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七十年前,侵粤日军喺广州中山纪念堂向中华民国投降

济公 发表于 2015-9-2 |3条回复 |25912次浏览

更多
001O6wL1zy6Om1ou0SG2e&690.png


1945年9月16日,广州中山纪念堂显得尤为庄严肃穆、威仪万千,当天,侵琼侵粤日军在此投降。投降仪式上,海南岛日军指挥官肥厚大佐脸色苍白、神情恍惚,与其他侵华日军头目一道低下了傲慢的头颅。时任广州市市长的海南人陈策在受降仪式上满心激动:家乡艰苦的抗战终于取得胜利。此时,总兵力达13.7万人(其中海南警备府49400人)的侵琼侵粤日军被迫放下武器,就地集结,等待向中国军民缴械投降。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发布停战诏书,向同盟国宣布无条件投降。获得日本政府无条件投降消息后,陆军总长何应钦根据蒋介石的指示发布命令,将中国战区划分为16个受降区,并规定了各区的受降官、指挥部队、受降地点、日军投降代表等情况。海南岛地区被划入第二受降区,该区由第二方面军司令官张发奎为受降主官。

当时,在广东(包括海南岛)的日军总兵力约137300人,除海南警备队外,其余兵力均属于南支派遣军第二十三军系统,司令官为田中久一。当时在广州市区的日军有第二十三军军部及其直属部队和独立第八、第十三步兵旅团及第二十三混成旅团。

而此时张发奎所指挥的六个军,除第五十四军、第八军尚在黔桂道上外,四十六军及新一军正加紧反攻雷湾。据《广东受降纪述》记载,张发奎当即命令,“参加雷湾攻击的新一军解除作战任务,集结于广西玉林贵县地区,准备开往广州接受日军投降”。

为防止各地伪军在日本投降后陷于混乱状态,张发奎积极部署安抚政策,令各部“于现地集结待命”,“负责各驻地之警备,维持秩序,以赎前非”。

即使这样,在受降部队尚未到达以前,广州也曾一度陷入极其混乱的状态。伪军和汉奸大肆活动,到处标封房屋,抢劫物资,敲诈勒索,并擅令日宪兵缴械,引起双方武装冲突。

为了使广州受降工作不至于出现差错,当年8月21日,张发奎和美军联络部博文将军,一起由南宁飞往湘西芷江,参加初步受降协商会议。据张发奎记述:“日投降代表副总参谋长今井武夫等六人,乘一架棕绿色、两翼末端拖着两条红色布条,有特别标志的飞机,在我盟机的监视之下降落于芷江机场。他们的沉默与忧郁,代替了骄纵的表情,他们在南京的昂首傲慢,已如羔羊俯首驯服了。”24日,张衔命返南宁,并当即拟定受降及接收计划的《步骤要领》。

9月7日,新一军的先头部队进入广州。广州前进指挥所主任张励一面令新一军军长孙立人统一指挥所有广州部队,包括徐光英的别动军和伪军等,分驻市区各要点,对日军的移防集中实行监视;一面令广州日军先行集中于南石头及芳村花地一带,候令缴械进入集中营。

在新一军控制了广州之后,张发奎采纳张励建议,决定于1945年9月16日在广州中山纪念堂举行日军投降签字仪式。据档案资料记载,张于前一日率领司令部全体官兵乘飞机降落在白云机场,并在广州城举行了隆重的入城仪式,沿途市民张灯结彩,夹道欢迎。

据《广东受降纪述》载,1945年9月16日,中山纪念堂内外布置一新,入门处高挂一副对联:“驱逐敌虏,重整山河”。门额上高悬一个巨大红色“V”字,还有高举火炬的自由女神像。中、美、苏、英四国国旗随风飘扬。外门亭北侧大拱门与纪念堂正门之间,铺设的长地毯径直导入中山纪念堂内。

上午10时左右,受降司令官张发奎端坐中山纪念堂礼台正中,参谋长甘丽初和美方博文将军分坐两侧,广州市市长陈策等高级官员则依次坐于两旁,到场的各机关团体代表等共183人。日军投降代表第二十三军司令官田中久一及参谋长富田少将,海南岛日军指挥官代表肥后大佐向受降官鞠躬致敬。

7ef3b61ea8d3fd1f68d8e966314e251f94ca5f15.jpg


随后,作战处处长李汉中开始宣读“国字第一号命令”,并由翻译员以日语宣读。该命令规定:日军受令后,应即就现集中地,依我方指定之仓库,按先重武器后轻武器之顺序,自行卸下一切装备,纳入仓库……日军卸下武器后,依原部队建制,徒手进入指定之集中营,以战俘身份听候处理;田中久一及各部队长即解除指挥权,田中久一改为日俘官兵善后联络部部长等。日寇代表垂头聆听,神情沮丧。这是自甲午战争51年来,日军代表首次坐在战败者席位上听候中方命令。

宣读完毕后,日军代表田中久一便在投降书上签字画押,旋即被带出会场。据张发奎在《抗日战争回忆录》中描述:“田中久一很沮丧、阴沉地聆听我下达命令,继而战栗地签署了降书。站在面前的敌酋,他们的内心是悔悟,抑或是愤恨,我固无从推知,但我看到的,是玩火者的悲哀,玩火者的收场”。中山纪念堂整个受降过程仅40分钟,时间虽短却宣告了琼粤八年抗战的胜利。

58db7b3ca6340023a3927f9a0e1d547d.jpg


此后,广州日军于9月23日开始解除武装,29日进入南石头、石涌口、白砚壳等集中营。源潭、新街之日军独立第八旅团则于10月10日进入芳村集中营。大良、东莞、雷州半岛及海南岛各地之日军,亦自9月27日起至11月中旬止,先后缴械集中完毕。当时日军缴出大小武器等约17万余件。

在中山纪念堂受降仪式上,日军投降代表田中久一是华南头号战犯,被称为“华南之虎”,对华南地区犯下了累累罪行。

田中久一是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铁蹄所过之处中国军民惨遭摧残。据记载,1938年9月,日军大本营准备进犯广东,田中久一因熟悉华南地区情况被调任新组建的第二十一军参谋长。紧接着,田中久一出动飞机百余架,对广东各地进行狂轰滥炸。在其疯狂轰炸下,广州很快沦陷。琼崖抗日武装力量也曾遭其荼毒,1940年12月,田中久一所领导的第二十一军袭击美合地区,造成100多名游击队员遇害。抗战后期,田中久一开始担任第二十三军军长兼南支派遣军司令,1944年2月,兼任香港总督。

田中久一在中山纪念堂签署投降书之后并未被认定为战犯,而是被指定为“日军官兵善后联络部部长”。直到国民政府发布法令,规定凡属一个战区以上的日军指挥官,均以战犯论处,此时才被认定为战犯。据《广州抗战纪实》载,1946年5月中下旬,国民党广州战犯军事法庭正式对华南头号战犯田中久一开庭审判,法庭还依据国际惯例为其配备了辩护律师。法庭上检察官历数他在中国累累血债,但田中久一却推脱罪责。

1947年3月17日,作恶多端的“华南之虎”在流花桥刑场被枪决。是日,广州市万人空巷,市民争相观看。
更多
牛得草 发表于 2015-9-3 09:33:54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田中埋在刑場附近的屍骨,八十年代被日本人挖出來專程運送回國。那時那裡已經是廣州火車站和流花賓舘所處的繁華地帶,日本人竟然能在毫無標誌的情況下準確地找到屍骨,對比下國軍抗戰烈士墓園的情況………
来自: 微社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逆天行 发表于 2015-9-3 14:11:59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抗日勝利地點喺廣州  標誌性建築物係中山紀念堂  人物派系係民國
我都唔明關北京  天安門  G黨 咩事
真係莫名其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云边雁 发表于 2015-9-3 23:54:35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