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2017年3月份,中兴违反美国相关贸易制裁规定向伊朗出口商品一事,在经过了长时间的拉锯后和解:中兴支付11.9 亿美元罚款。并且中兴承诺如果和解条约没有完成或者再次违法出口限制,那么中兴将被取消7年的进口许可。本周又有了新的戏码,美国商务部最近的新发现:中兴谎报了对事件中相关人员的处罚情况。原本认定的受罚员工中,「除一人以外的所有人」都被发现从公司那里领到了其不应得的 2016 年全年奖金。

中兴被美国制裁

你知道中兴给伊朗出口的是什么吗?-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美国商务部文件

2017年3月份,中兴违反美国相关贸易制裁规定向伊朗出口商品一事,在经过了长时间的拉锯后和解:中兴支付11.9 亿美元罚款。并且中兴承诺如果和解条约没有完成或者再次违法出口限制,那么中兴将被取消7年的进口许可。

 

本周又有了新的戏码,美国商务部最近的新发现:

中兴谎报了对事件中相关人员的处罚情况。原本认定的受罚员工中,「除一人以外的所有人」都被发现从公司那里领到了其不应得的 2016 年全年奖金。

 

2016年11月份,中兴发函给美国商务部表示公司按照和解协定启动内部调查和整顿。

2017年7月份,中兴发函给美国商务部表示整顿结束,并给了一个39个人的处罚名单。

2018年2月份美国商务部发现有诈,要求中兴提供现在这39个人的职务,职责范围和收入及奖金状况。

然后中兴慌了,承认前面两封信有假,实际情况只开了4个人,除了一个人外都领到了2016年的全额奖金。

美国商务部怒了,通知中兴准备发禁令。中兴一直拖着让美商务部再等待中兴内部调查结果。

 

然后美国商务部表示完全无法再相信中兴的任何说辞。在禁令中美国商务部情绪激动:

“ZTE made false statements to the U.S. Government when they were originally caught and put on the Entity List, 

made false statements during the reprieve it was given, and 

made false statements again during its probation.” said Secretary of Commerce Ross.

你知道中心给伊朗出口了什么吗?

看着中兴很冤枉,不就卖点东西给伊朗嘛,至于这么搞吗?如果美国真的禁止ZTE进口美国的产品7年,ZTE基本上可以确定可以关门了。

你知道中兴给伊朗出口的是什么吗?-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中兴的产品严重依赖美国的芯片

但是你是否知道中兴出口的产品是什么吗?知道中兴因为出口这个产品被处罚,被禁还会同情中兴吗?

 

中兴出口的是:

墙!

你知道中兴给伊朗出口的是什么吗?-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东窗事发

2012年中兴被举报 “通过在北京注册的空壳公司,向伊朗倒卖了大量禁运IT软硬件以及自家的“墙”解决方案。爆料者是一名中兴雇佣的美国律师,在加入中兴之前他为华为工作,他在了解内幕后向FBI报案,FBI正式介入调查。

你知道中兴给伊朗出口的是什么吗?-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FBI调查发现中兴涉嫌向伊朗提供美国制造的硬件和软件,其中包括一个功能强大的监控系统,这严重违反了联邦法律和贸易禁令。

 

涉嫌违禁的交易是中兴与伊朗电信公司(TCI) 在2010年1.3亿美元的一笔交易。其中包括了一部强大的监控系统。据前伊朗通信项目经理Mahmoud Tadjallimehr告诉路透社,伊朗向中兴购买的这套监控系统是他“见所未见”的。他表示,该系统可用户拦截语音通话,短信,电子邮件和聊天,以及定位用户。

 

路透社获得的交易清单长达907页,其中出现了不少美国公司的硬软件产品,包括微软,甲骨文,惠普,思科,戴尔,赛门铁克等等。

 

据报道,举报中兴的人是一位名叫Ashley Kyle Yablon(看名字应该是犹太裔,犹太人和伊朗人是死敌)告发者。他向FBI举报,并允许FBI拷贝他工作电脑中的资料。Yablon是一位39岁的律师,去年10月被中兴美国分公司聘为法律顾问。之前他工作于中兴的竞争对手,华为。

 

因为是内部人,所以对各种规避手段一清二楚。他还告诉FBI,他相信中兴已经成立了一家名叫“8 Star Beijing”的公司,只购买受美国禁运的商品,同时成立了另一家名叫“ZTEC Parsian”的公司,为提供给伊朗的设备进行组装整合。

你知道中兴给伊朗出口的是什么吗?-羊城网——懂互联网,更懂广州!

小结

在中兴这个事情,抛开对对错错的法律纠纷,但也暴露了一个现实:中国的微电子行业依然非常非常落后,配套行业更加落后。

 

我上大学那个时候就说IC行业要重点扶持了,中国芯满天飞。 我自己上学时还参与设计过H.263的芯片。然而但是经过这么多年,无论是人才储备还是产业现状都不甚乐观。

 

数字电路的差距和美国相对小一些(在FPGA,CPU方面差距依然巨大),模拟(尤其是AD)差距非常巨大。而符合军标的器件,射频器件差距就更大了。很多时候都不得不走非正常渠道获得。

 

过去20年间,集成电路景气的时候,呼呼地投,低谷的时候,几乎无人问津。另外行业从业人员收入历来也不高,即便是十年经验的硅工收入远远比不上互联网从业人员的收入。而配套行业的机械和物理从业人员的收入就更不要说了。

 

这次中兴的事件,可惜了26的基层员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