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岁的寇焕芝不会用电脑——要填信息,她先用纸笔写好,再由儿子逐字录入系统。这为她运营悦刻门店带来不少麻烦,也让顾客和亲友困惑不已:这个年纪的老太太都在家带孙子,你,为什么不一样?

3月8日,我们采访了3名分处不同人生阶段的悦刻女性店主(店员)。试图在“女性独立”的标准回答外,探寻让她们“不一样”的更深层原因。

27岁珠海女店主谭雪莹:“我从小就有好胜心”

IMG_257

图:谭雪莹

谭雪莹是3个采访对象中最开朗的一个。开场5分钟,她就细数了自己高中摆地摊、大学自主创业的一系列故事。她觉得自己天然是块儿“经商好料”,所以要不断尝试新事物,以免自我浪费。

第一次创业时,谭雪莹只有23岁。团队4人挤在一间公寓的一张长桌上办公。后来队伍壮大到近25人,她的生活状态却丝毫没改善:睡办公室、点外卖,3-4天来不及洗一个澡。

“可能是因为亢奋吧。”她如此解释:“我享受解决问题的过程,尤其是别人认可你的时候。那种成就感,让你觉得吃多少苦都值得。”

开悦刻专卖店也是如此。谭雪莹的3家门店月销量都很可观,但比起这些,她的幸福感更多来自别人的认可:老年顾客夸奖自己服务周到、男性顾客佩服自己比有些男店主还专业……

“这是我的力量来源。”她说。

IMG_258

图:谭雪莹门店装修场景

谭雪莹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她爱和男生较输赢,加上爸妈常年在外经商,自己早早独立,“赢了男生会特别开心”的好胜感,便一直保留至今。

“凭什么女生不如男生?凭什么女生就不能闯出一片天地?”她反驳那些质疑声:“你越说我不行,我越要行给你看,而且我还要比你更行。”

开悦刻专卖店前,朋友劝她“女生不适合管装修”。为了证明自己,她一个人从头盯到尾,熬了3个通宵。“太冷了,寒冷孤独。”她说:“但要问我心情,肯定不是委屈。我很骄傲,想为自己鼓掌。”

35岁杭州女店主沈诺怡:“怀孕生子和创业不冲突”

IMG_259

图:沈诺怡

沈诺怡的故事里没有太多抗争性。哪怕她开悦刻专卖店时仍在孕期,家人也没有反对她创业。

沈诺怡在知识产权行业有近10年从业经验。她一直想告别这种每天对着电脑的日子,于是怀二胎时,她在家人的帮助下先后开了4家悦刻专卖店。而第4家门店开业时,离她分娩只有1周。

很多顾客指责她太过“拼命”。但沈诺怡认为,开店比上班轻松得多,只需例行巡店,做些管理决策,剩下的时间都能陪孩子。

当然,最主要的是家人支持。这是沈诺怡创业的核心动力源。

和谭雪莹一样,沈诺怡父母经商,自己从小独立,各方面能力有目共睹。这次创业,父母、婆婆、丈夫都全力支持她。他们不想她的能力被埋没,她自然也不能辜负他们的期待。

IMG_260

图:沈诺怡的悦刻专卖店

可并非每位女性都能像沈诺怡一样得到支持和认可。作为“幸运者”,沈诺怡觉得自己有能力,也有意愿为女性多做些事。

沈诺怡的店员是“全娘子军”。在她看来,女店员不仅稳定性高,很少轻易离职,而且亲切感十足,“轻声细语的”,更擅长解决一些繁琐的售后难题。“你看,女性确实在服务业务上有优势”,她说:“同为女性,女性该有的权益我都会好好保障。”

她越来越享受这种女性间的惺惺相惜感。

57岁新疆女店员寇焕芝:“我不能拖后腿”

IMG_261

图:寇焕芝

从任何角度来看,寇焕芝都是3个采访对象中最特殊的一位。她没有亲自了解市场,不懂门店运营专业名词。最重要的是,她没有强烈的“独立”意愿——只因儿子创业选了悦刻,她就选了悦刻。

手写的资料里,她用很多不够耀眼的词汇形容自己,比如“绿叶”“垫脚石”。“没啥说的”是她接受采访时的高频词汇,后面经常跟着一句“不就是儿子选的嘛”,和一串哈哈大笑。

但仔细交谈就会发现,寇焕芝绝不是一个没有自主思想、只知溺爱儿子的母亲。

成为一名悦刻店员对寇焕芝而言是个不小的挑战。“第一天去吓得不得了”,她回忆道:“背的‘知识’总忘词儿,顾客问问题也不敢答。”

但她没放弃。“词儿”不熟就再背,家里离门店远,就每天8点起床坐公交车。“我不能拖儿子后腿。”她说。听起来是对儿子负责,实际是自我要求:“我性格里是不服输的,做啥都一定得做好。”

IMG_262

图:寇焕芝在进行产品陈列

儿子眼中的寇焕芝是个非常努力的人,他对母亲的工作表示出高度认可:“她非常慈祥,很好沟通,无论顾客有多少问题,她都能一个个地解决。”

儿子不知道的是,年轻时的寇焕芝并不是个好说话的人,“一遇事儿‘嗡’就上脑袋”。但成为母亲让她变得平和,她确信,这归功于儿子的认可。

如今的寇焕芝正在收获更多顾客的认可。每次顾客对她说“阿姨您真厉害”,她都能高兴很久。“我也不会说漂亮话,反正一站在店里,我就觉得自己很年轻。”

事实上,无论力量来自何方,悦刻的女性店主和店员都在不停地汲取,并从未停下脚步。

谭雪莹仍在坚持最大限度地保持“自力更生”,比如调货时一个人搬好几箱产品,饿到不舒服才会离开工位去快餐店吃饭。但她庆幸能遇到悦刻:“跟着悦刻的脚步在不知不觉中进步,要比所有事推着我走更舒服。”

沈诺怡的门店一直在杭州保持业绩领先水平。因热衷帮扶同伴,她被很多店主热情地称为“杭州老板娘”。她享受这种被认可的感觉:“我还要做更多有价值的事。”

之前怕站在店里的寇焕芝越来越喜欢工作。她把门店收拾的井井有条,自己也“梳妆打扮”,保持“悦刻服务者”形象。采访临近结束时,有顾客来店里买雾化弹。

“您好,您和我儿子有预约吗?用哪款产品?”专业的声音从柜台传来。她要继续去“服务”了。

(文章内容为店主本人讲述。案例仅供参考,不作为收益保证,投资有风险,请谨慎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