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羊城网 返回首页

shishuangnan的个人空间 http://www.gznf.net/?831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走断腿的摩洛哥之旅(十四)暮色下的的德吉玛

已有 3211 次阅读2016-10-15 10:37 |个人分类:走过天涯|

更多

十四、

  坐在哈桑塔下,黄昏慢慢降临,空气里开始飘起香气,是大开杀戒的时间了。

  我们走向德吉玛广场,无意瞟见路边商店门口趴着一只小奶猫。

  我本能地一声欢呼扑过去,逗弄它几下,拿起相机想给它拍张照片。没想到头顶上有人用英文说:“10个迪拉姆!”早在网友的描述下得知马拉喀什是个商业气息浓厚的城市,但厚到这种地步还是超出我的想象力。我明显是懵掉的表情,那个二十岁左右的店员笑嘻嘻地补充,买猫50,拍照10块。我说,你开玩笑吧?旁边另一个店员拍拍他,用法语说了什么,然后两人一起怪异恣肆地夸张大笑。先生在浏览明信片,并没有注意到我这里的情况。我深吸了口气,欺负我听不懂法语是吧?没关系,我就当他们狂吠。用阿Q精神胜利法鼓舞了自己,我拉上傻乎乎不知道自己婆娘受了奚落的先生,远离了那两个不入流的混混。好长一段时间,心里还是很别扭,对外乡游客这样粗鲁,我第一次见识。几个钟头之后我就知道自己太脆弱了,在这个教育问题严重的西非国家,我且得见识呢。

  德吉玛在一片暮色中,人头济济。

  数不过来的人在搭起数不过来的食棚。

  之前还觉得空荡的偌大的广场,已经沦陷成猎食者的围场。

  支架的金属碰撞声,卖艺者的乐声歌声,观众的笑闹声,营营嗡嗡的交谈声,密密匝匝塞在德吉玛的空间里,氤氲着狂欢的气氛,压缩着等待的耐心。先行者已经点燃了烤架的火焰,制造出炙烧的热力和肉香型的烟雾。所有一切,都在刺激着眼耳鼻舌,刺激着吃货的心脏。

  先生喃喃着说出了我的心声:等下先吃什么?

  这就是德吉玛,闻名全球的美食广场。它的独特也许正来源于黑暗。艺人们的纵琴欢唱,夜色里的肉香横陈,灯光下的围坐大啖,月亮映照着所有胡吃海塞的人,夜空下进行一场规模浩大的蝗食狂欢。这就是一个漩涡,把胆敢走近的人全部卷进去。而我们,心甘情愿投身这场美食的风暴,并且迫不及待。

  我和先生起初还牵住彼此,怕对方被美食勾住,被老饕冲散,当那些炸的烤的煮的炒的卤的一一从眼前掠过,当我们都能听见对方的吞咽口水声,两人四手已经开始胡乱地挥舞,四面八方地指给对方看:“他们也有香肠!”“这是什么鱼?”“这个串串是什么?”“好大的鱿鱼圈!”“炸童子鸡?”“这个肉饼饼是炸完卤的?”“这个片片是怎么切出来的?”“……”


















这位说唱老人是不是在考虑应该收我几蚊?

看那个架势,马上就要冲过来收钱了。










  看见烤羊头的时候,时间停滞了一秒。我用力吞下口水,先生则扭开了头。

  烤得焦黄的羊头,还龇着门牙,比起卡萨布兰卡遇见的那三五个羊头,这里成排的头骨可谓壮观,先生没撒腿就跑已经很勇敢了。他从小对动物活体就有恐惧感,这些年被我改造得已经相当成熟,但对于头呀爪呀这些还是接受无能。

  可我好想吃啊。

  先生惊恐地捕捉到我的欲望,抓住我就走,念叨着“那边还有好多好吃的”,不顾我眼巴巴望着成排的羊头泪眼婆娑。

  转个弯,又是烤羊头!哈哈,躲不开的孽缘。反复与烤羊头邂逅之后,先生开始了一种夜路走多鬼见多的沉着。他松了口风:要是等下吃完别的你还有胃口,再过来也不迟。

  我雄心壮志地拍拍肚子,我认识它几十年了,没输过。

  选定了一家客人比较少的,一番比手划脚之后,后生仔从肉堆上抓出我们的俘虏,烤肉大叔熟练地操作起来,旁边的大婶摆弄着类似关东煮的东西,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忽然一笑!啧啧,在这烟雾缭绕中还能调个情!

  接下来省略五百字。



  结局就是我没有能力再去吃一次烤羊头肉。这种遗憾就像结婚了才发现最爱的人就在不远处。离开德吉玛广场中心那片烟雾盘绕的神仙境地,脚步是那样蹒跚,非关悲伤遗恨,乃是吃撑了。

  吃完了做什么最合适?当然是逛街了。德吉玛周围的分支小巷里全是店铺,嘿嘿,左脚和右脚,辛苦你们了。你们说什么?哦,“不辛苦,逛多点”?好的好的,就听你们的。

  我们到处趴趴走,一直秉持着多看少买的原则。在摩洛哥,却会有剁手的冲动。手工鞋、铜盘、骆驼皮制品、手织毯子、陶瓷盘碗、琉璃盏、镶宝弯刀……几乎无一错漏地收入囊中。夜色下,人头攒动的市集,接踵摩肩的游客,各种口音的讨价还价,最真实最接地气的在地风情,更烧热了买买买的一片丹心。

  店主人大多对相机盯着看,所以不太敢拍,进了一家大铺头,比较宽敞自由就拍了些,但因为紧张还抖糊了一多半照片,只能看看某店的冰山一角了。









  抱着一大捧战利品,我们踏上了归程。

  当德吉玛的喧闹渐渐被抛在身后,我们发现了一个残酷的事实:我们迷路了。

  试图向路人问出民宿的方向,完全问道于盲。甚至在这相对闭塞的空间里,有的当地人看见我们靠近就摇手后退。我们站在三岔路口左顾右盼,多希望自己是匹识途的老骆驼。

  就在这时,我看见不远处暗淡灯光下,一家小铺子堆满了陶制的塔津。我们真是心大,忘记了迷路的困境,跑上前去挑选起来。守铺的老人起码七十了,耳聋眼花脑混沌,愣愣看着我们指的那个塔津,完全不知所措。我灵机一动,把钞票按面值铺在桌上让他选,老人终于明白了,抖着手伸过来拿起一张十块,然后叽里咕噜开始认真地说话。阿拉真神,救命啊。他终于了解我们根本不懂他在说什么,就慢吞吞地伸出一根手指,那个慢,怎么形容?跟树懒的状态有点像。

  我们靠着柜台等待老人的动作,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忽然扑过来一个小童,不过七八岁,闪动着长睫毛,对我们比着手势说英文:“50!”

  阿拉真的显灵了?我们得蒙大赦,忙拿起柜台上那张50递给老人。却被小童一把抢过!他跟老人叽咕着什么,老人摇头,小童看了我们一眼,又说了几句,把钱给了老人,老人用树懒的速度找回了几张钞票,小童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过它们塞进自己的口袋!老人叹息了一声,不再说话。

  我和先生对视一眼,看到彼此的震惊!

  原来如此。这个塔津价格是20,老人拿起10块的钞票,要我们再给一张同样面额的。但这小娃娃半路杀过来,利用我们不懂法语,要从老人那里强行拿回扣。对,就是回扣,20块的塔津,他拿了30块的回扣。简直就是抢。

  除了震惊,还能怎么样?比起下午要收费拍猫的小伙子,这个孩子还那么小,小到不应该生出这样复杂的坏脑筋呀!就在我们还没有缓过来的当儿,这孩子又开口了,问我们住哪里,他可以带路。

  我们再次对视。这孩子还算有点良心,知道白拿了那么多钱,想补偿我们一下。但我有了警惕心,问他,免费带路吗?他鸡啄米一样点头:免费免费!我反而有点赧然,他毕竟是个小娃娃呢。

  跟着这个小童钻进了巷子,沿途遇到几拨年纪相仿的孩子,他对他们说了几句,这些孩子就全部跟了上来。最后加入的是两个十五六岁的半大后生,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但见他们一路说笑打闹,一副小孩子的天真可爱。

  七拐八拐之后,果然到了我们的民宿门前。我们微笑着向他们道谢,他们却围着不散。我有些不好的预感,欲寻找那个拿回扣的小童,却发现他躲得远远的。看起来年纪最大的那个孩子双手抱在胸前,直接说:10个迪拉姆。

  我们再度震惊。

  这些马骝仔不是来凑热闹的,是来组团打劫的。

  我扬声问那个躲远的小童:你不是说免费吗?他扭开头不理睬我。面前这个几乎和我一样高的孩子怪声怪气道:他免费,我们不免费。然后他身边所有的孩子一起附和,把包围圈缩小了一点!

  我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为首的大孩子一步逼上来,抽抽鼻子哼道:钱!

  黑暗的巷里,只有月光洒下,这十几个孩子的模样变得狰狞。先生一面飞快按下门铃对讲,一面掏出一个硬币给大孩子。他笑了一下,指指身后:每个人10个迪拉姆。

  真真是愤怒了。先生努力压制怒气,说:我们没有那么多钱。

  大孩子径直用手碰碰先生的裤袋,几个硬币发出轻响,他轻蔑地笑了,往地上重重吐了口唾沫!重复道:每个人10个迪拉姆。那些孩子一面围紧,一面怪笑,那些幼稚的脸庞上露出令人心惊的贪婪。

  大孩子的手伸到我鼻子底下,再不掏钱就要直接动手的意思。民宿门吱呀一声开了条缝!万幸!那位姑娘探出半个身子,一眼就看明白了。她严厉地说了几句,一面赶紧把我们让进了门。场面僵着,那些孩子不肯散。姑娘只留着门缝,对着外面喊了什么,那个大孩子才悻悻然吐了口水,挥挥拳头,领着打劫大军扬长而去。

  姑娘对着惊魂未定的我们道歉,说摩洛哥现在的教育很差,穷人的孩子更是只想赚钱,经常打劫单身来玩的外国客人,她吓唬说要报警才赶走他们,其实她也害怕他们报复民宿。

  我们半晌无语。这样美好的夜晚却以一场童子军打劫结束,这真的是飞毯上天的神话国度才有的经历。夜色正浓,我们登上楼顶以抒胸中郁闷。顶楼是个花园,置着藤桌椅,月光如水,映着花影摇曳。

  坐在墙边,远眺这片民居和远远的城市天际线,那样宁静安详。德吉玛的香气尚在,心却陷在那些小孩子的可怕神情里。我们沐浴着月光,一时失语。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关于我们
媒体报道
成长历程
跨界合作
创始成员
联系方式
网站守则
内容归档
常见问题
网站地图
微博关注
微信关注
官方日志
手机应用
RSS 订阅
美团网
京东网
羊记杂货铺
拉手网
凡客网
蓝龙互动

Copyrigh 2016 羊城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1072819号

回顶部