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老天爷的采诗官槟郎

槟郎 发表于 2015-12-23 |0条回复 |917次浏览

更多
老天爷的采诗官槟郎
  12涉外文秘 郭蓉

  时光匆匆,恍如隔世。半只脚快踏出校门的我们终于也慢慢老了。然后些许记忆就更加值得纪念与回味。我将永远难忘我的老师,诗人槟郎先生,老天爷的采诗官。
  还记得那年大二,第一次上中国现当代文学课。讲台上那个老师,带着个小眼镜,手捧着书,念念有词,像个老学究又像个调皮的小老头。可能第一次用可爱来形容一个男老师吧。他叫李槟,可是无论是他自己还是我们私下都习惯称之为槟郎。
  他上课似乎不太喜欢照本宣科,经常在讲台上什么也不用地只是嘴讲。瞧着,那个溜圆有神的眼睛好像要吸纳进全班的目光,或许这就是魅力。放下书本,咕咕地说着,故事就这样缓缓从他口中道来,便再也不是枯燥无味的书本内容。也许他本身充满了情感,于是来自肺腑的热情渲染了整个课堂。逐渐远去的记忆里,槟郎老师的课堂总是轻松自在又不缺互动与笑语的。我承认,我记住一个老师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如此的。一个能够侃侃而谈的老师总是那么有魅力,可以把简单潦草的一句话,扩充成生动活泼的整体故事,可以从书本事例讲到自身经历,让一切都变似乎不那么遥远。
  一个男人的魅力在哪里?工作上的严谨认真,生活中的负责与顾家,为人处世上的地道。我想这些都可以与槟郎老师相对应。作为一个老师而言,他兢兢业业地遵循教学进度的同时,无限可能地为我们讲清楚每一个现代文学史实和经典事迹,为我们的考试做好充分的基础。每节课也都会复习上节课的内容,确保我们能够掌握已有的知识,再吸取新知识内容。每到期末新课结束后的复习,更是负责任地仔细推敲与考试相关的内容,教我们答题方式,督促我们复习。
  至于生活中的负责,我是从一点看出来的。他后来又是我的毕业论文导师,犹记那次我们和他课下研究开题报告的事情,可能时间会晚,他立马打电话给家里人,认真叮嘱说去接小孩子一系列事宜。都说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而这种父爱力爆棚的男人,同样如此。
  他能够和学生打成一片,而不像其他老师那么高冷,保持着远远的师生距离。闲时,他偶尔会和一些同学一起逛操场,一起爬方山。他在他的新诗赏析和旅游文学课上,会读自己写的诗歌给我们听,他会和我们分享自己在国外的经历。总而言之,除了课上,平时生活中的他不会让你有任何压力。他会笑呵呵的跟你打招呼,他会乐呵呵的问着你的近况。
  说到我的槟郎老师,就不能不谈他的诗。他写有1500多首诗,200多篇散杂文,是著名的当代网络诗人。虽然有许多同学都谈了一些,仍是很难把握其槟郎诗歌的全貌,我这里只想谈谈他的宗教情怀给我的印象。
  槟郎在家乡巢湖的大学读书时期,曾经到外省南京的栖霞寺出家,同学们都知道,槟郎诗集里有诗为证:《栖霞问佛》《大学时的一次出家》《重游栖霞寺》等。这是他跟佛教的渊源。他还写过关于他家乡大力寺的诗歌,如《大力寺的钟声》《大力寺的和尚》《大力寺的尼姑》等。他也喜欢道教,如同学写他的《跟槟郎游方山》中说:“我们碰到了洞玄观的住持道长孙先生,槟郎熟悉地喊出孙道长,便向其询问道观修建的情况和大约能完工的日期。道长先生说,这次修建除了建设一些殿堂,也会造一条从洞玄观直接通往山脚下的路,方便前来访道的游客们,至于建成日期,反正暂时是好不了的,还大约要一年时间。接着两人又说了些以后多交流的话,便道别了”。他与道教中人有交往。他好像非常喜爱南京方山的洞玄观,写过《方山道姑》《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洞玄观的菊花》等,其中说1800年前槟郎的前生就是洞玄观的小道士。
  槟郎不但与佛教和道教有缘分,他也与基督教和伊斯兰教有缘分。早在老家巢湖工作期间,他就通过巢湖基督教信徒得到他的第一本圣经,有诗《我的第一本圣经》。后来在南京大学读研究生期间,他到金陵协和神学院参加过查经班,还在江北的民房里与一群人封闭训练了三天,这是他自己口头说的。这经历也部分反映在他的诗歌《我的公主小妹》中。槟郎也钻研过伊斯兰教,去年他写过系列诗歌《怀念穆罕默德》《易卜拉欣与儿子》《赫蒂彻的小情人》,可谓诗歌创作上的收获。
  槟郎最近的宗教情怀鲜明地体现在他的新作《那夜天使找我》诗中。“早晨醒来感冒还没好,不会把老天爷给传染了吧,怎么不请祂给治治?因为祂是造物主,是万能的。我只是个资质愚笨的凡人,谁知道竟得到神的垂青”。开头说感冒,有点幽默,但接着便交代他得到神的垂青,被老天爷选中为先知和使者。“那夜天使找我,不是加百列,是个美丽的仙女站在光圈中,空中倾斜。说:槟郎,起来!跟我去见最荣耀的主。我精神恍惚地随她而去”。天使不是加百列,而是仙女,很有中国特色。“来到金碧辉煌的宝殿,比人间的建筑都雄伟壮丽,在奇花异草的花园里,坐着我熟悉的矍铄的老人。祂说:你受苦,你委屈,我必将最终给予回报和安慰”。槟郎被仙女天使唤到天国见老天爷。“我说:谢谢您老人家的偏爱,本来迂呐的我,自从加百列传达为主的使者,苦痛泪水孤僻都有了意义!主啊,尽管吩咐仆人,为神写诗的使命不会懈怠”。槟郎当初被传达为神的使者,是加百列传达的,与穆罕默德一样;槟郎写诗是真主交给的任务。
  “至尊的天帝严肃地说:有人矫诏说是我的独生子,有人狂妄说是我最后的使者,你要给我在人间澄清!我看到一个犹太人和一个阿拉伯人站在一旁满脸愧红”。“美丽的仙女送我回人间,她说:上帝有预谋地降你生人间,成人时选为先知,你就成为祂在红尘的采诗官;我等你的使命结束归天,那时我们再重续前生的情缘”。这里交代了上帝传唤槟郎,是叫他在人间澄清两件事,也提到槟郎前生和来生都不在人间了,他与仙女有情缘。“那夜天使找我,不是加百列,是个美丽的仙女。老天爷要我向世人澄清:耶稣不是祂的独生子,穆罕默德也不是最后的使者。而槟郎只是被召唤的愚人”。最后一节照应首节,重申老天爷交给他的任务是澄清。
  在新作《金属伸缩棍的罪恶》中有这样的诗句:“槟郎先生要说的是:派遣他到红尘做采诗官的老天爷在天上看着,申冤在祂,祂必报应!”槟郎已经自诩为“老天爷的采诗官”。 《那夜天使找我》在研究槟郎的宗教思想和情怀方面,有着重要的引领线索作用。
  真切的情感总是难以用两三句言语表达,就像雾里看花,总归捉摸不透,却是心里开始缺失。我很遗憾没有在大学期间多选点槟郎老师其他的选修课,真正要去成熟了,离开校园了,这段记忆开始尤为鲜明深刻。居然要开始说再见,要开始靠着文字来表达一份师生之间真挚的情谊,人生果然有聚有散。然而这份不舍慢慢积攒到浓郁,越发怀念便越发珍重。总是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我可爱的老师能够遇到乖巧懂事的学生,让他可以少操点心,能遇到活泼开朗的子弟,能够偶尔逗他开怀。
  您在我心中永远都是那个有魅力的老师。老天爷的采诗官槟郎,未来,珍重!
  2015-12-23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