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七成人不知东平大押,导赏员扎根社区做“活历史书”

可乐鸡翅 发表于 2015-11-16 |0条回复 |1616次浏览

更多
rdn_5649059e442de.jpg

村里仍有大量老人居住。

生于广州,是不是应该对广州的文化历史传统有所了解呢?这样一个看似简单的问题,回答起来并不容易。

广州公益人、激扬文字社工机构总监冼励勇所发现的“文化断层”问题并不是新闻。随着时间推移,广州本土文化和建筑逐渐消失和遗忘,不仅存在于黄埔区的深井古村,还存在于闹市中心。

调查:七成人从来未听说过东平大押

早在2013年,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的学生便曾以中山三路到中山七路为调查对象,推出了一份名为《广州失落的文物建筑现状调查》问卷,问卷结果令人叹息:七成人从来未听说过东平大押和芳草街。

据广州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汤国华介绍,不仅是本地人,不少近年才到广州定居的新广州人家庭,更对广州传统文化、事务不甚了解,对广州的城市建设规划的印象也不深。“例如,对于老广州来说,海珠桥是广州市区第一座横跨珠江的桥梁,是重要交通要道和地标,但许多新广州家庭并不知道海珠桥为何物。”

不仅专家对本土文化传承产生无奈感,志愿者群体的感觉更为强烈。

“近年来,深井这一百年古村一直面临着古建筑保护以及历史文化传承上的危机。很多有上百年历史的老房子,因为无法申请为‘受保护文物单位’而被拆掉,同时一栋栋毫无特色的钢筋水泥房迅速建起。如果古建筑正在快速消亡,不久之日,深井这座黄埔最美乡村将满目尽是锦砖、马赛克,历史文化也面临失传。”近几年,冼励勇总是忧心忡忡地为传统传落的文化传承担忧。

“古村落是这样,城市也是,变化总是令人唏嘘,恩宁路的骑楼已不再如当年气势恢宏,海珠区成珠楼茶楼也只剩小凤饼在回忆这座著名茶楼的车水马龙,就连街头巷尾的凉茶铺也快被各类便利店取代。我担心这样下去,对广州文化的传播大大不利。”越秀区注册民非组织807空间旗下的“广州街坊情”项目负责人邝家健如是忧心。

专家:保护广州历史文化市民责无旁贷

广州美术学院教授李公明认为,传统文化于广州来说,是属于集体的城市记忆。“传统民俗文化对于一个城市来说,是一个‘根本’的元素,从城市发展规划来看,民俗文化可能会越来越被商业化,或被各种各样的利益驱动消磨了部分精华。就珠三角而言,农村地区的大部分民俗文化还能够比较完好地保存下来,但是城市中心能保存下来的民俗文化,就很少了。如果政府和民间在弘扬民俗文化方面,有比较积极的举措,可能这些文化可以吸引更多的群众关注。”

传统民俗文化是保留城市历史记忆不可或缺的部分,专家认为,广州是一座拥有2200多年历史的文化名城,文物古迹众多,如何保护好文化,不仅是政府应该做的,普通市民也责无旁贷。

要提高新一代广州人对广州文化、岭南文化的了解,需要做好哪些工作?汤国华表示,一是教育部门对历史文化知识的“灌输”,二是宣传部门需加强对历史文化的宣传力度。

举措:培训导赏员对社区历史故事进行发掘

与专家不谋而合的是,公益力量也开始从“吸引群众关注”入手,设置项目,招募弘扬民俗文化的志愿者。多年用徒步的方式寻访城市中的传统文化痕迹,邝家健希望“广州街坊情”能为老广州做点事。今年,他想到一个创意:效仿香港、台湾的做法,在社区培养“导赏员”。

邝家健所属的807空间今年7月开设了“越想越有营”公益课程,通过课程成立“社区导赏员”培训计划,走进广州老社区,寻访老社区风土人情与被遗忘的城市古迹,延续城市记忆。

邝家健介绍,目前导赏员第一期已经开展,扎根的社区是广州其中一个百年传统社区:海珠区南华西路龙导尾街。

“老巷里保留着的传统生活智慧,一间代代相传坚守至今的古老凉茶铺、坐在趟栊门前的耄耋老者——这些身边的人和事,就是一本‘历史书’。我们希望,通过导赏员扎根社区的发掘探访,将街坊口中的历史故事整理出来。”家健如是说。目前,“导赏员”培训计划已经开展了第一期课程,一共吸引了12名学员参与培训。

“十二名学员中,分别有大学生、外来媳妇以及本地中年人。过往大家都希望了解广州本土文化,但由于历史记忆的远去,代代相传中出现断层现象,加上介绍广州书籍上缺乏介绍,导致城市记忆在流失。开展课程的目的,是希望通过导赏员对社区历史故事的发掘,打捞古老的记忆,在导赏过程中,向到老街探古的传统文化爱好者介绍,并引导他们欣赏老街的历史遗迹。”

冼励勇认为,不仅要在普罗大众中传播传统民俗文化,而且要把传播渗入到儿童的教育去。今年2月份以来,为了“阿公讲古”的口述历史项目,冼励勇与深井小学校长潘文英开始着手制作宣传展板,此前,深井村内的历史建筑只有牌子标注名称,却没有一份详细的介绍。冼励勇走访村里老一辈有文化的村民,并听取专家的建议,选取了凌希天故居、洄波门、由庚门等30个有代表性的古建筑作为初期试验点。随后,他和华南理工学院建筑设计院的工程师陈少锋、深井小学校长潘文英等志同道合的志愿者朋友,多方查阅,从典故、县志等文献中,“打捞”出30个历史故事,并将其制作印刷到塑料牌上。

9月刚开学,深井小学第一堂民俗文化课上,冼励勇带着学生们来到古典建筑前,将故事牌珍而重之地挂到建筑外观。“尽管小小故事牌不会说话,但希望通过展示,能吸引走过的行人停下来看看这些一直忽略的建筑,应该会带来新的审视。”冼励勇如是寄托。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