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生命的智者槟郎

槟郎 发表于 2015-12-1 |0条回复 |395次浏览

更多
生命的智者槟郎
  14中文师范 居诗迪

  年轻的槟郎回首望了望巢湖的山村故乡,把漫山遍野的好山好水都装入行囊,借着心中一股浪漫和情怀,去往异乡,从此拥有了诗和远方。
  他是一位诗人。
  他没有画中的长相。不高的个子,微胖的身子,脸上架着一副需要不时用手扶一下的眼镜,还有一张能言善道经常咧着微笑的嘴。特别的是他的声音,中气十足且活力无限,只有对自己充满自信的人,才能如此无畏且激昂的言说、授道。
  他没有坎坷的人生。贬官谪庶,赋役征兵,生离死别,爱恨离愁,统统没有。新时代的诗人之独特,便是能于细微处见真情,于小事中长道理,于琐碎里追寻真理,于旅途中发现生活。他踏过许多山水,便用手中一支笔,心中一堵情,把风景串联成妙语连珠,用情感维系,再与大家分享,这样说来,他同时又是一位采集者和分享者。
  可我说了,他是一位诗人。
  纵然世俗的眼光将这层光芒刻意地黯淡,可正因为心中有所坚守,所以才不会被轻易牵引。
  他是一位高产的诗人。他写过的诗歌散文数不胜数,在课堂教学需要时往往要通过文档的关键词查找搜索才能找到。我常在想,对于文学院的我们来说,光是一学期一次的期末论文就足够头疼,千方百计复制黏贴妄图少动一个脑细胞,谈热爱未免会让人忍俊不禁。可从槟郎身上,我仿佛看到热爱两个字如同夜空中璀璨的星火,带给他与众不同的光芒。从巢湖写到南京,从中国写到韩国,从童年回忆写到时事新闻,从现实写到虚幻。如果说思维是一张巨大的网,那么当我们还在纠结于如何这些缠绕在一起的绳结时,槟郎已经快意地捕猎了许多思维的宝物。
  我在槟郎老师开设的全校公选课“旅游文学”上了解他。他是一位自信的诗人。记得初次上课时,他便给我们播放了一首由他作词、高见作曲的南京赞歌《欢迎来南京》,言语神情之中满是自豪。他常在课间休息时,在教学多媒体上给我们播放脍炙人口的经典老歌。上课后,首先是抽点名,而后介绍一个个旅游景点,看视频,看照片,然后赏析与这些景点有关的旅游文学作品,中间穿插着自己的诗文,时而自己大声诵读,时而让同学起来朗诵。最后讲解理论知识。整个过程紧凑而极具个人特色,这自成一套的教学体系无不彰显槟郎其人的充分自信。
  旅游景点的介绍最吸引我们,而相关文学作品的欣赏又使我们对景点加深理解,并获得文学美的享受。槟郎的“旅游文学”课有一个副标题是“南京名胜与旅游文学”,所以景点主要是南京的,主要有夫子庙桃叶渡、方山、幕府山燕子矶、牛首山、祖堂山、栖霞山、老山、紫金山(钟山)、陶行知墓与纪念馆、南京鲁迅纪念馆、将军山、狮子山阅江楼、玄武湖、莫愁湖等,还讲了他的旅韩景点如济州岛和茂朱滑雪场等。槟郎绝对是南京历史与旅游的专家,谈起这些,他如数家珍,耳熟能详。
  槟郎不只是教授旅游文学课,他还是旅游文学的身体力行的创作者,如前所说,他是一位诗人。槟郎的足迹印在大川江河,山林野间;槟郎的文字驻足在每个领略过的人心间。
  校园西邻的方山于我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存在,它挺直矗立,离我那么近,可我对它,却知之甚少。然而对于槟郎,小小的方山也是他创作的不竭源泉。《方山记事》、《方山的月亮》、《楼顶望方山》、《方山仙子》、《初冬的方山》、《方山洞玄观遗址怀古》、《方山道姑》、《我在方山迷路》、《躺在方山上》等,光是在脑中这么一搜索,断断续续的诗作篇目便喷涌而出了。顶平似削、方正似印,这便是方山名字之由来,它本是风水极好之地,亦有帝王灼灼的戾气。在槟郎绘声绘色的介绍下,没有亲临方山,却也仿佛在眼前展现了方山高昂的身姿。我开始漫步在曲折蜿蜒的上山小道上了,天气很好,我随手捡了一根树枝肆意舞动。伴随槟郎充满自信的语调,我看到了方山东南坡的道教圣地洞玄观,四尊神像放置在板房。看着照片上槟郎安逸祥和的笑脸。我想,他的内心必然是静谧的,也许触动了他深藏在心底的隐逸之心和对佛道的崇敬,这想必也是诗人特有的情怀。
  但才子薄命,知音难寻,他的诗歌道路是寂寞的,而这种心绪也投射在他喜爱的方山上。他在《楼顶望方山》中写道:“能放弃的都近乎放弃了,唯有在网络的耕耘的硕果总是沉潜,伴着荒凉。”仅这一句,我便读出了槟郎的孤独与落寞,读出了他不为理解的苦楚。生活的现实让他不得不放弃许多,在网络世界的情绪抒发却也找不到共鸣,心凉,无力。他却仍坚守了内心一份纯粹的隐逸,想要用行走换一世静好,躬耕田地,一袭布衣终生为傲。
  槟郎还带我们领略过故乡巢湖的风采,这方面的诗文太多。诗歌《想到儿时游戏》中,幼时的槟郎与同村的小伙伴一起玩炸牛粪的游戏,淳朴的童年被无数野趣装点,而所有的美妙回忆都发生在这片小小的土地上。在散文《怀念我那故乡巢湖》中,槟郎用充沛的情感抒发对故乡的热爱。这里土地肥沃、民风淳朴,脱去大城市华丽却浮夸的外衣,尽显小乡村浓稠的情义。槟郎记忆中的巢湖城里,便有洗耳池、牵牛巷,卧牛山公园等地名,这是一块出过巢父许由的高洁之地啊。巢湖的东面,还有个名为半汤的温泉小镇,镇附近便有槟郎祖居的山村力寺行政村东李村。槟郎将坐标精确到近乎官方,因为这片土地在槟郎心目中的位置不可替代,这里满载着回忆:出生在紫薇山东坡上的李姓小山村,从小便放牛放鹅,在力寺大队上小学,在半汤镇上的巢湖师专附中读中学, 1986年考进隔一道围墙的巢湖师专的中文系。上了两年大专后,被大学毕业分配到巢湖城里一家大企业的子弟中学教书。但从那个年份的春夏之交起,受了很多磨难,终于在七年后考到了外省南京的一所名牌大学读研究生……从此背着行囊离开家乡,巢湖成了槟郎心间激荡的浓浓相思情。
  在韩国教学的经历,更是成为槟郎在旅韩诗文中的趣谈。《我的中国心》、《师生春游韩国茂朱滑雪场》等,与流淌着不同血液的韩国年轻人一同玩乐、游览、唱跳,过着与众不同的教师节、平安夜,对于人生,也是一道别样的风景线。在《异国圣诞平安夜》中,因异国的寒冷在宅在宿舍的槟郎被热情的老师学生拉到充满圣诞节气氛的街道上,一同狂欢,搭上巴士,行驶到繁华热闹的商业街,在小吃摊前流连忘返,对过路行人细细观察,更是遇到了难得一见的游行队伍,原来是哀悼两个被美国兵装甲车压死的女学生,抗议美军在韩国作恶的政治游行。要不说诗人的思维像宇宙般广阔无垠,槟郎此时联想到的是类似的美国兵践踏中国女学生的“沈崇事件”。他又想到的是,祖国的确已经从洋人面前站起来了,置身异国的游子也无需担心祖国的姊妹们遭受洋人的侮辱。无论何时何地,槟郎这样一种民族大爱的伟岸情怀,能时刻把握时事与现实的敏锐洞察力,都是一个诗人作家应当具备的素质。以小见大,蕴含丰富的民族情怀,这才是大爱,才是旅行的目的。槟郎的旅游诗文太多,我只是简单枚举。
  课上的槟郎侃侃而谈、大方自然。凡是自己涉足过的土地,自己感受过的情怀,都像是藏在心间的一块块宝石,随时随地都能拿出来,给别人看到耀眼的光芒,告诉别人这是自己独有的经历,举世无双。相对于渊博且对旅游及其热爱的槟郎,我却显得十分渺小与单调。光是从槟郎课上的图片、视频、文字中虽能够大致把握一个景点的独特之处、引人入胜的地方,但缺少了自己切身实地的经历,终究也只是纸上得来终觉浅,想要“躬行”,却总能给自己找到一万个理由却懈怠。我该向槟郎学习,对于自己报以热忱的东西就要不遗余力的去做,这样才不会让自己后悔,这样才能“腹有诗书气自华”,等到别人想要求知时,才能侃侃而谈,如同槟郎一样。
  如果说,选修课“旅游文学”的选择是一种偶然,那么我很庆幸能拥有遇见它的授课者槟郎老师的这份偶然,因为他带给我的,不只是一位满腹经纶、对生活充满热情、用身体感受生命快意、不吝于传授美好的老师,更是一位坚守初心、才华横溢的诗人,最重要的,他是一名敢于遵从内心隐逸世界的生活智者。
  槟郎的旅游文学,让我俯仰天地、鸟瞰万物、感受生命。
  谢谢你,槟郎!
  2015-11-30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