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深巷老街古事,志愿者来拾遗

可乐鸡翅 发表于 2015-11-16 |1条回复 |1946次浏览

更多
rdn_5649051fd1eb4.jpg

黄埔深井村,祠堂的房顶上布满了电线。

不少老广州文化建筑低调萎靡,一群志愿者以“打捞记忆”的方式,讲故事来“活化”老文物

如果被问到“羊城记忆”,你会想到什么?不少市民第一反应会是:伫立在越秀山上的五层楼,或者是被印在城市各处海报上的地标“五羊”雕像。

如果再细问:你知道你所居住的小村、小巷子的一砖一瓦中,蕴藏着什么历史渊源?遗憾的是,能回答这个问题的人,就少之又少了。

正因为鲜为人知,现代化冲击下,不少传统的老广州文化建筑大隐于民间,在时间中变成“遗产”,或低调萎靡,或业已消亡。如今,一群志愿者以“打捞记忆”的方式,拾遗古老建筑中的历史故事,用讲故事的方式,“活化”古老的文物。

深井村年轻人对本村历史一问三不知

过去,由于对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和认识不足,城市建设和快速发展,往往造成对历史文化遗产的“建设性”破坏”。近日,讨论多年的《广州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条例》(以下简称《条例》)通过广州人大审议,《条例》规定房屋行政部门应对历史文化街区、历史文化名镇、历史文化名村、历史建筑、历史风貌区和传统村落的核心保护范围内建筑物、构筑物的修缮进行监督管理。

除此之外,广州公益人、激扬文字社工机构总监冼励勇更关注历史建筑背后历史故事和文化的传承。

近日,新快报记者随冼先生走进有着700多年历史的黄埔区深井村,开展一场探访历史之旅。深井村依山建屋,鳞次栉比,石板小道,古色古香。对于冼励勇来说,这村子不仅是被政府挂上“美丽乡村”牌匾的百年古村,还是祖母的故乡。

在其带领下,记者走进深井古村,穿过建于清代的扶轮门巷口,走进占地近50亩的深井古建筑群,悠长的麻石街巷旁,到处是宗祠、私塾、书亭、民居、店铺,不过,很多遗迹或丢空或荒废,擦身而过的百年公祠大门紧锁,外墙斑驳,梁上蛛网散布,祠名难辨。由于没有重修、没有翻新,古祠一任寥落苍凉。外檐房梁上的木雕,精致得让人瞠目结舌,但鲜艳颜色早已褪去,还有的雕刻出现严重残缺。更令人心疼的是,祠堂外的空地上,散落了十来条麻石柱子,尽管石面破旧,仍能依稀看出上面刻着“光绪年间”“进士”、“贡生”等字眼。“这是清代记录村中读书人科举成绩的功名碑,从我孩提时代开始,便散落于此……”他语气中尽显无奈。

“您知道扶轮门巷门楼中,‘扶轮’二字的典故吗?”“广州起义的烈士凌希天故居在什么位置呢?”“经常喝用霸王花煲的汤,你可知道,深井村有100年的霸王花种植历史?”——冼励勇设置这系列问题沿深井村街巷询问,几乎把路过的80后、90后“问倒”。

“问题的答案都能从深井村的建筑中寻找得到。但由于长期来深井村探亲,我发现几乎九成以上生于斯长于斯的年轻人,对传统民俗文化一问三不知,相反,70岁以上的老人家、10岁以下的学龄小童,则对村子历史略为了解。前者是因为传承了祖上的介绍,而后者的知识则是学校所传授,可见文化知晓度的断层十分悬殊。”

成立“阿公讲古”口述历史唤醒记忆

其实,深井的历史沉淀不仅在于其柴米油盐的传统民俗,它还是个名人辈出的地方。冼励勇谈起这方面,脸上充满着与有荣焉的表情:“比如,深井居民多为抗元名将凌震的后代,如今村中凌氏宗祠中还供奉着老祖宗凌震的塑像;从清末到近代,更出了许多参与过广州起义的革命志士,如凌希天;上世纪二十年代,与冰心、林徽因齐名的凌叔华,祖籍便是深井村。不过,随着年代远去,这一切都鲜为人知了。”如今的深井古村,和不少外地农村一样,居住者多数是耄耋老人和儿童,青壮年一辈的中流砥柱劳动力都纷纷到市区打工;有经济条件好一些的家庭,可以在市区购置房产的,都已经搬离古老小村。“这便是古村空心化。”

冼励勇欣喜地从《条例》中发现,条例鼓励历史建筑“活化”利用,并大开绿灯:“在符合结构、消防等专业管理要求和保护规划要求的前提下,历史建筑负责人可以对历史建筑进行多种功能使用;改变房屋用途无需申请。”

“国内很多地方的古村都在‘活化’,如历史建筑用来做创意园、做青年旅馆,在赋予历史建筑新功能的同时,也将生活气息带回到古老的宅子,让它们焕发生机,从而吸引更多年轻人回到故乡发展经济。要吸引他们回来‘活化’,就要修缮古建筑、古村落背后历史。”

作为民间的公益组织的一员,冼励勇决定为故乡文化尽一份力。冼励勇围绕深井村,成立一项名为“阿公讲古”的口述历史项目,村里四位七旬老人被聘请为校外辅导员,专门给深井小学的孩子们讲述村子里的历史故事,在老人的口中,不仅历史久远的古老牌坊、祠堂、石碑有着历史底蕴,就连祠堂里的一砖一瓦甚至一草一木都能被道出历史。

“只有凝聚了城市精神,才有助唤醒居民‘主人翁’的意识,自觉维护社区形象,营造活跃的社区气氛。”

加入民俗文化保护领域民间公益力量正在行动

除了冼先生眼中的深井古村民俗文化正在消逝,散落在城市街巷中的古旧建筑近年来也面临同样的命运,例如,圣心大教堂附近建筑大新路小学被拆除,变成操场;沙面南街原英国领事馆旧址内,主要建筑被改成一栋六层的现代建筑;让位于南越王宫宫署入口建设,中山五路骑楼街拆得只剩半拉子……消磨于城市发展运动中的历史痕迹,也许渐渐淡出中青年一辈的广州人记忆,但仍有点点滴滴被有心的志愿者发现,如宝物般一一拾遗,保存起来。

现时的广州,已经出现了不少公益力量,致力保护广州民俗文化。“粤拍粤掂”等创意工作室,用公益短片的方式,拍下广州老城区、老街区的点滴影像,东山洋楼、西关趟栊屋、猎德古祠等,均是片中的历史元素。

“广州街坊情”更在过去五年来一直组织“导赏团”,带着对民俗文化感兴趣的志同道合者穿街过巷走访遗迹。每一次行走的开始,小伙伴们都会来到位于人民公园的“城市原点”中集合,然后选择向东、南、西、北不同方向行走,不仅寻访记载在资料上的老西关、旧河南、老东山地区的历史遗址,还会深入社区访问老人家,从老人家的口述,获得羊城旧事的记忆碎片,并加以整理。

对于民间公益力量加入到民俗文化保护领域,广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曾应枫感到很高兴:“志愿者们没有只喊口号,而是通过新的方式为传统文化作传播,令我感到很意外。尽管他们对文化了解并不深刻,但精神值得鼓励,他们的行动令广州人感动。”
更多
leon568 发表于 2015-11-16 22:03:10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广州城历史记忆要数文化大浩劫。所谓记者嘅报道仅仅系片面、不真实。佢又唔来呢度采访一下。我同佢数吓边条街、边条路系红卫兵曾经杀过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