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羊城网 返回首页

忠言的个人空间 http://www.gznf.net/?8870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薛盛威:瓦釜雷鸣中一口决不沉默的黄钟

已有 13 次阅读2017-12-4 20:14 |个人分类:世态评说

更多

 瓦釜雷鸣中一口决不沉默的黄钟

  ——深切缅怀敬爱的邓力群同志

   薛盛威


  百年人瑞邓力群老前辈走了。人生满百,本属难得的长寿,应该是一种圆满完美,但力群老似乎走得有点遗憾。因为他终身为之奋斗的事业正面临着严重的危机,那赤旗遍全球的崇高理想不是离他近了,而是更远了。令他痛心疾首的是,他曾经着力倡导的改革开放,已经严重偏离了他们那一辈革命家所预设的社会主义自我完善的轨道,走上了他曾经作最坏结果预料的邪路。而许多曾经的战友同志,在和平建设时期的政治上变节改色,尤其使他无法释怀。三十多年来,力群老似一棵傲霜斗雪的青松,遭受了海内外各种反共、反华、反社会主义势力的恶毒围攻、撕咬、污辱;还经受了党内资改势力和利益集团的肆意排挤、打击、孤立。

  “黄钟废弃,瓦釜雷鸣”,这正是改开以来庙堂政治生态的总写照、大趋势。力群老这一口黄钟,其洪亮清远的社会主义正义声音,被噪杂呕哑的资本主义狂邪喧嚣所淹没。但力群老从不屈服,为了真理、为了正义、为了人民、为了社会主义,力群老一直在抗争、在战斗,生命不息,战斗不止。

  回想文革结束、总设计师复出之初,在以人划线的老爷子眼中,力群老无疑是“自己人”,于是甚为倚重,视为左膀右臂。这还要从文革渊源说起。曾担任过刘少奇秘书的力群老,在文革极左势力面前,当然难免遭清洗。而力群老表现的硬骨头,在文革同命运的老干部群体中一直被传为佳话,以致名声在外。七十年代前期邓老爷子的那次复出,就把力群老这只笔杆子揽入自己的圈子。七十年代中期,反击右倾翻案风乍起,斗争矛头直指邓老爷子,力群老非但没象一些软骨头那样举顺风旗甚至落井下石,反而独自承担了《论全党全国各项工作的总纲》一文的政治责任,在关键地方、关键时刻为邓老爷子开脱。在当时的情况下,这笔人情可真的不菲!所以,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至八十年代初,“两邓”的政治合作进入了蜜月期。然而,就在这个时期,力群老就发出了在老爷子看来是很不合事宜的不和谐音。一直抱负共产主义坚定信念的力群老,终身追求真理。所以,当怀有险恶政治企图的真理标准讨论开展时,力群老当时未察其奸,态度是配合的,同时也为社会主义自我完善的改革开放努力鼓与呼。然而,具有精深马克思主义理论素养的力群老,政治目光自然是超乎寻常的敏锐。当改革开放的顶层设计烙上了“两只猫”的印记时,力群老以难得的清醒锐利,在私下里个人交换时以说“梦”的委婉方式向总设计师道出了内心的惶惑和忧虑,同时也是一种明确的警示。而这一次得到的回应竟然是理论务虚会上被邓老爷子当着众人斥为“荒唐”、“胡扯”,两人思想理念的裂痕从此显现。

  整个八十年代,围绕着要不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要不要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问题,党内存在着激烈的争论,貌似平静的表面,掩盖了汹涌的斗争暗流。力群老作为党内健康力量的中坚代表,打头扛起意识形态大旗,在83年的清除精神污染运动、84年关于人道主义和异化问题的讨论、85年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纲要的起草、87年的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斗争等几场交锋中,旗帜鲜明地捍卫四项基本原则,坚决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与前后两任总书记为代表的自由化势力发生了尖锐的政治冲突,同时与总设计师之间的政治裂痕也因此愈加扩大,以致无法修复抹平。在87年党的十三大上,他们用差额选举的方式,导致力群老中央委员和中顾委常委落选。这是对力群老政治上的一次沉重打击,他因此被迫离开了政治舞台的中心,被严重边缘化了。但共产主义战士的战斗锐气和意志并没有因此受到丝毫的挫损。

  进入九十年代以后,力群老坚守仅存的舆论阵地,继续开展改革开放的方向问题探索,试图廓清社会主义改革的理论迷误,进而矫正已经偏离正确方向的改革实践。在六四事件和苏东剧变发生的历史背景下,力群老满怀殷忧地提出,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同时,不能忘记阶级斗争,必须把反对和平演变作为一项战略任务,长期不懈地坚持。而就在这时,在总设计师的授意下,曾经的本系统下属周瑞金跳将出来,挑起了一场姓资姓社的争论。力群老斗志昂扬,披挂上阵。殊不料,一股强风从南方吹来,总设计师的南方谈话,蛮横地以“不争论”强行终止对真理的辨别、追求,彻底断送了力群老的一切努力。怀着万般的无奈,力群老完全告别了政治舞台,与总设计师的政治合作也最终划上了句号。其后,中国政坛实现了代际交替,第三代核心正式登台。同时,陈云、李先念、胡乔木、王震等与力群老观点相近的老一辈革命家相继谢世,失去政治舞台后的力群老,又不断失去同声相应的同志奥援,就更加孤掌难鸣了。另外,由于资改势力全面占据组织人事和政府要津,胡赵的人马改换门庭后,以更加显要的位子纷纷亮相于政坛核心。失去舞台的力群老,其政治处境就可想而知了。

  然而,“杜鹃夜半犹啼血,不信春风唤不回”。面对九十年代后期私有化改革的滔天恶浪,面对与国际接轨声浪中损害民族利益、投降帝国主义的恶劣行径,面对第三代在建党八十周年政治宣言中的全民党观点、共产主义渺茫论和否定劳动价值论等原则性错误,力群老再次打破沉默,拍案而起,牵头撰写了公开信、万言书,运用马克思主义理论武器,揭穿了资本主义改开路线的反人民和非正义本质,犀利的言论剑锋直指现代修正主义的三寸要害。资改集团恼羞成怒之余,对力群老这样老资历革命家和鲁迅式硬骨头,自然是无可奈何,只能利用他们掌握的公器,实行全面的舆论封杀。所以,力群老的回忆录《十二个春秋》也只能在香港出版了。海外舆论一致嘲笑力群老这样一个他们所谓的舆论沙皇最后连自己的言论自由也被剥夺,只能在资本主义香港出版回忆录的可悲之事。其实,这事恰恰可以反嘲当时的中共当局心虚胆怯和小肚鸡肠。

  在力群老身上,我们看到了一个老布尔什维克的坚定、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坚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的纯粹、一个共产主义战士的忠诚。然而,力群老却从不僵化、绝非固执。从十一届三中全会期间的满腔热忱力倡改革开放搞活,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对社会主义商品经济的理论贡献,无不体现出马克思主义者实事求是、与时俱进的思想作风。而力群老晚年的最大闪光点,则在于对文化大革命的深刻反思。通过对改开以来资改集团的种种表现和各种社会消极现象的审视、探究,力群老以马克思主义者的实事求是精神和坦荡胸怀,重新肯定了毛主席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这对于文革中有着痛苦经历的力群老,尤其显得难能可贵。

  邓老走了。这口在瓦釜雷鸣中一直强硬发声的黄钟,还是拗不过自然生命规律,以百岁高龄谢世,最终归于沉默。可以告慰他的是,在他的身后,是新一代中央对他极高的政治评价。这种评价,可以认为是历史的证明。当初被斥为“胡扯”、“荒唐”的预言,现在一一精准地得到应验。从某种意义上说,力群老赢了,而且赢得彻底。


2015-03-0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薛盛威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我们
媒体报道
成长历程
传播营销
工作机会
联系方式
网站守则
内容归档
常见问题
网站地图
微博关注
微信关注
官方日志
手机应用
RSS 订阅
今日头条
美团网
京东网
羊记杂货铺
拉手网
凡客网
蓝龙互动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1072819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