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文化,阅观点,悦生活……
街巷探秘:讲古佬带你品味隐藏于羊城老街巷的传奇故事
发新帖
详细内容

香港拟在深圳对岸建超级殡葬城遭深圳居民反对

hay0726 发表于 2015-7-1 |0条回复 |1843次浏览

更多

        继香港垃圾填埋场臭味飘到深圳后,香港又拟在深圳河一岸建超级殡葬城。刚结束不久的深圳市两会期间,罗湖区南湖街道党工委书记、办事处主任,市人大代表梁锐提交了《关于协调香港拟在沙岭兴建“超级殡葬城”的建议》提案,正式将该问题反映到市政府层面。此事的背景是,今年早些时候有消息称,香港拟于罗湖口岸对面未发展地区,建设一体化的“超级殡葬城”,以满足香港日益增长的丧葬需求,而此举或将对邻近深圳众多市民造成影响。经调查,此事属实,但深圳方面从政府到居民几乎无人知晓。与之相关的网帖一经发出便引起网友的热切关注和讨论,不少网民就此事发表看法,其中不少居住在罗湖边界的居民表示难以接受。
        接连两日,晶报记者实地调查了该项目对罗湖相关片区可能造成的影响,同时向负责该项目的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发采访函,咨询有关事宜,至截稿时仍未获回复。

香港那边:
建殡葬城计划待立法会通过


        早在3月31日,深圳新闻网深圳论坛一篇《香港沙岭将建超级殡葬城恐对深圳10余村造成巨大影响》的帖子,重提2012年的旧事,不承想引发了新一轮的讨论。
        殡葬城属“厌恶性”设施,不论是兴建殡仪馆、火葬场还是骨灰龛,常遭居民反对。但随着香港人口不断增加及老化,死亡人数及火化宗数需求逐年递增。目前香港持牌殡仪馆只有7间,仅有134个礼堂,火葬场亦只有6个,但去年香港死亡人数为42100多人,火化数37900多宗,不足以应付需求。
        据了解,为纾缓问题,香港政府于2012年提出在临近罗湖口岸的沙岭未发展地区,开建超级殡葬城。建成后将提供全港首个包括殡仪馆、火葬场及骨灰龛等一条龙殡葬设施服务。若所有程序顺利,预计沙岭超级殡葬城于2022年落成,分阶段提供逾20万个骨灰龛数目,每年可以提供17.8万个火化时段的火葬服务,成为香港未来的主要殡仪及火葬场所。据中新网1月22日报道,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高永文承认进度慢,但部分选址,例如北区沙岭兴建骨灰坛计划已获区议会支持,如获立法会顺利通过,如期施工,相信在2022年可纾缓骨灰坛供应紧张。
        晶报记者调查发现,香港立法会2013年1月9日的会议文件中,就涉及沙岭坟场兴建骨灰龛、火葬场及有关设施的土地平整及相关基建工程。昨天下午,晶报记者在罗湖口岸周边地区观察了地势,若根据图纸设计,目前绿油油的耕地未来将被一个可称巨型的殡葬城取代。
        据了解,早在2012年提出建殡葬城时,香港政府就对沙岭附近的港民进行调查,尽管有部分居民对此事表示怀疑,但大部分居民仍持同意意见,香港政府最终作出可行性报告确定建造事宜。然而,港方并未就此事向位于深圳河边界一带的居民征询意见,使得超级殡葬城建造工程一事鲜有深圳居民知晓。

深圳这边:
家门口建火葬场 你愿意?

        而根据网友@武大狼的网帖,香港新界沙岭位于深圳河南边,临近深圳罗湖、向西、黄贝岭一带。“若沙岭超级殡葬城成功建成,受季节性东南风和西南风的影响,焚化气体不仅仅会影响罗湖、莲塘一带,直至蛇口都会受到影响。这对长期生活在深圳河以北的居民来说,尤其是对罗湖、向西、黄贝岭、渔农、沙尾、上沙、下沙等居民和辖区上百万市民来说,影响巨大。届时,不仅物业价值严重贬值,恐会出现大面积搬迁问题。届时,恐怕深圳京基100南侧公司,推开窗户看到的将是一片坟场。”
        晶报记者经联系,找到了网帖的发起人、深圳原住民一号平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宏。“对深圳罗湖区周边居民的影响不可谓不大。”陈宏告诉晶报记者,对于这件事,他们早期也不知情。作为一家专门为深圳股份合作公司服务的信息平台,平日里会与各股份公司的领导进行沟通。早前,有人向他报料称,“家门口要建火葬场”,这引起了他的注意。“在你面前建个大型火葬场,你乐意啊?”陈宏表示,他即刻了解了相关情况,并与其下属、该公司副总经理梁永建一起连夜写就这篇网帖。
        据了解,虽然早在2012年提出建殡葬城时,香港政府就对沙岭附近的港民进行调查,然而,港方并未就此事向位于深圳河边界一带的居民征询意见,使得超级殡葬城建造工程一事鲜有深圳居民知晓。目前,一号平台针对多家股份合作公司的强烈呼吁,正准备通过相关渠道,向深港两地相关政府部门反映。“我们不希望这个事件成为香港垃圾堆填区扩建的翻版。”陈宏说。

附近居民:
不行,生理到心理都难接受


        由于历史原因,不少罗湖居民的耕地位于香港境内,让游走在深港两地的他们拥有特殊的身份:一张过境耕作证,住在深圳、耕作在香港。然而,随着超级殡葬城项目的上马,摆在他们面前的,将是一座迎面的墓葬场所。
        “咁点得噶?!(这怎么行?!)”一位不愿意透露身份的罗湖村居民操着一口本地方言向记者说道:“之前蛇口对着的屯门噶垃圾堆填区扩建工程,隔个深圳湾都鬼杀咁嘈,又抗议又投诉,今次呢边隔条河仔咋,你话死唔死?(之前蛇口对着的屯门垃圾堆填区扩建工程,中间隔着个深圳湾,都引起公众如此的不满,这次仅仅隔着一条窄窄的深圳河,你说怎么办?)”事实上,这片用作殡葬城的土地,很大一部分都是早年从罗湖村那里收购的。该居民表示,有人收到了香港方的通知书,说最晚得在2016年9月迁出或搬离,也就意味着届时香港方将“动真章”。
        “推开窗户看到的将是一片坟场”,居住在罗湖村的王先生表示,“心理肯定瘆得慌”。他告诉记者,“现在未开发的沙岭其实是很好的一片风景,若是建成超级殡葬城,居住在河对岸的深圳居民肯定颇受影响,不仅心理有疙瘩,我们的生活条件、空气质量也将会下降。”
        由于罗湖区是深圳经济发展的繁荣地带,超级殡葬城的建设或将对沿河一带的商业发展造成不小影响,“谁愿意居住在会看到一大片墓地的酒店里呢!”一位居民抱怨道。

资深殡葬从业者: 选址注定是道难题

        受传统文化的影响,国人对于居住在殡仪馆附近是很忌讳的,有专家对此分析认为,这跟中国的民族传统和文化心理有关。长期以来,殡仪馆因为气氛凝重,成了“不吉利”的代名词。这种“文化基因”深入骨髓,体现为一种心理障碍。
        “殡仪馆建设一方面因是民生工程而受欢迎,一方面又因涉及民俗心理而遭反对,其本身存在悖论,因而选址注定是道难题。”深圳市殡仪馆一位相关负责人向晶报记者介绍,根据国务院颁布的《殡葬管理条例》,建设部、民政部颁布的《殡仪馆设计规范》及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颁布的《火葬场卫生防护距离标准》,殡仪馆选址应遵循下列原则。1、符合城市总体规划。2、便民。即:交通便捷,水电供应有保障。3、离居民区距离符合标准,并避免在城市主导风向的上风侧。4、应留有发展余地。“应该说,深圳市殡仪馆的设置对居民的影响还是比较少的,但这个选址的问题在各地都是个难题。”他说。
        据晶报记者了解,沙岭地区事实上是香港的郊区,人口居住甚少,开建殡葬城有其一定的合理性,但由于一河之隔,深圳河南面罗湖一带却是经济繁华、人口甚多的区域,如何化解两区域之间的矛盾,还有待相关部门予以沟通协调。“希望通过媒体宣传,将这个事情告知深圳市民,给予他们一个讨论的空间,再想方法和渠道向有关部门反映。深圳和香港一衣带水,很多事情都是会互相影响的,像这两年的香港山火事件影响深圳居民,以及地王大厦的激光影响香港居民,希望大家能心平气和地坐下来探讨。”陈宏说道。

最新进展

        晶报记者就超级殡葬城项目进度、环评报告以及相关事宜向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发去采访函,问题包括:
        目前该项目的进度如何?
        该提案早于2012年开始,其间该项目是否有进行环评并咨询民意?
        对于有深圳市民对该项目表达不满,有何回应?
        是否考虑听取多方声音?
        如势在必行,如何将殡葬城对周边居民的影响减至最低?
        至晶报记者截稿时尚未获得回复。

网友说法

        @wozhidao:殡仪馆是一个城市发展、居民生活必需的公共场所,如同医院一样,肩负着一个城市的功能,不可或缺。但在规划上,本人觉着必须遵循如下原则:一、交通便利,方便群众;二、适度远离城市中心区、城市主要出入口、主要交通干道及生活区;三、对居民生活及城市建设与发展环境影响较小。
        @serenaprincess33:其实殡仪馆并不像大家想的那么可怕,如今新建的殡仪馆会更多地体现人文因素,比如整体格局园林式、庭院化,花草树木将营造出自然的氛围,不会再有焚烧烟囱,火化炉有了更高的科技含量,其消烟、除尘、除味功能强,对环境的影响也越来越小。

他山之石

        日本人美国人
        不忌讳与先人为邻
        据了解,在日本,很多人把房子建在先人的墓地旁边,有空就去拜祭一下,当地人都把居住在先人的坟墓旁边视为福气,认为和先人的坟墓住在一起可以得到荫庇,会交上好运。
        在美国,人们同样不忌讳墓园,与墓园为邻司空见惯,甚至有人在墓园举行婚礼,他们认为与先人们的安息地朝暮守望,能够获得心灵的平静,得到先人的保佑。
        而在国内,不少人对墓地、殡仪馆敬而远之。要改变人们对墓地、殡仪馆的偏见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需要人们逐步转变观念,从心理上逐步进行调适。




更多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