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中国为何盛产诺贝尔哥这样的民科

风声依旧 发表于 2016-2-22 |0条回复 |951次浏览

更多
本帖最后由 云边雁 于 2016-2-22 22:35 编辑

131585898.jpg

引发热议的诺贝尔哥郭英森

“引力波”成为公共词汇以后,有人发现了一个叫《非你莫属》的电视节目五年前的一段视频,视频里的主角是节目嘲弄的对象,嘲弄的内容包括他在节目正在讲的“引力波”。接着,社交媒体上,人们以一种特别悲悯的心肠为这位在艰苦的条件下从事“研究科学”并“预言了引力波”的,初中学历的下岗工人鸣不平,进而还有为中国人不能善待“民间科学家”(简称“民科”)而感到悲哀。我先看到这个帖子时,没有想到它会那么打动人心,我还以为帖主在开娱乐玩笑呢,再看到有朋友认真地写了文章,抒发的也是如上的情怀,不少朋友在微信群和朋友圈转发,引起情真意切的共鸣,“诺贝哥”(此“民科”称他的研究可以抵很多诺贝尔物理学奖的价值)成为网红,“民科”成为公共话题。

我觉得在中国之所以能产生这样的问题,概括地说,表明了中国对现代科学的比较普遍的谬误。先说说这个节目。节目本身没有正经追求,大家吵吵嚷嚷,娱乐一番而已。从节目的嘉宾阵容,也看得出它就这点用意,主要的嘉宾是娱乐明星,主持人也
没有什么知识背景,但它居然找了一个“民间科学家”来到台上,不用说,是当猴耍,受调戏的。反过来说,真正的科学家,你八抬大轿他也不会来,因为陷入这群科盲中间(只有方舟子一人懂现代科学),你给他说正经的,他们听不懂,但他们是专门找来凑热闹的,他们必须说话,一说话必须跑偏,结果不让势单力薄的科学家受辱,还能是什么呢。那么,也就是说,它只能找这种苦“民间科学家”来调戏。

网上多数意见认为节目糟蹋科学,并对节目主持人张绍刚和方舟子以及以娱乐明星为主的嘉宾们表示不满,我都理解并且赞成。但是,持这种意见的朋友未必知道,那位“民间科学家”不可能是真正的科学家。他的工作毫无意义。考虑到他是一个下岗工人,而不是像被俘的旧时国民党高级将领黄维先生那样,在监狱里有吃有喝,无所事事,研究“永动机”以打发时光,所以,我们可以说,这位“草根科学家”是一个“不幸的人”。但还得说一句,这不妨碍他的精神和人格的高贵,不应该把他拿到台上去取笑以博取收视率,我在此顺便鄙视一下这个节目。

亲爱的朋友们,这位可敬的下岗工人没有“预言引力波”。他不是又一个陈景润。你应该知道,如果说数学上在很少的情况下有可能偶或出现一个在图书馆就练成的“独胆英雄”,那么,在现代物理学上是绝不可能的。这位民间物理学家朋友仅上过初中,他说的“引力波”是什么?即便他把爱因斯坦以来的相关重要论文全部背诵下来,也不会是2016年2月10日麻省理工大学等科学机构宣布首次发现的那个“引力波”,因为他不可能看得懂那些文章在说什么,背下来也没用。这么说吧,就是爱因斯坦再出生一次,把他投到东北某个企业以初中学历下岗待到五十多岁,他也不可能懂引力波了。

131585956.jpg


幸好方舟子在这个拿该下岗工人当猴耍的娱乐台上。在那一段视频中,他是正面指出了“民间物理学家”的要害的人,他是这个节目里最靠谱的人。当“草根物理学家”说,“诺贝尔物理学奖都是奖给那些重大理论创建的”时,方舟子插话说,那必须是得到公认的创建,一语点到关键。当“民间物理学家”引用中科学前院长路祥的话(所谓“中国未来要能得诺贝尔奖物理学奖,只能是‘民间科学家’”)来为证明自己时,方舟子即时插话说,路院长不可能说那样的话。方舟子这句话也是“常识”,但我们的下岗工人不懂!我觉得如果没有方舟子,这个节目就完全成了一个闹剧。

131585988.jpg

方舟子

一个中国式的科学悖论是,越是不懂科学的人,胆子越大,越敢“面对科学”。因为不懂,所以不知道如何尊重。不尊重科学就会尊重愚昧,他的某一块天就是黑的。要命的是,他还会以为别人的天也跟他一样如井中之天。这期《非你莫属》中有一个向张绍刚生气(撒娇?)的娱乐明星,就展示了这个道理。他首先是不满意被张绍刚称为“娱乐明星”,当场发飙他说应该称为“艺术家”。这已经比较娱乐了,更娱乐的是,他认为大家跟他一样无知。他说,爱因斯坦,我们普通人不懂——这应该说对了,地球上懂爱因斯坦的人站成一排,大概一个人一个小时就能数完。问题是他还知道一个名字——牛顿,他说,牛顿,我们普通人也不懂。他一脸生动的表情,可怜他不知道,不把牛顿在数学和物理方面的东西学完,大学理工科是毕不了业的。方博士这时没有插话,要是他说话,那就更热闹一些了。

在人类首次观察到引力波的背景下,中国发生了这么一个“诺贝哥”的故事。这个故事说明,一些读书人和一些公众人物,对现代科学常识缺乏基本的了解,不缺的是误解和偏见。现代科学只能是非少数精英莫属的专利,但作为读书人和公众人物,知道一些常识为好,否则想尊重科学都不知道如何尊重。如果不是读书人,比如说娱乐明星,没有科学常识没问题,但是,你必须放弃自己对科学问题发议论和发脾气的资格,尤其不能洋洋自得地找一个“民间科学家”来戏耍。

到底大家为什么会把如此背逆常识的“民间物理学家”当真神?以及中国为什么会有如此悲情的“民间理学家”(我见过好多位这样的人呢)?我对这两个问题有这样的联想,不知道对不对。一是中国经过半个多世纪以来在现代科学和教育上的失败,似乎形成了某种精神创伤,以致疑神疑鬼,暗暗希望现代物理学的惊人发现会像彗星一样“公平”地掉到任何一个“有准备的人”头上,甚至可能更偏爱下岗工人似的弱者。但是,常识告诉我们,物理学的婴儿期过了,断然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二是,没有科学精神,也就找不到追求科学的道路,便形成“科学迷信”。正是在该“民间物理学家”上学的年代,中国大中小学教室都挂着这样两幅标语:“书山有路勤奋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攻城不怕坚,攻书莫畏难。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前一句是中国还没有数学和科学的年代,四书五经的传承办法。第二句,是叶剑英元帅的诗。他老人家打了半辈子的仗,还拿杀敌的方法来比喻科学进步,这很不恰当。但这首诗却直接影响了“民间物理学家”那一代人。当时文革蒙昧时期刚刚结束,人们真拿叶诗当真经,让孩子们以为追求科学就应该这样苦逼。还有一篇文章塑造了符合这个逻辑的模板,那便是陈景润和哥德巴赫猜想的故事,其影响从当时流被现在。

ninja145605428917082.png


作者:何三畏(腾讯·大家专栏作者,《南方人物周刊》主笔,资深评论员)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