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穗交委称如约的士由企业运营,此前被称为官方打车平台

可可粒 发表于 2016-3-2 |1条回复 |2057次浏览

更多
本帖最后由 云边雁 于 2016-3-2 12:10 编辑

u=4028161091,1678516475&fm=11&gp=0.jpg


广东省交通厅和广州市交委上线“广东民声热线”节目

  一直以官方平台称呼的“如约的士”内测了一年多,到底什么时候能上线?出租车拒载议价严重,如何监管?昨日上午,广东省交通厅和广州市交委上线“广东民声 热线”节目,广州市交委副主任余浩然回应称,一直被称为“官方平台”的“如约的士”完全由企业投资运营,何时推出市交委并不要求也不知道。

  ■新快报记者 周雯 通讯员 胡志慧

  1.焦点 如约的士

  强调“如约的士”是企业行为 仍在内测


  从2014年11月广州市举行出租汽车运力指标投放听证会之后,广州市交委牵头搭建的约租车平台“如约”便进入公众视野。2015年11月,市政协委员韩志鹏透露,自己已经参与如约的士内测两个月。今年春节,如约的士在广州南站投入30辆的士,虽然被诟病30辆是“形象工程”,但如约的士总算以测试的姿态露面了。时间过去一年多,如约的士到底什么时候能上线?

  昨日上午,在民声热线现场,广州市交委副主任余浩然接受民声热线记者提问时,不再将“如约的士”称为官方平台。被问及何时上线时,余浩然表示如约平台仍在内测,还需处理“如何让车辆和市民打车信息对接的问题”等内测反馈。

  内测何时结束?余浩然多次强调,如约平台是企业行为,完全由公司运作,政府并不投入也不规定什么时候在市场推广

  ■现场问答

  记者:去年5月份的一个消息称,如约平台还是由广州市交委下属的广州市公共交通数据管理中心负责系统搭建和负责日常技术维护,但是你刚才说变成是企业自己搞的一个平台。怎么变成全部交给企业了呢?

  余浩然:这个平台由企业投入和研发、测试。

  记者:也就是说你们之前的说法都推翻了吗?

  余浩然:这个没有矛盾,企业之间的合作是他们的自主权。

  记者:平台是由广州市交委去搭建和负责日常技术维护,这个说法和之前的说法不一样。

  余浩然:广州市交委是行政管理机关,我们履行的是行政管理权,你一看到凡是有“交通”两个字就一定是一家子,一家子的概念可能不太好解释。

  记者:曾经有媒体报道过广州市公共交通数据管理中心也是一家公司或一个企业,它以获得网络运营牌照来负责系统搭建和负责日常技术,是这样理解吗?

  余浩然:企业之间的互相沟通合作是企业的事情,作为行政管理部门,我也不太了解他们企业之间的合作关系。

  记者:如约平台和广州市交委没有任何关系,是这个意思吗?

  余浩然:任何的企业,只要是依法建立平台,都没有问题,它只要有相关的资质就可以了。

  记者:现在不再强调这是官方平台,只是说是合法平台?

  余浩然:很多平台都说自己是官方平台,我们的网站都叫官方网站

  ■现场评论

  让互联网企业拿钱做平台 政府管投放量

  作为昨日现场的评论员,法治广东研究中心主任宋儒亮说出自己多年打车的感受,“我在广东生活差不多了20年,原来打车好打,后来难打,后来总算打得上,现在打得上都很难了,而且爱理不理。”

  分析出租车行业的运作规则,宋儒亮认为,“现在是四方游戏在做这个,交委拿的资源是车辆经营权,依据是2015年1月1日颁发实施的出租汽车经营管理规定,如果你拿不到车辆经营权,你是违规的。”宋儒亮认为交委在使用经营权时应该考虑市场,考虑需求。

  “换句话说是要有货源源头性,政府投放就行了。如果源头上出租车够用的话,其实滴滴和快的抢占不了市场。”宋儒亮总结称,政府应该抓投放量而不是平台。

  “专车平台拿钱出来了,能不能让他们来做?投放量是不是能够增大一点。如果一个地方专车特别多,显然原有的出租车市场不够满足。挥挥手就坐车绝对比互联网便捷,就是因为不方便,所以才会有专车这些公司存在。”宋儒亮呼吁应该让有钱的互联网企业做平台,政府管投放量。

  2.焦点 的士拒载

  建议用30多万个摄像头监管的士

  春节,在广州火车站和机场打车,你是不是也遭遇了议价或拒载?昨日,“广东民声热线”的暗访片中显示,记者随机调查十位的哥,一半存在春节“无法无天”的 侥幸心理,无视管理措施。广州会像深圳一样降低“份子钱”吗?广州市客管处处长郑木发表示,广州的牌照费已经全免,但“份子钱”是司机和企业之自由协商的 承包费。

  调查:半数的哥春节无视管理不打表

  记者调查发现,由于有大批司机回家过年,导致出租车运力减少,加上春节期间火车站机场等地路段拥堵,也成了出租车拒载议价的多发地,调查中半数司机有过不 打表的经历。一名从白云机场拉客的出租车司机大吐苦水,“跑两个多小时谁划得来啊,两个多小时跑一个花都,多少钱,那不是白干了,我一个小时交费用都要二 三十块。”

  为治理出租车拒载议价的乱象,广州市交委先是在春节期间加强巡查和向乘客发放提示卡,节后又马不停蹄约谈出租车公司负责人,提出六项措施加强管理,包括对拒载议价的司机记录其诚信记录,但这些原来严格有效的管理措施,收效甚微。

  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认为,“交委这些措施管理的手段有限,现行的出租车管理的模式已经不能适应今天的社会,浙江已经有些市县在做探索,出租车根据经营成本和市场供求等因素来进行定价,实行市场调节价。”

  回应:“份子钱”是企业和司机协商的

  对于出租车市场的乱象,广州市客管处处长郑木发昨日现场回应,“现在出租车服务质量下滑是多方面造成的。其中最主要的就是网络专车快速做大,导致出租车司 机的收入下降,企业对司机的管理难度增加了。另外一个,今年春运期间我们的公路班车凌晨2点到5点不能上路运营,这种供需矛盾更加突出。”

  出现拒载议价,广州的交通主管部门不监管吗?郑木发透露,目前广州市交委的办法仍然只是“约谈”,建立司机的信誉档案。郑木发表示,最重要的还是谋求行业的改革,解决行业现在出现的问题,提高出租车行业的吸引力。

  要增加行业吸引力,广州会不会降“份子钱”?郑木发直言,广州出租车牌照费已经是全免的,“份子钱”是司机和企业协商的承包费,2007年广州市对承包费 有一个最高额度的限价,去年8月份开始省里面明确要求不能对承包费进行限定,由企业和司机双方来进行一个充分的协商确定。郑木发说,“如果司机和企业签订 的话,就说明司机认可企业的承包费的情况。”

  ■现场评论

  仅仅行政思维是不够的


  对于出租车行业乱象的监管不力,法治广东研究中心主任宋儒亮建议,“议价和拒载可以在我们现有的手段内进行控制,只不过提高一点水平。我们30多万个的摄象头,你看到拒载可以主动处理,不一定投诉才处理。让他感觉监督随时在。”

  新的行业状态下,宋儒亮认为监管部门必须提高领导管理水平,“你不能再按照原来,原来数量管控就够了,现在不够了,这个时候只是简单的行政思维是不够的,怎么引入法治思维和市场思维,这个时候治理要更加体现出来了。”
更多
倾汤 发表于 2016-3-6 07:44:35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现在的阶级斗争=垄断阶级与无产阶级的斗争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