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广州情调:以前嘅木屐,依家嘅拖鞋

soonl 发表于 2015-10-8 |0条回复 |2620次浏览

更多
本帖最后由 云边雁 于 2015-10-8 11:33 编辑

QQ图片20151008112606.png

广州旧街巷

如上海人喜欢爵士乐和泡咖啡馆,广州人的情调也是有道具的,在没有了当年长堤边上大新百货公司的天台游乐场,没有了茶楼里唱曲的师娘女伶,没有了陈塘东堤的大寨和艇烟花,没有了卜九甫绸缎庄的今天,如果有人想用最简单的办法在报刊上再现老广州的风情,那么他可以去找一双木屐,让一个凹目厚唇蜜糖肤色的女子裸足穿了,在西关的麻石小巷或走或站。巷子里老人们打量来人的那些漠然的老脸,作为背景是别有一番情趣的。

QQ图片20151008112615.png

旧时广州街景

QQ图片20151008112624.png

七十年代广州

不记得是谁说的,如果上海女人是奶油蛋糕,那么广东女人就是糖醋排骨。可不,蜜色的皮肤、偏瘦的身材,都是糖醋排骨的特点。据说闹小日本的时候和解放初期,很多上海的有钱人跑去香港,那时候的上海太太们作兴痛恨那些抢走了她们男人的“糖醋排骨”,五六十年代之后,又和广东的女人一起痛恨台湾女人。那时候的广州女人,是穿木屐的,穿过街巷去买菜,静静地有条不紊地在厨房里料理膳食,总是露着干净的脚踝,利落清爽地走来走去,每走一步都伴着或安稳或轻俏的托托的声音。

QQ图片20151008112633.png

八十年代广州街头

QQ图片20151008112641.png

八十年代广州街头

其实老广州的男女老少都有穿木屐的习惯,只是男人穿着总有些邋遢相。后来他们穿人字拖,更加可怕。穿木屐也不是哪儿都能去,办正经事的时候还是要换上正经的鞋子,只是广州人随便,自己去吃饭喝茶时也就这么去了,不过,赴别人的筵席时他们还是会更衣换鞋的。外地朋友投诉说至今仍赫然看见广州人穿着睡衣拖鞋到处乱走,我就告诉他们,那些人家肯定就在附近,而且当时肯定不是去办正经事。广州人也只在他熟悉和放松的环境下穿拖鞋和睡衣,“你们就当是西关风情看吧,现在已经很难得见到了。”

QQ图片20151008112654.png

七十年代广州百货

QQ图片20151008112702.png


记得在70年代初,我渴望得到一双小木屐,终于有一天拿着奶奶给的几毛钱,跑到山货店里去,在一大堆木屐里一下就挑出了那双黑底描绿花的漆面小木屐,上面横钉着一块透明浅绿的软胶。当时比得了灰姑娘的水晶鞋还高兴,每日穿了它和邻居的一帮小孩在街上飞跑,发出一片噼哩啪啦的脆响声。那种硬底的木屐,每个小孩都有本事穿着它飞跑而不摔跤,顶多也就是跑得飞掉一只,回来捡了套回脚上,又开始飞跑起来。

QQ图片20151008112713.png

水浸街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的生活是安静的,街巷里时常飘来别家的饭香,或者是汤的鲜味。偶尔传来孩童们在巷子里追逐奔跑的声音,像鸟群噼噼啪啪的拍动翅膀,低低地飞过。然后倏地又远去了,而时光似乎也就是这样。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杂乱的民声突然消失了,就像飞走的鸟儿,从此再也没有回来。有很多你生活里熟悉的东西,都是这样,不知不觉地,消失得无影无踪。等你蓦然发现的时候,你只看到了岁月的影子。

QQ图片20151008112721.png


今天,我惊诧地回想起,那时候的我们竟然可以穿着那种木屐在大街小巷里飞跑,像一群鸟儿般地哗然掠过。隔着时间的河流,眼前依稀出现这样的场景:远处一个奔跑中的孩子,跑着跑着,忽然转过身来, 跑回几步,抬回他飞跑时飞脱的一只木屐,套回脚上,又飞跑着远去……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