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惨烈,1937-1938年,入侵日军轰炸广州平民14月(组图)

狂乱的人 发表于 2015-8-25 |1条回复 |2704次浏览

更多
本帖最后由 云边雁 于 2015-8-25 15:39 编辑

QQ图片20150825152059.jpg

1938年4月4日,广州西村粤溪乡南桂里被炸死的村民卢林氏尸首分离。

QQ图片20150825152109.jpg

1938年4月8日,广州西村上步乡被炸死的女童陈细妹。

QQ图片20150825152118.jpg

1938年8月8日,广州旧部前被炸民居,许多居民被埋在砖瓦下。

QQ图片20150825152126.jpg

1938年10月21日下午3时30分,日军侵占广州市政府,广州沦陷。

       66年前的今天,日本侵略者的铁蹄全面踏进广州,广州从此沦陷在日军的淫威之下。为了警醒人们永远记住这段灾难历史,杜绝和防止悲剧的重新发生,通过至今仍然健在的当年深受日本法西斯战争之苦的历史见证人、“日机轰炸广东历史专题研究”的著名学者,揭开尘封的记忆,向广大读者再现这一段不能忘却的历史。

  那是1938年的夏季,当时我在广雅中学读初三,为了躲避日机对广州接连不断的大
轰炸,广雅中学被迫迁到顺德碧江。一个星期天的中午,我回到广州的家时,发现沿途所见商店民居与上星期相比又少了一大片,心情十分沉重。路过母校———广州市市立第64小学时,更是心绪难平,当时,整座校园的课室已被日机的炮弹轰为平地,剩下校门的半个招牌和一扇挂在空中摇摇欲坠的窗户。———欧初

  轰炸是那场浩劫最惨痛的记忆

  炸中民房无辜百姓尸首异处


  见证人:陈恩(83岁,当年广东青年抗日先锋队党组书记)

  “轰炸,是经历那场浩劫的广东人心灵上最惨痛的记忆,日机轮番轰炸给心灵造成的伤害伴随了我的一生!”83岁高龄的陈恩老人回忆,为了切断香港进来的军需物资的补给,广州沦陷前,日军对广州进行了长达14个月的惨绝人寰的野蛮轰炸。

  陈老当时在中山大学附中(现文明路鲁迅博物馆)读高二,参加了广东青年抗日先锋队(简称“抗先”)。陈老记忆最深的一次轰炸发生在1938年5月,那一天广州突然响起警报声———日机又来了!学生和群众迅速躲进中大附中旁的防空洞。只听“轰隆轰隆”几声巨响,炸弹落到学校附近民宅。连片民居瞬间被夷为平地,瓦砾下埋压着不少躲避不及的市民,顿时火光冲天,哭喊乱成一团,许多百姓尸首异处。

 家变废墟母亲携妹流浪街头

  见证人:欧初(84岁,当年珠江纵队第一支队支队长)  
   
   “日军轰炸次数愈来愈密集,每星期我都带着沉重的心情离开广州的家,回到寄宿的学校。”84岁高龄的欧初,见证了在日机长达一年多高密度轰炸下广州城的每一次变化。

  欧老说,那时,他家住黄沙大道居安北街6号一楼。他好几次在星期天遇上日机突袭广州。由于日机几乎是天天轰炸,每次又都来得突然,许多百姓来不及躲进防空洞,只能躲在像爱群大厦的高楼底层。

  “有一个星期天回来,我却再也不能回到自己的家了,放眼望去,那位于居安北街的家已经和周围被炸平的瓦砾连成一片。我的母亲和小妹也去向不明。”他着急得冒着日机轰炸的危险满大街寻找,最后在六二三路一个骑楼建筑物的底层地下找到她们,满身泥污的母亲缩在角落里流泪,怀里紧紧地搂着被吓懵的妹妹……

  出乎意料日军从惠州登陆  
   
    见证人:杜襟南(89岁,当年广东省委青年工作委员会干部)  
   
    在广州淘金路杜襟南家的客厅茶几,摆放着一大叠沦陷期的日记。89岁的杜老是记者采访广州沦陷历史见证人中年纪最大的长者。这段难忘的历史都真实记录在他的日记里。

  “1938年7月,我报名前往清远参加国民革命第4路军修筑国防工事。”杜老在日记中写着:“国民党判断日军会从北方南下攻打广东,所以在粤北大修防御工事。没想到日军居然从惠州登陆,不花什么力气就占领了广州,而这个时候我们的工事却还没修完!”

  广州沦陷后大火连烧数天不熄

  日军见人就杀见房就烧


  见证人:高波(84岁,当年东江纵队电台干部) 

 “突然间空中发出一阵刺耳的‘呼呼’响声,由远而近响彻整个惠州城上空。很快传来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炸弹冲击波震裂了课室的玻璃窗。”84岁的高波清晰记得日军侵入惠州的瞬间。

  1938年10月12日的大清早,17岁的高波在惠州省立第三中学读高一。他说,听到轰炸声后蜂拥出课室的同学都吓呆了:紧挨学校的水东街一带硝烟弥漫,商店和民房被炸得碎片满天飞,密密麻麻的炸弹还继续从低空飞行的日机抛出。学校被迫宣布停课,同学们纷纷往家里跑,沿途听到的都是炸弹爆炸声,看到的都是燃烧的烟雾。

  “日军的登陆目的就是进攻广州,打通粤汉铁路!”高老回忆说,日本人沿途见人就杀,见房就烧,他家的房子也被烧了。倾城百姓踏上了流亡之路。

  7万人火炬游行保卫广州  
    见证人:陈恩(83岁,当年广东青年抗日先锋队党组书记)


  10月19日晚,“抗先”全体队员参加了7万人的保卫广州火炬示威大游行,队伍在中山纪念堂广场集合。当时,国民党官员多数撤离了。深夜,老百姓挑着箱箱柜柜拉家带口涌向码头,坐船逃难。20日晚上几百名由学生、工人、店员和教职员组成的“抗先”骨干向佛山撤退。队伍向三水铁路方向挺进,之后又分开向粤北、粤中和粤西挺进,抗日爱国火种在广东各地播散开。

  沦陷前夕百姓举家出逃

  见证人:欧初(84岁,当年珠江纵队第一支队支队长)
  
    10月20日是广州沦陷前的最后一天,广州沿江路长堤码头挤满准备流亡的市民,几乎所有的大电船和小舢板都超载了,很多人只好改为步行。广州往西往南的道路上都是身背简单行李、举家出逃的百姓。第二天下午,日军侵占了广州。广州沦陷后,大火连烧数天不熄。

  当时有一家报纸这样描述沦陷前的情景,“凡是可能逃的都逃了,一座很热闹的城市顿时像死去一般……街上两旁的店门都关了门,行人又是很稀少,脸上都表现出慌张的神情,行人头上戴着的并不是帽子,而是钢盔……”

  广州最繁盛的街道,全被炸成瓦砾场了,文化街的永汉路、惠爱路、长堤,每走十步不是一堆焦土和残砖,就是一排炸成碎片压成血浆的尸块。……路中散碎着人的肉,毛茸茸的小孩的头盖,灰黄色的脑浆,炸飞到十几步远的紫蓝色的肚肠。

  街上尽是半疯狂状态地号哭着的失去了丈夫和儿子的女人,尽是装在运输汽车上的一列列的白木棺材,残砖碎瓦,被烧焦了民房,炸弹片,一排排的用芦席盖着的尸首,和由红变褐,由褐变黑了的血迹,晚风吹过来,空气中充满了火药气和血腥……———夏衍《广州在轰炸中》

  轰炸无辜平民 违反海牙公约

  官丽珍(中G广东省委党史研究室研究员、“日机轰炸广东历史专题研究”的著名学者):当年日本人曾经对轰炸作出只针对军事设施和战斗人员的辩解,战后至今,日本右翼势力仍极力否认侵略中国的事实,编出的历史教科书更是满纸谬论。其实,日本人长达14个月对广州的狂轰滥炸,并不是针对军事设施和战斗人员,而是对准当地百姓。

  日军轰炸广州这个“不设防”城市,严重地违反1907年的《海牙公约》。因为当时的广州是个没有军队防御和军事设施的城市。在广州市档案馆,有一份1938年《广州市被炸点标示图》档案,上面用蓝色标记印下密密麻麻数百个圆点,标示从1937年8月31日开始至1938年8月9日一年间日机炮弹的投弹地点,日机对准的目标几乎集中在现在广州的东山区、越秀区和荔湾区等地,这是当年广州人口最稠密、商业最繁华的地段。

  根据广东省、广州市等档案馆馆藏资料的综合统计得出,为了侵占广东,日军从1937年8月31日首次空袭广州起至1938年10月21日广州沦陷,共对广州市进行了长达14个月的狂轰滥炸,其轰炸密度仅次于当时的陪都重庆。空袭广州的日机共有近百批900多架次,共炸死居民6000多人,砸伤近8000人,毁坏房屋4000多间,毁坏船只近百艘。其中规模最大、使广州损失最为惨重的是1938年5月、6月间的大轰炸,仅仅一个多星期,日军共出动飞机14批100架次,广州成为瓦砾与尸骸相互堆积的破烂城市。

  日军进入广州后,铁蹄所至,财物成为灰烬,村庄成废墟,人尽变鬼魂。1937年11月24日广州公布的人口共有121.6万人,到1943年9月15日,全市只剩64.3万人,人口减少了将近一半,其中相当部分是被日本飞机炸死、遭日本军队屠杀或折磨死的。从1937年8月31日至1941年底,广东共遭日机19281架次的轰炸,投弹33857枚,死伤18991人。

  (本专题得到广东省档案馆和广州市档案馆的鼎力支持,特此感谢。)

  (策划/黄卓坚、江小川 撰文/本报记者黄丹彤、李桂文 本版图片提供/通讯员钟鸣、卢国桐记者黄丹彤)
更多
使君子 发表于 2015-8-25 16:21:20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据一位清远籍国军老兵的回忆: 广东最打得,最捱得的兵,出在"下四府"(粤西); 北江同西江兵一般般,中规中矩; 潮州兵较投机,易走佬; 客家兵因"女耕男读"模式,男读书机会较多,易入军队高层; 最渣屎系广府珠三角,几乎无抵抗力量,盛产汉奸伪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