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羊城网 返回首页

忠言的个人空间 http://www.gznf.net/?8870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孙锡良:对南开大学龚克校长讲话的看法

已有 7 次阅读2017-12-3 22:30 |个人分类:世态评说

更多

我对南开大学龚克校长讲话的几点理解

孙锡良



  近日,南开大学校长龚克表示:最近我在网上看有人讲要全面清理、纯洁、整顿教师队伍,这个我不能同意,这是1957年的思维或者1966年的思维。我们这支队伍中有些人政治观点有问题,有些人的生活作风有问题,有些人可能经济上有问题,学风上有问题,这些确实都有,但是不能以偏概全,不能用他们来代表我们整个教师队伍,或者代表我们这支思想工作队伍的全部,这个非常重要。”

  他还说:“我想对教师来讲,他是有一个成长发展的过程,比如刚才说到团干部、辅导员,他们很年轻,他们自己刚刚摆脱学生身份回过来做学生工作,很不容易,这个教师是活生生的人,他也要吃饭、穿衣、养家、结婚、住房,所以他有很多困难。”

  针对龚校长的说法,我也有几点看法:

  其一,龚校长引用的历史与现实不符。龚校长试图把今天的“意识形态”工作等同于极端化的反右,而事实上,中国高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处理过一个知识分子,更别谈整知识分子了,党员说党是非法组织,没被处理,党校和社会主义学院教授反社会主义,也没有被处理,哪来的扩大化?就我个人而言,我也不认同高校因意识形态出现一片肃杀之气,意识形态斗争也要讲规矩、讲党章、讲法律。现在,还没有开始依规行事,怎么就与历史挂了上钩?中国极左了吗?行动上没有。

  其二,龚校长有意混淆意识形态问题的实质。他从心理上并不认同社会主义办学的说法,因而,认为意识形态斗争不应该在高校出现,所以,他很简单地把“意识形态”的问题转化教师的生活问题、经济问题和学风问题。归根结底还是想告诉公众:少谈点主义,多谈点工作。

  其三,龚克校长有意把意识形态问题的责任过渡到辅导员身上。他可能认为,意识形态出了问题是因为团干党干未做好学生的工作,跟领导、老师都没啥关系,回避意识形态是全员责任和全过程责任,真正对学生意识产生重大影响的是所有教学老师,而不是辅导员,对学生意识产生重要作用的是教学过程,不是辅导员的管理过程。龚校长其实是想表达:高校的多数老师与意识形态无关,今后就加强一下辅导员工作。

  其四,龚克校长谈高校经济问题和学术风气问题太过轻描淡写。按他的说法,高校的经济问题很小,作风问题也很轻微,高校的学术风气败坏也只是个别现象。我很不认同这样的说法,我认为上述问题是全局性的问题,不只是发生在个别领导和个别老师身上,尤其是学术风气问题,已经严重到不能再严重的地步,学术腐败层出不穷,几乎可以说在所有人身上都不同程度的存在,绝不是个别问题,社会上对高校存在问题的批评并没有以偏概全,恰恰相反,问题多得让局外人还没看清,以致批评还没有批得够精准。

  其五,龚克校长的讲话是有深意的。且不谈南开的意识形态受何种大势影响,也不论及它受哪些具体政治人物影响,至少,龚校长是看清了一个事实:意识形态斗不起来,也就是形式而已,既斗不起,我先说穿了,也不是坏事,至少可以混个“开明校长”的美名。

  我本人对当前的意识形态斗争也不大认可,道理非常简单:私有资本是被鼓励扩张放大的新所有制要素,“安邦”一类的公司成为社会导向,意态斗争本质上失去了任何意义,“物质决定意识”这样简单的道理没有人不懂的,只要资本化速度加快,姓社的意态必然归于历史,靠喊声大没有用,在两极分化和社会不公日趋严重的情形下,你让人家相信意态斗争,谁会参与?有人认为,龚克是在跟上面唱对台戏,错了,龚克校长看准了大势,他的讲话符合相关各方的需要。

  最后,我很想说一句老话: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害怕“意斗”的人且放宽心,资本在为你们撑腰;鼓励“意斗”的人且莫高兴,风再大,吹过了,还是原貌,你手上没有资本,当某一天,大学都被资本控制时,谁斗谁,谁知道?你们最该做的是什么不清楚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我们
媒体报道
成长历程
传播营销
工作机会
联系方式
网站守则
内容归档
常见问题
网站地图
微博关注
微信关注
官方日志
手机应用
RSS 订阅
今日头条
美团网
京东网
羊记杂货铺
拉手网
凡客网
蓝龙互动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1072819号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