人呢?当世第一大见风使舵的滑头。你看,那么英明的康熙,不也是重用大滑头、表彰死忠臣的典型么。
(文/六神磊磊)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