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在这个看脸的社会,颜值高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鱼筒 发表于 2015-11-4 |4条回复 |1553次浏览

更多
一直好羡慕那些长得好看的人。能分享一下,在这个看脸的社会,颜值高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吗?
更多
丁怡 发表于 2015-11-4 01:22:46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投简历的时候附上生活照,基本都能得到面试机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桃花妹妹 发表于 2015-11-4 13:03:43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做错事比较容易被原谅。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银沙 发表于 2015-11-4 13:09:11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给别的第一印象都比较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soonl 发表于 2015-11-4 15:06:27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最近看《奇葩说》,这个辩题引起了双方的激烈讨论。颜值高不高,有时候真的很重要。不管你是天生丽质,还是后天补救的好,一张好看的脸有时候就为你打开了无数道可能在另一张脸之下无法打开的大门。

节目里有个叫颜如晶的姑娘,当被问道自己是希望长得好看还是长得聪明的时候,她毫不犹豫选择长得好看。蔡康永问她为什么,她说(大体意思是这样子的):这个问题表面上是在问你希望长得好看,还是长得聪明,其实不是。这个问题是在问你在多大程度上选择自己长得美而笨,还是丑但聪明。“我大概研究了一下,什么叫做笨。笨的特征是什么?经常搞不清楚状况的人,我们说她笨;经常做错事的人,我们说她笨;经常做错事情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的人,我们说她更笨。这就是笨的特征。我们把这些笨的特征代入漂亮的人身上会发生什么?漂亮的人真的需要很聪明吗?其实不太需要很聪明。你长得好看,在公司能获得很多工作上的便利。你做错事情,有时候也可以靠长得好看而过关。这些就是漂亮的人的好处嘛。现在如果我告诉你,我想不开,我要长得聪明。我不漂亮,但我很温柔很善解人意;我不漂亮,但我很厉害。但是,我们忽略了一点。她丑,但同时她也很聪明。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她深深的知道自己最大的短板就是丑。不管她怎么说服别人相信,但她永远安慰不了她自己。丑就是丑,而且你自己最最清楚自己丑在什么地方。”

姑且不论这段话是对是错。这里面其实有很多值得批驳的观点。但辩论引起了我的一点想法。蔡康永直接说,他觉得这不仅是个看脸的社会,而且直接是一个“看”的社会。脸是最简单的,看完脸可能看身材,看完身材看收入,总之就是看。看脸保证了我们在第一眼就可以对一个人产生好感或者距离感,是一种最偷懒、最节省成本的评判标准。我不用考你四书五经的内容,我不用问你成长环境和背景,我甚至不用跟你说话,就已经在颜值这个维度上对你进行了基本的判断。这个过程最少可能只需要0.1秒的时间。至于是否会之后形成定见,甚至偏见,不同人有不同的反映。

我觉得,看脸本身不是错。不管从改良后代的角度,还是审美的角度。看脸的人不应当成为被攻击的对象。因为前提是,我们没有说这是个只看脸的社会。才华,性格,学识,爱好,这些是你从脸上看不到的人的闪光点。它们与颜值不是一个范畴的东西。一个人丑,但她才华很好。又或者,一个人丑,但她性格很好,待人亲切。这些东西,对于不止步于颜值的人来讲,是很重要的。如果你只看脸,忽视了人的这些造化,我可以说你缺乏了很多生活的情趣,更激烈的会说,你是一个肤浅的人,一个没有脱离低俗趣味的人。人的历史进化到现在,我们有了各式各样评判的标准去评判一个人,不只局限于颜值。走的更远的人会说,即使你一无是处,无所成就,长得也比较大胆,但仅仅因为你是一个人,就是有价值的,就是值得被歌颂的。

这是一个看脸的社会吗?我们有感于生活中许许多多只看脸不看其他而简单把人论断的现象,所以得出结论说:这是一个看脸的社会。但其实,有些东西就该只看脸。又或者修正一下说,看脸是你得以做出一些选择的必要条件。平面模特,公关部门,他们在意颜值,因为人长得好看,出来的效果就不一样。有时候,不是说你长得不行就怎么怎么样,而是说,你长得好就可以怎么怎么样。

但我这里要批驳的,不是这一点。我们没有否认颜值很重要。有些行业就需要颜值,有些地方长得好看就能成事。不同事情有不同的评价标准。但问题在于,我们有时候在不该看脸,或者不该只看脸的事情上(只)看脸了,这样就造成了竞争上的不公平。如果进大学首要条件是看脸,大家会同意吗?不会。因为大学拼的是学识和成绩,或者其他非颜值的标准。不同的资源应该由不同的、多样化的分配标准。把一个标准强加给所有资源的分配,这显然不能导出一个公平的分配结果。

我觉得,在这方面亚里士多德的论述还是有一定启发性的。他曾论述一个公平的资源分配情况。比如分配笛子。什么样的人应得音色最佳的那支笛子?不是最有钱的人(至少他认为不是),不是最有权力的人,更不会是长得最好看的人。亚里士多德说,最佳的笛子应该分配给最擅长演奏笛子的人。他指出,资源的分配应该关注这个资源的目的(telos)是什么。笛子的目的是什么?或者说,笛子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就是要被人演奏。所以,只有最好的演奏家才能享用音色最佳的笛子。因为只有他才能最好的实现这支笛子本来的意义;在最佳演奏家的手中,笛子的价值得到了成全。

再来看回现实。我们说,如果把颜值归为所有资源分配的唯一标准,显然违背了亚里士多德的目的原则。因为如果把颜值放在一个不宜用颜值评判的资源上,这就是违背了资源本来的目的。学术看的是学识,医生看的是医术。学校要你是该干嘛的,不是做花瓶摆设的,是教书育人、改变世界的;医院要你是干嘛的,不是要你艳压群芳,而是要你救死扶伤。如果颜值能决定一切,这个世界就失序了,资源的目的也无法实现了。

所以,结论是说,颜值很重要,但这只应在适合用颜值来评判的领域。人的其他价值,应当由多样化的评判标准。另外,也不要把看脸的人妖魔化,看脸本身没有错。毕竟,人的多维价值需要在不断的认识、交谈和接触中才得以展现,而看脸最多只能给你更多展现内在的机会。至于里面是金玉,还是败絮,那就是后话了。


节目里还有一个观点。颜值如果天生不够,后天的帮补也是很重要的。我相信,很多人的证件照如果拿出来一看,那比高晓松长得可能还要残忍。先天的改变不了,咱可以在先天的基础上再上层楼。蛇精男说,如果一个人连自我包装这点核心竞争力都没有,那他就是真失败了。这话说的还是在理的。不说整的沉鱼落雁,最低限度要给人干净、舒爽、大方的感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