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談廣東方言的格律詩

可乐鸡翅 发表于 2015-7-30 |1条回复 |974次浏览

更多
t01f8cedbabf3e7b384.jpg


作者:方寛烈

詩的起源本來就是用口語發音,隨便唱出心裏所要表達的意念,用來發洩情感鬱積的方法。後來為了便於記憶和流傳,逐漸加以字句的規律排列,句末的押韵叶音,而變成朗朗可誦的口頭詩。跟着文化的進步,文物工具的發展改革,從甲骨、竹簡、帛書,到紙筆毛筆,已達到流傳各地的條件,再經歷代詩人的修改創作,於是從古代的口語民歌,演變為傳統的格律詩詞,再進而為現代的新詩,成為我國文學上重要的一環。

談到地方方言和格律詩的關係,我們不妨從《詩經》說起。孔子把古代各地流行的民歌,編刪成三百零五首,他的方法是綜合當時民間通行的口頭歌詞,選擇較有意義的,分為風、雅、頌三大類,編成《詩經》。在這三百首裏面,當然包括各地方言的作品,因為迄今一些地域方言早已失傳,因此當代不少學者,需要考證查核的方法,把難懂的詞句加以詮釋,才明瞭原詩的意義,亦窺到二千年前民間語言的演變。

直到宋代詞人黃庭堅,除採用一般文體填詞之外,曾試用他本身江西分寧(今修水縣)的土語填詞,可是由於區域性所限,使用這土語的人不多,流傳不廣,但亦可以算是方言文學的一種創舉,試抄錄他三首詞,作為參考:

歸田樂令
引調得、甚近日心腸不戀家。寧靜地、思量他,思量他。兩情各自肯,甚忙。意思裏、莫是賺人唦。噷奴真個,共人 。

望遠行
自見來、虛過卻、好時好日。這訑尿粘膩得處煞是律。據眼前言定,也有十分七八。冤我無心除告佛。管人間底,且放我快活。便索些別茶祇待,又怎不過偎花映月。且與一班半點,只怕你沒丁香核。

少年心
心裏人人,暫不見,霎時難過。天生你要憔悴我。把心頭從前鬼,着手摩挲。抖擻了、百病消磨。見說那廝脾鱉熱,大不成我便與拆破。待爽時,鬲上與廝噷則箇。溫存着,且教推磨。

黃山谷用俚語入詞,是一種大膽的嘗試,大概他認為詞是長短句,字數比較自由,內容也不用像詩那樣嚴肅,因此不妨用口語入詞。上面所舉幾首作品,可以說是他有意突破傳統文體的試作,可惜用了太多罕僻的字句,由於地區性限制,外省人不能懂,演變迄今,相信連今天的江西老表亦不一定解得呢。

不過這亦算是地區性方言文學之一,收在他集子裏,流傳下來,留作後人研究的資料。

三十年代著名的語文學家郭紹虞,認為五言古詩是從漢代民歌童謠演變而成,他的結論是,文字只是語言的代表,說什麼話,寫什麼文;口頭怎麼說,筆底怎麼寫;文字語和聲音語,不應該有所分歧。

他又認為方言文學可以提倡,尤其是吳語粵語,都佔有比較廣大的區域,他說:「如果把它毫無隔膜地表達出來,可以充分顯示他們的性情面目,方言文學就可成為嚴肅的正經文學了。」他又舉出當代人魏涼用吳語譯《詩經》的〈齊風.盧令三章〉:

張家阿哥
琳瑯琳瑯狗來哉
張家阿哥轉來哉

阿哥生得好身材
心腸軟得像米飯

琳瑯琳瑯狗來哉
張家阿哥轉來哉
阿哥生得好身材
頭髮曲得像柴爿

琳瑯琳瑯狗來哉
張家阿哥轉來哉
阿哥生得好身材
鬍子濃得像煤炭

(原詩)
盧令令,其人美且仁。
盧令令,其人美且鬈。
盧令令,其人美且偲。

郭紹虞說:照原來的情調可看出方言文學可以媲美以前的雅言文學,更可看出方言文學是針對着現實寫作的最便利最愜當的工具。

上面所錄的詩詞是用江西土語和蘇州方言的作品,證明文學創作並不一定要使用傳統的文言文,如果用區域性的方言一樣有可取的地方;現在就談談用粵語方言寫作的格律詩吧。

我國地廣人稠,各地的語言音調,自有不同,詩歌本以押韵咏唱為主,當然需要有一種格律規範,作為原則。秦漢以前大抵用四言五言,不需平仄對偶,規限較寬;隋唐以後,以詩取士,詩體有了定型,像五七古、五七律、五七絕,以及排律之類,並採用漢音文言韵腳,宋代的詞,更以詞律詞調,分成各種詞牌,字句平仄押韵,要照譜規定,詩人詞客,各揚所長。

民國以來,廣東文人輩出,像梁啟超的提倡淺白文體,黃公度的倡議「我手寫吾口」,可是他們仍用文言作詩,他們之後卻有一些廣東詩人,認為用廣東方言入詩,才有風味,民初詞人廖恩燾就喜歡用這方式,作其文字遊戲,雖然知道這類詩難登大雅之堂,但在文字運用方面,廣東語言確有妙趣橫生,形容畢至的地方,大可自成一格也。

他的好友胡漢民曾和他唱酬,不過《不匱室詩》沒有收入粵語詩,廖恩燾卻刊有《嬉笑集》一冊,流行較廣。現在把各家所作粵語詩和有關資料,分別臚列,可作文壇掌故。


(一) 廖恩燾的《嬉笑集》

廖恩燾別字鳳舒,號懺庵,廣東惠陽人,民初曾任駐古巴公使,晚年隱居香港。他是革命前輩廖仲愷的哥哥,仲愷亦能填詞,著有《雙清詞草》,曾作一首〈賀新涼〉詞,〈題大兄懺庵主人《粵謳解心》稿本〉原詞是這樣:

「諷世依盲瞽,一聲聲,街頭巷語,渾然成趣。香草美人知何託,歌哭憑君聽取,問覆瓿,文章幾許。瓿 繁絃齊競響,繞樑間,三日猶難去,聆粵調,勝金縷。

曲終奚必周郎顧,且傳來,蠻音鴃舌,痴兒騃女。廿四橋蕭吹明月,那抵低吟清賦,怕莫解,天涯淒苦。手抱琵琶遮半面,觸傷心,豈獨商人婦,珠海夜、漫如故。」

這詞讚恩燾所撰的粵謳,「繞樑間,三日猶難去」,可見恩燾是粵謳能手,那麼用粵語作詩,自然更能得心應手了。

廖恩燾不特長於粵謳,填詞方面,更屬高手,抗戰勝利後居香港,和劉伯端、羅忼烈、王韶生等組「堅社」,填詞唱和,自得其樂,他的詞集《捫蝨談室詞》,格調頗高。

至於他那本遊戲文章的《嬉笑集》,是他早年用粵語寫就的七言律詩,體裁平仄都依照格律,運用自如,蔚然成章。內容分「漢書人物分詠」、「金陵雜詠」、「史事隨筆」和「信口開河錄」四類。自序亦是用廣東俗語寫成,滑稽突梯,令人忍俊難禁,不妨把它錄下:

「蓋自過河卒仔,提倡白話教科,串戲師爺,結束黃疤射利,廣東音特別,外江佬劃耳埋牆,外江音更差,廣東佬開喉撞板。共你講多嘥氣,成班闌咁泥,惟有招銘山半面琵琶抱嚟,靚密解心唱到夠,呂拔湖八股文章講起,秀才笑口合唔埋。眼軌轉風,毛管出火,隻隻山歌對答,既客家村,枝枝河調流傳,又水鬼,監人賴厚,索油躉鬼咁滋油,夠佢褸幽,鍊體操魄不附體。點似不時拈本讀,咪怕蛇春咁長,立刻消啖痰,明知狗屁係辣,拜佛先睇佛面,賣花總讚花香。作者珠海餘生,住近柳波涌畔路,見過泮塘皇帝,微臣足領尿褒,充埋大良斗官,老友慣打牙較。排啱廣嗓,諦成律詩,一片婆心,唔算踱西遊怪記,幾番公認,就算補北窗瑣言,冇西摩囉拍柵肉酸,比亞運洗鑊乾淨,能聞能舞,非屎桶中關帝把刀,或掘或尖,任腦袋裏董狐枝筆,是為序。
己丑孟夏珠海夢餘生撰於香港寓園影樹下之捕風捉影序。」

按己丑年是一九四九年,當時廖恩燾住在灣仔半山區堅尼地道二號。過河卒仔指主張白話詩的胡適,胡自稱是過河卒子,有進無退。泮塘在廣州西郊,盛產蓮藕菱茭之類。招銘山即招子庸,善粵謳,以〈客途秋恨〉一曲成名,著有《粵謳》一書。

《嬉笑集》又刊有廖恩燾的跋文,記述成書經過:「己未年與胡公展堂在橫濱,旅居無俚,讀漢書下酒,盱衡古今人物,有若合符節者,戲成廣州俗語七律若干首,展堂為擊節,慫恿付梓。三十年來,求存散佚。頃就朋輩文酒,資為談柄,或記憶所及,摘錄十之四五,再補新作,書之於帙,見者傳播,索閱紛來因序而付諸排印,不足登大雅之堂也。」

按己未是民國八年(一九一九),廖恩燾和胡漢民旅居日本,閒中無聊,用粵語作詩,咏論漢代人物,據跋文所載,胡只是讚賞而已,亦許間中唱和一二首,卻沒流傳。

這裏摘錄《嬉笑集》裏面幾首較為詼諧的作品,讓我們欣賞:

蘇武
麒麟犽後生哥 磨利張刀去講和
狗屁檄文攻鼻辣 龍頭拐杖甩毛多
既然飲奶都能飽 使乜吞冰得咁傻
精仔亞陵唔識趣 偏偏提起個番婆

韓信
單單婆乸眼睛開 棍咁光時冇睇衰
點忿低頭捐衭 分明打手上雷台
相爺趁勢吹多句 老將登時震起嚟
咪估書錐唔識相 果然黑狗就當災

范增
老貓燒剩幾條鬚 悔恨當年眼冇珠
濕水馬騮唔過玩 爛泥菩薩點能扶
明知屎計專兜篤 重想孤番再殺鋪
一自鴻門佢錯過 神仙有蔑亦難箍

嚴光
釣魚釣得咁沙塵 褸塊羊皮重幾斤
皇帝孖鋪真濶佬 先生反瞓係星君
偶然被開口 有箇開窗屹起身
慌到鼻歌窿冇肉 原來佢會睇天文

叉麻雀
買齊幌子當孤番 跌落天嚟幾咁閒
拚命做成清一色 絕張摩起大三翻
尾糊整定輸家食 手氣全憑旺位搬
邊個龜公唔好彩 十鋪九趟畀人攔

上面幾首詩,用「捐褲浪」、「老貓燒鬚」、「慌到鼻哥窿冇肉」的形容,真能點出粵語的妙處。對偶方面,用「濕水馬騮」對「爛泥菩薩」,「清一色」對「大三番」亦十分貼切,妙不可言,廖恩燾真是作粵語詩的高手。甚至他在八十四歲生辰那天,仍用粵語作了首自壽詩,真是老興不淺。詩末句指的是當時香港紳士冬天喜歡載的英國羊毛氈帽。

「壽桃歎過廿多年,姜太公還讓我先。笨伯近來身要憑,老婆好在腳唔纏,詩吟幾句天之籟,日食三餐海上鮮,真冇睇頭班咁戲,執番埋頂狗毛氈。」


(二)《飲冰室文集》所記的粵語詩

梁啟超的《飲冰室文集》卷四,記錄有清末某學究所寫的一首〈賦得椎秦博浪沙〉五言排律(從前考秀才除了作一篇八股文之外還要一首排律詩),排律是除開頭兩句最後兩句外,其他各句都要成對,這詩也寫得有趣:

幾十多斤鐵,孤單一個人,攔腰掟過去,錯眼打唔親,野仔真行運,衰君白替身,差點變成鬼,快的去還神,凶手當堂趯,差佬到處尋,亞良真正笨,為咁散清銀。

還有一首〈垓下弔古〉的七律:

又高又大又嵯峨,臨死唔知重唱歌,三尺多長鋒利劍,八千靚溜後生哥。
既然稟性爭皇帝,何必頻輪殺老婆,若使烏江唔鋸頸,漢兵追到屎難痾!

兩首詩都寫得不俗,「野仔」對「衰君」,「變成鬼」對「去還神」亦妙。


(三) 羅忼烈的〈粵語竹枝詞〉

曾任香港大學中文系教授的羅忼烈,是一個詩詞曲高手,著有《兩小山齋樂府》、《詩詞曲論文集》等多種。晚年移居加拿大,一九九七曾寄給我一些詩詞近作,像〈香港風情北曲〉七首,〈粵語竹枝詞,溫哥華見聞〉十首。〈香港風情〉七首我已把它編入《香港詩詞紀事分類選集》一書裏面,現在轉錄他的〈粵語竹枝詞〉讓大家欣賞:

處處人家鋪地毡 入門記得除鞋先
可憐座上西裝友 個個變成赤腳仙

西洋名字最趨時 愛媚蘭絲又麗絲
試向唐人街上叫 一呼百喏不為奇

不識爹娘漢姓名 卻無勾鼻與藍睛
只因不懂家鄉話 人說阿濃是竹升

搖旗吶喊作孤臣 烏合成軍數十人
等是有家歸未得 可憐無補費精神

殿中菩薩垂瓔珠 架上宗師披破襦
若問兩家誰富貴 當然佛祖勝耶穌

摩中小食一攤攤 一頓五文幾噉閒
熱狗不如咕嚕肉 老番也愛吃唐餐

新編球隊號灰熊 馬大牛高好陣容
遠近投籃都失準 十回征戰九回凶

安排家小便抽身 畢竟香江好搵銀
如果乘機包二奶 不妨長作太空人

街頭巷議小兒科 無事生非話一籮
何以噪音停不得 烏鴉不及議員多

羅忼烈移居加國多年,據他說頗適合退休生活,定居溫哥華市是加拿大卑詩省的首府,亦是香港移民最多的城市。他這些詩,不妨略加說明。第四首的「竹升」是廣東人叫竹桿的別名,一般在外國出生的華裔青年,都自稱是外國人,高人一等。可是在老一輩華僑眼中,認為他們對中西文化都沒有切實的了解,外表雖然不錯,內裏郤兩頭不通,像竹桿一樣,因此給他們起個花名叫「竹升」。

第五首說大陸流亡海外份子,人數不多,卻經常在街頭遊行,高呼口號。第七首「摩」即英文MALL,(比市場MARKET較大的兩層建築物)美加各地郊區小鎮,多興建這些綜合式商場,分賃給各項各業的店戶,經營飲食日用品書店之類,住宅區居民每駕車到這裏消費。第九首說香港移民把家眷留在外國,自己卻返港就業,因為香港收入多、稅項少,來往要乘搭飛機,被稱作「太空人」。


(四) 慕容羽軍用廣東話填詞

香港資深作家慕羽軍,原名李維克,又名李影,年青的時候已投身報界,在廣州任報紙編輯,擅寫小說,又精於舊詩詞。七十年代至八十年代在香港《星島日報》和《東方日報》分別用筆名「海濱詞人」和「庚黃」以粵語每天填詞一闋,諷詠時事,奇趣妙生。尤其是有關社會怪態,黃色新聞,更能抵死刻劃、入木三分。蒙他把所作數百闋影印相贈,讀後令人回味無窮,深感以詞諷世實屬創舉,而且文筆渾熟,揮灑自如,相信從來用粵語填詞的,數量之多除他之外更無別人,這裏隨便摘錄幾首都是水準之作。

西江月 捕獲鹹蟲
身狹鹹書一袋,經常出沒葵涌,強姦非禮趙完鬆,無端週圍咁貢。警察暗中監視,卒之發現行踪,睇來佢實係鹹蟲,花廳應坐到慒!


南歌子 筆灰騙局
改得芳名悄,召來老襯多,編成身世淚婆娑,紙上金錢情愛終歸要煞科。尋到郵箱主人才知白霍哥,藉名徵友已非初,還有經售淫相賺到笑呵呵!

謁金門 港客滯澳門

咁滯口,遊澳無法可走,船票一張索三舊,如何夠佢扭?偏逢洗袋之後,押表亦砌唔夠,濠江舉目無親友,呢番點善後?

臨江仙 天橋翻車
行走天橋亦天險,翻車事件堪驚,倘然扑直演身輕,翻埋平地上,惟有掉鈴鈴!已見幾宗新舊例,豈關技術唔靈?諗來都係失魂精,神遊太虛府,魂斷水門汀。

南鄉子 電視
電視亦加鹽,睇落當然好肉酸,晚飯一家同睇野,牙煙?何解有衫都唔穿?孩子眼兒圓,鏡頭映到似擺船,到底床中人做乜?該尊!電視機前要落簾。

慕容羽君又錄示「滿江紅」長調一闋,題目是〈選美吹淡風〉,更妙不可言!

歲歲佳人,掠到盡,再來點得?談選美,一連幾鑊,精英盡出。再搵舊人來獻世,鏡頭之下曾相識,縱改名換姓再參加,尤核突!培新血,要時日,寬限制,降素質,唯提高奬項,方有吸力,又怕荼薇花事了,無鹽嫫母乘虛入,到頭來,選出嘅芳姝,鹹兼濕!

按香港每年由無線和亞洲兩個電視台,選出香港小姐和亞洲小姐,辦了多年,質素日下,只有放寬限制,近年更有年逾四十的徐娘,報名參加,正如詞裏所說:「無鹽嫫母」,真令人目不忍覩!


(五) 陸文英、陳荊鴻、陳桂權、張艾的粵語詩

陸文英原籍廣東南海,抗戰前在廣州共和報當編輯,又辦時事通訊社,任社長。能詩文,擅辭令,被稱為廣州報界八大仙之一。有一回因兩位老友為詩句爭論,他居中做和事佬,事後戲用廣州話寫一首律詩,也相當妙:

「兩老猶似細佬哥,一時高興撚哩囉,忽然頂頸呼勾臭,累到知心去拍和。既是無恭何用谷?不妨有屎大家屙,千古奇聞詩作怪,論交應及海鹹河。」

廣州淪陷後陸文英居香港,在麗澤女子中學任中文教師,一九六九年去世,著有《陸文英先生詩》。
一九五四年四月十三日廖恩燾在香港逝世,他的好友詩人書法家陳荊鴻,依廖的八十四歲自壽詩體,作一首粵語詩追悼他:

「壽桃食過幾多勻,百歲牌坊叫得聞,嬉笑吟來興粵語,外交派去講番文。老婆誇口唔纏腳,國事擔心懶濕身。有乜睇頭班咁戲,不如拍手就鬆人。」

寫得不錯,尤其是「拍手鬆人」形容得妙,不過因為用俚語,沒有收入陳所著的《蘊廬吟草》裏面。

最近友人林蔭兄,轉贈一冊張艾所著的《浮世吟繪》,張艾筆名「綠雲」,是香港著名的小說插圖家,本書出版的時候,他已八十四歲了。退休在家。料不到他既能畫又能詩,詩句淺白可誦,畫裏每一幀畫賦詩一首,切題切意,各有佳處。試摘錄幾首用廣東俗語所寫的詩:

計劃
計仔多多咪當真,度來度去發炆嗔,通書一部睇唔老,岔路多條最壞神。勒住個蘿來吊頸,稔埋脫殼免傷身,雖然未算蠶蟲計,仍怕隨時會累人。

唔岔老
真鬚刮去換磁牙,僥倖而今眼未花,腰骨看真仲冇直,腳頭一假只能爬。唔同小子爭成果,尚有閒心去飲茶,幾十歲人抬慣亭,故將死蚧當生蝦。

炒外幣
猶記當年一千七,人人面孔如來佛,今炒外幣亦相同,早晚行情吼到實。斬吓眼睛撈粗野,岳高頭殼賺幾筆,明朝風險將如何,未便大聲喊得失。

這首詩用仄聲押韵,比較特別。「一千七」指當年恒生指數由七百點升到千七點,炒股票者皆大歡喜,面露笑容。

上面所錄各家的詩體,不外七律、七絕排律這幾種,這裏有一首五言律詩,是廣州詩人陳桂權所作,題為〈敬酒〉

一盅又一盅,敬酒最陰功,量小難招架,飲多會亂籠;醉貓劏白鶴,老雀擺烏龍!至怕車輪戰,點能詐耳聾?

對仗工整,切題傳神,可以算是壓卷之作呢。

綜覽上文所引錄各種土語詩詞,可以看出江西土話和蘇州話作詩,都不及粵語的普遍。廣東俗語變化多端,歇後語和典故又相當多,形容詞更特別有趣,把它寫成格律詩詞,在廣東人或通曉廣府話的人讀來,不只會發出會心微笑,有時更能使人哄堂大笑的,我認為在通俗文學上面廣東方言的格律詩,該有存在的價值吧。
更多
硬派吉普 发表于 2015-8-2 15:45:15 (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
好有意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