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奇葩中的奇葩——广州话量词

soonl 发表于 2015-11-11 |1条回复 |680次浏览

更多
作者:黄sir

20150626103718617.jpg


    外国人称汉语量词是世界上语汇的“奇葩”。因为在英、法、德、西、俄等常见外语中,量词极少,一般直接把数词后面跟随可数名词来表达(如three dogs,只有“三”和“狗”,没有“只”、“条”之类的量词)。外国人学汉语,对量词最感别扭,记忆量词与名词的固定搭配已属困难了,(有时我们的中学生量词填空也会挠头,如一[ ]骆驼、一[ ]清水、一[ ]残月、一[ ]佛像)更何况很多名词可以同多个量词相搭配呢,比如“葡萄”,可配量词就有颗、粒、堆、串、把、吊等等,你说在外国人眼中怎能不“奇葩”?

    广州话量词更是“奇葩中的奇葩”,其数量之大、功能之多,比普通话量词有过之而无不及,且在形、义上区别很大。别说外国人,外省人也“搞唔掂”。

    与普通话量词一样,广州话量词分为表物量、表动量、表时量,同样物量比动量、时量多得多。

    一、种类

    1. 物量词。如

    碌【相当于普通话量词:根】(搭配对象:木、竹、蔗、薯)

    注:下同,【】表相当于普通话的量词,()表常见搭配对象

    桷[küd9]【截、段】(木、竹、蔗、薯、蕉)

    旧【块、件】(泥、砖、饭、肉)

    箸[ju6]【筷】(餸、菜)

    笃【泡、个】(屎、尿、屁、口水)

    鸩[zem6]【股、阵】(随、烟尘、风) 注:随,气味。

    执【撮】(米、胡须、沙)

    揸【把】(米、骨头、沙)

    笪[dad8]【片、块】(地、地方、渍、喇) 注:喇,疤痕。

    单【批、种】(生意、货、嘢)

    窦[deo3]【窝、巢】(鸡仔、雀仔、蜂、蚁)

    道(桥、门、闸)

    餐【顿】(饭、粥)

    啖【口】(饭、茶、水、痰)

    蚊【元】(钱)

    毫【角、毛】(钱)

    浸【层】(水泥、沙、油、涂料)

    支【根、挺、面、瓶】(烟、枪、机枪、旗、酒)

    架【辆、部】(车、飞机、机器)

    幅【堵】(墙)

    张【把、床】(刀、被)

    只【头、条、块、艘、种等】(牛、马、手表、船、商品)

    2. 动量词。(可搭配多种动作)如

    匀【次、回、趟】(去、行、跑)

    排(挨、等)

    餐【顿】(打、骂、食)

    铺【次、盘】(专用于打麻雀、玩啤、捉棋、电子游戏等游戏)

    轮【遍、趟、番】(讲、行)

    阵【会儿、片刻】(休息、叹、坐、倾)

    仗【次、趟】 (任何较大的活动、行动)

    鑊【遭】(做、爆)

3. 时量词。(表示时间的计量单位)许多与普通话同,不同的如

    日【天】、点【时】、个钟【个钟头、个小时】、个字(每5分钟为“1个字”、“两个字”,专指5、10、15——55分)、个骨(刻钟,较少用;1点3个骨就是1点45分)、粒钟(1粒钟即45分钟,多用于服务行业)等等。

    更令外国人“头赤”的是,汉语量词可随时随地临时“借用”名词来充当,如一杯茶、一瓶醋、打一拳、踢一脚;广州话也毫不例外:一樽豉油、一饼牛屎、一煲糖水、锡(吻)佢一嘴、爆佢一镬、㩧(bog1)咗一棍。

    二、有些量词本身带有修辞效果或褒贬的感情色彩

    上面说的那道中学生量词填空题“一[ ]骆驼、一[ ]清水、一[ ]残月、一[ ]佛像”,就要考虑修辞效果,填“头”、“滩”、“弯”、“座”只能打B分,填“峰”、“泓”、“钩”、“尊”才能打A分。(比如表述“清水”,用“滩”就给人“污糟邋遢”的感觉,不成其为“清水”了。)

    广州话量词也是如此。

    比如,称人不用“个”而用“位”,就含有尊敬、客气,如“呢位老师”、“五位茶客”、“几位老细”;如果用“条”“只”“兜”称人,则带有贬损、厌恶、调侃情绪,如“嗰条友仔”(那个小子)“几只老师”、“几兜大只佬”(几条大汉)、“三条女”(三个女孩);如果用“支”称人,则带有轻蔑或俏皮,如“你哋两支公”(你们俩人),“我一支公”(我一个人)。

    又如,表动量用“排”,含有对行为动作的不满意或抱怨,如“等咗一排都未轮到我”(等了好一阵子还没有轮到我),“噉样我哋就有排挨啰”(这样我们就很长时间受煎熬了)。

    用“鑊”表动量,则多用于不好的行为动作:“做佢一鑊”(干他一票),“爆佢两鑊”(让他曝光两次)。

    三、广州话量词“独立”而作用别致

    在普通话里,量词一般不能独立使用,必须与数词或指示代词“这”“那”等结合才能进入表达。(“数量词”,数与量不可分。)而广州话量词却常常独立使用,因而香港的学者指出,“发达的量词”是广州话语法的主要特征之一。

    1. 个体量词不必加数词或指示代词表达。如:

    间屋系唔系你噶?(这所房子是不是你的呀)

    只猫都唔识捉老鼠嘅。(那只猫都不懂抓老鼠的)

    楼上件衫系咪你嘅。(楼上那件衣服是不是你的)

    一餐就食嗮条鱼。(一顿就吃光了一条鱼)

    2. 度量衡量词的独特用法

    数词是“一”往往省略,大小量连用,最后的量词不出现。如:

    个面包个六,樽矿泉水个八。(这个面包一块六毛,那瓶矿泉水一块八毛)

    买咗斤四猪肉、斤三鱼同埋丈八窗帘布。(买了一斤四两猪肉、一斤三两鱼和一丈八尺窗帘布)

    3.时量量词的独特用法

    报具体时间时,时量词“个字”往往省略,如:

    3点4(3点20分),8点1(8点零5分)。“个字”不用出现。

    这种说法,有时在分钟数前加一“踏”字,如:

    都7点踏11啦,仲唔起身?

    4. 动量是“一”往往省略,有时物量与相应事物倒装。如:

    佢喊咗场(她哭了一场) 畀佢闹咗餐(给他骂了一顿) 睇番出电影(看上一场电影)

    柴冇条,米冇粒,屋冇间,水冇滴。(一根柴火也没有,一粒米也没有,一间房子也没有,一滴水也没有)

    5. 单用起特指、强调作用,相当于英语的定冠词“the”。如:

    本书几好睇。(书很好看。)(特指并强调眼前见到的具体的某本)

    部车正啊!(车棒极了!)(特指并强调眼前所见的具体的某辆)

    喇起块面(绷着脸)(表示特指某张脸)

    扽下只鞋(把鞋磕一下)(表示特指某只也许是沾了泥巴的鞋)

    事实上,上面第1.点的四个例句中,独立用的量词“间”、“只”、“件”、“条”同时也有这方面的语法作用。

更多
leon568 发表于 2015-11-11 21:28:59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一碌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