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行走在打工和创业之间,创意市集的江湖你真会混吗?

就行 发表于 2015-11-9 |0条回复 |1292次浏览

更多
QQ图片20151109103936.jpg

说起手工艺人的“发迹地”,几乎从来离不开——创意市集这样一个地方。

诚然,近年来,几乎每周都有大大小小的手工创意市集在广州各地举行。这里面容纳了一群处于进退之间的都市白领,他们既想凭借手艺获得自由的生活,又还没能完全告别公司和老板提供的保障。

re_563fc491da423.jpg

日前,正佳广场跟手厚市集合作举办了个万圣节主题的市集。

新快报记者走访发现,广州的大小市集里面,最主要的手工艺人群体是在职创业的白领、全职妈妈和有美术设计背景的个人工作室,一些人是从兼职摆市集开始,跟自身的职业背景和人脉积累相结合,逐渐成熟变成全职的手艺人;一些人只是把市集当作业余兴趣爱好,和结交志同道合朋友的社交平台;但也有一些人受不了做手工的辛苦,转而批发一些电商的产品混到市集里售卖,以提高盈利。

尽管如此,许多市集的策划人道出了个中辛酸——除了混杂其中的少部分工厂家、批发商和大型网店以外,市集很难养活真正的全职手工艺人。这种既不能靠量化生产来降低成本,也不能用快速复制来增加产量的商品,更没有商业化铺天盖地的宣传,只能靠有情怀的男女青年们口口相传——在物价飙升的时代以及消费者异常理性的广州,发展状况难以乐观。用一位兼职手工艺人的话来说,“靠市集吃饭,那我就要去喝西北风啦。”

ori_563fc4923e1c8.jpeg


那么,如何才能在创意市集中混得好?有业内人士支招道:“只靠做些产品到市集上卖掉,换一点收入,这个类型的手工艺人确实活得比较艰难。但真正具有商业化思维、懂市场的人,就会把市集当作是平台宣传自己的品牌,拿产品出来试探消费者的反应,让更多人知道自己。对后者来说,摆一次摊卖出多少货就不太重要了。”

接受采访的手艺人里,大多数本身就是工作多年,有一定积蓄和人脉才在职创业的都市白领,等到时机成熟才炒掉老板成为全职手艺人。他们辞职以后有的大半年零收入,还有的一天工作十八个小时,连最亲爱的女票也被这种玩命模式吓跑了——这种辛苦,你受得了吗?


“猫痴”设计师创业半年零收入当走鬼卖挥春贴补

万圣节前后,正佳广场的四楼中庭是整个广州天河CBD人气最热闹的地方之一,商场方跟手厚市集合作举办了万圣节主题的市集,免费邀请了30个手工艺人现场摆摊,还有教小朋友做手工的体验课堂。Meow Handmade的创始人叶璟璇就是当天摆摊的手工艺人之一。爱猫成痴的她头上戴着自己做的皮制猫耳朵头饰,手腕上两个镂空猫耳形状的皮手镯,背着黑色猫头皮包,包里面还装着猫形的钥匙包、猫爪卡套,还有一根专为流浪猫准备的香肠。

这么我行我素又卡哇伊的女生却不是凶猛的90后,而是个年过30岁的成熟白领,她曾经是一名做过八年的网站平面UI设计师——对的,就是每天被呼喝作“美工”的那款设计师。

她回忆说,在苦闷麻木而不受尊重的“美工”生涯里,手工一直是她寻求快乐的出口。“喜欢动手,什么材料都愿意做,纸、皮和布都有,做了就送给朋友,朋友开心,我也感到满足,反正比上班快乐。在办公司里得不到的尊重和存在感,我通过做手工得到了。”

四五年前微信兴起,她开始在朋友圈中分享自己的手工作品,赢得了一大片点赞,很快就有朋友,和朋友的朋友找上门来求定制。

去年,她正式辞职创办了自己的品牌和公众号,主要通过朋友圈宣传和销售,在刚开始的大半年,工作室的三个合伙人都没有一分钱收入,过年的时候甚至要去北京路当走鬼卖挥春来贴补。熬过淡季,终于在在圣诞节迎来了第一个爆款,就是她自己也在使用的这款猫爪卡套,每天都有人买。

五月以来,她加入手厚市集,每次摆摊都需要提前十多天没日没夜地赶工做现货,工作室人手不足,她从早上十点工作到晚上八九点是常态,做产品和拍图、打理新媒体都要自己上,市集的那几天忙活到凌晨三点才到家。

市集带给她的除了工作量和逐渐平衡的收支状况,还有很多的微信新粉丝,“许多人不仅仅是买了我的东西,还跟我聊天,彼此做了朋友,他们很关心我,到处帮我搜罗市集的信息,还鼓励我报名参加”。她说,这些因手工结缘的新朋友,都是一群有着小众趣味、生活要求高、追求独一无二产品的人,这样的人在广州这么理性的消费市场也越来越多。

在职做手工好几年以后才辞职创业的她,算是个理性的手艺人。现在的合伙人也是她在前一个职位上结识到的人脉,她认为,自己的打工经历带来的财富不可或缺,“跟着老板去考察过很多公司,自己也带过团队,知道无论是打工还是创业,年轻人的工作模式和工作心态都需要社会去打磨,做手工本身就是一件不断挑战耐心的事情”。


为爱从清华研究院辞职做手工 女友离开他却坚持下来

在清华研究院好好地做着体面的产品设计师,偶尔还接接油水丰厚的外快设计单,或者帮教授的皮具品牌画个图,石链辉过去几年的小日子过得很是滋润。可是不料,闲来没事参加一场手工艺分享讲座的他,邂逅了一位钟情文艺的潮汕女孩。

回忆起这段过去,坐在正佳四楼星巴克接受采访的他心情复杂,那场讲座正是在隔壁的Hi百货举办的,如今他带着自己的作品回到初相识的地方摆摊,女孩却已经离开了。

“刚认识的时候,她很喜欢手工的包包,我就想做一个好东西送给她,本来还觉得这是种牺牲,有这个时间不如去接赚钱的设计单嘛。后来真正开始做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耐心在手工里变得更好了,能够安静下来,一针一线的功夫快了慢了都是不行的。”

他还发现,自己在工作里做的设计,经常要最大限度地满足甲方和工厂的要求,作为设计师就是不断地退让妥协,可是手工意外地把他内心里面那个自由创作的欲望释放了出来,让他欲罢不能,“做产品设计的时候,条条框框太多,手工则完全是在体现我自己的想法”。

比他大两岁的女友在某国企百货公司上班,经常抱怨工作累待遇低,去年九月,他提议说不如两个人一起创立一个手工品牌吧。一开始,他手把手地教女友做手工皮包,逐渐地她觉得辛苦,同行竞争也大,就失去了兴趣,他自己却越来越喜欢,“女友可能是因为嫌太辛苦,被吓跑了”。

到了今年七月,他正式离开清华研究院,创立了自己的品牌Ling Long,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没完全转入手工的思路,遵循着自己上一份职业的积累和思维,倾向于参加大型展会接大单。很快他发现,作为手工艺人,面对面跟顾客交流很重要,于是转变了策略积极地参加市集,现在平均每周他会跑两个市集。

“市集的销售目前基本上可以维持我的生活支出,是我目前最主要的销售渠道,通过市集我找到了大多数顾客会接受的设计和价位。少部分产品也会通过朋友圈或者商店寄卖售出。”他说,每次市集能卖掉四五十个大小皮包,赚到起码比本来工资高的收入,参加人气高的市集他两天就能卖掉过万元的产品。朋友圈里面多数是老客人介绍来的新客人,多的时候每天能卖掉三千块的产品,也有一件都卖不出的时候。

“从前有过两年的失败创业经历,后来去研究院待了三年,总共有了五年积累的工作经验和想法,我认为设计师就应该从办公室里面走出去,市集是个大平台,可以认识不同背景的人,包括顾客和其他手工艺人,通过观察和交流来拓宽思路增加灵感。”

现在,他平均每天工作十八个小时,大的皮包一天能做出三四个,还要挤出时间来跟同行交流,刷朋友圈来获取新的市集信息。“有的时候做手工到凌晨三四点,睡一个小时就要起床,坐车去深圳摆摊。”

他刚请了了两个学徒,除了学习手工,还帮忙维护淘宝微店,最近还有上一份工作中认识的朋友,从微信上看到他在做手工,就热心介绍自己的电商朋友想要帮他把产品卖到欧洲和美国。

“始终手工的产量太低了,想要发展得好只能分两条路,走中端卖几百块,专门为购买力有限的年轻人而设计,这样就要通过工厂来控制成本;走高端,就好像爱马仕那样做成生活文化品牌,有衣服、丝巾、家居等多种产品结合。”石链辉信心满满地向记者分析道。


兼职手艺人的生活不要太轻松 摆着摊遛着娃顺便把菜钱给挣了

对于担心自己“靠手艺吃饭会喝西北风”的保守派,尤其是二孩妈妈、月光女神和家中有老有小压力山大的普通市民,市集也不失为一个赚取零花钱和交朋结友的乐土。平时乖乖上班伺候老板,晚上拉着妈妈或婆婆,边对着《琅琊榜》《伪装者》舔屏边做点心爱的小手工,天气好的周末摆上摊,招猫逗狗遛着娃,会会老友顺便还把小半个月买菜钱给挣了——这才是广州CBD白领高格调的新生活方式!


母女品牌有自用也送人 “靠这个生活肯定喝西北风”

某保险公司人事职员Chesy从小喜欢手工,跟妈妈一起经营着母女品牌“哆妈手作”,主要做玩偶、饰品、手帕和包包和BB衫,她最近的一次摆摊在10月底的正佳环市中心。

“从会钩东西到现在有二十多年了,小学三四年级就学会了,当时什么手工都做,直到最近四五年才专注做与钩针相关的产品。”刚开始给产品找销售渠道的时候,也有找过格子铺和淘宝,单最后还是觉得市集带来的感觉好,因为手工产品的唯一性太强,需要跟客户面对面的交流,手工产品不可能每件都一模一样,每做一个要拍一次照片太麻烦,客户没有看到实物,不知道大小,买回去又会说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因为白天要上班的关系,她晚上回家看到淘宝客户的留言已经太迟,人家都走了。

某次在逛商场的时候,她发现了一群手工艺人在摆市集,就立刻参与进去,然后成为了市集的忠实拥护者,放弃了当时在做的淘宝网店。

她的作品开价比较亲民,按照每个产品花费的工时来定价,刚开始卖的时候她每小时八块钱,现在可以卖到十五块钱左右。做简单的单品一两个小时,而一件BB衫则要花费十几个小时。

因为是个完全家庭作坊式的母女品牌,对于成本、盈利她自己也颇为迷糊。“我和我妈妈投入到里面买材料的钱都没有计算进去的,只是把每次销售的金额减去摊位费,全存在一个账户里面。有些东西做出来又自己用了,有时还送人,成本好难算。”

她说,妈妈才是高手,自己也还在跟着学的阶段,“我兼职做,我妈妈退休,做得不多,一个月几百块到一两千块的营业额都有。靠这个生活肯定是喝西北风啦!说实话,如果是全职做手工的话,价格肯定要比现在高,现在这种价格没办法生存。”

她说,参加一次市集能够卖掉一千块的东西已经很好了,最怕遇到硬要压价的客人。顾客里面第一次帮衬的占95%,在天河区的客人出手阔绰一些。“一个市集能做到加强宣传,减免摊位费才能吸引到真的手工艺人”,她说,有些全职摆摊的同行要把批发的东西和手工混一起卖才能维持,因为宣传不够没有人来,摆摊就是浪费时间,有的摊主一天才卖几百块钱的东西,付一百块的摊位费都没钱赚了。

如何才能成为市集中云云众摊里的赢家?Chesy认为,秘诀是产品要有不可替代性和特色,时不时要有新作品,坚持自己的风格和手工原创,“顾客买的就是手工,不要拿机器生产的批量货糊弄别人。”


上班摆摊备二孩都不耽误

“手工是兴趣,懂我的客人便宜卖”


玲玲的正职是在广告公司做插画师,也是一个80后妈妈,最近正在准备二孩中。她平时边上班边做手工,最大的爱好就是带女儿去创意市集摆摊,见一见手作圈的老朋友,会一会老顾客。

“从小喜欢画画做手工,动手能力比较强,大学是学插画与书籍装帧专业的,一直都有很多动手的机会。生了女儿以后,就有了想要动手给她做可爱衣服饰品的心情。”因为从事创意工作的关系,她算是广州最早期的市集参与者之一,2009年开始就活跃在红专厂等地方,甚至还去过外地的市集开阔眼界,结识同好。

曾经也动过念头辞掉现在的工作去市集全职摆摊,但考虑到摆摊始终不稳定,而且家人也不同意,收入上更加没有上班挣得多,“摆摊一个月没几天,收入只有一两千怎么活?还有二孩要养呢!”

而且,她看到现在的市集竞争很大,东西越来越难卖,摊主越来越多,难免有同类或者类似的作品出现,更离谱的是很多摊主拿淘宝的东西或爆款来卖,价格压得很低。“例如之前满大街的头上长草小发夹,地铁站走鬼都在卖的东西,手工市集居然有人也在卖,居然还有人买,那才气死人!对于我这种不靠市集吃饭的杀伤力不大,可是对于那些全职摆摊的肯定影响很大的,他们要么也那样做,要么只好看着生意被抢。”

于是,她就安心把摆摊当成工余兴趣了,“摆摊的时候见见认识的摊主,就像老朋友之间的定期聚会一样,聊聊天,看中的也会买买,而且都不砍价,因为很了解手工的价值。这样一天下来收入不多,可是真的乐在其中,特别是遇到喜欢我作品又懂我的客人,便宜卖又何妨呢?”

在她认识的手工艺人里,很多都是受够了朝九晚五的上班狗、加班狗,所以才辞职的,一来市集就喜欢上了市集的氛围,所以常常参加;也有些是为了兴趣,(后者)往往发展得比较好,有一定的品牌知名度和固定追随者。

可惜目前的广州市场上,手工消费者依然需要培育,跟大多数手工艺人一样,她最怕遇到不懂手作意义的客人,“他们不但狂砍价,还会说不过一个小饰品,又不是黄金又不是水晶,凭什么几十块上百块那么贵啊?其实我们真的不贵,做一个小东西往往要花我们几个小时甚至一整天的时间,这些是他们看不到的。”

在采访中,不少曾在手工创意市集江湖混过的人告诉新快报记者,这个江湖真的一点都不好混!但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永远有初出茅庐的新人敢于挑战大人物——听听摆摊的过来人和市集的幕后操盘手怎么支招,助你杀出小宇宙,名动“琅琊榜”!


前辈高手说

原创定位和实用很重要,心态更重要

“通过市集分享给志同道合的人,并让人家也认同,我觉得这也是一种成功”


“樱桃街捕梦网”的Tyra,曾经也是个逛市集的消费者,后来学会了编织成为摊主,虽然目前每个月要跑四个市集,她依然有着消费者的同理心。也因为自己本身制作的就是一种冷门的手工装饰品印第安捕梦网,她比很多摊主遇到的误解都多,更明白市场需要慢慢培育,消费者需要耐心推销的摆摊真理。她的一个手工捕梦网单价不到一百元,一天好的时候也才能卖到一千块的营业额,她遇到的客人经常都不理解这种印第安文化的寓意,“甚至有客人当着我的面开玩笑,说现在连鸡毛都可以卖钱了,还卖得这么贵,我也只能一笑置之。”她准备好自己的一颗包容心和平常心,每次带着作品出摊,美美地陈列好,“安静地等待有缘人来结缘。”

想要销售状况改善,她认为手作本身也应该注重实用性,不该太过于阳春白雪,只能挂壁上观。她把这种冷门的印第安手工品衍生出日常的周边小物,比如有着捕梦网元素的耳环、项链、口红包、钥匙扣、车挂和手机防尘塞等。这些产品除了摆摊,也通过她的网店卖到全国各地。“市集可以给上班汪一个新的创业平台,多一个就业选择,我认识的很多摊主都是兼职的,周六日才摆摊,自己有一门手艺,可以做出想要的东西,又可以带来收入。”

关于成功的手艺人,她的心态跟商人不一样。“成功的定义有很多种,如果你觉得今天你要卖很多钱,达到预期销量就算成功了,但如果你是想单纯做自己想做的东西,然后通过市集分享给志同道合的人,并让人家也认同,我觉得这也是一种成功。”


“市集里面定位准很重要,不仅仅是人挑选商品,商品也会挑人”

“伊织星球”的阿Man则觉得,广州对于手工艺人来说是一个合适的土壤,“广州有众多创作人和手艺人,随时能和朋友进行交流,资讯发达开放,创作氛围比较好。原材料、工艺、媒体等资源丰富,能轻易找到需要的资源。”他的太太FiFi是个手工圈的老江湖,摆摊史可以追溯到2010年,每次跟太太去摆摊,他们的宝石编织首饰几乎都是全场单价最高的,一般在四百元以上,甚至接近两千元。有时候一天下来能卖两三千元,有时候则一个都没出去,但“这些年的收入还是在稳步上升的”。据称,热爱旅行的夫妻俩每年还能靠手工支付两三趟花费过万元的出国游呢!他告诉新快报记者:“市集里面定位准很重要,不仅仅是人挑选商品,商品也会挑人。”


幕后操盘手说

市集是个好平台 商业思维和摆摊技巧都要有

选出优质品牌,与商场喜结良缘


在市集的策划人和场地方看来,市集不仅是种文艺情怀,更加是一门能够带来滚滚人流的文创生意。在电商压力下,商业地产疯狂扩张的同时,却缺乏优质内容。为了把剁手族们从家里拉到商场里,他们真是好拼的,一夜之间,仿佛所有的市集跟商场都争先恐后地喜结良缘。

文创品牌孵化器“手厚市集”的摊主库里面有三百位手工艺人,但每次市集只接受三十名左右的摊主报名参加,通过多次的市场试探,他们会从中挑选出优质的品牌进行孵化。近年来,“手厚”跟保利中环广场、正佳广场合作紧密。

该市集的负责人晓君告诉记者,市集的飞速发展原因,一个是消费者对创意手工产品的需求,更重要的是商业地产急需文化体验内容,形成差异化竞争。“你看广州所有的市集,除了最早在T.I.T.、红专厂等创意园举办外,后面的几乎全都是在商场里面。现在已经很难找到不跟商场有关系的市集了。”

她表示,孵化品牌最终也需要发展到线下成为综合体商店,现在的商场也正好需要适合亲子家庭受众互动娱乐的内容,双方可以说是彼此需要,单纯出租门店卖东西的合作模式反而意义不大。

她认为,为了生存与发展,摊主可以对手工的定义灵活处理。“比如说,大多数设计师品牌,原创设计的东西可以进行商业化量化的生产,是否纯手工制作的并不重要。当然,纯手工的作品我们可以在市集以外其他的场景去呈现,比如博物馆,在我们的摊主库里面,这类纯手艺人大概占两成多,这个群体很多人本身就已经取得了财务自由。”

剩下的七成摊主,还走在漫漫长路上,她认为他们需要专注做的是通过多次市集大网捞鱼,找到认可自己设计的受众群体。


摆摊是个技术活,地区定位很重要

有机农夫市集“城乡汇”虽然已经运营了五六年,但全部的运营团队都是由80后90后志愿者组成的,也不过是十个人左右,他们之中有的是大学行政人员,有的供职于社会企业。11月初一次市集过后,商场方想要跟他们深度合作,他们才发现自己没有固定办公室,连公司也没有注册的囧事。

“2011年,我们只有五个摊位,几个朋友一起做”,城乡汇的Nico说,如今才缓步发展到一个月两次,一次30个摊主,背后有着数十个农夫会员、5000个公众号粉丝支持的局面。他们运营的费用靠每次收取摊主一百块费用来维持。

她说,农业跟其他手工品类不一样,首先地区定位很重要。“正佳环市中心附近有着很多具有消费能力的家庭和外国人,做了爸妈的更愿意花钱提升孩子的饮食。”其次,摆摊是个技术活,每次带多少农产品来,怎么摆放和推销,都很考验人。有经验的摊主到收摊时间刚好卖完,没经验的就带不够货或者卖不完。


手工艺人的商业思维,必须得有!

原创手工市集“新月集”的搞手蒲新月说,市集本身的定位很重要,针对务实的广州消费者,具有实用性的生活用品比艺术品更有市场。为了维持原创市集的纯洁度,她要求所有报名的摊主除了提供品牌介绍、图片以外,还要提供制作过程的照片,工作人员还会亲身拜访手工艺人的工作室。

她本人也运营着一个手工果酱品牌,同为手作爱好者,曾经参加过不少市集,跟摊主有一样的同理心,能够理解大多数手工艺人无力开店,很依赖市集这个平台。

她认为,“太多手工艺人没有商业思维,太过于自我,也不懂市场和推广,不会站在受众的角度去想,更不知道如何去强调手工的价值。对他们来说心态很重要,多数人只是想靠双手换温饱,少数才会去想怎样通过平台来提高知名度,真正物质上的所得在市集以外。后者在市集中成长到一定程度,就会有自己的品牌,逐渐脱离市集走向成熟。”

“杂咖”市集负责人李邦说,手工艺人应该最大化地利用市集这个平台,展示自己的作品,让更多人感受到手工的氛围,同时也让自己的手艺接地气,面对和接受市场的考验,“这方面的成功没有捷径。”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