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儿童医院爆满可以看出医疗体系哪些问题?

三爷 发表于 2016-2-19 |0条回复 |3689次浏览

更多
本帖最后由 云边雁 于 2016-2-19 19:19 编辑

QQ图片20160219131221.jpg


其实儿科危机早就存在,城乡三级医疗服务体系的基层部分,基层的儿科专业大批的功能性灭绝,大量得益于社会发展终于有了点钱的中下层民众只得带着孩子进城看病,让一家家城市大医院的儿科爆满。

以某省为例,200X年,该省因为壮劳力普遍进城打工、长期漠视农村环境,以及留守老人正常的脑力退化、忽视儿童身体状况的现象,造成了大规模的手足口病疫情暴发,大量儿童患病和死亡。该省当机立断,除了层级落实责任,让村支书领着留守人员打扫环境卫生,还规定县以下医疗机构不得收治、留观五岁以下发热儿童,否则吊销执照。这个手段从客观上凭借上级医院的规范化治疗,挽救了大量儿童的生命。但是,也让乡亲们多少感受到“基层医生不靠谱,看不了儿童”的官方背书,同时严格的执照吊销规定加剧了基层儿科的畏难情绪,促进基层儿科退市。于是,农村儿童不管大病小病,统统去县城,县城看不了,去地级市、省城。

不止是某省,基层儿童患者长距离就医的情况很普遍。知乎的警官里美女私房照拍得最好、作家里毒贩抓得最多的南京土著,SC军史研究者当中让人一看就仿佛听到了那句耳熟能详的“我想死你们啦”的著作等身大作家翁伟力作品_翁伟力简介(@caterpillar  老爷说不加“著作等身”就点“没有帮助”),就是在南京市儿童医院的就医体验中学会了安徽话。显然,跟生于斯、长于斯、各种熟悉情况的市民比,那些不远百里、千里,大比例是由没见过世面并且脑子也不灵的隔代家长带来的基层患儿家庭,经济负担和各种负担是更重的。

以本村为例,本村儿童专科南辛庄卫生院过去十年的门诊量涨了5倍。卫生院从一个十多年前只有300张开放床位、日门诊量500人次、淡季发不出工资的倒霉小单位,变成了现在每天两千以上的门诊量,上千人在门诊等4~6小时才能输液的倒霉大单位。院方出于对美好前程的乐观,拿着总工程款5%的政府拨款就敢盖新住院楼,新住院楼盖好后床位规模达到1200张。

当这个现象被唯一有一点话语权的屁民阶层——大城市里的小市民、小资、精神小资发现,高喊“儿科医疗告急”的时候,其实整个体系已经进入失代偿期了。

儿科告急的原因很多,主要原因是人才惧怕儿科

说实话,有关部门高度重视儿科事业,至少高度重视以大城市儿科爆满为表现的儿科危机。北京儿童医院爆满,新院区完工规模扩大一倍。北京儿研所爆满,新院区完工规模扩大两倍。北大医院妇儿中心爆满,新院区完工儿科规模扩大两倍。儿童肿瘤病人暴增,PM.温就火车站救济白血病患儿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一直在推进的北京市儿童医院肿瘤中心,从2003年开始推进,终于在他卸任后动工了。关于上海儿科告急的新闻上的重灾区儿科,上海新华医院,小儿外科中心大楼加紧推进。各地医院盖大楼,项目书跟儿科沾边就好批准。缺医院盖医院,缺医生降低儿科医生资格考试分数线,怎么能说不重视呢?


但是,医疗行为的主体,专业人士,却没有得到“财政补贴到砖头,鼓励盖大楼”那样的重视。卫生部原部长曾经在卸任后的一次讲话中提到,现在的政府医疗投入,注重的是建设医院的创收能力,结果政府越投入,医院越会创收。原卫生部部长吐槽医改 句句都在槽点上 儿科是一个创收能力有限的穷专业。根据中国主流的政府医疗定价形成的经营模式,中国多数医院赚的不是诊疗费这样的专业知识和劳务的报酬,而是销售提成。儿科病人根据公斤体重决定的用药量少,可以卖的检查和化验少,所以收入也少。综合性三甲医院日均住院费2000元左右,儿内科如果没有NICU、PICU和血液、神经、先天性心脏病等专业,也就是600元上下,这不是穷死了的节奏。本地小儿外科因为政府限价多年不变,住院费一万元以上的大手术普遍亏损,多做多赔,只有包皮和疝气之类有的赚。尽管多数综合性医院出于行政命令或是追求社会效益的公益心,都给予儿科适度的倾斜政策,但是儿科医生的收入还是偏低。更多数量的医疗机构,因为儿科的效益差,干脆把儿科关了,或是故意搞得技术薄弱、半死不活,以此追求“少做少赔、不做不赔”。

因此,主观上的高度重视,解决不了客观上的人才惧怕儿科。

人才惧怕儿科,源远流长

1982年的时候有一部电影,潘虹主演的,叫《人到中年》,主题是知识分子被文革耽误了十年晋升,拨乱反正之后晋升还要让马上退休的老同志们先晋,中年知识分子的日子过得惨兮兮。剧中的女主角眼科医生“陆文婷”,按照原著的设定,1962年入职,因为文革打断了晋升,原定当四年住院医师,结果一口气当了18年。在电影中,“陆文婷”分配到医院,等候各科室负责人挑选的时候,跟她一起分到医院的同学说不想分配到小儿科,理由是“小孩子哭哭啼啼,太吵闹。”当然,《人到中年》电影描述的可能不是1962年青年医生常见的真实想法。同期,山水沟卫生学校也有“老婆孩子神经病”的俗语,用来描述医学生不愿意选择的择业方向。这个俗语是有年头的,但是起源时间不可考。个人认为,这个俗语跟195X年学校的妇产、儿科、精神病学教研室划归同一个党总支有关。从这两个薄弱的证据看,儿科在人才吸引力上,长期以来存在先天不足。

儿科在吸引力先天不足的情况下,又遇到熊家长这种生物大行其道。诺尔贝和平奖得主、人类学家古尔德曾说过:“社会物质财富的生产和集中,达到了这样一种程度,它令一部分人产生了一种错觉, 即:人的存在是平常的、天经地义的, 人活着就应该是幸福的、也自然会有幸福。”这种承平日久的乐观心态,结合小资产阶级中产梦带来儿童养育奢侈品化,结合农业社会影响下的注重血亲依照丛林法则进行资源分配的文化心理倾向(注1),制造了一批自我中心、便宜占少了就难受、对世界的运行规律盲目乐观、过分幼稚,并且严重玻璃心(注2)熊家长。

当然,多数玻璃心是“长工疼孩子”的玻璃心。你能不能大白天请假带孩子看专家门诊啊?怕耽误孩子学习圆不了家长的中产阶级梦,放学来,占用夜班急诊的资源。小孩发烧,威逼利诱(利诱主要是幼儿园方面的责任)幼儿园,不顾晨检制度坚决入托,因为穷于奔命没法看孩子。然后一人感冒,全班发烧,全都来夜班急诊报到。

(注1:农业社会,因为长期的匮乏,为了保证自己可怜的遗传物质能够传统下去,以血亲为纽带依照丛林法则进行资源分配。将有限的资源从别的家族手中夺取,限制自己家族中一些人的权益,将资源用于保证生儿子!生儿子!生儿子!农业社会追求血亲利益最大化的道理跟城市文化还算讲点契约和规则的道理不太一样。所以,习惯城市文化的人跟怎么都要自己合适的快嘴农村小媳妇讲道理简直是灾难,跟靠家里的男丁数量讲道理的汉子讲道理是灾难的平方,跟广大“只要不是我合适,就坚决听不懂、坚决不依”的中老年……好在我不是信访工作者。)

(注2:玻璃心或由孕傻引起。孕傻表现为记忆力减退、思维能力下降、意识狭窄、情感爆发和涉及自家熊孩子的玻璃心或引起关于熊孩子的移情的玻璃心。首发孕傻的孕妇的病程通常为三年,于是又有“一孕傻三年”的说法。孕傻是一种首发于孕妇,可以根据熊孩子的血缘距离进行传播的现象。急性孕傻导致玻璃心在熊孩子出生后一至三个月内最为明显,6个月到一周岁前后,由于熊孩子自身免疫系统的发育导致的疾病发病小高峰而强化。此后,急性孕傻发展为熊孩子因性玻璃心更明显的迁延期孕傻,相当数量的患者的孕傻会持续到熊孩子学龄,发展为慢性孕傻。慢性孕傻除了前述症状之外,还体现在子女教育问题上的各种形而上学,此时症状或仅为熊孩子因性玻璃心。很多患者原发于孕傻的熊孩子因性玻璃心会持续到熊孩子成年、成家甚至是繁衍下一代,这一表现甚至可以长期因为别人家的熊孩子诱出。)

熊家长介入,雪上加霜

从部分城市70后独生子女开始,熊家长比例逐年上升。熊家长们女的多数时间不讲理,男的说不讲理就暴发式不讲理。自己家的熊孩子比天还大,任何社会公序和人类美德都大不过他那基于繁衍交配动物性本能的玻璃心,问题是一家人从表现上丝毫看不出为人的尊贵,不知道他们拼命延续的基因高贵在哪。难怪大友克洋去孩子学校开了一个运动会,回来以后弄了一个《最臭兵器》,编排讲究秩序的日本人其实到了需要利己的时候也可以无限失序。

越来越多的娇生惯养成长起来的自我意识肥大、是非观念淡泊的熊家长和他们的熊家长,熊孩子打针的时候不是鼓励孩子“要勇敢”,而是说“护士把你弄痛的你拽护士头发”,一针不见血护士就有可能挨骂、挨打,更别说分分钟对治疗效果的不理解承担无限责任的医生,儿科不乙烷是不可能的。因此可以说,在儿科告急的情况下,所有的受害者都是加害者。你玻璃心发作,为了自家熊孩子正常的病情发展和医疗行为固有的局限性不体谅医护人员;别人作恶的时候你不劝诅,袖手旁观;好了,就酱紫了。

多年来儿科工作者的持续努力,让熊孩子夭折率持续下降。1991 ~2012年,我国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逐年下降。2012年我国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和婴儿死亡率分别为13.2‰和10.3‰,较1991年下降了78.4%和 79.4%;其中2012年城市5岁以下儿童死亡率和婴儿死亡率分别为5.9‰和5.2‰,较1991年下降了71.8%和70.0%,2012年农村5 岁以下儿童死亡率和婴儿死亡率分别为16.2‰和12.4‰,较1991年下降了77.2%和78.6%。但是,儿科工作者的努力,换来的后果却是熊家长忘记了生老病死是客观规律,完全不能接受熊孩子也是可以去死的,不能接受熊孩子的病情有时是不可控的,导致儿科工作极度被动和高风险。今后现实向历史常态靠拢一下,看看能不能以此让熊家长接受熊孩子也是会死的,改善境遇?

结语说这么多,既不能让客户冰天雪地360度前后空翻全裸跪求涨价,也不能让熊家长不再玻璃心,所以说是然并卵。其实中国儿科医生缺乏的问题在美国、欧洲、日本等发达国家也有,好像就人民没啥自由的朝鲜轻一些。但是我们不能学朝鲜。人类的自私性必将导致人类文明的衰退与灭亡。不过在当下,比起很多人为了更好的生活质量情愿少生孩子、不生孩子,搞死儿科医护人员对人类文明的长远发展倒不算是太严重的事情。

作者:邓铂鋆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805463/answer/78651542
来源:知乎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