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羊城网 返回首页

忠言的个人空间 http://www.gznf.net/?8870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张宏良:中国经济危机和国家经济安全

已有 13 次阅读2017-12-4 20:13 |个人分类:世态评说

更多

——讲座大纲  

安全,经济危机,ddba917a9b52370447607d1d668718fd.jpg

   张宏良

  一,当前最好的历史机遇和最危险的历史挑战

  1,机遇是世界产业结构调整和世界文化转型。世界产业结构调整给中国提供了个经济发展机会,世界文化转型给中国提供了民族崛起和东方文化复兴的机会。

  2,挑战是经济上落入殖民经济循环圈,成为“世界车间”,成为“国际奶牛”,成为世界工业化的资源耗费基地和环境污染基地;政治上解体为许多独立实体;文化上形成民族消亡和东方文化复兴同时并存,没有中华民族的东方文化复兴运动。

  3,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表明中华民族再次走到了成为强大国家还是成为肥大国家的十字路口。

  二,当今中国面临的主要威胁

  1,历史上第一次外部军事包围,十大军事基地,两条岛链封锁。一是与周边国家联合起来对付中国,占领中国东海资源,分割中国南海资源,威胁中国西部资源,阻挠中国开发中亚资源;二是形成封锁中国海上油路和通道及太平洋活动海域;三是鼓励和操纵中国内部分裂势力。四是对中国内政外交形成威慑。

  2,以“中美国”代表的殖民经济循环圈,攫取了中国绝大部分财富。一是双循环的经济,财富循环到了美国,通货膨胀和贫困循环到了中国;二是控制中国产,资本控制、技术控制和品牌控制;三是通过规则占有中国金融财富;四是通过贸易攫取中国廉价资源;五是强迫中国出口,把中国推上资源枯竭道路。

  3,各种社会矛盾加剧。一是四大势力危害加剧:国家上的分裂势力、政治上的腐败势力、经济上的买办势力、文化上的汉奸势力。二是官权泛滥、洋权至上、集权落空,民权遭到彻底践踏。三是社会两极化、制度富人化、官僚黑道化、政治流氓化、规则兽性化。

  社会两极化,表现为社会财富越来越集中到少数官人和洋人手中,经济增长和老百姓没有任何关系;制度富人化,表现为社会规范、准则、运行方式,以及法律法规等,都自发地打击穷人保护富人,如城市标准化、法律精英化、保安制度、定向通货膨胀等等;官僚黑道化,表现为个人和规则两方面的黑道化,如官员参与黑道,出租车公司等;政治流氓化,表现为没有任何伦理约束,采用流氓手段对付对方;规则兽性化,表现为以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取代锄强扶弱的人类法则。

  4,社会精神危机。一是没有统一的民族意志。统一的民族意志是国家强大的根本前提,是决定中国最终成为强大国家还是肥大国家的根本因素。妖魔化中国人民的统一信仰,造成社会没有信仰,是目前最致命危险。二是没有向上的社会精神。理想主义、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成为妖魔化对象,实用主义和物欲主义泛滥,互相欺诈,富人变成了野兽,穷人变成了牲口。三是没有统一的伦理标准。社会丧失了天理,做事没有了任何底线。

  三,维护国家经济安全的对策

  1,实现民族的统一意志和民族自信精神,把全国人民团结在毛泽东的旗帜下,这是最重要的前提条件。坚决打击自我矮化和妖魔化中华民族的汉奸文化。国家要立法打击汉奸,民间要行动起来,成立爱国民主委员会,铲除美国鹦鹉的危害。现代社会大国决战不仅在战场,更在于意识形态,国防也不仅在边界,而是在国民心中。

  2,按照扩大民权、加强集权、打击官权、限制洋权的原则,实行政治改革,把党政一体化变成党群一体化,恢复共产党的阶级性质和政治基础,发动群众铲除腐败势力、买办势力、汉奸势力和分裂势力。立法保护国家经济安全。

  3,建立满足人民需要为生产目的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一是变官有经济为公有经济,变民营经济为民族经济,变个体经济为自由经济,变外资经济为附属经济;二是把庞大的生产能力转移到满足国内人民生活需求上来,实现五有社会,建立社会福利保障体系和公共资源体系,把人民从对未来的恐惧中解放出来;三是把巨额外汇资源逐步转化为实际经济资源和国内经济资源,恢复外贸互通有无的原有功能,不再以赚取外汇为目的;四是恢复民族经济的独立发展,增强国家经济在世界一体化过程中的主导性和财富支配性。

  4,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打破美国军事包围和资源封锁,实现安全和睦的周边环境,保护好中华民族百年崛起的资源基础。

  2009-11-13北京成人教育中心

  “中美国”的形成和影响

  第一节,“中美国”的内容和实质

  一,“中美国”概念来自于美国视角

  二,“中美国”的实质是殖民经济循环圈

  二,“中美国”形成的历史基础是虚拟经济

  三,“中美国”是全球经济一体化发展的一种特殊形式

  第二节,“中美国”对中国的影响

  一,形成一种新型的工业化格局:美国享受工业化成果和中国承担工业化后果。把现代经济的三大灾难——环境污染和资源枯竭的灾难,生产过剩的灾难,通货膨胀的灾难,全部转移到中国。

  二,形成一种新型的财富再分配格局:中国所有,美国享有。中国高增长下的贫困和美国低增长下的富裕。双循环导致财富外流和国内锁定贫困。

  三,形成一种新型经济发展格局:中国变成世界车间和国际奶牛。经济总量方面:外贸占GDP三分之二,外资占外贸三分之二;产业方面:规则控制金融,资本控制资源,技术控制产业,品牌控制市场;资源方面:西方国家通过集中计划化对付中国分散市场化。

  四,中美富人利益一体化加剧了中国老百姓的负担。

  五,政治影响主要表现为中美两国决策一体化了:美国决策的基础是中国政策的配合;中国决策的考虑是美国的要求。美国在通过腐败控制、美国鹦鹉、经济买办等各种手段影响中国决策方向。

  六,文化影响主要表现为中国意识形态越来越美国化了,只是不是越来越接近美国的状态,而是越来越符合美国的希望。在精神文化领域中,中美两国正在朝着两个相反的极端方向发展。

  第三件,“中美国”的双重作用

  一,东西方文化融合的平台

  二,共同打造世界一体化新规则

  三,目前只有中美具备了大众政治的因素。  参考书目:

  1,《金融风暴》(美国)威廉•恩道尔著,知识产权出版社2008年6月

  2,《霸权背后》(美国)威廉•恩道尔著,知识产权出版社2009年8月

  3,《金融帝国》(美国)迈克尔•赫德森著,中央编译出版社2008年8月

  4,《经济全球化的替代方案》(美国)约翰•卡瓦纳,中央编译出版社2007年8月

  5,《金融战争》(美国)廖子光著,中央编译出版社2008年4月

  6,《全球视野中的中国国家安全战略》张文木著,山东人民出版社2008年2月

  “中美国”的概念,由哈佛大学著名经济史教授尼尔•弗格森于2007年在《买下中美国》一文中首次提出,随后他又多次撰文阐述这一观点。2008年12月,他发表了一篇题为《“中美国”不是两个国家,而是一个国家》文章,认为“中美国”这个概念是指最大消费国美国和最大储蓄国中国构成的利益共同体。

  美国《新闻周报》报道:“在其引人入胜的新书《货币的发展》中,尼尔 弗格森描述了冷战后诞生的一个新国家,他称这个国家为‘中美国’(Chimerica)”。

  尼尔•弗格森认为,要理解过去10年来的世界经济发展,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理解中国与美国的关系。如果把中国和美国看成是一个称为‘中美国’的经济体,我们会发现,这个经济体的面积占全球陆地面积的大约13%,人口占世界人口的1/4,国内生产总值占世界的1/3,而过去6年中的经济增长占全球经济增长的一半以上”。“这个共生的经济体完美无缺——一半负责储蓄,另一半负责消费”。“因为中国的‘存款过剩’让美国家庭借钱花变得更合算。与此同时,便宜的中国劳动力也帮助降低了通货膨胀率”。虽然借贷是世界经济的普遍现象,“但是,‘中美国’才是世界经济真正的发动机”。

  他强调“中美国”的重要意义说:“中国与美国的关系已变得至关重要。中国大量储备美元的战略起到了最主要的作用,中国的这种做法为美国大肆举债提供了资金。中国的储备是促使美国的长期利率保持低水平而且能够一直大肆举债的主要原因。弗格森“给当选总统奥巴马的建议就是……就职后立即召开一次中美两国的‘两国集团’会议”。

  在美国《新闻周刊》2008年12月1日一期上,国际版主编扎卡里亚认为:“无论在国外还是在国内,中国政府都是美国的头号债主,是美国的银行”。

  迈克尔 理查森在十分形象生动地解释“中美国”这个新词汇的涵义时说:“中国和美国就像连体双胞胎,要想分开他们必须动复杂的手术,而手术的后果多半是死亡或者重度伤残。”

  ——摘自《参考消息》2008年12月15日:《中美“经济联合体”面临严峻考验》  

安全,经济危机,f357f7c5d80053b16e34b5c5f8cca42f.jpg

  中美两国成为世界一体化过程中率先一体化的两个国家,虽然在此之前已经形成了欧盟一体化,但是欧盟一体化是建立在地缘基础上的平行一体化,像中美两国之间这种跨越时空的内在寄生性一体化,可谓是空前的历史创举。 Chimerica(中美国)是美国人的Chimerica(中美国),而不是中国人的Chimerica(中美国);如同庄园是庄园主的庄园,而不是奴隶的庄园,庄园主可以享受奴隶房内的物品和女人,奴隶却不能享受庄园主房内的财富和女人。这就是Chimerica(中美国)基本性质和钢铁规则。

  Chimerica(中美国)作为世界一体化的更高发展阶段,意味着以往的民族压迫和阶级压迫开始具有了新的历史形式,由最早的暴力控制到后来的经济控制进而发展到今天一体化内部的规则控制。其根本特点就是中美两国经济逐渐融为一体,按照美国主导的统一规则来运行;美国享有经济发展成果,中国承担经济运行风险和弊端;富裕和文明属于美国,贫穷、堕落、污染及资源崩溃属于中国。伴随世界一体化形成的这种超越旧时代殖民体系的新形式的民族压迫和阶级压迫,对整个世界社会历史的转变产生了超越人们现有认识方式的深刻影响,特别是对中国人民产生了带有极端性质的双重影响。

  一方面,Chimerica(中美国)取代China(中国),把占中国绝大多数的劳动人民推入了比中世纪庄园奴隶更加悲惨的苦难境地。现代经济较之中世纪庄园经济的一大进步,就是国民生活状况会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得到逐步改善,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是如此,差别只是改善的程度不同而已。中世纪庄园经济中的奴隶生活,则不可能随着庄园经济的发展得到相应改善,决定奴隶生活状况的不是庄园经济的发展水平,而是庄园主的慈悲心肠,庄园主心情好些,赏赐就多些,奴隶生活就好些,相反就悲惨些。但是无论怎样,奴隶的生活都绝不会随着庄园经济的发展逐步变坏。而Chimerica(中美国)财富的增长,则是建立在对内部老百姓收入、福利、健康、以及他们生存资源和环境的掠夺上,如同利润增长与成本增加成反比一样,Chimerica(中美国)财富的增长与老百姓生活水平的变化就是这样一种反比关系。这一反比关系把Chimerica(中美国)里的中方老百姓生活,单方面排除在经济发展过程之外,无论经济怎样发展财富怎样增长,Chimerica(中美国)里的中方老百姓也难以享受到经济发展成果,因为Chimerica(中美国)创造财富的大头被美方(包括西方)资本拿走了,剩下的小头难以满足官僚、买办、权贵和富豪的瓜分欲望,便在全部瓜分完新增财富之后,再想方设法瓜分掉老百姓一部分原有财富。这就是在30年经济高速增长过程中许多老百姓越来越贫穷的根本原因。

  按照出口商品1∶20的中外利润分配比例,目前中国储备2万亿外汇的同时为美国等西方国家贡献了40万亿美元,相当于280万亿人民币,平均每个中国人贡献20多万人民币,,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工人的小时工资平均是78美元,相当于530元人民币,而中国奇瑞汽车公司工人的小时工资只有10元人民币,不足美国工人工资的50分之一,

  中国老百姓的劳动所得占GDP比重已经接近十分之一,而中国外贸占GDP比重则已经达到四分之三,这意味着中国绝大部分经济发展,对中国老百姓已经没有了任何积极意义,老百姓除了提供劳动和承受环境恶化之外,与中国经济发展已不再有任何其他关系。

  美国借“中美国”这个殖民经济循环圈,从中美贸易中扒掉了中国三张皮。

  美国扒掉中国的第一张皮,是通过廉价商品攫取了中国数十万亿的财富。按照美国摩根•斯坦利公司的统计,中国出口商品1美元在美国零售价是4美元,其中,美国得到3美元,中国得到1美元,扣除折旧和进口原料后只有0.5美元,再扣除外贸中超过60%的外资企业,中国所得不到0.2美元,不足美国获利的15分之一。也就是说,中国耗费自己的资源和劳动力生产出来的商品,中国所得商品价值仅有区区6%,美国所得接近94%,并且美国在所得商品价值94%以后,商品本身还要归美国人使用和消费。2007年中国出口美国商品总额3千亿美元,按照四倍零售价计算,美国所得9千亿美元,美国企业从中获利超过1千亿美元纯利润,按照美国股市20倍市盈率计算,为美国增加市值超过2万亿美元。2万亿美元市值加上9千亿美元商品增加值,一年便从中国出口美国商品中获得约3万亿美元,而中国从出口美国3千亿商品中所得商品增加值不到6百亿美元。据不完全统计,2002年至2008年,中国出口美国商品总额超过1.2万亿美元,为美国提供商品增加值超过3.6万亿美元,为美国社会提供了4.8万亿美元的商品,而中国从自己生产的商品中所得增加值只有0.24万亿美元。并且再次重复强调一遍,所消耗的全部是中国资源。这种贸易与其说是贸易,不如说是战争赔款或者说是几乎白干,用老百姓的话说,差不多就是赔本赚吆喝。

  美国扒掉中国的第二张皮,就是通过美元贬值迫使中国购买美国股票债券,把中国耗费资源、牺牲环境和人民收入换取的美元,再加倍送还美国。如果说,中国从自己生产商品价值中所获得的6%的外汇收入,是用来改善中国老百姓的生活,即便吃亏也就罢了。可是,最让中国老百姓欲哭无泪的是,美国在用印刷厂印制的美元换取了中国商品后,便强迫中国手里的美元贬值,迫使中国为避免贬值损失而购买美国国债、股票和企业债券,用这种方式把美元又送还给了美国。

  1,世界经济一体化表现为资源和财富分配一体化了,突破了原有的国家界限,创造财富和享受财富的国家相分离,由此形成了西方国家的低增长高消费和中国的高增长低消费。

  2,中美国殖民经济循环圈,就是这种一体化的负面典型。中国之间的双循环经济,对外循环的结果是财富外流,对内循环的结果是人民贫困。

  3,打破双循环的关键就是提高人民收入,恢复社会主义生产目的,恢复外贸的互通有无的原有功能。

  4,提高人民生活的关键,一是国有企业放弃利润目标,恢复其他企业的工人权利;二是建立社会福利保障体系;三是建立公共资源和公共产品体系;四是建立人民信贷制度;五是建立公民经济监督制度。目前就是实现五有社会,中国已经完全具备了实现五有社会的物质基础。  

安全,经济危机,7b45987a9e821ef140b467e20ea7f88f.jpg

  另一方面,Chimerica(中美国)在形成民族压迫和阶级压迫的一种新的历史形式的同时,也为最后埋葬这种新型殖民体提供了一条新的历史途径。如同马克思讲的那样,矛盾和解决矛盾的手段总是同时产生的,Chimerica(中美国)本身就创造了消灭它的历史手段。就是在经济嫁接的基础上实现文明嫁接,把中国古老的东方文明与美国现代的西方文明结合起来,把和谐人性化的东方理念注入竞争扩张的西方文化之中,彻底消除由于私人占有形成的人类经济生活的异化性质,在融合东西方文明优势的基础上,把Chimerica(中美国)变成没有剥削压迫、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强大文明集合体,以Chimerica(中美国)无与伦比的巨大历史力量,推动世界一体化的健康发展,把世界变成全世界人民共同的世界,而不仅仅是极少数富人的世界。

作者:张宏良 2015-03-01 来源:民族复兴网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我们
媒体报道
成长历程
传播营销
工作机会
联系方式
网站守则
内容归档
常见问题
网站地图
微博关注
微信关注
官方日志
手机应用
RSS 订阅
今日头条
美团网
京东网
羊记杂货铺
拉手网
凡客网
蓝龙互动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1072819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