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我眼中的槟郎

槟郎 发表于 2015-12-16 |0条回复 |458次浏览

更多
我眼中的槟郎
  13秘书学转本 周双

  不知不觉这学期快结束了,课程也即将结束,想到此,内心不免有些许失落与伤感。面对着“新诗赏析”课期末试卷题目,我开始犹豫了,我到底要赏析哪位呢?正当我思考时,有个人突然映入我眼帘,我们的槟郎老师不就是最好的代表嘛。
  槟郎是我本学期“旅游文学”的老师,是位诗人。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就被震撼了,更被他的幽默感及独特的教学方法所吸引。说起“槟郎”,人们很容易想到台湾一种味道很怪的吃的东西。就在第一次在大屏幕上看到他的名字时,座位上有个男生就发问:“槟榔不是吃的东西吗?”,引得下面哄堂大笑,就连槟郎自己也笑了。“槟郎”是他给自己起的笔名,其名“李槟”,刚认识他时,他以一种很独特的方式介绍着自己,就是以往学生写他的文章,他自己都不用多说一句,我们就对他有了很深的印象。那时也会在心里想:这个老师应该很自恋吧,真的有文章中说的那样好吗?于是我就半信半疑地去查了下他的个人简介,也去看了他的博客。我被惊呆了,他竟是这么有才气、有个性、有毅力的人。又经过一学期的接触,我对槟郎有一种崇拜,他是那样随和,那样有才情。
  槟郎很平易近人,他不注重外表,一直以来他都穿得很朴素,他个子不高,但是他的才气早就使他在我心中的形象高大起来。他爱旅游,在我们课堂上鉴赏的关于各个景点的旅游诗歌及散文,大都是他自己旅游时所写。通过他的诗文,我能感受到槟郎在游每一个景点时的心情及内心的情感波动,体会他的浪漫情怀及豪情壮志。他坚持创作不辍,作为一名老师,他将自己的见闻学识传授给我们,从他那儿,我们可以学到许多课本上学不到的知识。课堂上,每次读完一篇旅游文学例文,槟郎都会提问,一般情况下三四个人中才会有一个人会回答。这样做不仅能集中我们注意力,也增加了我们的见闻。他是伟大的;他也像朋友,与学生走得很近,从他的旅游照片中可以看出他有时和学生一起出去玩。从他和他们的作品中,我们也知道槟郎是多么地受欢迎,不仅是在我们学校,我们国家,在韩国的外教课堂也依旧很受欢迎。
  阅读着槟郎的作品是一种享受。我今年刚刚到南京,对这里并不熟悉,但是读了他的写南京的众多诗歌,我对南京有了很多认识。他笔下的南京是他眼中最美的地方,是他与妻子相识的地方,是见证他爱情一步步成长的地方。如那时候的槟郎还很年轻,一首《那年元宵节夜》显尽了他与女朋友恋爱时的那种羞涩与怦然心动,显尽了他的浪漫情怀。“熙熙攘攘的观光人群,最美的是我身边的贴心人”。显示出槟郎对自己女朋友的爱及至高评价。此时此刻,身边行人无数,但在槟郎眼中,他的女朋友是他眼中最美的风景。“文德桥上蛛网般的红灯笼,红扑扑的你的腮红,不远处桃叶渡,传来王献之迎接桃叶桃根的歌声”。红灯笼映出女郎红扑扑的脸颊,女生在心爱的人面前总是羞涩的。他用“王献之”与“桃叶渡”这个典故来衬托自己与爱人爱情的美好纯洁,融情于景,借景抒情,将他对心爱姑娘的爱巧妙地表达了出来,他是幸福的。他是一个称职的男朋友,如今,十几年了,他有了他们爱情的结晶,他是一个称职的老公和爸爸,他是一个幸福的人。
  写南京只是槟郎作品中的一小部分,他爱记事抒情,怀念家乡,记述亲人。他写巢湖故乡的诗歌的数量也是很大的。如《死在这片国土上》写了父母之死对自己的影响。他的母亲在1998年死去,父亲也在一年后死去,他说“我的灵魂已经衰老,哪里可以埋葬我的地方?”这次完全不像是我们认识的那个整天笑呵呵的槟郎了,他以反问的句式强调了自己离开故土,灵魂衰老,但是人在异乡,灵魂无处安放的苦痛心情。“每天都有千万人死去,我也将死在远离家乡的南京,已无缘家乡的环村道上的灵火”。看到最后这一句,我鼻子一酸,内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戳了一下,槟郎远离家乡,为了自己的事业、家庭、梦想不断奋斗着,他是我最喜爱的老师,也是我最喜爱的文人。
  槟郎有时义愤填膺地说些政治时事,并且对他这些事情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他将这些心情全部融进了诗中,有对腐败的不满,有对底层人的同情,有对束缚自由的控诉。如他关注恐怖主义和伊斯兰极端主义,由此也关注回汉民族冲突,写过系列诗歌《反思暴恐》《只因你是卡菲尔》《无头的佛像》《保卫东坡肉》等。
  槟郎是不幸的,但他又是幸运的,现在他生活得很幸福。在这个物欲横流、网络发达、生活节奏加快的社会中,槟郎能够做到不忘初心,坚守自己的职业道德,不被现实所打扰。作为他们村子中20年来的第一个大学生,他是光荣的,但是他丝毫没有半点骄傲。虽然他身在六朝古都这个繁华的地方,但他始终牢记生他养他的那个小村子,不忘自己的根。他明明是位很有成就的诗人,但却很谦逊,说自己只是个老师。因此,我对他的崇拜又添了几分。
  以后就不一定能上到槟郎老师的课了,但是我会一直关注他的作品。目前为止,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机会跟槟郎一起坐下来谈谈生活,谈谈人生。我想槟郎身上的正能量会一直激励着我前进。我也相信有缘人,终得见!在不远的将来,我们一定会再次相遇。
  2015-12-10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